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2童子【29】
    父母凄惨死去的事,吃下血亲尸体的事,被活活饿死灵魂忍受炙烤之苦的事,之后变成鬼的事……一件件地在乌鸦丸脑海中翻滚着。『雅*文*言*情*首*发』

    怒火无法熄灭。

    然后,终于发现了那个人。

    茨木——造成这一切的元凶。

    要向他复仇!

    像是锁链一般,这样的心情将两人束缚在一起,然后合而唯一了。

    是无法描述的状态,一瞬间,自己的人生与茨木的人生混杂在了一起。

    感受到了从茨木身上传来的情感。

    那个炽热的岁月中,遭受痛苦的并不只是自己。

    作为凶手的茨木也失去了母亲。

    强大的悲伤与痛苦冲击着乌鸦丸。

    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感情,但是却强迫他全部吸纳下去。

    对茨木的仇恨与对茨木的同情怜惜在他心里一起剧烈挣动着,像是要发疯那样,乌鸦丸发出痛苦的哀嚎。

    不,这个人是杀死父母,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元凶啊!

    即使有更多的理由难道就要原谅他吗?!

    这个曾经说过要用性命来赔偿啊!

    但这样一切就能够变回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吗?!

    不要这样……不要……为什么非要是我不可,让我好好地怨恨他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感受他的人生不可!

    那一瞬间,忽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像是夜晚散发辉光的灯火那样鲜明。

    “我会陪伴着你的,放心地去吧。”

    那双手伸了过来。

    •••

    ——那双手伸了过来。

    “……好可怜,只有你还活着吗。”

    早已经死去,因为怨恨的缘故无法脱离身体,日日受着炙烤最后变成干涸的尸首的乌鸦蜷缩在那个童子的掌心里。

    不,在那个时候,与其说是憎恨,倒不是是害怕更加浓烈。

    毕竟是什么都还没有经历过的幼小的雏鸟,看见父母死去,吃下同胞的血肉,不愿意离开巢穴其实只有一个理由而已。

    害怕死去。害怕只有自己。害怕外面的世界。

    令他变成鬼的东西,最初并不是仇恨,而是恐惧。

    “就叫你乌鸦丸吧。”

    下着雨。

    十分猛烈的,使人害怕的雨。

    像是铁丸一般,落在身上会感到疼痛。

    天气不再那样炙热了,然而寒冷也如此可怕。

    所以那双伸过来的手显得如此温暖。

    是温暖,并非灼热。

    一瞬间,雏鸦被这样的温度吸引了。

    将这个幼小的鬼贴在自己的胸口,童子是这样说的:“在你长大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在你长大之后,这条性命就交给你。”

    贴着他的胸口,可以听到那温暖的心跳的声音。

    ——你是……

    “我叫茨木哦。”

    ——茨木……

    贪恋着那样的温度与呵护珍宝般的温柔,雏鸟蜷缩在童子的胸口。

    ——跟你走……

    于是,带着乌鸦丸,童子离开了荒废的村庄。

    幼小的童子带着雏鸟,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安全离开故土,漂泊至他乡的。然而每每遇见险阻的时候都奇迹般地安然度过了。

    无论多么危险的时刻,童子永远都将乌鸦丸放在衣中位于胸口的位置。像是保护自己的性命般保护着。

    “喂,听说乌鸦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呢。”

    路过溪水的时候远远地看见什么东西在闪着光,叫做茨木的童子把乌鸦丸放在用草叶编织的临时的巢中,然后挽起裤脚:“好好在这里不要乱跑哦。”

    水中,是一枚被称为猫睛石的名贵宝石。

    应该是从上游的某个地方被冲下的吧。

    之前下过不小的雨,附近的水都涨起来了,猫睛石就在一堆一起冲下的木头堆里。

    取来宝石的时候被尖锐的木枝划破手臂,脚上也被石头磕蹭出了血,但茨木却无比喜悦地向乌鸦丸挥着手臂:“喂!我取到了!”

    是没有打磨过的原石。『雅*文*言*情*首*发』不过也许是水流的作用显露出特别光洁闪耀的一个面,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能够被发现。

    乌鸦丸将宝石抓在小小的脚爪中,没有抓牢,宝石滚开了。

    发出嘎嘎的叫声追了过去,茨木看着他高兴地笑了起来。

    “乌鸦丸喜欢吧,真是太好了。”

    ——喜欢……

    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喜欢猫睛石,但是更喜欢温暖的茨木,更喜欢茨木的笑容。

    ——喜欢……

    扑棱着翅膀,但是枯朽的原本也只长出一层绒羽的弱小翅膀根本无法带动他飞行。乌鸦丸跌跌撞撞地向茨木移动过去。

    “小心啊!”

    摔下临时的巢穴之前就被那双粗糙但是温暖的手接住。

    ——茨木……

    “我在这里哦,乌鸦丸长大之前我一直都在这里。这条命是乌鸦丸的。只有乌鸦丸可以拿走。”

    ——茨木……

    茨木把乌鸦丸捧起来,面颊在这具已经枯朽的雏鸟的尸身上蹭动着。

    “我在这里哦。”

    化作鬼的雏鸟伸出缺了一根爪指的足,抓着茨木的手指。

    ——要一直在我身边……

    失去了父母的童子与雏鸦之鬼。

    在愤怒与恐惧中挣扎的童子与雏鸦之鬼。

    被仇恨维系着——却对彼此产生了依赖与眷恋的情感。

    是好还是坏呢?

    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也无法互相信任。

    心怀怨恨与恐惧的家伙不知道有多少,怨恨与恐惧积累得太深的时候,就像是一起要杀死茨木的母亲那个时候一样,将这份怨恨与恐惧发泄到别人身上。

    幼小的童子,雏鸦之鬼,在这样的世道要如何生存呢。

    那个夜晚,茨木燃起一堆篝火,然后将为乌鸦丸编织的草蔓的巢穴拢在手臂之间,以互相依偎的形态睡去了。

    深浓的夜中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的兽瞳从黑暗中挤了出来。

    传说猫睛石这样名贵的宝石中寄托着妖力,对于妖魔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补品,所以林地中的妖魔就被它吸引来了。

    是一场恶战。

    前来的虽然并不是什么大妖怪,但对手毕竟只是幼小的童子与帮不上忙的鸦鬼罢了,于是抢走了宝石一口吞下之后,咽不下被童子用火灼伤了皮毛这口气,妖魔将乌鸦丸从草编的巢穴中抢走了。

    “乌鸦丸!”

    外表看上去只是几乎腐朽的雏鸦的身体,但是妖魔看出其中寄托的鬼。

    “虽然小,也勉强能够被当做食物看待呢。”

    妖魔与妖魔互相吞噬可以得到力量。

    抢走了猫睛石的妖魔将乌鸦丸咬在齿间。

    “跪下来赔罪的话就原谅他。”

    茨木这样做了之后,妖魔又说:“磕头吧,用力地磕头就原谅他。”

    额头磕出血来。

    妖魔又说道:“童子的肉倒是鲜美呢,虽然也太瘦小了一点,但是要比鸦尸好吃多了。怎么样,用你的肉来换这只乌鸦的肉吧。”

    没有匕首。乌鸦丸用牙齿咬下自己的肉递到妖魔的嘴边。

    奄奄一息的童子还在不停地磕着头:“请把他还给我,请把乌鸦丸还给我。”

    妖魔大笑着:“骗你的呢!”

    把童子的肉与雏鸦的鬼一起吞进了肚子,妖魔拎起茨木:“对一只鬼居然这样看重呢,就让你们一起死吧!”

    “乌鸦丸!”

    一瞬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童子小小的身躯忽然涨大,撑破了衣服。

    他的头上长了角,眼睛血红,有着青色的皮肤。

    手上长着鳞片和尖锐的长甲。

    这双手将诧异的妖魔一把抓住,然后撕成了两半。

    “乌鸦丸,乌鸦丸……”据说阴间前来的鬼都有着红色的双目,这样的鬼能够号令百鬼,被称为阎魔。

    他从内脏中找到了雏鸦之鬼。

    “乌鸦丸。”他呜呜地哭泣着,“醒来呀,乌鸦丸。”

    能够号令百鬼的阎魔呜呜地哭泣着。

    “乌鸦丸……”

    巨大的鬼爪会误伤,双手变成了原本的样子。嚼下自己的肉,然后将肉糜送到乌鸦丸的口中。

    雏鸦的鬼终于有了反应,吃下了与身体不相符的体积的食物。

    阎魔就这样一边咬下自己的肉喂给乌鸦丸,一边将被自己杀死的妖魔的尸体吃掉。吃掉妖魔的肉的时候伤痕累累的身体上那些可怕的伤口肉眼可见地愈合了。然后再一次地,咬下自己的肉送进乌鸦丸的口中。

    “乌鸦丸,乌鸦丸……”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仍旧在哭泣着。

    毕竟只是幼童而已。

    那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奄奄一息的童子被一对夫妇发现然后捡回了家。

    身上的伤口实在可怕,应该是遇见了什么野兽吧。没有被吃掉真是万幸。

    童子的怀里藏着一只死去的雏鸦,手中则攥着一块石头。

    雏鸦的鬼普通的人类是看不见的。同样地,也无法透过外面包裹的岩石看见里面名贵的宝石。

    因为即使在昏迷中童子也还是念着这两样东西,所以没有被丢掉,而是放到了童子的枕边。

    在夫妇的悉心照料下,终于,童子苏醒了。

    身上的伤口慢慢好转,令人喜悦。

    这对夫妇开设着医馆,那一天正是上山去采药。

    他们自己没有孩子,于是就决定收养这个童子。

    前来看诊的病人很多,于是夫妇收养了一个童子的事情就被传开了。

    童子自然就是茨木。

    十分懂事乖巧。

    养好身体之后,渐渐恢复了秀美的样子。

    毕竟他的母亲就是个纤细的美人呢。

    最初大家都十分喜爱茨木,给他送衣服以及玩耍的玩具,还有点心之类的,可是慢慢地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茨木一直留着雏鸦的尸身,怎么都不肯扔掉。

    乌鸦实在是不祥,更何况是死去的雏鸟。

    但是茨木每天夜里都捧着鸦尸入睡,有时候还能够听见他与鸦尸对话。

    什么我不会离开你,什么乌鸦丸没事真是太好了,还有我的性命是乌鸦丸的只有乌鸦丸可以拿去的话——实在恐怖!

    非常不幸,这个地方虽然不像茨木的故乡那样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旱灾,但还是难免受到了影响。

    像是旱灾啦水灾啦之类的,发生之后瘟疫总是会伴随而来,据说就是名为“疫殁童子”的童子样貌的鬼造成的。这种鬼的身边就跟着一只乌鸦。

    如此,没错,不正是与茨木跟乌鸦丸相符吗。

    而恰好,这个地区的瘟疫也正是茨木被收养后不久忽然发作起来的。

    所幸医馆的夫妇实在医术高明,也早就料到瘟疫会到来,所以做了很多措施,瘟疫的来势并不是那样凶猛。但毕竟是瘟疫,因此死去的人也有。

    瘟疫发生开始就总是有人说着茨木的坏话。要医馆的夫妇把这个不祥之子送走。但这对夫妇是明理清廉的好人,知道瘟疫跟小小的童子是无关的,所以并没有听从。

    他们嘱咐茨木不要随意外出,茨木就高兴地每天跟乌鸦丸躲在院子里,谁也不去见。

    那一天,一户人家的儿子因为仗着自己身体好,所以疫病发作时为了省钱没有前来医馆,总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连续发了几天的高热,结果送到医馆的时候就丧命了。

    失去儿子的母亲在医馆中吵闹着,说是自己的孩子发病前跟茨木接触过。那个童子,带着乌鸦的尸身,是不祥之子。是因为跟他接触过,所以自己的儿子才会死去。

    这么一说,仔细想想的话果然是那样。最早发病的人是一个货郎,因为受过医馆夫妇的恩惠,所以确实总是带着一些小东西来给茨木。而别的人,数一数的话,跟茨木接触过的无一例外都生病了。

    医馆夫妇只好解释,货郎生病是因为他外出接触了生有疫病的人。

    “那么别人呢?”

    “这个……毕竟是流疫的时候,谁生病都是有可能的。”

    “总要看一看才知道,如果是恶鬼的话就不能放过。”这样说着,这些人闯进了医馆的园子里。

    茨木正在跟乌鸦丸对话。

    “好多了吧,乌鸦丸,渐渐好起来,我很高兴。”

    ——茨木……

    不会说话的乌鸦丸传达着这样的思绪。

    “吃下我的肉,果然乌鸦丸开始长大了呢。”

    ——疼吗,茨木……

    “没有关系的,我的命是属于乌鸦丸的啊。”

    是个可怕的景象。

    茨木用小刀子割下自己的肉塞进鸦尸的口中,肉块居然很快就真的消失了。茨木喝着罐子里的什么东西,然后身上的伤口马上也愈合。

    抢过那只罐子在地上打碎之后,发现里面的是腥臭的血液。

    是茨木去猎来的妖魔的血液。

    前来这个村庄之后就发现外面徘徊着妖魔。

    茨木变成过阎魔之后就学会了变身的方法。

    村庄中流行的病症,说是疫病,实际上是妖魔为了侵占村庄而放出的瘴气的毒。为了报答村庄的人们的善意,茨木每天晚上都会出去猎鬼。

    因为猎鬼的缘故身上沾染了一些瘴毒,跟他接触最多的人就难免先病倒了。

    但是这种事说出来也是不会有人相信的。童子能够猎杀妖魔,那怎么可能。没有人肯听茨木的解释。

    况且除了茨木喝的血之外,更加令人惊慌的是茨木手中雏鸦的尸身竟然没有腐烂,而且渐渐地还长出了光洁的羽毛。

    真是不得了了!

    那是妖魔啊!这个茨木,小小年纪便如此貌美聪慧,一定也是迷惑人心的妖魔啊!

    不,正是疫殁童子,就是那个疫殁童子吧!

    这下子无论茨木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了。

    正像之前所说过的那样,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无法互相信任。

    心怀怨恨与恐惧的家伙不知道有多少,怨恨与恐惧积累得太深的时候,就会选择一个对象,然后将这份怨恨与恐惧发泄到那个人的身上。

    茨木,还有这个医馆中的这一对夫妇,就像茨木的母亲那样被选中了。

    为了保护村人而夜夜出去猎鬼的童子,救治过村人一直被尊敬着的医者,在这个扭曲的世道中,成为人心的祭品。

    一哄而上的村面在三人身上撒了盐,然后捆绑着送到了柴堆上。雏鸦的尸体也一起扔了上去,然后点燃了火。

    被打晕的夫妇很快就因为灼痛醒了过来,哀嚎着,但是无人理会。

    “说是行医,但其实是在给恶鬼收集贡品吧!”

    “没错,假装治病,但其实灾难都是他们带来的吧!”

    在医馆夫妇凄厉的哀嚎声中,村人扭曲地大笑着。

    茨木沉默地未发一言。

    他无法说话。

    身为阎魔,被撒了盐,而且用木棍狠狠击打了头部,他比谁都伤得更重。

    炎炎灼烧着他的肌肤,那样疼痛,但是连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瞬间,乌鸦丸的情绪传递过去了。

    灼热,痛苦,活生生被曝晒的恐惧……

    不想死……

    不想茨木死……

    不想一个人……

    茨木挣断了绳索,将乌鸦丸踢出了火堆。

    之后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没有人注意那小小一团燃烧着的鸦尸,一位只是一块炭火罢了。

    但是茨木挣断了绳索的事实在可怕,村人纷纷拿起木棍或者锄头向茨木砸去。

    “你受了这样多的苦吗乌鸦丸……对不起,竟然不知道……”

    “我……不想死……”

    “还没有把乌鸦丸养大,我不想死……”

    “这条命说好了是要给乌鸦丸的……”

    “杀死了乌鸦丸的父母,要用这条命赔罪的……”

    “对不起乌鸦丸,不想死……但是没有办法了吧……”

    无法发出声音,但是这些话清晰无比地传递给了雏鸦之鬼。

    尖锐的嘎嘎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羽翼也燃烧的乌鸦丸忽然涨大了身躯。

    他原本只是弱小的雏鸦之鬼,但是吃过了阎魔的血肉,如今化出了妖魔的姿态。

    扇动着火焰的巨翼,他将燃烧的茨木一口吞下,然后将村庄焚烧干净。

    之后乌鸦丸失力地趴伏在地上。

    ——茨木……

    那样呼唤着。

    ——茨木……

    但是再也没有人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