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97童子【34】
    从那一天开始,酒坊尊阎魔总是能够感觉到神明对自己心情的回应。www.yawen8.com

    仿佛恋爱一般。

    没有必要说出口。

    那是神明,而自己是仅属于神明的童子。

    有这样小小的回应就已经觉得心满意足。

    饮酒至微醺的时候,也会站在一起赏樱花,这是以前没有过的。酒坊尊阎魔总是尽一切心神尽可能多多地修行。伊吹春日彦听着宴乐,同其它侍童一起饮乐的时候,他会前往恰好能够看见伊吹春日彦,但又并不是很近的地方,坐下来认真地体悟灵山伊吹的气息,努力令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酒坊尊阎魔并不陪侍的做法总是引来其他童子的诟病。但他并不在意,伊吹春日彦知道他的性情,也并不会提出要酒坊尊阎魔一道玩耍嬉戏。仅在有时候会打趣说:“酒吞独立的性格让我感到寂寞呢。”

    这种时候即使是酒坊尊阎魔那张冷淡的脸上也会出现忐忑又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神明会捏捏他的脸:“为了我而修行,我是知道的。”

    不过最近,神明表现出了并不希望他忘我修行的意愿来。

    因为酒坊尊阎魔酿出了神酒的原因神明经常让他一起饮酒,并且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将他叫住:“偶尔也留下来陪伴我吧。”

    是捉弄还是真心要求酒坊尊阎魔当然能够轻易就分辨出来。

    酒坊尊阎魔当然从来不会违背伊吹春日彦的意愿,而且能够和伊吹春日彦亲近当然是让他高兴的事情,所以最初的时候毫无意义地放弃修行的时间,认真陪伴在伊吹春日彦身边。

    但渐渐地伊吹春日彦要求他随行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连夜晚,就算不进行仪式,也要拉着他一起入眠,这样就完全没有修行的时间了。

    自己不好好修行,无法更多地承纳伊吹春日彦神体中的污浊之气,那样痛苦的就是伊吹春日彦。

    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成为分担春日彦大人痛苦的人,这样下去怎么可以。

    想到一定是春日彦大人温柔的本性爆发,不希望自己太辛苦,所以才忽然这样频繁地召自己陪伴。

    于是,在春日彦又一次要酒坊尊阎魔留下的时候酒坊尊阎魔拒绝了。

    “请大人不要这样。为了大人我什么都愿意去做,那是自愿的。能够分担大人的痛苦才让我觉得很高兴。”

    “既然什么都愿意做,就按照我的想法留下来陪伴我吧。说了希望能够分担我的痛苦吧。”伊吹春日彦拉住他手,让他坐到自己的怀里。“比起被污浊侵染的身体上的疼痛,酒吞不在身边时所感觉到的寂寞带来的疼痛更加让我无法忍耐呢。”

    看着神明那温柔的春光一般的琥珀色眼睛,酒坊尊阎魔觉得自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东西。是从未奢求过,甚至连想象也没有过的事情。一瞬间,心脏像是要麻痹那样传达来既甜蜜又痛楚的感觉。

    “春日彦……大人?”

    “这样惊慌失措的神情真是久违了呢。”亲吻着他,伊吹春日彦这样说道,“也许只有一点,不能够跟你的心情相比,但是也许爱上酒吞了。”

    即使只有一点点也足够了。www.yawen8.com

    回应着伊吹春日彦的亲吻,酒坊尊阎魔第一次感觉到了从春日彦身上传达而来的——并不属于必要的祭仪,而是真正想要亲近的心情。

    对于酒坊尊阎魔来说一切就仿佛处于梦中一般。

    神明大人的温柔不再是那种无懈可击的属于神明的面具,偶尔也流露出酒坊尊阎魔从未见过的情感。

    交合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完成一件任务,而是偶尔地也表现出沉溺的神情来。

    动作并不那样克制温柔了,也会激烈得令酒坊尊阎魔失神,也会令他受伤与疼痛。但是每当睁开眼睛,看见神明那蕴藏着欲求的眼神的时候,一切都算不上什么了。

    “酒吞一直看着我呢。”

    “不想移开视线。”

    “更多地看着我吧。”

    伊吹春日彦是因为身为双神之一的同伴由于力量不足陷入沉睡,独自一人无法完成善恶的循环,所以才接受童子们的侍奉的。对于伊吹春日彦来说童子是祭品。

    然而在与酒坊尊阎魔共宿的时候伊吹春日彦却不再让他引导污浊的气息了。

    每每在伊吹春日彦强烈的攻势下昏沉地睡去,酒坊尊阎魔直到数日之后才发现,惊惶又忧虑地说:“大人!”

    “没关系的。”

    “最近也没有接受其他童子的侍奉,这样下去可怎么办?”

    “没关系的。在人间,心中有了在意的人,难道还会跟旁人欢好吗?”

    “但那是……”

    “真的,我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因为还希望长久与酒吞你相伴呢。有件事情酒吞不知道吧,春日樱她啊,就要醒过来了。因为已经渐渐地开始恢复意识,所以我已经无需再与别人做那样的事情了。”察觉到酒吞的视线,伊吹春日彦爱昵地说,“只有酒吞是不同的,因为酒吞是属于我的。”

    “不需要去照顾春日樱大人吗?”

    伊吹春日彦并没有回答,而是举着酒杯:“一起来喝酒吧。”

    那一瞬间,虽然伊吹春日彦并没有说更多的话,但是酒坊尊阎魔觉得自己明白了伊吹春日彦的心情。

    那种感觉,他是知道的。

    回到卵中,有数十年不在春日彦大人的身边,破卵而出的时候虽然怀抱着迫切地想要见到春日彦大人的心情,但是却又踟蹰地不敢靠近。分别了这样久,会不会被忘记了呢?会不会有比自己更好的人选出现呢?但无论怎样自己是属于春日彦大人的,会一直守护在大人的身边。

    春日彦大人与春日樱大人的情况跟这个并不相同,但那种忐忑的心情一定是相通的吧。

    是因为这份忐忑所以才从别的地方寻求安慰。酒坊尊阎魔觉得最近伊吹春日彦所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眷恋也可以理解了。

    在重要的人面前总会显得特别胆小,所以希望别人给自己勇气。因为在春日彦大人的身边能够理解春日彦大人的这种心情的人只有自己而已。

    而且春日彦大人一定自责着因为自己的过错所以才导致春日樱大人沉睡的事。

    让他骨气勇气来是自己的责任。自己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春日彦大人吗?

    “春日樱大人不会那样想的!”

    握着伊吹春日彦的手,忽然就说出了这句话,酒坊尊阎魔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窘迫得不敢抬起头来。

    “是吧。”伊吹春日彦这样说着,将酒坊尊阎魔压倒在铺散着一层白山樱花瓣的地面上。

    一边剥除酒坊尊阎魔的衣衫一边说道:“春日樱不会那样想我当然是知道的。因为就像酒吞一样,春日樱是特别的。”

    春日樱大人是与春日彦大人共生的神明啊,区区自己怎么能够与春日樱大人相提并论呢。

    “可以的哦。”伊吹春日彦轻声笑着垂下头亲吻酒坊尊阎魔。“是可以的。”

    他喝醉了。

    看出这一点酒坊尊阎魔更加顺从地舒展开四肢。

    让他抱住自己的脚,伊吹春日彦用调笑的口吻说道:“这个地方颤抖着呢。”

    “唔……”

    “想要什么呢?”

    “大人……”

    “想要喝酒吧?”

    伊吹春日彦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无论他说什么酒坊尊阎魔都会去做的。

    “是……”

    绘制着美丽的樱花,底色洁白,形状纤细的酒瓶被小心地按在酒坊尊阎魔格外柔软的那块肌肤上。

    “自己来喝吧。”

    用手指将瓶颈送入身体,然后抬高腰肢,慢慢地摇晃起来。酒液流淌进躯体中的感觉令酒坊尊阎魔格外羞涩,耻辱的感觉也使身体前所未有地敏感。在伊吹春日彦手指的触碰下发出令自己面红耳赤的声音,几乎要哭泣起来。

    “怎么了,很难受吗?”

    “大人……我……”

    折磨着自己的酒瓶终于被取出了。取而代之的是伊吹春日彦。

    酒液随着春日彦的动作流淌出来,散发出与平日都不相同的香气。

    名为春日酿的这种酒寄托了酒坊尊阎魔对伊吹春日彦爱慕的心情。恋爱时心情时时改变,酒液的香气也就时时改变。

    伊吹春日彦在酒坊尊阎魔的耳边轻笑:“此时格外芬芳惑人。”

    “啊!大人……”

    “为我酿造出了春日酿,这种酒就像是酒吞你一样完全只属于我,觉得很感动。成为神明以来无论别人为我送上什么供奉都是有目的的。希望得到我的庇护,希望丰收,希望平安……一直以来都是在向身为神明的我祈求,只有酒吞什么都不希望得到,只注视我。是属于我一个人,能够一直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

    无法理解这些话。

    沉迷于爱欲,酒坊尊阎魔已经连回应都无法完成。

    尖叫着,流淌出眼泪,唤来伊吹春日彦温柔的亲吻。

    非常温柔的亲吻,但除此之外却十分粗暴。

    “疼痛吗?”

    “唔……”

    “记住我吧。酒坊尊阎魔,要好好地记住我。”

    “连话语都尚未学会的时候,因为跟春日樱攀附在树木上被人看见了,所以就被奉为神明。连自己都还照顾不好的时候就承担起了庇护伊吹的责任。我与春日樱是一起降生的兄妹,因为神明的职责就必须要在一起。春日樱沉睡的时候,那时候,我感到高兴。”

    “我是故意离开伊吹山去人间的村镇的。故意饮酒,故意喝醉,故意显露出了蛇身。想着,看吧,最后还是把我当成了妖魔吧。就这样驱逐了我的话以后就不用管你们的事了。以为终于可以得到解脱的时候被酒人带走了。生气地想要吃掉他,但是他却不害怕。”

    “是个愚蠢的人……但是……恋爱这样的心情,如果曾经有过的,曾经有过的话,我曾经爱慕过他。”

    “成为温柔的人,成为守护着伊吹的尽职的神明,因为他是那样希望的……”

    “酒坊尊你,跟他,十分相像。”

    断断续续地说着这些话,一边发狠地侵犯着酒坊尊阎魔。这样的伊吹春日彦,却哭泣着。

    眼泪流淌下来滴落在酒坊尊阎魔的肌肤上。

    滚烫而苦涩。

    “因为我爱慕他,因为我产生了恋爱的情绪,所以把他纠缠到了我与春日樱之间来。身为凡人却成为伊吹灵气循环的一环,所以才那样凄惨地死掉了。春日樱她并不是因为得到供奉才虚弱地睡去,是因为我……因为我失去了酒人,太过痛苦,所以失去了控制。”

    “为了阻止那样的我春日樱受了伤,所以才沉睡的。”

    “不,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所以才故意让她受伤的。”

    狂热地占有着酒坊尊阎魔,伊吹春日彦痛苦地抚摸着他的脸。

    “如此相似。再也没有等到过如此相似的人。只是属于我,不是属于伊吹,不是为了别人才存在的对吗?”

    “……是。”

    “连我自己也会忘记我到底是伊吹的神明还是春日彦。所以就由你来记住吧。请好好地记住我,占有你的这个人是谁。”

    “是……春日彦大人……”

    “是谁?”

    “春日彦大人……”

    紧紧握住酒坊尊阎魔的肩膀,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那样,酒醉的伊吹春日彦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