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84童子【21】
    回到枫之院的时候,从金熊童子的寝房中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雅*文*言*情*首*发』

    绵津少童在格子拉门旁边站了一会儿,然后靠着外廊的柱子坐下来。

    面具没有戴上。

    绝伦美丽的脸在夜色中微微发着光。

    白色的雪绒环绕他的身体飞舞。

    绵津少童抚摸着自己的眼睛。

    从拥有记忆开始,眼睛就看不见了。

    什么时候,因为什么看不见这样的事已经完全不记得。

    除了这个之外他还忘记了很多事。

    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是在最近才想起来的。

    梅利思安——深海之宠爱。

    更多的东西堵塞在脑海深处。使劲想的话会觉得痛苦。好像触手可得,但又怎么都摸不到。

    这种感觉令人讨厌。

    这是个不属于他的世界。

    ——一直这样感觉到。

    所以才会感到寂寞。

    无论是接受了龙宫的拜托也好,进入铁铸之城也好,都是因为寂寞。这些事就像是必须要去做的使命一样,认真细致地去完成,才能体会到自己真的存在着。

    也未免太过软弱了。

    绵津少童忽然想到了一张男人的平凡无奇的脸,那张脸上惟独有一双眼睛格外精彩,让人在意。那个男人叫做厄洛伊斯,是绵津少童拥有记忆开始遇见的第一个人。

    绵津少童握着那张镶嵌着一颗猫睛石代替眼睛的面具,忽然觉得,那个名为厄洛伊斯的男人也是戴着面具的吧。

    想起那张面具下真正的脸的时候,也许困扰着自己的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要是能够回忆起更多的东西就好了。

    这样想着,从金熊童子的寝房中忽然传来了迎来极致欢愉的高亢的呻吟声。

    绵津少童戴上面具重新走回门边,恰好听见金熊童子在陷入□的□时用沙哑的声音叫着“无面男”这个名字。

    他打开拉门走了进去,然后将沉溺于余韵中迷茫地睁着眼睛的金熊童子抱在怀里。

    名字是咒。

    就像金熊童子说出“种继”时,绵津少童就无法接近他一样,当金熊童子说出“无面男”的时候,藤原种继的幻影就消失了。

    “请休息吧。”绵津少童伸手召来了水为金熊童子清理身体。

    金熊童子沉沉地睡去了。

    他脸上的金熊面具碎裂了一块,碎裂的部分化作粉尘从金熊童子的口中钻了进去。www.yawen8.com那张金熊面具仅剩下了一小半。

    面具完全消失的时候,就是他彻底抛开心里那个名为藤原种继的妖魔的时候。

    那时金熊童子就能够得到自由了。

    真的好吗?

    一直以来绵津少童都觉得使酒吞童子,攀花殿,金熊童子这些人得到解脱是自己的使命。即使是用了会令他们觉得痛苦的手段也是一样。沉迷于执念之中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

    然而真的好吗?

    那么浓烈的“只此一人”的情感,从中解脱真的会觉得幸福吗?

    饮下毒酒来解渴,明知道这样不对,那么之后到底是死去好还是吃下炽红炭火一样的解药更好呢?

    对于金熊童子来说,夜夜相会的藤原种继的幻影就是毒酒,而无面男即是解药。

    以对无面男的爱恋来替换心中独一无二的藤原种继,这样虚假的恋情仿佛炽红的炭火。

    其实我是个骗子啊。

    绵津少童俯□,掀开面具,在金熊童子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

    “你渐渐爱上的无面男,并不存在。”

    金熊童子并没有醒来,当然也没有听见绵津少童所说的话。

    冬日快要过去的时候,酒吞童子收到一封战书。

    寄战书来的是之前那个把被茨木斩下头颅的大蛾丸驱逐出后丹国的猿猴妖怪,叫做白山主。

    据说白山主不知从什么地方听说大蛾丸在丹波国扎了根,于是认定丹波国的酒吞童子是个连大蛾丸也对付不了的脓包,于是就下定决心把丹波国也抢到手中来。毕竟丹波国与京都临近,是个非常不错的地方。

    白山主是个活跃五十年就要沉睡五十年的大妖,也许最近刚刚醒来,所以想要用酒吞童子的事树立威信。酒吞童子听说过他的事情,觉得他连大蛾丸被消灭的消息都没有得到,并且据然还草率地下了战书的行为十分愚蠢,但因为知道白山主确实实力不俗,所以还是命令手下的大将认真地开始准备战斗。

    不久,探听消息的队伍就被派出了。

    队伍遭受到一些损失,不过还是探听到了不少消息。

    据说是一只叫做晴女的狸猫投靠了白山主,然后向他传递了虚假的消息。然后晴女的身份也被确定,她原本与大蛾丸是的爱侣的关系。

    “真是深情。”

    讨论战术的时候提到这条情报,金熊童子这么感叹着。

    “挑拨两方妖魔进行战斗,令原本的敌人为自己的爱郎复仇,是个深谙谋略之道的女人。为了爱郎而做出这样的事情,金熊大人会留她一条性命吗?”无面男这样问道。

    说起来的话,为了死去的爱侣而做到这种程度,是个可敬的女人呢。不伤她的性命放她离开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向来行事风雅的金熊童子一定会放走她的吧。

    但是这一次金熊童子却没有说话。

    一起讨论的妖魔疑惑地看过去,发现金熊童子脸色难看地沉默着。

    无面男走过去。

    “大人是累了吗?回去休息吧。”

    这几天为了制定作战计划的确非常劳累。无面男将金熊童子带走之后,妖魔们也就都去休息了。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

    然后战书上规定的那个日期就到来了。

    酒吞童子手下的四鬼王中,留下了两位镇守铁铸之城,剩下的金熊童子与熊童子伴随酒吞童子出征。金熊童子与熊童子分别带着一支队伍离开酒吞童子。

    计划是这样的,熊童子跟着酒吞童子应约与白山主在正面相会,而金童子则偷偷绕到后方白山主空了的老巢去。

    没有想到的是战斗刚开始不久,作为首领的白山主就被酒吞童子轻易地打败了。撕开他的身体的时候觉得不对劲,仔细看的时候才知道上了当。

    来的并不是真正的白山主,而是那个名为晴女的狸猫伪装的。

    真正的白山主还在原本的巢穴中。

    是晴女看穿了酒吞童子选择的作战计划,向白山主进言,说是愿意自己当诱饵,这样白山主可以轻易地斩断酒吞童子的一只臂膀,那时军心大乱,要打败酒吞童子就毫不费力了。

    真是个拥有谋略的值得敬佩的女人!

    酒吞童子果然上了当,而且虽然杀死了晴女,但是队伍被晴女带来的人手阻挡着,没有办法跟陷入陷阱的金熊童子他们汇合。这样一来金熊童子他们就危险了。

    茨木跟乌鸦丸一直是在金熊童子手下的,但是在上次的事件之后,金熊童子就将他们调离了。

    茨木知道绵津少童一定以无面男的身份跟随在金熊童子身边,所以恳求乌鸦丸带自己过去。

    “但是酒吞大人并没有命令……”

    “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自己去。”茨木这样说的时候,那双人的眼睛都好像鬼一样泛着赤红的光。

    “我跟你去。”

    像这样不听从安排的私自行动是不被允许的。

    作为弓手的妖魔在准备将乌鸦丸射下的时候被酒吞童子拦住了。

    “金熊毕竟是他的老师,让他去吧。”

    一路上非常凶险,但最终乌鸦丸还是载着茨木到达了。

    “是明……金熊大人!”终于飞到了的乌鸦丸顾不上歇一口气,惊慌地大声喊叫起来。

    他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原本是明辉殿,但在最后关头改变了。

    他所指的地方,金熊童子正在跟白山主缠斗着,而无面男就在一旁相助。

    乌鸦丸已经知道无面男就是明辉殿的事情了,也知道明辉殿是叫做绵津大人,现在看到仰慕的明辉殿身陷险境,非常焦急。

    金熊童子已经受伤了,稍微有什么差错的话明辉殿就危险了!

    茨木也显得很紧张。乌鸦丸咬着牙:“我带你飞过去!”

    这时候受伤的金熊童子被白山主打倒在地,白山主要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无面男举着武器迎了上去。

    金熊童子大声叫着:“无面男!”

    随着这声呼叫,他脸上的面具完全碎裂开。

    金熊童子心中那个藤原种继的幻影完全被为了他而挡在前面的无面男的身影替代了。

    藤原种继的幻影在他面前闪过,投入了他的身体里。

    金熊童子因为执念而分裂出去的半身的妖魔跟他重新融合,一瞬间产生的力量让金熊童子跳起来挡住了白山主的一击。他紧紧将无面男抱住:“无面男!”然后就力气全失地昏迷过去。

    无面男挡在金熊童子前面的时候乌鸦丸紧张得几乎从空中坠落。

    他知道茨木的心情也是这样的。

    已经在视力可及的距离,但还是太远了。

    乌鸦丸拼命地拍动着翅膀。

    虽然没有看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白山主的下一击金熊童子不可能再接住。无面男也是没有办法的。

    无面男会再次挡在金熊童子的面前,那是愿意为对方死去的强烈意志,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乌鸦丸觉得心里疼痛,同时又涌上一种决心。

    ——我也可以的!

    ——为了绵津大人,我也可以的!

    他大声嘶吼着。

    与此同时,他听到背上的茨木也嘶吼着。

    那一瞬间,就好像与茨木心灵相通了一样。

    乌鸦丸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载着茨木向白山主冲去。

    在白山主向无面男击去的一瞬乌鸦丸和茨木与白山主相撞了。

    巨大的震动中乌鸦丸和茨木跌落在地。

    而等到妖魔们仔细去看的时候,发现白山主那庞大的身躯已经变成碎块血肉模糊地掉了一地。

    谁也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就连乌鸦丸自己也不清楚。

    然后,像是他自己又像是茨木的声音虚弱地问道:“绵津……大人……没事吗?”

    “没事。”

    听到这样的回答之后,乌鸦丸放心地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