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78童子【15】
    说起金熊童子,在铁铸之城中没有谁不知晓。www.yawen8.com

    即使是在日后,随便找一个孩子来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酒吞童子带着他的手下住在铁之御所中,手下里有被称为罗生门之鬼的副将茨木童子,以及四大鬼王星熊童子,金熊童子,虎熊童子与熊童子。

    现在嘛,茨木还只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的老师就是那位鬼王之一的金熊童子。

    所谓铁之御所自然就是指铁铸之城。

    金熊童子在铁铸之城最初建造的时候就已经跟随在酒吞童子的身边,甚至在酒吞童子第一次显露威名的平成京与长冈京时代据说就已经有人见过他勇武的身姿。不过到底是何时出现的就难以考究。此前的记录也十分凌乱,史料中难以窥见鬼的踪迹,不过确实,在平安京时代已经有明确记录着关于金熊童子的事情了。

    于黢黑无月的夜中来,戴着一张神情凶狠的金熊面具,并不劫掠姬君,也不是为主上收敛财物而来,只是游荡在长冈京尚未建设完全的荒凉街道上,专门吃人的心。

    他自称所食是野心——翻开阴阳寮中收藏的卷书的话,关于金熊童子有这样一句话形容。

    野心,即为得到自身所没有之物的**,叫上进心也好,祸心也好,总之他吃的就是那样一种东西。

    被吞食掉心脏的,有青年才俊,有凶恶莽汉,也有窈窕妇人。

    所以野心这样东西是什么人都可能会拥有的。

    不过关于金熊童子作恶的记录倒是没有那样多。他的恶名不如主上酒吞童子般昭彰,也许他吞食野心并非因为饥饿,而像是孩童吃糖块那样只是排遣无聊用罢了。

    同一个时期,就连那位饿死在流放途中的早奈良亲王的鬼都比他要更加活跃。

    金熊童子,就是这样的一个鬼。

    前面已经说过,茨木童子——如今还只是茨木,与无面男同乌鸦丸同住在一所院子里的时间已经大约有一年那样久。是去年的秋月搬来的,如今又是夏月,等到花落尽再下几场雨的时候,就恰好是一年了。

    这一天,没有什么事,就像是往常那样茨木与无面男开始玩那种叫做围棋的游戏。乌鸦丸坐在茨木身边,手里捧着茨木从棋盘上夺来的属于无面男的棋子。

    虽然是说捧,不过其实也只有几颗罢了。

    乌鸦丸看不懂这种游戏,但能够知道的是无面男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因为自从跟茨木下棋以来无面男还从来没有输过。

    而茨木呢,即使是输了棋也感到很高兴,并且大概是无论如何都想要赢一回的念头作祟,茨木总是拉着无面男去下棋。

    “如果输的话就帮你烧水洗澡。”

    “如果输的话就下山给你买酒。”

    “如果输的话就给你整理房间。”

    茨木总是立下这一类的赌约。到最后,无面男身边的琐事都由茨木包办了。

    “这样不太好吧。www.yawen8.com”最初的时候乌鸦丸感到有些不安,毕竟是上司,总怕哪一天无面男惹怒对方。

    无面男说:“不要紧。”

    渐渐地乌鸦丸也知道茨木虽然神情冷硬,但却是个很好相处的家伙。

    这样,在此山樱绽放的山中凉夏里,三个人聚在一起下棋玩耍的愉快景象想必也是不难想象的吧。

    正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推开了。

    戴着金熊面具的男人走了进来。

    似乎略感诧异似的,这个男人想必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走入这个庭院。

    “是茨木啊。”

    他这样说道。

    然后在面具下的金色目光停留在放在外廊上的木头棋盘上,逐一审视了黑色的棋子与白色的棋子。

    “还有五十八手,白子就输了。”

    他这样断言着,在外廊的一侧,恰好是无面男的身旁坐了下来。

    在铁铸之城中,除了那些被掳来的姬君或者俊美男子,若说还有谁熟悉这些风雅之事的话恐怕也只有这位金熊童子了吧。

    能够对着山中景致吟哦和歌,会吹笛子,也懂得弹奏琵琶。所穿着的服饰顺应季节改变花色,配以相衬的熏香。喝酒的时候会因为酒的不同种类而更换酒具,瓜果也要找恰当的容器来盛放,房间里则准备着插放时令花卉的名贵花器。不爱珠宝金银,喜欢的都是些在妖魔眼中完全看不出价值的东西。例如某某的字画啦,某某做的最后一只瓷器啦,都是这一类东西。听说就算在生食人心的时候也要让手下切割好放进洁白无瑕的釉碗中,用银筹叉着吃。对他的身份来说不合时宜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去做,平常待人也文雅有礼,是个具有独特魅力的优雅男人。

    在妖魔们中间也曾有传说他装腔作势的,只是见识过他的能力之后谁也不敢这么说了。

    金熊童子能够看穿人心,正是因此才能挑出野心来吃。

    总之,对他不敬的全部都被处理干净了。

    金熊童子正是这样一位既文雅又可怕的大人。

    这个凉夏。

    这一天早晨。

    享用着不知何处的妖魔奉上的甜瓜,金熊童子忽然嗅到了一种不同于瓜的甜味的香气。

    正如同《万叶集》这等古和歌集所描绘的那样:“离枝犹香是樱花。”

    金熊童子伸出手去,随风而来的是一枚白山樱的花瓣。

    寻香而去这等受人推崇的雅致之事金熊童子不会错过。他离开院落,循着香气前行。一路上,紫樱也好,大山樱也好,彼岸樱也好,都遇见了无数株。在别处是绝不可能一同生长一同绽放的这些樱花在铁铸之城中妖娆地绽放着。

    但都不是金熊童子所要寻找的。

    带着冰雪般清冷洁净的香气,独自绽放,无需夸赞高傲与廉洁,在金熊童子心底骚动的香气表述着这样的含义。

    最终,找到了一处院落。

    铁铸之城中有十万众的妖魔,是谁住在什么地方这样的事情金熊童子从不会去在意。

    本想叩门,不过门并没有上锁。仿佛是察觉到金熊童子的来意一般,伸出手去之前院门就被风吹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白山樱。

    树皮苍老。

    花枝却充满活力与灵气。

    花瓣仿佛冬雪般随风而落,透过樱花花瓣的香雪,可以看见有三人围坐在外廊上。

    啪。

    啪。

    这样的声音传来。

    是玉石的棋子叩击在棋枰上。

    “是茨木啊。”他出声之前下棋的两人都没有察觉他的到来,坐在一边的裁判也认真注视着木头棋枰上的争夺。“还有五十八手,白子就输了。”

    “老师。”茨木抬起头来。

    金熊童子坐到了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的身边。

    正是无面男。

    他捏起一枚黑子落下。

    然后转头看着因为这一手棋而惊讶的金熊童子:“只需三十八手就好,金熊大人。”

    在那张仅有一枚猫睛石代替眼睛的白面具上,金熊童子仿佛看见了如白山樱一般,无需夸赞的高傲与洁净的笑容。

    “也来跟我下棋吧。”

    金熊童子这么说道。

    “请。”

    “请。”

    从此之后,围坐外廊的人从三个变成了四个。

    乌鸦丸为无面男拾子,茨木为金熊童子拾子,是非常不错的氛围。

    金熊童子也没有能够赢过无面男。

    输棋之后自然不能像是茨木那样去为无面男整理床铺,而是带了珍藏的美酒啦,美丽的瓷器啦前来再次约战。

    “你输了的话,要给我什么呢?”有一次金熊童子这样说道。

    “自然没有金熊大人那样的珍宝,赢来的筹码总不能再送回,”无面男起身,折下一枝樱花,“我输了的话,就以花来抵吧。”

    铁铸之城中的樱花开得要比任何地方都晚,花期也出奇地十分漫长。

    这一年,庭院中的白山樱一直开了一个月,仿佛燃烧的白色火焰一般,旺盛而浓烈。

    金熊童子高兴地抚掌。

    “真是个风雅的人物!”

    从此之后,金熊童子与无面男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饮酒,赏月,观花,或者散步,总是相约一道。

    谈论起话题来的时候十分轻松,无论是典故也好,歌词也好,无面男都能够对上。

    在这铁铸之城中,像是无面男这样的人物是金熊童子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并且除了谈歌品酒之外,在谋略上无面男也是个厉害的人物。偶尔提出的用兵的策略使金熊童子无比喜悦。之后更是在出征时也时刻将无面男带在身边。

    “在之前从来没有察觉,但是直到遇见你,才明白过去的生活有多寂寞。知己正是如此吧。”

    “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知己正是如此。”

    “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无面男为金熊童子斟上酒。

    “仿佛被窥探到内心一样,这样真的好吗?”

    “……”金熊童子错愕地看着好友,“是怎么啦?在说这样的话?”

    无面男将酒盏与金熊童子的酒盏相碰:“多少会觉得担忧吧。跟随在金熊大人的身边,享受到过度宠爱,如此这般。”

    “无需担忧。”金熊童子将酒盏放下,“是因为真才实学所以我才对你尤为喜爱。”

    他拿过无面男递到大约是唇的部位的酒盏,然后握住他的手。

    “明夜到我房中来吧。”

    那只猫睛石的眼睛映着银月辉光,仿佛兽瞳般明亮。

    “是这样的我吗?”

    无面男的手十分消瘦。

    跟柔软啦,美丽啦之类的词汇完全不符。

    但金熊童子握住那双手,轻轻抚摸着手上细细的茧子,却怎么都不想放开。

    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

    他垂头喝了一口从无面男手中夺过的酒。

    “明夜,到我房中来吧。”

    “就请大人在房中等待,我会遵守约定。”

    无面男叩住金熊童子的手。

    在那只有一只眼睛的面具上,仿佛露出了细细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