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79童子【16】
    第二天夜里,无面男如约前往金熊童子的房中。www.yawen8.com

    樱花的香气在夜雾中弥散。

    明明已是秋季,樱花却仍旧在绽放,实在不可思议。

    实际上从几年前开始樱花的花期就渐渐延长。

    就像是连月暴雨的那个时候一样,这也成为铁铸之城中不可解的谜题。

    不过呢,既然都是妖魔,对这等妖异之事适应良好。

    倒是确实在饮酒的时候有人与同伴谈论过这件稀奇事,都说樱花的花期开始改变是在明辉殿离开的那一年开始的。

    “明辉殿是谁啊?”

    “是酒吞大人带回来的拥有绝世无双之美貌的男子。”

    “哦哦,那他又怎么离开了?”

    “嘿!你不知晓,就是那种因为嫉妒而错失爱人的故事嘛。”

    往往是从这些谈话中才猛然察觉,竟然已经过了这样多年了呢。

    然而,并非是要讲关于樱花的事。

    但与樱花也略有关联。

    因为无面男与金熊童子的缘正是因樱花而起的。

    是一片纤细的白山樱的花瓣,将金熊童子引去了无面男的身边。

    于是当无面男穿过金熊童子雅致的庭院,叩响门扉得到回应,然后推开拉门进去的时候,所看见的正是跃动的灯火下金熊童子挥墨的身姿。

    所画的,是一株白山樱。

    层层交叠的花瓣仿佛漫天云絮,是十分细腻的笔法,如果能够流传定然是一幅名画吧。

    在画中,樱树下伸出一只手。

    十分消瘦,与柔软啦、美丽啦之类的词汇完全不相符,就是那样的一只手,折下一枝白山樱。

    “来。”金熊童子牵着无面男的手走到画案边。

    “是一幅名作。”

    “来写一首和歌题上吧。我来作画,无面男来提和歌,不是正好吗?”

    无面男拾起笔架上的毛笔。

    “一时间写些什么好呢……”

    “那么就一起来写吧。”

    金熊童子站在无面男的身后,握住他拿笔的手。

    “既然是知己,‘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就来试试吧。”

    “请。”

    “请。”

    浓秋的寒夜之中,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右手相握,控制着细细的笔。

    汉字的笔画被工整地写在空白的地方,是和歌的开头两句。

    君来如樱绽,秋日无踪影。

    站在后方的金熊童子的呼吸喷在无面男的颈间。

    气流呼出又重新吸入的时候带进了一种奇异的香气。

    是白山樱的香气。

    是无需夸赞的高傲与洁净的香气。『雅*文*言*情*首*发』

    “无面男。”金熊童子将头埋在无面男的肩膀上,从后面紧抱住他的身体。

    “未免太过悲伤。”无面男这样说道。

    他指的是和歌的前两句。

    两人的右手还在动着。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无论是角度还是速度都非常统一,就这样合作着写下了下面两句。

    花落仍会开,君去可再来?

    “无面男过去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一个人流浪之类的。”无面男在未干的墨迹上撒上细盐。“路过铁铸之城的时候忽然厌倦了那种生活,所以就停了下来。”

    “是因为什么才流浪的呢?”

    “想要寻找某物,又不知道某物到底是什么,这样的事情不是很常见吗?金熊大人一直以来也是这样的吧。”

    “我是在等一个人来。”

    “是吗?”

    “跟一个人有过这样的约定。暂时分别,还会再相遇的约定。”

    “是在什么时候的约定?”

    “一夕相会之后。”

    “是这样啊……”

    无面男转过身。

    仅有猫睛石代替一只眼睛存在的脸对着金熊童子。

    两人都戴着面具,但是又略有不同。这是非常明显的。

    像是无面男这样的妖魔应该是天生戴着鬼面,面具嵌在脸上,说是面具,实际上则是面。而金熊童子的面具则显然是后来才戴上的,是因为不愿让人窥探到真正的容貌。

    这时无面男面对着金熊童子,金熊童子就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那张并没有皮肤温度的‘面’。

    “那么,”无面男问道,“又再相遇了吗?”

    “与你相遇了。喝酒、赏花、唱和歌,这些事都跟你在做。”

    “是说我代替他存在了吗?”

    “是你应约而来。”金熊童子这样说道。

    “呵……”明明没有嘴,那么发出笑声的时候那些细微的气流是从何而来呢?吃饭的时候也是,是如何吃下的呢?就算仔细观察也没有用,不过妖魔并不会对这样的事感到大惊小怪。无面男说道:“大人认为我是那个一夕相会后又离开的人吗?”

    他也伸出手,像金熊童子抚摸他那样抚摸着金熊童子的面。面具是薄薄的陶那样的东西做成的,沾染着皮肤的温度,上面画着夸张狰狞的金熊之相。不过从面具的面具的边缘可以摸到金熊童子的皮肤。

    柔软的皮肤因为无面男的触碰而微微战栗着。

    “我跟大人说过的吧,‘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我只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能力而已,这一点大人是能够明白的。”

    “分别的时候,他是人。”

    金熊童子侧过头,那张金熊面具忽然像是活着的动物一般缩了上去,将他的嘴唇露出来。

    一起喝酒的时候,或者享用美食的时候这个景象无面男已经看过许多次。

    不过那张面具从来只会缩到刚好露出嘴巴的部分为止。

    那是一张好看的嘴。依据这个猜测的话可以推断出金熊童子的脸实际上非常俊美。

    据说在海外,唐那样的国家中流传着这样的故事:有位国主因为太过美貌,所以在外出征战时会带上一张狰狞的鬼面。

    把这个传闻说给金熊童子听的时候,金熊童子弯起唇角,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面具一边说道:“无面男真是个博学的人。”

    从这样的反应中无法判断那个猜测到底是否正确。

    是为了要掩盖过分美貌的面容,还是那张脸上存留着什么不能被旁人知晓的秘密呢?

    不拿下那张面具的话是无法知道的。

    但无面男不会向金熊童子提出这个请求。

    这时,无面男的手指微微濡湿了。

    是侧过头的金熊童子将他的手指含入了口中。

    最初的时候是用那温暖柔软的嘴唇饱含情感地亲吻着,然后就伸出舌头舔舐手心,最后索性用牙齿轻微地摩擦,将手指含到嘴里一根根舔|弄过去。

    已经说过,无面男的这双手,十分消瘦粗糙,实在算不上美丽。

    但金熊童子却十分着迷。

    他的声音变得低沉沙哑起来。

    “这些茧子是习字而来,是弹奏琵琶而来,是练习弓箭而来,是学习刀术而来,还是手握马缰而来的呢?”

    “既然在外流浪,这双手上总会留下茧子。”

    金熊童子的唇角勾了起来。那双柔软的唇瓣慢慢地移动到无面男的手腕。抚摸无面男面颊的手变成扣着无面男的手指,金熊童子一边细心地亲吻着因为衣袖滑开而露出的手臂,一边拉开无面男的衣襟。

    “那么这道伤疤呢?”

    是一条从肩膀一直贯穿到胸口直至腰腹的伤疤。仿佛蜈蚣一样在无面男的皮肤上吸附着。金熊童子用手指从上而下地抚摸着这条伤疤。

    “既然在外流浪,总要遇见一些意外的风险。”

    “是这样吗?”

    搂住无面男的腰,金熊童子将无面男压倒在刚才绘画用的长桌上。

    无面男侧过头。

    他的背后是刚才两人一起题诗过的那幅樱花图,如果因为这样不慎被毁掉也未免太过可惜了。察觉他的想法,金熊童子在他大约是耳朵的地方说道:“墨水已经干了。我们想着一样的事呢。”他将无面男的面转回来,然后在也许是嘴唇的方位吻了下去。

    柔软的嘴唇所接触到的当然只有冰冷坚硬的材质。但金熊童子金色的双瞳却痴迷地看着无面男。

    “越接近你,就越觉得熟悉。”

    在无面男开口之前,金熊童子又说道:“‘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你又想要说这句话吧。”

    “正是。”

    代替手指,金熊童子将嘴唇移到那道凶恶的伤疤上,然后伸出能言妙语的灵巧舌尖来回舔|弄着,似乎想要将那道疤痕扫去一般。

    “那么为什么到我身边来呢?‘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如果是你的话无论停留在谁的身边都可以吧。因为感到寂寞而在铁铸之城停留,最初相识的是那个叫做乌鸦丸的人,后来也得到茨木的喜爱,最终却到了我的身边来,难道不是约定的缘故吗?”

    “那个人,原本是人类。”

    金熊童子又一次说出这句话。

    这具话的意思是,如果化作了妖魔或者鬼,遗忘了什么,又或者得到了什么能力之类的事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因为太过相似,无论哪方面都是,所以认定了无面男就是自己所等待的那个人。

    失而复得所带来的欢悦的心情这样强烈,所以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都由金熊童子自己想到了借口。

    已经说过,他是能够看穿人心的妖魔,所以知道无面男并没有说谎之后就认定对方只是失去了一段记忆罢了。

    “金熊大人呢,原本是人类吗?”

    金熊童子用舌头逗弄着无面男的肌肤,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顾不上回答。

    无面男又说道。“虽然最先遇见了乌鸦丸,又得到茨木的喜爱,但是得到金熊大人你的垂爱的话才更加有利吧。这种野心大人您也是可以明白的。”

    他伸出手放在自己濡湿的胸口上。

    “大人想要吃吗?这颗心脏。”

    那道伤疤忽然间裂开了。

    血肉以及骨骼都向两边退开,正好露出其中跳动的红色的器官。

    对于金熊童子来说一定是散发着无比的美味吧,因为他马上就将舌头伸过去了,光滑的指甲也变得尖锐,金色的眼珠子闪烁着激动的光。

    “大人想要吃吗?这颗心脏。”

    金熊童子的身躯颤抖着,是在遏制自己的**。

    “无面男。”他沙哑地说道。

    “我在。”

    “‘如同知晓自己的内心,没有不合意的地方’,这样的话,我想要做什么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

    无面男用手覆盖在自己的胸口。

    其下的骨骼血脉又自己生长了回去,最后只剩下一道蜈蚣一般的伤疤。

    他握住金熊童子的手,然后用金熊童子锐利的指甲划破了金熊童子身上所穿着的布料。

    那具躯体裸|露出来,漂亮的肌肤覆盖在骨骼上,十分美丽。

    无面男将金熊童子抱起来,然后放在早已准备好的寝具上。

    他用带着茧子的手压着金熊童子的肩膀。

    “大人想要的,是这样吧。”

    金熊童子伸出手圈住他的脖颈:“这张面具下是什么样的脸呢,无面男。”

    “是大人心中所想的那张脸。没有自己的面孔,所以就能够随意地借用别人记忆中的面貌。如果是大人的话,这张面具我愿意取下来。”

    “想要取下来吗?只要伸出手,就能够看见你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金熊童子的腿架在自己的臂弯里。

    “唔……”金熊童子向上弓起身体,仰起美丽的颈子。那双手捧住无面男的面,又害怕又期待,手指颤抖着:“要……”

    他说完之后,咬住自己红润的嘴唇。

    “那么,”无面男握住金熊童子的手,跟他一起摘下了那张生长在他脸上的面。

    金熊童子痴迷地抚摸着那之下显露的面孔。

    抬起头来亲吻着做梦也想再次触碰的嘴唇。

    “种继……”

    伴随这声呼唤而来的是疾风骤雨般激烈的欢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