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3童子【30】
    关于鲛这样的妖魔有着许多传说。www.yawen8.com

    身为不死之身。凡人吃下鲛的血肉之后就能够成为不老不死的仙人——不尽如实,也相差不远。

    受到神明的宠爱,拥有着神明一般无法逼视的容貌。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容貌,相对于不老不死的身躯及珍贵的血肉来说过于孱弱的鲛之一族才能够继续存在着。

    据说,这一族所拥有的是只要看见就不忍心下手屠戮的美貌。

    凡人所得到的鲛之血肉都为鲛亲手所赠。也有传言说,要在受到此等容貌蛊惑之前一口气斩下鲛的头颅来,那美貌会如灰烬般即刻不见,才能够狠下心来吞食鲛的血肉。

    然而,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人也好、妖魔也好、鬼物也好,所拥有的**并不是随便就可以抹消的。想要永生不死的,这样的疯狂不能以无争的美貌来消除。

    鲛这样纤细珍贵的一族,要存活在这样的世道中,自然有着自己的秘法。

    窥探人心之恶,得来人心之善——这就是鲛。

    从仅有望月时升上海面的海中城而来的男人,拥有惊世的美貌,本相为人身鱼尾,自称名为绵津少童。

    这个男人正是鲛。

    身负惊世之容颜的鲛跪坐在狼籍的焦土中。微薄的晨光投注于朝露之上,使得空气泛出浅青色的光芒。

    珍珠在鲛的手指上旋转着。

    得来人心之善——是这样一种奥妙的术,将旁人心中柔软的情绪抽取,变成珍珠,然后吞食下腹。

    善是鲛的饵料。

    “那个女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看起来还真是恶心。”酒吞童子不愉快地蹲在一边,在坍塌的房屋下寻找着什么,“不是得重建了吗,之前的图纸是金熊那个家伙画的,现在要到哪里去找他啊。”

    “并不是夺走,因为这是越吃越多的东西。”鲛浅笑着。“原来是金熊大人的手笔,酒吞大人你格外珍惜吧。”

    “好歹我也是个城主,重建得乱七八糟的话会觉得丢脸吧。”酒吞童子化作鬼身,将还在燃烧的木料搬起来砸下,火终于熄灭了。“莫名其妙地把我拉去那么多天,最后还不是发疯了。”

    曾经在酒吞童子的陪伴下夜夜前往攀花殿的所在,从她梦中得来善,然后吃下腹中。善,是像珍珠一样,将使人疼痛的东西一层层包裹,把那样东西变得美丽。

    吃下善的时候,攀花殿心中的核就重新裸|露出来了。新的善会渐渐将那痛苦的核包裹起来,珍珠成熟的时候,被封存的东西会被它吸引,然后回归。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失败了。

    “不,是我太着急了。果实还未成熟就前去采摘,所以才如此苦涩。但现在不会了。”

    把手上的珍珠吞服下去,被善所包裹的,是记忆。

    ——看见了乌鸦丸和茨木的记忆。

    鲛抚摸着仍旧跪在地上,有着双翼的鬼。

    “辛苦了。”

    酒吞童子用手指捏着一盏灯。

    是那盏能够发出蓝焰的灯,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但灌上灯油的话应该勉强还能够点燃。

    酒吞童子把灯丢开了。

    让他们自己来整理吧——出奇地,脸上露出了有着过于顽皮的孩子的父亲那样的神情。

    绵津少童笑起来。

    “吃掉自己的子嗣是迫不得已的吧。”

    “只有看起来好吃或者不好吃两种区别罢了。”

    “像什么样子的才算是好吃?”

    “对于妖魔和鬼来说,污浊的恶念是美食,能够在身体里结出珍珠来的,实在连碰都不想碰。”

    ——曾经生食貌美的姬君,饮下心怀爱怜的少女的鲜血,感觉上并不是那样的。『雅*文*言*情*首*发』

    “唔。”绵津少童对酒吞童子的答案不置可否。

    所吃掉的都是那些无法压抑身体中属于鬼的血而无法存活下去的后代吧。仅有欲念的话即使是鬼也会显得过分空洞,那样的子嗣是不可能成长的。

    ——并不是没有父母心,而是这份心情与常人不同罢了。

    “对不起。”

    “什么啊。”

    绵津少童没有说话。

    因为是担心所以才跟来守护的吧。

    茨木所经历过的事情,绵津少童是刚刚才知道的。明白怒是契机,又知道茨木会因为“欺|凌”这种事愤怒,说明在茨木所不知道的时候这个人其实一直在默默守护着吧。

    以言行来掩盖,剥除伪装才能够看见的真心,可贵又疼痛。

    但是对于绵津少童来说这样的情绪不应该到现在才发现。他能够看穿人心,伪装是没有作用的,而作为鬼的酒吞童子在面对茨木的时候并没有流露过那样的情感,生疏又厌烦,过去绵津少童所看见的只有这个而已。

    一瞬间,绵津少童明白了什么。

    “大人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

    “什么?”

    “过去的事情,大人全部都知道吧?”

    “就像春日樱,早良还有茨木跟乌鸦丸一样,过去事情早就全部忘记了。”

    “大人并没有成为鬼。”

    酒吞童子露出了你是在开玩笑吧这样的神情。

    绵津少童说道:“成为鬼的是酒坊尊阎魔,并不是伊吹春日彦。”

    用星夜般朦胧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人,绵津少童看见了他从紧绷到放松的情绪。

    “被你发现了啊。”

    从酒吞童子的身上,一个淡淡的人影显露了出来。

    像是晨雾一样飘渺,渐渐地显现出了五官。

    又不完全是人。

    腰腹以下拖着黑鳞的长尾,是蛇。

    神明以庇护之地当做名字是非常常见的。庇护伊吹之地的神灵是蛇神的事绵津少童当然知晓。

    “伊吹春日彦大人。”绵津少童跪伏行礼。

    人首蛇身的神明用虚幻的双手将绵津少童扶起来,握住他的双手。

    “只是被人所供奉的妖魔罢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明,你曾经说过。而且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是无法苏醒的。数年来沉睡在酒吞童子的躯壳中,力量渐渐失去,直到你让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才从昏梦中醒来。今天你叫出了我的名字,我才能出现。”

    “如果能够更早一点发现就好了,能够更早得到春日彦大人的提点的话无论是春日樱大人也好,茨木与乌鸦丸也好,都能够更早解脱吧。大人跟酒坊尊之间也可以有个了结。”

    “亏你发现了呢。”

    “使春日樱大人恋慕明辉殿,然后再让明辉殿失踪,以此勾起春日樱大人的记忆。将她引去明辉殿的时候她却无法看见酒吞大人的身形,那时候就觉得疑惑了。因为叫了酒坊尊阎魔的名字,但是咒却没有起作用,所以才更加不解。是大人在提醒我吧。”

    “使你受伤,对不起。因为阎魔抗拒我醒来,所以那个时候也控制不了自己。”

    绵津少童露出只是微末的小伤口罢了的神情。

    “那么,过去的事情就请听我说给你听吧。”

    “是。”

    最初要从酒坊尊这个姓氏说起。

    自古以来供奉神灵的家族会以供奉的职能作为姓氏。在伊吹之地,所供奉的自然就是伊吹的山神。

    酒坊尊最初是酿造神酒的人。

    酿出的酒清香甜美,春日时色如春樱,夏日时色如碧玉,秋日时色如黄金,冬日来色如银霜,闻之即醉,是不可多得的佳酿。

    神明之间偶尔也开一些风雅的竞赛,像是竞宝这样有趣的事情当然不会缺少。据说有一年,伊吹山所拿出的宝物就是酿造的酒。

    这样珍奇美味的酒即使是神明也要赞叹,都说这样的手艺再也没有人能够比过了。于是原本被称为酒人的这一户人家从此便改为酒坊尊。

    代代侍奉着伊吹山神明的酒坊尊,在那一代,只生下一个女儿。

    家主十分忧虑。

    女儿酿造的手艺并不逊色于自己,所酿出的神酒甚至更胜一筹,但毕竟只是女子,侍奉神灵的人家没有后嗣传承可如何是好。

    正在烦恼的时候,有一日,在伊吹山下救回一个受伤的少年。

    这少年与家人迁徙而来,在山野遇见了强盗,仅有他一人逃脱,但也受了重伤。

    酒坊尊为他请来名医,终于将他救回了。

    只是被强盗掳走的家人遍寻不到,想来大约不在人世了吧。

    满面哀思的少年在酒坊尊的酒坊中留了下来,帮忙酿造,抗下辛苦活计以报救命的恩德。

    他虽然为可能已经逝去的家人悲伤,但是做事的时候却尽心尽力,从来没有一点马虎。

    人长得俊俏,又十分聪明,只是在一旁观察与帮忙,渐渐地竟然将酿酒的方法自己学会了。

    这少年把自己酿造的第一罐酒拿到酒坊尊的家主面前:“请把平子小姐嫁给我吧。”

    家主自然应允。

    数年来女儿与这个少年出入相伴,自然产生情谊。少年稳重又能干,现在已经长成了不起的好男人了。两人彼此梳解着心结,少年渐渐放下亲人离世的苦楚,女儿也慢慢放□为女儿身的遗憾,如此真是良缘。

    于是酒坊尊的家主就为两人举办了婚礼。由女婿继承家业的事情向在侍奉的神灵祷告时上报了,当夜山神入梦,送来了贺礼。

    真是皆大欢喜。

    两年后这对恩爱的夫妻有了孩子。

    丈夫对妻子说道:“孩子出生的时候,送他一样礼物吧。”

    “是什么?”

    “到时就知道了,为此我要出门去做准备。是第一个珍贵的孩子,出生时候的礼物要仔细备好才行。”

    妻子心中充满柔情,但是又不忍与丈夫离别,叮嘱他早早回还。丈夫当然应允,仔细安排好家中种种事物,要妻子安心等待,然后便出门了。

    这时产期还剩八个月,孕妇没有那么脆弱,并不觉得辛苦。只是没有料到,一月接连一月过去丈夫却仍旧毫无音信。

    带走的仆从回来了,说是路过一道山口,男人闪没其间不见踪影。

    那是传说中饿鬼栖身的地方,外面遍布尸骸,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偏要前往,仆从没有敢跟进去,于是就被留在外面了。主人半个月也没有出来,这仆从才急忙回家报信。

    为什么去那样的地方,为什么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留下的妻子哀痛不已,多次派人前去,但即使是雇佣而来勇猛的武夫也一样是有去无回。

    妻子求告神明,但那地方距离伊吹太过遥远,神明也无可奈何。

    他死去的话我就前往黄泉与他相聚,抱着这样的想法,妻子要亲自去寻找,但被拦下了。

    “肚子里还有酒坊尊的继承人,夫人就这样离开的话,神酒由谁来酿造呢!”

    为了家族代代相传的职责,妻子忍耐着悲痛,决心生下这个孩子抚养长大,然后再去寻找丈夫。

    只是寻常的孩子由母亲十月怀胎诞下,酒坊尊平子的孩子一年之后都没有出生。都说是平子思念丈夫,因为怀抱着等到丈夫带着孩子新生贺礼回来的心情,所以这个孩子才无法出生。

    然而无论是医生也好,有经验的产妇稳婆也好,都无法解决这样的状况。

    孩子好好地在母亲腹中,也并没有因为无法出生而死去。

    渐渐地有了流言,说平子腹中的孩子不祥,恐怕已经成为怪物。

    这可不得了啦。

    代代侍奉神明的酒坊尊家中居然出现不洁的异事,实在有损神明尊严。

    意图要使这个孩子落胎,但酒坊尊平子宁死也不愿死。众人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大家决定请示神明。

    那是第一次,伊吹的山神并不是通过入梦的方式,而是直接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伊吹的神明有着俊美的容貌,春风一般温暖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睛格外温柔。拥有人的上身,但从腰部开始就收窄化出蛇的□。覆盖漆黑的鳞片长尾盘曲,显露出神明的威仪。

    实际上,所供奉的神明是蛇的事大家也是这时才知晓的。

    酒坊尊平子跪坐在地上,托着腹中的孩子,没有办法行大礼。

    神明说道:“坐起来吧,怀有身孕十分辛苦。丈夫不在身边想必寝食难安吧。酒坊尊的酒中有了哀思的苦味。”

    “请大人原谅,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

    神明说道:“正是要跟你说这个孩子的事。这个孩子是不同的,他的父亲是黄泉国的大将。”

    酒坊尊平子大惊失色。

    神明又说:“他消失之地你没有问询过吗?”

    “是在出云国的山道中。”

    “那正是比良坂啊。伊邪那岐命追逐伊邪那美命前往黄泉之国,但看见伊邪那美命的污浊丑态于是逃离黄泉,在比良坂安置千引石的道反大神成为前往黄泉的人间门扉。比良坂正是在出云国中,你腹中孩子的父亲正是回去黄泉了。”

    酒坊尊平子托着腹中的孩子,痛苦地捶着地。

    神明继续说道:“孩子的父亲出自阎魔一族,侍奉着黄泉大神。他因为家族中逆乱的祸事被驱逐到人间来,得到酒坊尊的照拂,终于积蓄力量回到黄泉。数年中他也对你思念不已。”

    “那么他为什么不回来。”

    “现今他成为阎魔一族的家主,无法再前来。就像你无法放下酿造神酒的职责一样。日前,他请求我让你去黄泉之国与他相聚。酒坊尊,你愿意前往吗?”

    “但神酒……”

    “酒坊尊命中没有子嗣,你腹中的孩子是阎魔因为感恩而为你带来。酒坊尊的酒不可多得,但也已经无法再酿造了吧。你的心向着阎魔,即使留下继续侍奉我也没有那样的美味了。”

    “大人……”酒坊尊平子羞愧忐忑地垂下头。

    伊吹的神明十分温柔,他没有责怪平子,反而宽慰说:“这样的事就不要挂怀了。倒是黄泉国与人家风物不同,伊邪那岐命去而复返,狼狈逃离,酒坊尊你确实想要前往吗?”

    “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恋慕着他。是他的妻子,无论如何都想要陪伴在侧。”

    “那么我就送你前去吧。”

    伊吹的神明施展出手段,将酒坊尊平子送往出云国的黄泉入口。入口附近尸骸遍地,但平子没有惧怕,她踏上比良坂,叩响了黄泉的门扉千引石。门扉开启了,其后站着的正是多年未见的丈夫。

    阔别的夫妻终于相见,携手进入黄泉之国。

    从此以后,世上再没有酒坊尊,再也没有那样味美的伊吹佳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