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5童子【32】
    酒吞童子得到了伊吹的蛇神春日彦无比的宠爱。『雅*文*言*情*首*发』

    这份宠爱即使是在同为侍奉神明的童子们身上也是罕见的。

    正是如此。

    身为神明的伊吹春日彦掌管着灵山伊吹附近的大片土地。供奉他的神社有无数,家祭也数之不尽。除了已经绝代的神酒酿造使酒坊尊家之外,还有丝造使,漆器造使,畜造使等等无数供奉的家族。家族中自然不乏年岁应当的童子与童女,因为避免神明的血脉泛滥,所以童女被当做使女培养,而秉性洁净的童子在通过修行的考验之后会被送到神明身边。

    在所有童子中,蛇神春日彦最为宠爱的当然是被他爱称为酒吞的酒坊尊阎魔。

    在酒坊尊阎魔所修行的寺院中创造的神降与神迹也是最多的。

    倒不是因为这个神明感受到酒坊尊阎魔浓烈的恋慕,所以回应了这份心情,而是,一来,春日彦喜爱饮酒;二来,酒坊尊阎魔是春日彦亲自接回又参与了抚养的,教养了一条生灵,总会因此显得格外在意。

    但总而言之,酒坊尊阎魔能够得到蛇神春日彦如此的宠爱,是因为他是酒坊尊家的孩子。

    酒坊尊阎魔祖父辈,再往上追溯,几乎代代都会有资质出众的童子被选去神明身边侍奉。

    因为能够酿造神酒的缘故,这一族所受到的神明的宠爱超出世人想象,不过因为尊敬那份技艺,这种格外的宠爱并没有迎来过过度的嫉恨。

    然而在酒坊尊阎魔的身上却不是这样的。

    因为是人间与黄泉的混血,这个孩子日后很难拥有子嗣,所以应当算是酒坊尊家最后的一人了。神明给予这个孩子的宠爱远超于他的先代,在他成长到可以时时侍奉于神明身边的时候,神明竟然真的无论到何处都带着他。

    在灵山伊吹之上蛇神的神宫之中,神明所在的地方,附近必然能够看见酒坊尊阎魔的身影。总是坐在神明的膝头,穿着供奉中最好的布料所做成的衣衫,享受神明也珍爱不已的美酒。

    说道这里想必也能够明白了。

    所谓神明珍爱不已的美酒,实际上是黄泉之水所酿造,如果不经过酒坊尊阎魔神明就无法饮用的美酒。然而在不知真相的同为侍奉的童子们眼中,事实却反了过来。

    独占神明的宠爱,而且恃宠而骄的形象就渐渐地如此建立起来了。

    并且酒坊尊阎魔本身也确实难以相处。

    因为在意的只有春日彦大人一个,所以在他眼中无论是使女也好,侍童也好,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又或者说因为时时在意着春日彦大人,所以酒坊尊阎魔并不懂得如何跟别人相处。

    最初的时候也有童子希望与他亲近,酒坊尊阎魔因为在寺庙中长大,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有被悉心抚养长大的继承人那样见识,害怕丢脸而遭到春日彦大人的厌恶,所以自己所不知道的话题就不去参与。更多的时候摆出一副冷硬的神情,这样别人也就不会特地叫上他一起了。

    酒坊尊阎魔自己对这样的事感到满意。别人不再跟他说话他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

    高傲难以接近,别人对他的这样的印象也就深刻起来了。

    然后,便是随着年岁日长,酒坊尊阎魔在幼年时就展露的俊美风仪更加出众。神明也曾赞叹过他的容貌气度,说是仿佛清洁的白梅一样孤傲美丽。那时酒坊尊阎魔已经将近剃发的年龄了。在侍奉神明的童子中间算是年纪较大的一位。一般来说这个年纪的童子会被送离神宫,回去学习家族技艺。

    不过在神明身边也有几位已过剃发年龄,但是并未剃发的童子,这几位少年往往会侍奉神明入寝。

    即使这样的时候神明也不会令酒坊尊阎魔离开。

    捏捏他羞红的面颊,以温柔的嗓音说道:“酒吞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好好学习,之后就来侍奉我吧。”

    既紧张又期待,那一天就那样来临了。

    宴乐之后,神明牵着阎魔的手前往寝间。www.yawen8.com

    “手心如此湿润。”神明侧头对酒坊尊阎魔笑着。

    酒坊尊阎魔垂着头,唯有今天不敢抬头去看日日恋慕之人的容貌。

    “呵……感到紧张吗?”

    “……是。”回答的声音细细的,仿佛蚊子的叫声。

    “不想要侍奉我吗?”神明故意这样问道。

    “不是的!”酒坊尊阎魔终于抬起头,着急得眼眶都红了。

    “没有关系,会让你感到快乐的。”

    酒坊尊阎魔握紧神明的手,头垂得更加低了,心里羞涩的情绪最终被愧疚压过。明明自己才是侍奉神明的人,却让春日彦大人说出了‘会让你感到快乐的’这样的话,实在过分。走着走着,因为厌恶这样的自己,竟然哭出来了。

    没有发出声音,不过眼泪却是流淌着,滴落在地面还有白皙的脚趾上。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孤高骄傲,仪态优雅,容貌俊美的酒坊尊阎魔会有这样的一副样子吧。看起来非常可怜,但因为他平时在别人面前的样子实在严厉难以亲近,所以跟随而来的童子们窃窃私语着。

    “什么啊,是在撒娇吧。”

    “就是,那个人也太狡猾了。”

    “如果这样的话让我来就好了。”

    “在侍奉的大人面前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姿态。”

    “真是太不合体统了!”

    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酒坊尊阎魔咬着嘴唇,忍耐住眼泪。

    明明那样仰慕着春日彦大人,为何却会感到害怕呢?

    明明下定决心要好好侍奉春日彦大人的。

    “啊……怎么了?”

    童子们在寝殿中点上灯。

    蛇神伊吹春日彦在散发着清香的席子上坐下来。

    另外几个童子则在整理寝具。

    如前所述,其实已经是少年,不过因为尚未剃发,所以仍旧叫做童子。是因为喜欢童子们披散浓黑乌发的样子,所才不给他们剃发的。也就是说在这里童子都要比酒坊尊阎魔的年纪大。酒坊尊阎魔也曾经见过他们侍奉春日彦大人入寝的姿态,显得万分虔诚,并且留有余裕,将春日彦的想法揣摩得十分清楚。尽心地侍奉,并不会产生没有意义的其它情绪。

    自己跟他们比起来实在是太过糟糕了。

    “还是……”

    “什么?”伊吹春日彦把酒坊尊阎魔抱在怀中。

    “我……无法好好侍奉大人……虽然学习过,但还是……无法好好侍奉大人。”

    “平时冷静的酒吞露出这样的神情,尤其使人怜爱呢。是害怕我厌弃你吗?”

    “明明是来侍奉大人的……”

    “只要我喜欢不就好了吗。”温柔地亲吻着酒坊尊阎魔,伊吹春日彦说道,“最初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可是……”

    伊吹春日彦笑起来。

    “第一次做某件事情,因为非常重要,所以都会心生忐忑呢。酒吞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快就能够学会了。因为酒吞这样重视,所以我心里也感到高兴。”

    “我的这条性命是大人的,大人一直都是最为重要的存在!”

    “我知道。”

    亲吻着酒坊尊阎魔的面颊,把眼泪舔去。

    “有酒的香气呢。”温柔地引导酒坊尊阎魔,伊吹春日彦这样说道,“既然我是最为重要的存在,那么就不必害怕了,我是不会厌恶酒吞的。首先把衣服脱去吧。”

    那时候的酒坊尊阎魔是个爱慕着神明,哪怕自己身上有一点点不足也会无法忍耐的童子。因为这份珍重,紧张与自我厌恶的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不过最终托了神明的温柔的福,眼泪不再流淌了。但因为是第一次,紧张的情绪还是无法驱散,身体僵硬着,连脱除衣衫的动作都完成不好。眼看着又要哭起来了,神明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用这么努力也可以,由我来吧。”

    替他除去衣衫,然后出人意料地,将剩余服侍的童子遣散:“今天就只留下酒吞吧。”

    “可是……”

    童子们面面相觑。

    这样的事是从来没有过的。

    “没有关系。酒吞的身躯十分洁净,只有他就够了。”

    每次都由几个童子服侍,这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事情。酒坊尊阎魔也是知道的。他不安地说道:“大人,请不必这样……”

    神明剥光他的衣衫:“饮神酒长大的你是不同的,要几个人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只要你一个人就能够完成,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吧。”

    “是……是什么……”

    神明的下半身化作蛇身,将酒坊尊阎魔的双腿缠绕住:“那样的事情就不要问了。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第一次的话,一切都交给我就好。”

    神明实在是温柔。

    八百万神明中,即使是善神,也都是尊贵威严的存在。想必会对侍奉自己的童子这般轻声细语安慰的实在找不出几个。酒坊尊阎魔沉溺在这等温柔之中,果然没有感觉到疼痛。

    不可言说。

    总之第二天从神明的怀中苏醒之后,既忐忑又羞愧。

    伊吹春日彦轻笑道:“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呢?”

    夜晚的记忆实在狂乱。自己也太过贪图欢愉。那样的情状实在令人羞愧。而且一直由神明引导着,明明看见过别人是如何侍奉,结果一接触到神明的躯体就什么都忘记了。这么一想又实在沮丧。

    可是“从今以后就完全属于春日彦大人了”的感觉如此鲜明,即使身体十分疲惫,脑中也翻滚着应当省悟自身不足不能再享受大人的温柔,可是喜悦之情却又怎么都制止不了。

    亲吻着酒坊尊阎魔嫣红的唇瓣,伊吹春日彦说道:“平时的神情如此冷淡,此刻尤为难能可贵。”

    “对大人不是那样的。”

    毕竟是少年新鲜青涩的躯体,即使像酒坊尊阎魔这样从未接受过人间食物的洁净之体,初尝□的甜美,在神明的触碰下很快又燥动难安起来了。

    神明取出一张面具。

    “听说你从前总以面具示人,作为初夜礼,这张面具就送给你吧。这样的神情也想独自占有呢。”

    明知是神明的玩笑,但仍旧高兴得不行。

    身体起了变化,酒坊尊阎魔扭动着:“我……我先为大人穿衣……”

    神明自然也察觉了他的变化,笑着说:“已经很辛苦了,还是暂时忍耐吧。这几天要好好休息。”

    酒坊尊阎魔羞愧地垂下了头。神明将他抱起来。

    “大人?”

    “因为昨夜是你独自承担,所以今天开始必须在神泉中好好修行。今晚就不用前来我身边了。”

    “嗯……”羞愧的情绪马上变成了沮丧。

    神明再次附身亲吻他,是安抚。

    “还不知道为何我要接纳供奉来的童子吧。”

    “是。”

    将酒坊尊阎魔放入神泉之中,神明在一侧坐下。抚摸着酒坊尊的头发,说起缘由来。

    原来这伊吹之地的神明原本是有两位。是一黑一白的双蛇神伊吹春日彦与伊吹春日樱。如同大神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一般,双神是天命所定的伴侣。只是因为年少时伊吹春日彦因为醉酒而在人的村镇中显露蛇身,然后便透露了自己神明的身份,所以人们以为伊吹的神明只有一位,所供奉的也就仅有春日彦而已。

    最初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渐渐地却发现不妥。

    伊吹春日彦的神力日渐升高,而伊吹春日樱却日益衰弱下去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年轻的伊吹春日彦做了许多调查,才明白自己酿成祸事。

    说是神明,其实只是洁净的妖魔罢了。

    最初的时候有人发现伊吹山上的两条巨蛇所以便奉为神明,那个时候开始,神智还没有完全生成,但因为接受了供奉,所以便开始守护伊吹之地。只是渐渐地人们虽然在神社中供奉,却忘记神明的本相了。直到春日彦现身,使得人误以为神明其实只有一位……错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没有供奉的神明最终会消失。

    因为曾经接受过供奉,所以要变回妖魔也不可能了。

    等到弄清缘由,白蛇神伊吹春日樱已经因为无人信奉,虚弱得沉睡过去。

    春日彦虽然多次提及春日樱的存在,但由于谁也没有见过春日樱,春日樱沉睡着无法展现神迹,所以效果十分微弱。

    就连代代侍奉神明的家族也以为就算伊吹春日樱存在,也仅是一位隐神而已。

    所谓隐神,往往是主神的一位化身。所以都没有分开来供奉。

    春日彦与春日樱本该互相辅助才能够保持伊吹之地的清正之气。阴阳交合便是善恶的回环,如今春日樱沉睡,春日彦只要接受了春日樱的那部分工作。然而如此一来,污浊之气便累积在春日彦的身躯中无法排遣出来。没有办法,缺失的春日樱只好从人间找来童子替代。

    交合的时候,污浊的气息通过童子的身躯完成回环。

    “你与他们不同。他们是食人间五谷成长的,虽然年岁尚幼,体态还算洁净,但是每一次也无法帮我消除太多,所以我无法忍耐的时候只好要数个童子前来服侍。而你饮神酒成长,又有黄泉的血脉,与我跟春日樱一样,是灵物,与我就格外契合。不过因为你太过洁净,所以每一次都必须好好修行,将污浊完全转化才行。”

    神明与童子之间的交合,与其说是喜欢那样做,倒不如说是不得不那样做。作为神明的伊吹春日彦也十分苦恼。

    “多少会对身体有所损伤,所以到剃发的年龄时我就会放他们回去。但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如今世道艰难,幼小的孩童心中也住进妖魔,实在没有办法找到替换的人选,所以才将他们留了那样久。”

    因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神明十分严肃:“你要好好修行。”

    从此之后酒坊尊阎魔比以往更加勤奋地苦修。渐渐地,在伊吹春日彦身边的童子都被送回家中。

    酒坊尊阎魔知晓自己对春日彦大人十分有用,所以非常高兴。但是对于他来说,为春日彦大人清除污浊自然是一项工作,然而却并不完全当做工作来看待。

    与其他童子不同,他并没有接受过“好好侍奉神明然后回来继承家业”这样的教育,所以在他的眼中,对神明的情感并不仅仅是尊敬与爱慕——那已经是不愿意分离的恋爱的感情了。

    如果我这样有用,那么就可以一生都不离开春日彦大人了。

    这样想着,酒坊尊阎魔感到非常快乐。

    不过即使是用功修行,对身体的损伤还是存在的。

    每隔数十年的时候,酒坊尊阎魔也会因为不堪重负而陷入沉睡。与春日樱的情况不同,他是因为以过于洁净的身躯接纳污浊的缘故。于是酒坊尊阎魔沉睡的时候,伊吹春日彦就会将他放入卵中,然后捧着卵倾听佛经,又如数十年前一样,待到恰当时日,酒坊尊会破卵而出,重新作为童子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