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89童子【26】
    拍动翅膀的声音远去的时候,蔓延在地面上的水一瞬间消退了。www.yawen8.com

    噼里啪啦满怀气势降下来的雨也渐渐变小,淅淅沥沥地,最后细得好像蜘蛛丝,然后就停歇了。

    也不过才过了几次呼吸那样的时间而已。

    遮蔽着天空的厚厚云层完全消散,月光流露出来。

    在刚才乌鸦丸曾经倚靠的树下,绵津少童跪坐着。

    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动也没有动过。

    仔细看去的话可以发现他美丽的面庞没有一点血色,像是白色的纸那样惨淡。

    “啧。”

    轻佻的声音传来。酒吞童子出现了。

    “真可怜,又做了什么啊。”

    绵津少童没有办法马上回答。

    细细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淌下,最后没入颈子里。

    是疼痛。

    绵津少童是知道的,使用不应当使用的力量的话就会经历这样的疼痛。

    看见心的能力实际上并不是一种能力,而是细心观察,猜测他人的想法。捆缚酒吞童子的能力则是因为让对方喝下了自己的血,然后用龙宫作为酬劳赠送的珊瑚链子捆住。至于普通的控制水的能够,是因为天生就跟水亲近。其它的能力,在绵津少童逐渐恢复的记忆中,叫做奥术的,是无法使用的。

    只要使用就会感到疼痛。使用得越多疼痛得就越厉害。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啊,这个嘛,是在劝告我不要急躁。”

    从来没有见过绵津少童这样狼狈的样子,酒吞童子在绵津少童身边盘腿坐下。

    “这个时候我可以吃掉你吧?”

    他咧着嘴巴高兴地说着。

    “这个时候你的那些能力都没有办法用了吧。”

    妖魔与鬼就是这样东西。

    不可理喻。十分危险。

    不能够在他们面前显露出脆弱的一面,否则马上就会被吞噬。

    酒吞童子是认真的。

    绵津少童抿着嘴唇,又一次猛烈的疼痛过去之后,他平静的呼吸也被打乱了。

    喘息着说:“也许吧,要试试看吗?”

    酒吞童子发出一声咆哮,然后变成了恶鬼。嘴张开着,森森的牙齿透出寒冷的意味。他朝绵津少童咬了过去。

    眼看就要被咬到了,绵津少童狼狈地从旁边滚开。

    咔嚓一声,他身后的树木被咬断了。

    鬼吐掉嘴巴里面的木头:“不错嘛。不过我还没有认真起来。”

    绵津少童在他又一次扑过来的时候握紧了手。但是每一次都会把酒吞童子捆住的红珊瑚链子并没有冒出来。

    “唔。”

    因为一瞬间的迟缓,绵津少童躲避的动作慢了一点,肩膀上被咬下一块肉。

    鬼相的酒吞童子发出咀嚼的声音。

    “鲛的血肉,真是不错呢,绵津。”

    “是吗?”绵津少童的嘴唇边露着一丝细细的笑容,“要更多也可以有的。”

    并不明显,但是作为鬼的酒吞童子能够感觉到,绵津少童肩膀上的伤口正在痊愈。

    他大声笑着:“都想要抢夺鲛是有理由的啊。”

    “是吧。”用力按着流血的伤口,在酒吞童子巨大的鬼爪伸过来之前,绵津少童说道,“酒坊尊阎魔,停下。”

    无法使用奥术,没有能力庇护自己,所以在漫长的时间里绵津少童多少学习过一些方术咒术之类的东西。虽然并不怎么精通,但总有一些用处。

    曾经让酒吞童子喝下过血,又得知他的真名,于是下了咒。

    这是非常厉害的咒。

    但是在绵津少童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www.yawen8.com

    酒吞童子并没有停下来。

    挥舞着锐爪,大笑着,用手指把绵津少童钉在地上。

    “啊——”

    即使是绵津少童也露出了痛苦而诧异的神情。

    腹部被酒吞童子的手洞穿了。血液从伤口涌出。

    “被绵津小看了,我很不高兴呢。”酒吞童子垂下头,舔开绵津少童肩膀上刚刚长出来的嫩红色的肉,啜饮着绵津少童的血液,“真是不错啊!”他再一次感慨着。

    忍耐着疼痛,绵津少童抓着酒吞童子的手腕,用力把他的手拔出去。

    “……的确……是我太自大了。”

    “所以就算被我吃掉也没有怨言了吧。”酒吞童子笑眯眯地说。

    用那张鬼面做出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可怕!

    “……还是,有的呢……”绵津少童也笑着,“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做完,说不定会这样成为鬼呢。”

    “咦?绵津也能够成为鬼吗?”

    以前曾经说过‘没有执著的东西,我是无法成为鬼’的话,所以酒吞童子左右打量着绵津少童。

    “连执着的东西都有了啊。”

    “有了一点吧。”

    “啊啊。”酒吞童子坐回地上,抱着手臂,看起来很不高兴。“有了执着的东西,万一吃掉你之后,你真的变成鬼,以后还是要天天打交道,不是很讨厌吗?”

    血液还在流淌着。绵津少童摊开四肢躺在地上。

    酒吞童子身上的恶念已经消退了。——鬼,正是这样任性的存在啊。

    “酒吞大人嫌弃我呢,想起来真是寂寞。”

    “那是当然的吧,对我下了咒,怎么可能喜欢得起来。”

    “呵……”绵津少童笑着闭上眼睛。“不是有机会逃开的吗?”

    “都说了万一你变成鬼怎么办。”

    “唔。”

    他闭着眼睛,似乎就那样睡着了。

    酒吞童子凑过去按着他的伤口,他也只是稍微皱起眉头。

    血肉以可见的速度愈合生长着,也没有过去过久,白白的肌肤重新覆盖住受伤的地方。

    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真不愧是鲛啊!

    酒吞童子把绵津少童抱起来。

    绵津少童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被血液浸得湿透,索性就被酒吞童子一口气都撕掉了。

    “喂,再不醒来的话会发生什么可就不知道了啊。”

    睡着的绵津少童忽然握住酒吞童子的手:“酒吞大人,恶作剧的话就请饶了我吧。”

    他拾起一片坠落枝头的青翠叶片,叶片变化成一件衣衫,被他披在身上。

    “因为大人的任性所以没有力气走动了,就请大人带我去一个地方吧。”

    “谁管你啊!”

    虽然这样说,酒吞童子还是抱着绵津少童走起来了。

    所要去的地方,当然是白樱之院。

    白樱之院里,乌鸦丸寻找着茨木。

    火焰燃烧的羽翼划过夜空,他在明星与白月的夜幕下不停盘旋。

    没有。

    哪里都没有茨木的身影。

    鼻子闻不到他的气息,眼睛也看不到他的踪迹。

    逃走了吗?

    可恶!

    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

    乌鸦丸烦躁而恼怒地摸着自己头顶的角。两对红色的眼珠子不停打着转。

    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这只乌鸦的妖魔愤怒地挥舞着翅膀,烈焰就从他的翅膀上落到庭院中。炽热的火焰点着了庭院中的草木,过了一会儿房子也燃烧起来了。

    是由石头,木头,还有钢铁铸成的院落,燃烧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不过没有用多久钢铁就化作铁汁滴答滴答地淌下。

    虽然看不见茨木的身影,但是乌鸦丸有种感觉,茨木还在这里。

    可恶,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躲了起来!但是只要把这个地方毁掉的话也活不下去了吧。

    乌鸦丸发出粗噶的笑声。

    火焰燃烧得更加热烈了。

    “了不起,连我都觉得热得受不了呢。”

    抱着绵津少童的酒吞童子盘腿坐在院落依附的山岩上。

    “喂,真的不用去救人吗?你的那个童子可是要被烧死了啊。”

    “不会的。”

    绵津少童冷静地说。

    虽然乌鸦丸并没有看到,但茨木确实就在院子里。

    不久前茨木因为过于悲伤而倒在明辉殿外面,身上的伤口开裂,是乌鸦丸把他带回来的。为他重新处理了伤口,仔细包扎起来,然后放在寝具上盖好被子。

    离开的时候因为听到茨木口中说着胡话,想必是做了噩梦,所以就为他点了一盏灯。

    是那盏在灯芯中加入了宝石粉末,乌鸦丸特地做给茨木的灯。

    跟绵津少童下棋的那一天茨木点燃的正是这盏灯。

    明净的蓝光就像是海水流动,茨木最近噩梦连连,但是点着这盏灯的话就会平静一些。

    在炽烈的眼光中,蓝色的灯光轻柔地摇曳着。

    看起来那样纤细薄弱,但是火焰挨上这道蓝光的时候就像是真的触碰到海潮一样熄灭了。倾倒的梁柱也没有能够穿透光幕,沿着蓝色光芒的边缘滑开。

    可怕的烈焰中茨木在蓝色的光芒里沉睡着。

    眉峰虽然深蹙,但是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哦?不是很有趣吗?”酒吞童子看着那奇特的光芒推推绵津少童。“那个东西是乌鸦丸对你那个童子的守护之心吧?”

    “嗯。”

    绵津少童将手拢在袖子里。

    带着猛烈热度的风把他翠绿色的袍子还有缎子般的黑发卷起。

    那蓝色的光焰正是乌鸦丸对茨木的守护之心。非常纤细,但却坚定地与怒火对峙。这说明即使在被怒火控制失去理智的现在,在他内心的深处并不希望茨木受到伤害。非常矛盾,所以乌鸦丸看起来十分痛苦。

    鬼是因为执念而生的。解开执念的话鬼就会消失。乌鸦丸和茨木之间发生过什么,但绵津少童只能从与茨木与乌鸦丸的相处中探知到一点。他原本应该谨慎细心地慢慢探知,然后在十足把握的时候引导茨木与乌鸦丸回忆起过去。诱使他们解开心结,消除恶鬼——这才是稳当安全的做法。

    但是绵津少童不愿意再等待更多时间了。

    得知茨木对自己情感的那一瞬间,他没有办法在茨木身边继续生活下去。

    从挑战白山主的时候用危险的方法使金熊童子的面具碎裂开始,绵津少童就处于紧张焦躁的情绪中。

    这个夜晚也故意刺激了攀花殿前来。接着又故意令乌鸦丸回忆起自己死时候的事情,这些都是非常危险的。

    自从前往茨木所在的村庄将茨木带走开始,无数年中绵津少童就在一点点地揭开铁铸之城的巨大谜题。他从未焦急,一直以来按照自己的步调行事。

    而现在……

    化身金熊童子的早良亲王勉强算是脱离了对藤原种继的苦恋的束缚,使得藤原种继与桓武天皇得以前往黄泉。重要的“卵”也拿到了。但早良亲王对无面男所产生的恋爱情绪是在绵津少童计划之外的。本来应该用更加平和的方式引导,而不是在早良亲王心中划下这样鲜明的形象。

    在攀花殿身上的尝试也失败了……应该是要等攀花殿慢慢克服恐惧,然后自己出门寻找,但是最终还是急切地引她出来。结果是攀花殿即使进入了明辉殿,双眼也无法看见酒吞童子。

    甚至连对酒吞童子的咒也失效了。叫了他的真名,但却无法控制他。——到底是为什么绵津少童还没有时间去思索。酒吞童子的行为实在怪异,绵津少童觉得他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而现在……

    绵津少童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这个美貌的男人双眼并不能看见任何东西,他是以一种与常人不同的“视力”在感知。在这样的视力中,他所看见的世界要更加接近本源。

    乌鸦丸身上两种矛盾的情绪在绵津少童脑海中激烈翻滚着。

    如果乌鸦丸的怒火最终压倒他心中仅存的情意,那么即使会再次体会到那种疼痛,绵津少童也决定用“奥术”相救。

    ——是因为我自大又任性,才让他们……

    “咦?流血了呢。”酒吞童子忽然握住绵津少童的手,然后凑到绵津少童的面颊边。“原来是很紧张吗?真是少见。”

    他搂着绵津少童的腰,然后伸出舌头在绵津少童的嘴唇上舔着。

    有一种甜甜的,略微带着腥气的味道

    是绵津少童的血。

    因为太过担忧,不知不觉咬破了嘴唇。

    绵津少童抬起手将血液擦掉。只是这么一小段时间,嘴唇上的伤口就愈合了。

    酒吞童子又捉起他的手指来舔。

    “你的心底有了执念,也许会成为鬼的事现在我相信了。”

    “嗯。”不再掩饰。绵津少童皱着眉,全副精力都投注在火光冲天的院落里。

    乌鸦丸仍旧疯狂地制造着火焰。

    而守护着茨木的蓝色光焰也十分稳定。

    天空已经开始渐渐发亮了。

    不知道双方还要持续多久。

    酒吞童子无趣地把目光转回绵津少童身上。

    “啊啊,但是感觉上性格比以前更加讨厌了啊。笑眯眯的样子真是可恨,但现在的反应更加无趣。喂,如果不搭理我的话,我会生气呢。”

    这样说的时候酒吞童子捏住绵津少童的下颌,然后凑过去咬住他的嘴唇用力地亲吻起来。

    使用了奥术,疼痛只是略微缓解,实在没有力气推开对方。绵津少童略微表达了抗拒的意思但是被酒吞童子无视之后就只好等他自己停下来了。

    “真是无聊啊绵津,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吧。”

    “这种时候……”绵津少童无可奈何地看着酒吞童子。

    如今没有办法再控制这个鬼。

    激烈的反抗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绵津少童叹了口气:“不能等到之后吗?想要捉弄我也请等到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再说……唔……”

    “不行。”酒吞童子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下。这次并没有咬破肌肤。只是刚刚痊愈的地方非常敏感,让绵津少童发出闷哼。“等到你恢复之后我就没机会得手了。等一下帮你保护茨木总行的吧。绵津不是说旅途寂寞的时候也会接纳一两次露水恋情吗?我啊,除去别的不说,对绵津你的这张脸非常喜欢,绵津也并不讨厌我吧。”

    不讨厌跟喜欢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虽然酒吞童子说的没错,只要并不讨厌,他的确很少拒绝别人的求欢。

    但是在距离茨木这样近的地方并没有那样的心情。

    茨木注意不到这里,乌鸦丸也注意不到这里,没有必要演戏给他们看。

    绵津少童并不想要做那件事。

    “都说我被你迷住了,甚至都自愿向你献身呢。真是的,居然出现这样的传言,但是我其实连你的身体也没有好好触碰过,真是令人不快。为你牺牲了这么多,怎么样,今天就让我把债务讨还吧。”

    “之后不行吗?”绵津少童问道,“之后我愿意满足你。”

    “不行!绵津的话我不愿意相信。”

    “……这种事我是不会说谎的,没有必要。”露出可怜的或者请求的神情的话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所以绵津少童十分认真严肃。

    “就是要在你不愿意的时候才更加有趣。”

    “……”知道没有办法说服这只恶鬼,绵津少童把头转回对着院子的方向,身体放松下来不再抗拒:“随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