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83童子【20】
    那天之后,无面男搬进了枫之院与金熊童子同住。『雅*文*言*情*首*发』

    “今天开始就在一起生活吧。”

    第二天早上,金熊童子找到在外廊上赏雪的无面男的时候对方这样说道。

    金熊童子自然十分高兴。

    提出这样的邀请已经很多次了,但是无面男以“白樱之院中有我与金熊大人结缘的白山樱”为理由不愿搬离。

    对爱侣所说的话从来不会拒绝,即使感到寂寞,但还是依照他的想法行事。金熊大人就是这样一个在无面男的事情上会变得毫无立场可言的人。

    “以后把那棵白山樱移到院中来吧。”

    金熊童子在无面男身后跪下,用手臂环住他,垂下头与他面颊相贴。

    “‘纷降如飞雪,难消似白银。’春日的时候是那样的景致呢。”

    这是一首有名的描述白山樱的和歌。

    “草木无春日,居然处处花。”无面男握住金熊童子的手,以名句相合。

    两人就对着雪景,静静依偎着。

    同住之后,无面男与金熊童子的关系更加亲密。

    仿佛形影相随一般,只要金熊童子所在的地方就有无面男的身影。

    夜晚也没有不知节制,大多数时候金熊童子与无面男相拥而眠,每日清晨在爱侣怀中醒来,显露出愉快的笑意。

    另外一些夜晚,红着面颊吹熄灯火,亲手剥除衣衫共赴**。

    无面男总会问那句话。

    “想要见到的是谁呢?”

    在炽烈的情|欲催促下,金熊童子总是会毫不犹豫地摘下无面男的面具。

    但是渐渐地,这样的行为迟疑起来,不过最终面具还是会被拿下。

    这样的夜晚,每当金熊童子的半身妖魔出现与金熊童子共享鱼水之欢的时候,无面男便会独自离开。

    好几次走到白樱之院,但一次也没有推门进去过。

    也会前往攀花殿。

    自从攀花殿疯了的消息传来后,这个院落就仿佛被不祥所笼罩一样,变得尤为惨淡。

    常开不败的各色樱花仍旧绽放着,但却显得十分狰狞恐怖。

    里面常常传来攀花殿的锐声尖叫。说着“他没有死,他没有死”之类的话,或者突然大笑起来,又或者拨动琴弦弹奏怪诞的曲子。

    是无人可以靠近的庭院。

    无面男伸出手去推院门的时候会被突然冒出的火焰灼伤。

    攀花殿不愿与人来往,就算是无面男也无法进入其中。

    无法进入其中,有时候,就会在攀花殿外坐上一整夜。

    偶尔会遇见酒吞童子。

    说偶然相遇也太奇怪了一点,酒吞童子一定是特地找来的。

    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嘴角一直裂到耳根,那样说着:“喂,绵津,未免太可怜了吧!”

    总是被嘲笑的话总是要感到烦闷的,无面男不想应付他的时候就会挥挥手用珊瑚的链子把他捆起来,然后拖到明辉殿去。之后会一个人喝酒一直到黎明,接着回到金熊童子的身边。

    有一天,茨木找来了。

    并不是堂堂正正地前来的。www.yawen8.com

    跟金熊童子并肩坐着一起翻看平安京中新近流行的和歌所编成的册子的时候忽然听见了翅膀扇动的声响。

    非常熟悉。

    因为无面男很多次坐在乌鸦丸的背上一起在天空飞翔,所以马上认出了这个声音。

    是乌鸦丸载着茨木前来了。

    这样的声响金熊童子是不可能注意不到的,他翻着和歌集的手停了下来。

    金熊童子脸上的金熊面具已经消退到只剩下半张脸了。

    每当他在夜晚迟疑的时候,面具第二天就会消退一点。

    渐渐地,他俊美的仪容显露出来,让铁铸之城的妖魔们总是偷偷地看他。

    “乌鸦丸?”

    金熊童子有些疑惑地抬起头。

    天空中翅膀扇动的声音凌乱起来。

    想必是乌鸦丸知道自己被发现所以吓了一跳,然后匆忙飞远了。

    无面男握住金熊童子的手:“是风吹起的声音。”他说道。“想必雪又要下起来了吧。”

    果然,无面男的话音未落,天空就真的下起雪来了。

    金熊童子伸出手去:“确实是风吹起的声音呢。”

    他念了一首刚才看到的跟冬雪有关的和歌,没有再寻找乌鸦丸的下落。

    然后在隐蔽的角度,他对无面男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无面男贴近他:“是落雪更加洁白还是大人的肌肤更加洁白呢?”

    “那就来看看吧。”

    无面男让金熊童子躺倒在镶嵌了钢铁的木质地板上,然后解开他的衣衫。

    “这样的天气里,大人的身体却十分火热呢。”

    “温度借给你一些也无妨。”

    “那就请让我温暖起来吧。”

    一边抚摸着金熊童子白皙的肌肤,一边由金熊童子解开自己的衣物。

    耳边翅膀挥动的声音忽远忽近,似乎是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来比比看吧。”

    无面男忽然伸手从外廊一侧的庭院中抓了一把积聚的雪在手心里,然后忽然将这捧雪放在金熊童子裸|露的胸膛的肌肤上。

    “到底是哪边更加洁白呢?”

    “呀!”金熊童子发出一声惊呼。

    “嘘,请不要打扰我啊,大人。”他用手挡住金熊童子的嘴唇,金熊童子张开口,将他的手指含进嘴里。

    “那么……哪边……更加洁白呢……”金熊童子一边喘息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

    “是哪边呢?”

    用手掌将绒雪在金熊童子的胸口上揉开。有一些雪化成了水,顺着金熊童子的皮肤流淌着。因为寒冷的缘故,红色的樱粒挺立起来,像是雪野中盛开的一朵红色梅花。

    铁铸之城中没有梅花,无论是春季夏季还是秋季都有应节的花卉可赏,惟独在冬季,除开攀花殿中常年不败的樱花就完全没有花会盛开。

    “呵……”无面男轻笑着,用带着茧子的手指不断揉弄那朵雪中花。

    “大人输了,不过虽然没有白雪洁白,但大人要柔软温暖得多。比起更加洁白的雪,我更加喜爱大人的肌肤。”

    被舌头与胸口都被玩弄着,金熊童子发出急促的呜咽声。两人之间弥漫着浓浓的情意,所做的事情让人羞愧。没有用多久,翅膀在空气中凌乱地拍打着飞远了。

    金熊童子勾着无面男的脖颈,微微喘息着,说道:“已经离开了,在乌鸦丸背上的是茨木吧?”

    无面男用自己脱下衣服擦干金熊童子身上的水迹,然后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对不起,大人。”

    金熊童子握住他的手,亲吻了一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茨木是我重要的弟子,我没有想到他恋慕着你。”

    “我会很快回来的。”

    “去吧。”

    无面男是在白樱之院找到乌鸦丸与茨木的。

    乌鸦丸滚落在雪夜中,茨木骑在他的身上拽着他的翅膀,一边大声叫嚷着:“带我去见他!”

    乌鸦丸可怜地扑腾着翅膀,但是茨木抓得太紧,又毕竟是个凡人,他害怕伤害茨木于是不敢太挣扎。羽毛被拔掉了不少,红色的眼睛里蓄满因为疼痛而无法抑制的泪水,乌鸦丸小声地劝说着茨木:“你……你也看见了……”

    “带我去见他!”

    “茨木……”乌鸦丸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叫道,然后在扭头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像个影子似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庭院中。乌鸦丸结结巴巴地说:“一……一目……?”

    “在院子里发现了你的羽毛,所以来看看。”无面男走过去抓住茨木的双手,不让他再欺负乌鸦丸。

    “那金熊大人……”

    “他并不知道。”

    乌鸦丸露出得救了的神情,然后马上又吞吞吐吐地尴尬地说道:“我……我们……”

    无面男的声音非常不快:“他喝了多少?”

    茨木仍旧在大声叫嚷着。浓烈的酒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

    “从你搬去金熊大人那里开始就一直在喝酒,怎么也不肯停下来。今天喝醉了,吵着要去找你。我害怕他一个人去的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就带他去了。”

    一直挣扎喊叫着的茨木忽然安静了下来,像是感受到了无面男的气息,下一刻猛地抱住无面男。

    乌鸦丸吓了一跳,害怕他对无面男做出什么来,但是仔细一看才知道茨木在那样抱住无面男之后就马上睡着了。

    “……真是的……”乌鸦丸叹着气,然后又躲躲闪闪地看向无面男,“一目……可以照顾他吗?我……我要去梳羽毛……”

    “好。”

    乌鸦丸露出不知是担忧还是放心了的神情逃开了。

    无面男将睡着了的茨木抱到寝房中,为他铺好寝具。

    茨木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他只好也坐进被子里。

    茨木伸出手搂住他的腰,然后又不动了。

    无面男轻轻抚摸着茨木的头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是我珍贵的孩子。

    他晃了神,忽然间,面具就被摘下了。

    “茨木?”

    美艳的,在夜晚微微发着光的容貌显露出来。

    是一张让人叹息与沉迷的脸。

    茨木已经坐起来了。他还抱着无面男——绵津少童的腰,将头颅埋在绵津少童的胸口:“大人……请不要讨厌我。”

    “茨木……”

    “大人亲吻我的事,我知道。”

    “……”

    “向大人表明心迹之后大人亲吻了我的事我是知道的。大人试着接纳过我,我已经非常满足了。以后我会站在绵津大人身边,守护大人和老师,请大人,不要讨厌。在旁边看着大人就够了,请大人不要避开我。”

    茨木醉醺醺地哭泣着。

    绵津少童无法责怪他。

    是绵津少童珍视的孩子,从小呵护着他长大,无法看他痛苦。

    想要让他死心,甚至让他怨恨自己也好……站在旁边看着就好这样多话令绵津少童感到痛苦。

    “让我做大人的眼睛吧!”

    茨木在绵津少童面前跪下。

    “我知道的,大人的眼睛看不见了。”

    绵津少童露出诧异的神情。

    “那天晚上我醒过来了。被绵津大人拥抱着,所以不敢动。睁着眼睛,但是大人却没有发现,所以我知道了,大人的眼睛看不见了。”

    的确是这样。

    这双眼睛早就看不见了。

    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是用特殊的方法在“看”。

    只要是会动的东西就能够感觉到。

    可以判断出马上就要下雪,是因为“看”到了厚实的云层中有雪花落下来。

    连人的心也可以看见。

    并不是通过神情,而是通过特别的方式来感知对方的心情。

    但是对静止的东西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我一直觉得奇怪,有时候坐在绵津大人的身边,大人的眼睛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发现大人没有办法看见的时候感到无比怨恨。大人的事情我知道得很少,我的事情大人却全部都知道……”茨木伸出手,摇摇晃晃地,因为醉酒的缘故,怎么也触碰不到绵津少童。

    迟疑了一会儿,绵津少童还是伸出手扶住了他。

    茨木又一次扑进他的怀里。

    “让我成为大人的眼睛吧!”

    “茨木?”

    怀中的人没有动。

    是睡着了吗?

    没有办法分辨。

    绵津少童伸出手抚摸茨木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闭合的。

    最终睡着了吧。

    绵津少童叹了口气然后朝向没有拉严的拉门。

    “乌鸦丸。”

    支楞着羽毛的乌鸦丸从外面跌进来,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最后下定决心跟过来看看,没有想到发现了这样的秘密。他显得既惊慌又不敢相信:“明……明辉殿……真的是明辉殿吗?”

    “我要走了,请你照顾他。”

    “不能留下来吗?茨木已经好几天没有睡着了。”

    绵津少童将茨木抓着自己的手掰开,没有再说什么,就那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