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07童子【44】
    巍峨险峻的大江山之上,有仿佛白蛇之鳞层层攀附的铁铸之城。『雅*文*言*情*首*发』这城池原本是由封印在此处的恶鬼酒吞童子所铸,后来这恶鬼被一位名为绵津少童的法师驱逐消灭。这座铁铸之城从此就由这位绵津法师掌管了。

    因为这位法师大人的守护,大江山附近也零零星星地建造了几座村庄。大江山中原本隶属于酒吞童子的鬼怪都被那位法师收伏成为了使役,这些使役每年春耕以及秋收的时候都会前来村庄帮忙。

    村人们从最初的忌惮渐渐地变成了习惯于欢迎,人与妖魔就这样共存了。

    偶尔那位法师大人也会离开铁铸之城,带着钱币到村镇中的集市购买一些东西。村民们虽然不愿意收钱,但回家的时候往往就看见那些被还给法师的钱又放在窗台上、床上或者桌子上一类的地方了。

    这位法师不仅发力高超,并且还生得十分貌美。最初的时候都以为那其实是一位纯洁的巫女,结果几次接触下来诧异地发现对方确实是法师没错。

    法师大人的美貌,令人不敢直视,比日光都要更加耀眼。夜晚的时候那份美貌甚至会像是明月与星辰一样发出光辉来。

    非常夸张地,大江山中又出现了那位辉月姬的传言一路传到了王都之中,大江山远近的贵族公子,国主以及天皇陛下都派了使者前来。那实在是盛况。

    不过慕名而来的显贵大多都没有被法师大人接见,或者远远地戴着纱笠现身,或者干脆连人也不出现,就令手下的使役妖魔们接待。

    有一些无赖叫嚣着非要得到大江山中的这位美人法师不可,这种时候法师就做一些恶作剧把这些家伙赶出去,就算对方再过分也不会做出伤害的事情。

    毕竟这是位善良的法师大人嘛!

    当然被法师大人迎接往铁铸之城的也大有人在。一些素有美名的歌人,画家或者前来拜访的法师都会得到好好的招待。

    据说有位画师要求为法师大人作画,他看着法师的面孔一整晚,第二天就哭泣了起来。

    “这样的脸孔要如何画下来呢!啊啊,还以为我的画技足够高超,但是这里有着我完全不敢动笔的美貌啊!”

    法师大人不仅仅法力高超,连和歌,音律,作画与书法也都十分精通。后来也有许多人并非为了他的美貌,而为了同他交谈一次而前来拜访。

    据他们说法师对一位四处浪迹的和歌作者非常在意,如果前来拜访的人能够说出那位作者最近的作品的话法师就会露出让人连呼吸都忘记的无比美丽的笑容来。

    如果带来了那一位的手迹,特别是那位所做的咏情歌的话,就能够看见法师大人用非常温柔地神情注视着那些和纸上的诗作,流露出幸福又欣慰的神情。

    有人猜测那位神秘的人物大约是法师大人的爱侣。但是想到竟然有人会离开这样的法师大人又觉得非常不可信。问起的时候法师会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大家也就这样相信了。

    山下集会的时候法师有时也会兴致勃勃地参加,还曾演奏过乐器。

    那件乐器非常古怪,就像是半枚蝶翼那样。

    法师大人会一边弹奏乐器,一边吟唱故事。

    都是些新奇有趣的故事,村镇中的孩童们喜爱得不得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童因为法师的和善就大胆了起来,每次见到法师大人就围拢过去,竟敢拽着法师的衣袖要求他讲故事来听。

    大人们都恐慌得不得了,但法师十分和善,只要孩子们提出请求他就会照做。就算这下孩子挤挤挨挨在他身边也不会生气,甚至会让这些孩子爬到他身上,坐在他怀里。

    据说法师的身上有着春樱般十分浅淡的香气,还有海潮般清凉包容的气息。

    能够这样亲近法师大人是一种尊贵的荣耀,这些孩子长大之后也总是向旁人炫耀呢。

    这些事情发生过不少。

    据说偶尔一两次,进入山中深处的樵夫也看见过法师大人。

    有说法师大人躺在粗壮的树枝上酣眠,树下围着兽类,树枝上落满了鸟雀,这些动物全部都静悄悄地,似乎是在偷偷窥探法师的睡顔,又似乎是在守护他。『雅*文*言*情*首*发』有那样一两只蝴蝶落在他的嘴唇上,像是亲吻一样触碰一下然后羞涩地离开。想必那样的美貌就算是虫蝶见了也倾慕不已吧。

    还有说法师大人当时是在山泉中沐浴,那樵夫吓了一跳,害怕自己会冒犯这位大人,所以想要回避开,但是眼睛被那份美貌牢牢吸引,怎么也移不开。

    法师大人就对他笑了笑,钻入水中去了。

    那樵夫说自己看见了法师大人生着蓝色华贵的鱼尾。于是便对自己的后代说山中的这位法师并不是人类,而是人类与大江山神明的混血。

    这件事是那个樵夫临终的时候透露的,最初都以为他看花了眼,毕竟在法师的美貌之下要想好好思考实在不容易。后来人们发现数十年过去法师都不曾衰老,这才渐渐地相信了。

    有人试探着对法师说起过这件事情,关于神明的部分法师并没有承认,一边微笑着一边将手指放在唇边,轻柔地请求道:“那件事情就请帮我保密吧。”

    那件事情自然是关于鱼尾的事。这些在法师的守护下成长起来的忠厚的村民当然是不会背叛法师大人的。

    有一年,并非庆典也没有集市的时候法师大人到了山下。那时候最初的村民都已经老态龙钟了。发现法师大人踪迹的年轻人们就跟随在法师身边,孩童们也像往常一样围拢过去。仅有这一次,法师对村民说:“请不要跟随我好吗?要去迎接一个人,想要单独跟他见面。”

    村庄中的人全部都装作在做平常的事情的样子,静静地等待法师回来。

    几天之后,有人看见了法师大人的身影。

    跟随在他旁边的是一位龙钟的老人。皮肤都干瘪了,贴在枯瘦的骨骼上,身体也伛偻的着,走得非常吃力。

    法师大人就小心地走在那个老人身旁。两人的手交握着,亲密地扣着手指。法师大人的脸上露出的是对别人从来没有展露过的充满爱意的神情。

    美貌的法师与这样一位被衰老侵蚀的老人携手前行实在是怪异的画面,但是存在于彼此身边那种温柔的氛围又让人十分感动。

    老人行走地非常缓慢,法师大人也就配合着他的步调。路过一株白山樱的时候老人望着因为花事繁茂而下垂的花枝,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起来,然后朝着面前的花枝伸出手去。

    实在无力,因为苍老的缘故,就连攀折花枝这样的事也做不到了。

    原本柔和的神情变得有点懊恼。

    在旁边一直关注着他的法师大人握住他准备收回的手,一起将那枝樱花折了下来。

    “最初是因为白山樱才相遇的。”

    “是的。”

    “那株白山樱还在吧。”

    “在枫之院中,只是时候未到,还没有开放呢。”

    “山中的时节要比山下晚,我差点忘记了。”老人这样说着,拈下几朵开得正好的白色纤细的花朵:“只有你的美貌与这白山樱相衬呢。”

    法师大人配合地垂下头,让老人将花朵簪在他的头上。然后自己也摘下一小簇佩戴在老人苍白的枯发上。

    两人默契地相视而笑,然后又执着手一起慢慢地朝着铁铸之城的方向去了。

    两人交握的双手,枯瘦与俊美的并肩的身影,彼此注视的美丽的笑容,以及捧着白山樱的法师那无双的身姿,即使在许多年之后也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那之后的数月里,法师寸步不离地与老人在一起生活。两人在铁铸之城中相携散步,吟诵和歌,一起在山巅巨大的桧木下弹奏乐器。

    除了那样奇怪的蝶翼的琴之外法师虽然也会别的乐器,但并不算太精通,有时老人会手把手地教导他,这种时候就算是法师大人也会露出懊恼的神情。

    琵琶或者笛子之类风雅的乐器当然也不可缺少,只是太过老迈,老人已经没有办法吹奏出完整的乐曲了。

    还会一起玩一种从唐舶来的名为围棋的游戏,是种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来玩的游戏,老人的精力不足,有时候拿着棋子就睡着了。这时候法师就坐到他的旁边,让他枕着法师的腿,或者将他搂在怀中让他安憩。法师自己则抬着头,静静地望着天空。

    那是非常安静美好,令人落泪的景象。

    夜晚时两人会共寝。

    最初老人显露出非常忐忑踟蹰的样子。

    “已经这样衰老了,不想让你看见我难看的身躯。”

    法师握住他的手:“我的年纪比你还大呢。”

    老人浑浊的眼睛湿润了。那双眼睛因为苍老而出现深浅不一的两圈瞳孔。最中心是仿佛琥珀那样的颜色。年轻的时候这位老人想必也是位美男子吧。

    这样,法师每日都会仔细地为老人沐浴,夜晚的时候就相拥而眠。就像平常的夫妻那样,是一种彼此依靠与守护的姿态。

    几个月之后,铁铸之城中的樱花渐渐地开放了。

    那株几十年前被移栽到枫之院的白山樱也结了花蕾。已经是一株数百年的老樱树了,也不知道还能够绽放几次。

    “就像我一样,快要走到尽头了吧。”

    白山樱绽放前的那个夜晚,法师与老人坐在外廊上。

    苍老的身体难免有些病痛,所以法师并不让老人喝酒。但是那个夜晚法师拿出了珍藏的酒来,两人共饮。

    那个夜晚老人显示出出人意料的精力来,一直与法师谈笑着。

    早晨来临的时候,白山樱绽放了。

    花朵绽放的那一瞬间的景致实在令人感动。

    金色晨光下的白山樱显得格外美丽,老人流淌下泪水。

    “能够遇到你实在太好了。”终于感到疲倦的老人被法师搂着,将头倚靠在法事的肩膀上。

    “我也是。”

    “相遇的时候把你当成的种继,真的对不起。”老人伸出手颤颤巍巍地向法师伸去,法师握住那只手慢慢地在自己美丽的面庞上抚摸。“那个时候如果再多注视你一些就好了。在外面的日子,看见了许多美丽的景色,想要把这些景色跟你一起画下来,但是怎么也做不到。我真是太没用了。”

    “你托人带回来的和歌我都收藏着。你看见的景象我也看见了。”

    老人有些羞涩地笑起来:“都是些不能见人的东西。我很任性,希望你能够一直保留那些不值钱的东西。”

    “没有更加珍贵的东西了。”

    “我藏起来没有让你看的盒子里是我所做的画,也可以一直保留吗?”

    “会的。”

    “对不起,会让你困扰吧,因为画不出正面所以全部都是背影……是我跟你一起的背影……”

    “我很喜欢。”

    “还没有看见过呢。”

    “我很喜欢。”

    “梅利思安……”迟疑着,老人叫出了这个名字。

    “是我。”

    晨风吹拂着,将白山樱的花瓣吹落在两人的肩头。

    老人像是看不清楚那样眯起眼睛,然后叹息着:“真美啊……”

    不知道是在说法师还是在说透过法师的肩膀所看见的盛放的白山樱,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

    “真美啊……”

    法师紧紧地握着老人的手:“如果饮下我的血的话——”

    老人用枯瘦的手指按住了法师的嘴唇,吃力地摇着头。

    “已经足够了,已经很幸福了。”

    “早良……”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吧。”

    “早良。”

    “可以,最后亲吻我一次吗?”老人动了动嘴唇,最初似乎是想要说‘梅利思安’这个名字,但是最终改口:“再亲吻我一次吧,无面男。”

    法师俯□,用嘴唇轻轻触碰的老人。

    老人吃力地喘息着:“不是这样……请让……属于我的无面男亲吻我……”

    法师拿出老人一直珍藏在怀中的面具戴起来。

    那是没有五官,只在额头中间镶嵌了一颗猫睛石代替眼睛存在的奇怪面具。

    法师戴着这张面具,然后再次俯□,将大约是口的部位小心地触碰上老人的嘴唇。

    老人露出一个微笑。

    “一直陪伴着我的……只属于我的……无面男……”

    “我……爱着……你……”

    数十年前,大江山上的金熊童子脱离了鬼身。

    恢复了人类的身份。

    原本是尊贵的早良亲王,但那之后只是独自携带着一张奇怪的面具四处游历。

    作了许多并不署名的和歌,画了许多并不能算作传世名作的风景画。每一张画上都有两个并肩的背影。

    被抚摸了许多次,出现了模糊的痕迹。

    一直思念着那个人,直到感受到死亡将要降临的时候才向着大江山而来。

    想要至少死在那个人的身边。

    说是任性也好,在死前想要享受那个人的陪伴。

    这样的早良在这个白山樱绽放的早晨,含着笑容,在最爱的人的怀中离去了。

    ——并不想要吞食下你的血肉得到永恒的性命。有这样能够被你记住的短暂的时光就已经很满足了。

    ——只属于我,一直陪伴着我的无面男。

    ——爱着你。

    绵津少童将早良失去生机的身体抱在怀里。

    像是回应那种心情,清朗的晨空中忽然飘来了连绵的雨云,细细的雨丝淅淅沥沥地落下了。

    湿润的花瓣落下来,随着雨水漂流着。

    绵津少童伸出手张开屏障,遮挡掉向早良打来的雨水。

    在这样湿润的环境中,绵津少童的双腿化作了华贵美丽的蓝色鱼尾,耳朵变成了仿佛蓝色透明蝶翼的鳍,手臂上的鳍也一样生长出来。

    他抬起手,几枚圆润的珍珠从面具下滚落。

    绵津少童并没有真正的视力,他用独特的方式注视着手中的珍珠,看见它们泛着美丽的光彩。

    是眼泪变成的珍珠。

    是情感变成的眼泪。

    就这样注视了很久。

    绵津少童摘下无面男的面具。

    那张无双美丽的脸上也长着几枚鳞片,让那端庄的美貌一瞬间变得艳丽起来。

    绵津少童抚摸着早良已经僵硬的脸上那个幸福的笑容,然后垂下头,将浅色柔软的唇瓣贴合在早良萎缩的、皮肤干裂的嘴唇上。

    “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