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4童子【31】
    绵津少童肃穆地正坐:“为了爱侣愿意身入黄泉,是一段佳话。www.yawen8.com”

    “凡体前往黄泉自然有十分苦楚,但平子是个坚强的女性。”蛇身的伊吹春日彦看向绵津少童:“即使追入黄泉也不会放弃,你也有那样的爱侣吧?”

    “咦?”

    “因为说起平子与阎魔一道进入黄泉,你露出欣慰与苦涩的神情。有些事,没有体会过的话,情感再丰富”虚幻的伊吹春日彦仿佛春日般和暖地微笑着,是任何伤痕都能够抚平的笑容,“是连你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心情吧。我原本是想拜托你把茨木这个孩子带走的。但是他比不上你心中的那个人啊。他暂时不在你身边,但是下定决心去追逐他吧。”

    看起来有点无可奈何,绵津少童说道:“也许是这样,有个人忽然离开了,但他……”

    充满爱怜地托起绵津少童的手,伊吹春日彦打断了绵津少童的话:“爱恋的心意产生的时候连自己也不愿意相信,我也是这样的。他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身为伊吹双神之一的我会那样爱他。”

    伊吹春日彦所说的自然是酒坊尊阎魔,日后被称为酒吞童子的那个人。

    不过故事还是要从与阎魔一族的家主一道前往黄泉的酒坊尊平子说起。

    众所周知,黄泉与人间,一定要划分的话,那么黄泉是死,而人间则是生。

    生与死其实是无法界定好坏与优劣的。

    人间之人害怕死去,黄泉之民则厌恶人间气息,这些其实只是眷恋故乡、习惯熟悉的生活、讨厌改变、害怕未知的情绪作祟。

    但也有离开故土之后因为难以适应别处的水土而生病的事情发生,黄泉之国与人间之间也有着这样一道鸿沟。

    不仅仅是风物不同这样简单。

    吃下黄泉中供物的伊邪那美命在伊邪那岐命眼中是不洁污浊的鬼相,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酒坊尊平子身为代代侍奉伊吹之神的酒坊尊家的最后一个孩子,是非常洁净的。这样洁净的躯体原本应该被迎入高天原中,如今进入了黄泉,感到非常痛苦。

    就连她腹中的孩子也是。虽然是阎魔为她带来的子嗣,但是从她的血肉中孕育而出的这个孩子在黄泉中无论如何也无法降生。孩子没有降生,酒坊尊平子就没有办法吃下黄泉之国的食物成为黄泉之民,就这样一日日憔悴。这样下去的话无论是自己还是腹中的孩子都要死去了,于是酒坊尊平子只好再次请求伊吹之神的帮助。

    “实在不好办啊。”伊吹之神说道,“虽说排斥着黄泉,但是毕竟流淌着阎魔的血,这样的孩子在人间也是无法降生的。在人间的时候不是就没有出生吗?我以为酒坊尊到了黄泉之后总能顺利产下他。”

    “那该如何是好。”

    实在爱惜两人的孩子,知道这件事的平子与阎魔都十分悲伤。最终伊吹的神明说:“我可以给你们一枚卵,将这个孩子放入卵中然后在佛寺中每日听着僧人念诵经文,也许能够令这个孩子降生。不过这样的话就必须答应将这个孩子给我,他会侍奉我,不会侍奉自己的父母。”

    虽然十分不舍,但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最终酒坊尊平子与阎魔将心爱的孩子交给伊吹的神明带走了。

    放入卵中的这个孩子,为了纪念他的身世,伊吹的神明将他叫做酒坊尊阎魔。

    神明在山中收留了几位流浪或者逃难而来的僧人,允许他们建筑佛寺。说是佛寺又与平常的佛寺不同,不仅仅供奉着尊者,还供奉着伊吹之神的塑像。蛇身的神明怀中所抱着的便是酒坊尊阎魔所安憩的卵。

    这个佛寺与神社结合的地方,渐渐因为伊吹神明的庇护而吸引许多人前来朝拜。供奉也多了起来,法力高强的僧人也被吸引来,每日听着僧人念诵经文,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卵中诞生了童子。

    刚出生的童子马上就被伊吹的神明接走了。第二天僧人们发现神明的塑像上卵不知道去了哪里,取代卵,出现了一个头上生角的鬼童子的形象。

    不久之后有个僧人在下山的时候捡到一个婴孩,于是将这个孩子带回寺院抚养。然而无论是请求山下的妇女帮忙喂养也好,找来牛乳也好,煮了米汤也好,这个孩子什么都不愿意吃。『雅*文*言*情*首*发』好不容易硬是喂下去一点,马上又呕吐出来。

    捡回来的时候是个白白胖胖的漂亮孩子,几天之后就变得奄奄一息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无计可施,僧人将婴儿放在了正堂中,现在也只有祈祷神明来拯救这个孩子了。

    第二天开门的时候,僧人闻到一种奇异的香味。

    十分甘甜清冽,使人熏熏欲醉。

    是酒!

    在童子身边摆放着酒,是有着碧玉般美丽色泽的酒。

    因为饥饿而一直憔悴哭泣的童子好好地在一边安睡,显得非常满足。僧人马上知晓了,童子喝下了酒。

    实在是一件奇异的事情,但确实这个幼小的童子只接受酒这一种食物。每天饮酒,像是普通的孩子接受母乳的喂养那样。渐渐地,重新又变得健康漂亮起来了。酒喝完之后的第二天,打开主殿的门,就会发现有新的酒装在罐子里好好地放在供台上,是神明将酒赐给这个孩子。

    寺里的僧人们有因为好奇想要尝一尝酒液的,还没有来得及饮下就因为闻到酒香而醉倒了。于是确定这是只有童子才能够喝的酒。

    这珍贵的酒液春日时色如春樱,夏日时色如碧玉,秋日时色如黄金,冬日来色如银霜。听见传闻的当地人前来请求一观,看过之后说道:“这就是曾经侍奉伊吹神明的酒坊尊一族酿造的神酒啊!”

    都说因为所酿造的酒实在美味甘香,所以被天神接去高天原了。人间无法再见到的酒现在被送来给一个童子喝,大家都说这个童子恐怕是神明的子嗣呢。

    不过除了不吃人间的食物之外,这个童子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地方,就那样平常地长大了。

    僧人们也摸不清童子的身份,他连姓名都没有,小时候还可以叫他酒童啦,神酿儿啦之类的,渐渐长大的话必须有个名字才行。

    因为怀疑他是伊吹神明的子嗣之类的,所以就叫他伊吹童子。那时候童子这个称呼是神明的亲属或者亲近的供奉者才可以拥有的。

    伊吹童子,也许是神明前往人间的时候,人间的女子为他诞下的孩子吧。

    七岁的时候,伊吹童子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童男。

    所谓童男,既是让干净廉洁的童子穿上美丽的衣装在法事以及祭礼上作为高僧的辅助,有时候也会成为使神灵降体附身的乩童。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必须身心都奉献给神明不可。

    因为知晓是伊吹的神明赐给自己神酒所以才能够活下来,伊吹童子对神明非常仰慕。比任何人都要虔诚,祭礼时也非常卖力。

    除了神明的事情之外其它一切的事情都不在意。

    因为长相俊俏秀美,也常常有人对他表现爱慕之心,不过都被拒绝了。

    甚至连别人多看自己一眼都觉得不高兴,伊吹童子常年戴着面具。

    僧人们也拿他没有办法,就随他去了。

    伊吹童子对神明如此虔诚仰慕,神明也回应了他。凡是有他参与的仪式,从来没有失败的。向神灵请求的时候,只要伊吹童子在场,也往往能够得到回应。传闻中巨大的蛇之神明,有时也会附着在酒吞的身上。拥有法力的人能够看见他漆黑的蛇身盘绕着伊吹童子,是非常亲密的姿态。

    所有人都不知晓的是,在没有祭典与法事的时候,伊吹童子也总是跟这位神明见面。

    神明在寺庙中被供奉的时候有着伏夜叉巨蟒尊者这个名字。

    童子第一次见到神明的时候高兴而敬畏地跪伏在神明面前:“伏夜叉巨蟒尊者。”

    神明的笑容是童子所见过的最为美丽温柔的笑容:“那并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伊吹。”

    “我叫做伊吹童子,我是你的孩子吗?”

    “不是。你是曾经酿造神酒的一族,酒坊尊家的孩子。你的母亲叫做酒坊尊平子,你的父亲是阎魔。”

    童子感到很低落,与此同时他也憎恶自己的身世。阎魔是黄泉之国的恶鬼,是不洁的妖物。自己是阎魔的孩子就一定无法得到神明的宠爱。

    神明看出他的想法,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怀里。

    童子僵硬得不敢动。

    “实在是冒犯大人,我流淌着不洁的血。我不能靠近大人。”

    “我很喜爱你,是我亲自把你从平子跟阎魔那里接来的。你因为是人间之血与黄泉国之血的混血,所以无论在人间还是黄泉都无法降生。酒坊尊就把你托付给了我。我手捧你所安憩的卵听了数十年的佛经才终于等到你降生,我怀里的夜叉就是你。”

    童子当然听说过正殿中神明的塑像原本捧着卵形的法器,后来变成了一个夜叉鬼的事。因为说神明降伏了作祸的夜叉,所以才会叫他“伏夜叉”,童子没有想过那个夜叉是自己。

    “他们没有前往过黄泉之国,所以并不清楚。青肤红眸又长角的并不是夜叉,而是阎魔。阎魔一族中仅有家主可以叫阎魔这个名字。你的父亲是阎魔,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你的名字是酒坊尊阎魔,不过你的父母将你交给我之后你就属于我,不能够再回到他们身边了。”

    “我是属于伊吹大人的吗?”

    “是属于我的。”

    童子感到非常高兴。

    父亲也好,母亲也好,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抚养他长大的是僧侣,从小教导他念诵经文与习字,但是让他活下来的是伊吹的神明。他是怀抱着自己是神明的子嗣的心情长大的。但并无意炫耀这样的身份,而是怀揣着感恩的心情。

    自己是属于神明的这件事,住持也是说过的。

    你的这条命是伏夜叉巨蟒尊者赏赐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诚心诚意地侍奉他。——住持总是这样告诫。

    “我会好好侍奉伊吹大人的。”

    “人间的人,能够接近我的很少。你出生之后我想要将你放在身边抚养,但是却没有办法。你太弱小,我身上的气息会令你虚弱,所以才只好把你放在寺院中。从今天开始好好修行吧,等你强大起来,我就把你接到身边来。”

    “我会认真修行,然后侍奉伊吹大人。”

    “伊吹春日彦。”神明说,“我叫做伊吹春日彦。”

    这件事自然跟谁都没有说过。

    伊吹童子——酒坊尊阎魔日日苦修,履行童男的职责时也毫不懈怠。渐渐地,从几个月才能够见一次面,变成了每天都可以见面。事实上,能够接受神灵附体的那个时候开始,童子已经可以每夜都陪伴在神明身边了。

    神明是寂寞的,童子无比清楚这一点。

    虽然庇佑着许多热闹的城镇,但是因为拥有凡人所无法承受的力量,所以不能接近。这样的神明是非常寂寞的。

    每天被神明接到身边的时候,童子会被神明抱在怀里。神明教导他许多知识,也给他将酒坊尊或者阎魔的故事。

    其实更加想要知道神明的事。

    有一天,欲言又止地,但最终还是把这个愿望说出来了。

    “阎魔喜爱我吗?”

    “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伊吹大人了。”

    神明亲吻了他。

    童子是饮神酒长大的,除了神酒之外从来没有食用过别的东西。虽然看他日日长大,也打算让他试试人间的食物,但是只要吃到口中甚至没有咽下就会马上因为觉得恶心而呕吐出来。

    实在没有办法,僧人们见他只是饮用神酒就健康地长大了,也就不让他尝试。

    ——“要是哪一天那位大人不再赐下神酒,酒吞你可怎么办才好呢。”

    ——“那就是大人要拿走这条性命的时候了。”大人是不会抛弃自己的,童子其实是这样想的。自己所受到的宠爱,他比谁都更加明白。

    所以,因为饮酒长大的缘故,童子的身躯十分洁净,而且泛着醉人的香气。

    红润的嘴唇上更是沾染着神酒的清冽的甜香,神明慢慢品尝着。

    “你母亲的一族曾用自己酿造的神酒为我赢得过斗宝大会,但是她与你的父亲相恋之后所酿出的酒就带有一种苦涩的味道。很可惜,酒坊尊再也酿造不出神酒来了。数年来一直感到非常遗憾。”

    “那……我喝的酒呢……”童子面颊通红。因为幼小所以尚未经人事,但是也明白神明举动的含义了。

    他当然十分快乐欣喜。

    实际上,作为童男,立誓向神明奉献己身开始住持就已经教导过他了。侍奉当然是方方面面的,侍奉神明的童子都需要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住持教导的时候也格外仔细。教导时住持的神情庄重威严,因为这是万分荣耀与洁净的事情,在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学习过的。

    “你喝的酒是特地告知你的母亲,让她酿造来的。你不适宜人间的食物,所以是用黄泉水酿造,我不能喝,实在遗憾。”

    童子忙从神明的怀中挣脱。

    “我身上带着黄泉的气息,大人亲吻我岂不是……”

    神明宠爱地重新抱住他:“经过你的身体,黄泉的毒就全部解开了,不用担忧。而且我实在想念神酒的味道,只好从你口中品尝了。你是愿意的吧?”

    再愿意不过了。

    但是实在羞涩,面对着自己如此爱慕的大人,童子红着脸说不出口,只是颤抖着张开嘴凑近神明的嘴唇。

    那是春樱一样芬芳柔软的唇瓣。童子为这样的接触而沉醉了。

    神明的嘴唇要比酒更加醉人,童子是这样认为的。

    “呵……”神明轻声笑起来,“确实看出来了,你是爱慕着我的。”

    “那是当然的……”童子将面颊埋在神明的怀中。

    神明又让他喝了一口黄泉之水酿造的神酒,含在口中,然后再哺给神明饮下。这样子即使是黄泉的就神明也可以喝了。

    “果然是不可多得的酒啊!”神明陶醉地叹息着。“因为喜爱饮酒,有一次喝醉了,在人的村镇中显露了蛇躯,结果被当做妖魔对待了。真是非常凄惨。那一次所喝的就是酒坊尊家的酒呢。那时候酒坊尊名叫酒人,说,‘懂得饮酒的乐趣的,必定也是风雅的妖魔,就交给我吧’,这样子把我带回家了。那时候我非常年轻,第一次独自离开领地,酒人招待了我三天,即使看见我屡屡变化的蛇身也不惊慌。所以我就对他说,我是伊吹的神明,喜爱你的酒,请跟我回家吧。酒人就回答说,既然是神明,就请好好守护伊吹,然后由我来为大人酿造喜爱的酒吧。后来酿出的酒很受赞誉,就改叫做酒坊尊了。”

    就这样一边讲着自己过去的事情,一边让童子给自己哺酒,很快地一壶酒就喝完了。

    神明显然醉了。蛇尾缠腰着童子的腰肢:“觉得这些酒要比过去更加香醇醉人呢。”

    一直温柔风雅的神明从来没有在童子面前露出过这等姿态,童子的心怦怦跳动着,觉得十分紧张。

    “是因为母亲酿造的技艺提高了。”

    “不对,是因为你真心爱慕着我,所以酒液才格外香醇。”神明用分岔的舌头舔|舐着童子的肌肤,从上面汲取神酒的香气,“果然,要更加甜美呢。”

    当然不会觉得讨厌。

    也不会因为看见了神明恐怖的本相而感到害怕。

    恋慕着神明,所以无论他是什么样子都喜欢。

    “我会永远侍奉春日彦大人您的,也会学习酿造之术。”

    神明把童子牢牢地抱在怀里:“可要努力啊。”他嗅着童子身上的香气说道:“果然是非常醉人的味道,就叫你酒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