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01童子【38】
    无法忘记那天夜晚所发生的事。『雅*文*言*情*首*发』

    伊吹春日彦跨坐在酒坊尊阎魔的身躯上,仰着脖颈,扭动着自己的腰肢。

    这是酒坊尊阎魔从未见过的姿态。

    “是想要得到我吧?”

    春日彦一边喘息着一边这样问的时候酒坊尊阎魔却没有办法回答。

    所爱慕的大人……正在……为自己展开躯体……

    应该高兴吗?

    应该沉溺吗?

    应该忘乎所以吗?

    “大人!”酒坊尊阎魔却挣扎起来,“大人,发生了什么?”

    “不觉得舒服吗?”伊吹春日彦只是艳丽地笑着,伸出艳红的舌尖轻轻地舔着酒坊尊的嘴唇,“你的身体我最清楚不过了,你在表达着喜欢。”

    “请不要这样,大人你喝醉了!”

    确实感到舒服没错。

    虽然只要是与春日彦大人肌肤相亲,无论怎么样都会感到快乐与满足,但是现在的感觉跟以前的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

    但酒坊尊并没有沉迷于肉欲。

    他爱着神明,并不仅仅希望得到躯体的满足。

    春日彦大人的神情……春日彦大人的神情……艳色逼人,散发着熟透果实般甜美的气息,也不可避免地参杂了成熟之后腐烂的味道。

    那是最终狂欢的神情。

    仿佛每增加一分欢愉,生命就从他的身躯中减少一点。

    ——不要这样!

    酒坊尊阎魔握住春日彦的腰想要将他推开,但神明却露出暧昧的笑容。

    “是喝醉了。”

    他美丽的手在小腹交叉,然后覆上酒坊尊的手。

    “没有力气,酒坊尊不动动看吗?”

    “请不要这样,大人!春日彦大人!发生了什么——”

    “嘘……”

    春日彦伸手抚摸着酒坊尊的面颊,然后在他的嘴唇上滑过。

    “我喜欢听的酒坊尊的声音可不是这样的。总是说出令我不高兴的话,我会生气。”

    “唔……”无法开口了。

    春日彦使用了神力,这之后酒坊尊不仅仅无法开口,连力气都失去了。身体完全被春日彦掌握与引导着,激烈的快感几乎让他失去神智。

    越愉悦就越害怕。

    仿佛要死去那样。

    “不要哭酒坊尊,我是在……啊……是在叫着你的名字啊。”春日彦不停地从他脸上吻去泪水,“为什么露出这么害怕的表情呢,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一直以来不是注视着我吗,现在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不要这样!

    ——我不要这样!

    ——我不要春日彦大人伤害自己!

    ——到底发生了什么,春日彦大人请停下来啊!

    用眼神表达着这样的涵义,但春日彦转开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雅*文*言*情*首*发』

    喘息着,呻吟着,叫着酒坊尊的名字。

    “哈……酒坊尊……酒坊尊……”迷乱地摇晃着身体,高|潮涌现的时候咬住自己薄薄的嘴唇,然后又很快张开,“阎魔,酒坊尊阎魔——”

    那个瞬间,酒坊尊的眼中除了春日彦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了。

    望月之夜的月光也好,荒芜的庭院也好,垒叠的烈酒的酒罐也好……除了春日彦之外什么都不见了。

    连酒坊尊自己都从那个地方消失。只有春日彦,发着光的春日彦,用带着薄薄泪光的琥珀色眼睛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没有出路。——那视线仿佛在这样说着。

    这个绝望的神情在一瞬间就消退了。

    但看见了这神情的酒坊尊感受到了心脏被挖出的痛苦。

    强烈的意志竟然让他挣开了神明的束缚。

    ——酒坊尊拉住了神明的手。

    如果不拉住的话神明似乎马上就要消失了。

    去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回来的地方。

    比隔离了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的黄泉之国还要更加遥远的地方。

    ——不,即使是黄泉之国我也可以追逐去的。但春日彦大人要去的地方却没有别人可以踏足了。

    “春日彦大人。”

    酸涩的眼泪流淌着。这样的液体仿佛腐蚀着酒坊尊的身躯那样令他觉得疼痛。

    今晚之前的数年中连抬头看一看春日彦的勇气都没有。

    春日彦一直对酒坊尊表现出厌恶与疏离。

    但此时却伸展开手指,然后与酒坊尊十指相扣。

    “对不起,在那之前想要得到酒坊尊的全部。”

    “……大人。”

    “听我的,可以吗?”

    如果没有出路的话就让我陪伴在大人身边。多么可怕的地方我都愿意跟大人一起去。就算是替身也没有关系。

    颤抖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像是吸入岩浆那样,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灼伤的痛楚。

    “是。”

    春日彦爱怜地抚摸着酒坊尊,然后两个人的嘴唇相贴了。

    “不是替身。我叫的是酒坊尊阎魔的名字。”

    酒坊尊紧紧抱住春日彦的肩膀。

    眼泪流淌着,并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

    真是个软弱的男人,这样自我厌恶着,但是没有办法停下来。

    那是得知自己所爱的人将要死去的心情。

    那个夜晚在无数次仿佛死亡般的欢好中酒坊尊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在昨夜喝醉了酒,显露出无人知晓一面的神明已经不在了。

    身上披着的是只有神明才能够穿着的花色的名贵布料。

    身体完全感觉不到不一样的地方,仅有这件衣服昭示着昨晚的事情并不是一场梦。

    地上铺着摔碎的酒罐的遗骸。蒸发的烈酒形成雾气,酒香侵犯着酒坊尊的鼻子。

    即使春日彦并没有说,但是酒坊尊知道,这些是酒人所酿造的被春日彦所珍藏的宝物。

    ——“是因为酒人的原因才叫你酒吞的。”

    ——“因为他的原因才把你带在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你们是不同的,但视线已经无法从你身上移开了。”

    ——“酒坊尊阎魔,叫你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离开呢?”

    神明所说的每一句话酒坊尊阎魔都记忆着。

    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请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这样忘形地要求的时候神明一边因为快感而哭泣着一边叫着自己名字的身影他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

    无法忘记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

    回忆的时候感觉到的并不是欢愉,而是刻骨的痛苦。

    “以前这个世界也是有神明的。”伊吹春日彦将他拥入□的怀抱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跟我不一样,真正的神明曾经存在过。嘘,听我说。”

    将酒坊尊阎魔不安的话语用亲吻掩下,伊吹春日彦说出了酒坊尊阎魔一生也无法想象的话。

    “神世七代里第七代的伊邪那美命与伊邪那岐命就是那样的神明。创造了八大岛以及之后的神灵,那样的力量无法想象。阎魔你也知道的吧,那是一对兄妹。因为是最初就在一起的神明,所以被派往人间的时候就自然地结成了夫妻,我一直很好奇那是什么感觉呢?”

    “也许就像是我跟春日樱一样,因为太熟悉,所以就算结成夫妻也没有关系,反正是兄妹……但是那之后遇见了喜欢的人要怎么办。”

    “酒坊尊,我说的话你能够听懂吗?”

    想要点头回应,想要说我明白春日彦大人的心情,但是那个动作又被春日彦制止了。

    “你不懂的酒坊尊,在你的眼里神明高贵也不会犯错,所以你是不会懂的。没有必要安慰我,即使不懂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要说出来而已。”

    “我跟春日樱,因为是兄妹的关系,相依为命着,觉得就算结成了夫妻也没有关系,但是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知道最初是被迫的。还没有遇见过别人,结果就被匆忙地决定了人生。酒人他……是被我害死的啊。”

    “如果你不离开的话也会死去的。”

    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那温柔的面孔会做出从来没有过的冷酷的神情,为什么会那么强硬地要求酒坊尊离开,要羞辱他,要折磨他,要让他疼痛。

    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在冷硬的神情之下掩盖着悲伤。

    将酒坊尊阎魔驱离并不是因为厌倦,而是因为想要保护他。

    “本来以为你只是替代品而已,但是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你已经成为了即使连酒人都无法替代的人。我喜欢着酒人,因为只有酒人虽然嘴上叫着神明,但是却把我当成孩子在抚养。以为是恋爱的情绪,但其实只是想要撒娇的感情。想要得到酒人的认同,因为没有名字的我和春日樱,被他取了名字。‘做个像是春日阳光那样温暖的神明吧,庇护伊吹,得到称颂。然后告诉他们春日彦这个名字’。他这样的说的时候我才觉得我不仅仅是因为需要所以产生的随时可以被人抛弃的神明,我自己是存在的。”

    “因为想要确定自己的存在,所以祈求着酒人的爱,是我把他害死的。我是个自私的人,之所以喜欢上阎魔大概也是因为阎魔是独属于我的吧。明明是独属于我的,为什么不能相爱呢?我又开始祈求你的爱,所以你也要死了。”

    “请爱我,春日彦大人。我也爱着你。”

    “你将会死去。”

    “我不怕。”

    “你会死。”

    “我不怕。”

    “为什么喜欢这样的我呢。”

    微笑着,像是春日的阳光那样温暖,看见的时候无论什么烦恼都会被驱逐,春日彦是这样一个温柔的神明。

    这样一个温柔的神明,独自忍受着谁也不知道的痛苦。

    “因为春日彦大人对我很温柔。”

    春日彦轻轻摇头。

    “只有对你不是那样的。”

    “不,春日彦大人对我很温柔。今天晚上可以相爱吗?”

    “今天晚上我爱着你。”

    “能够再说一次吗?”

    “我爱着你。”

    说出这句话,终于吐露爱语的神明死去了。

    死去的并不是躯体。

    酒坊尊阎魔紧紧抱着死去恋人的身躯,是温热鲜活的,还在呼吸,心脏也在跳动。但确实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也爱着你,春日彦。”

    抱着恋人尸体的酒坊尊阎魔说着这句话,也一起死去了。

    那个夜晚,永远不会忘记。

    说过的话,被说出口的名字。

    那是殉情的日子。

    回忆的时候感觉到的并不是欢愉,而是刻骨的痛苦。

    那个夜晚春日彦将死亡刻在了酒坊尊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