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11泰山府君【2】
    诸天星辰之中,有一颗格外明亮耀目。『雅*文*言*情*首*发』他的光芒继承自日神雅里赫博尔,与其它星辰继承于月神阿格利博尔的光辉截然不同,他的光芒属于白天。

    闪耀的晨星、朝阳辉光伊斯塔尔,据传是由雅里赫博尔与海之宠爱梅利思安一同从生命树之源带入伊甸,所以他有着日光与深海共同的馈赠。因此,他将雅里赫博尔与梅利思安分别称为父亲与母亲。

    这是伊甸神灵所共知的事。

    除此之外,就像拂开尘烬可见的真实那样,伊斯塔尔出生的真正秘密正掩藏在这个故事之下。

    轻柔细微,是仅有“知晓”的人才能够“知晓”的蛛丝马迹。

    伊斯塔尔,他是在意外中被创造出来,后来被世界本源的神灵精心培养,能够独自撑起世界的继任人。

    伊斯塔尔诞生的时正是伊甸坠落之前最终回光返照的年代。

    依照伊甸神灵所知,伊斯塔尔出生之后太阳的神灵雅里赫博尔因为劳累而陷入沉睡,而月之神灵阿格利博尔则因为与亚当无望的恋情心碎地幽闭不肯见人。天空的王者贝尔沙明掌管着天地运行的法则,他钦定伊斯塔尔为接替日与月之神守护天空。日光之星伊斯塔尔创造了之后的万亿晨星,这万亿晨星皆为夜之化身,而仅伊斯塔尔则独当了白昼的使者。

    那是个奇异而璀璨的时代。

    没有分明的日月,仅有星辰排列于高天。

    然而只有知者才能够知晓,被那个时代所掩藏的种种不安与困惑,种种悲痛与彷徨。

    在那个时代结束的时候,一切真相终于揭晓。

    那是在世界诞生的原点直至最终,唯一能够以智慧为名的神灵耶和华创造了巨大的骗局。骗局最终,耶和华代替伊甸的神灵们回归的原点,成为组成世界的一部分,他庞大的以智慧为名的力量代替贝尔沙明成为法则,他将神灵从毫无自我与未来的境况从解放。

    他希望从那之后世界上不再有神灵,原初的力量作为本质支撑世界,再不会有伊甸神灵那样的悲剧发生。

    然而这位智慧的神灵也知晓为了达成这个愿望必须有庞大的牺牲。他自己成为了之城伊甸之外世界法则的基石,然后代替生命之水的宠儿梅利思安联通上下伊甸,最终构筑了冥府伊甸的雏形。这之后,遵从他的命令,日光之星伊斯塔尔进入了冥府伊甸。

    伊斯塔尔成为了冥府唯一的神灵。

    天空之主贝尔沙明为他织造的银色战甲在坠落的过程燃烧成灰烬,璀璨荟萃的金发也被冥府伊甸混乱的力量侵蚀得漆黑如墨。他抽取身体中白昼之神明雅里赫博尔的力量来编织光与夜,取出耶和华放置入他体内的大地的位格来修复冥府的裂隙,放出从贝尔沙明那里抢夺来的力量创造天空与大地运行的法则……唯有从梅利思安那里继承来的眼睛仍旧留在他的身上。

    那双眼睛使得他拥有看透时与空之弦的力量。

    浅淡清澈,仿佛冰封的湖面。

    仍旧没有任何书籍记录这段历史。

    在壁立万丈的大江山上,以两位神明以及一位半神的灵魂所构筑的神明的领域中,这位冥府的主人作为阴界的帝王泰山府君被传奇的阴阳师求祷呼唤而来。

    他现身之后就跪在了名为绵津见的海神的脚边。

    他所呼出的是另外一个在这个国度中发音略显怪异的名字:“梅利思安。”

    代表着深海的宠爱,上下伊甸融流贯通的生命之水的宠儿,这个在此处被称呼为绵津的神明向泰山府君伸出手:“伊斯塔尔。www.yawen8.com”

    伊斯塔尔知晓梅利思安并没有真正想起自己。然而他也知道,在看见自己的第一时刻梅利思安就已经做出了思念、怜惜以及喜爱的姿态,它们仿佛梅利思安没有忘却语言的技巧,衣食的本能——这些都是骨髓中的习惯。

    他如此称呼他:“伊斯塔尔,我的眼睛。”

    “我的导师与父亲。”

    冥府之主再次亲吻了梅利思安的手背。

    “我想念您。”

    伊斯塔尔从不承认梅利思安并没有情感。他明白梅利思安表达一切的方式与旁人不同。在伊甸园的时代他就明白,梅利思安是如何细心呵护着伊甸,如何表达自己对伊甸深沉浓郁的爱。

    那也是本能。

    爱对于梅利思安来说是本能。

    那是种无法表现于人前,连他自己也无法察觉与相信的本能。

    梅利思安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伊斯塔尔。

    伊斯塔尔也是。

    伊斯塔尔深爱着梅利思安。

    这两种爱多有偏差,但带来的喜悦却是一样的。

    “我想念您。”伊斯塔尔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梅利思安则什么都没有说。

    他无法想起过去。

    在最后的伊甸园中,那个谎话连篇的欺诈师曾经为他讲过伊甸园从前的历史,包括耶和华精心布置的一切,以及奥术的核心与奥秘——欺诈师在这方面倒是不会骗人。

    然而历史的语言其实枯燥乏味,倾听者只能够自己揣摩其中人物的情态。没有情感的梅利思安无法真正确认将自己称为父亲的伊斯塔尔的心情。

    欺诈师只说了事件,但是完全没有涉及这些相关的细节。

    梅利思安无法组织任何一种语言来分享伊斯塔尔的心情,他将自己的手放在伊斯塔尔的头顶。

    “您会跟我一起到冥府去吗?”伊斯塔尔抬头望着他。

    “我希望你把他们带到冥府去。”

    在冥府之主的眼中,包裹着神明之域的结界仿佛一只透明的水晶巨卵。卵的中央是两位神明与一位半神的灵魂。像是无瑕的宝石一样散发朦胧辉光。

    伊甸的时代,伊甸中诞生于生命之水的生灵每一个都拥有被后世称为法则的力量,然而他们认为自己只是世界的一部分,跟没有力量的人类一样属于生命的一个分类,他们从来不把自己当做神灵。

    在人类的眼中,他们也永远不是神灵。

    而在伊甸坠落之后,并没有用多久,那些后来的,拥有了力量的人们称自己为神。

    一方要摆脱的东西却是他们所欣羡的另外一方的荣耀。

    “我做不到这件事情,”伊斯塔尔说道,“但是您能够做到。终结之前必须先有开始,他们的过去是由您创造的。在耶和华创造的所有奥术中,唯有一样仅有您可以施展——时间的奥术。”

    这是梅利思安前所未闻的事情。

    当他从伊甸园中醒来,过去的记忆全消,没有一点力量,是那个伊甸之中的欺诈师教导了他奥术。然而其中绝大多数他都无法使用,是在经历漫长的研究与怜惜之后才渐渐掌握。他没有听说过时间的奥术。但真有这样的奥术的话那么之前的疑惑也能够迎刃而解。

    为什么龙宫的使者,浦岛太郎,安培晴明都似乎曾经与他相识——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

    那必定不是因为失去记忆。

    但那奥术该如何使用?

    伊斯塔尔似乎看出了他的困窘:“我是因此来迎接您的。”

    他站起来。

    冥府之主的手指在空气中滑过,他们的面前立即出现了一道门扉。

    门扉之后黑暗无域,即使是梅利思安那双并没有通常的视力却能够看见凡人无法看见的东西的眼睛也无法从那黑暗中探知任何东西。

    不,对于梅利思安来说那并不仅仅是黑暗,而是空无。

    “那是冥府?”

    “是冥府的伊甸。冥府的时间是停止的。”

    在静止的时间之中,梅利思安能够看穿时间流逝的眼睛毫无用处。

    伊斯塔尔搀扶住梅利思安:“请您跟随我来。”

    从人间的角度来说,冥府的时间非常奇怪。

    它并不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按照时间的尺一往无前。

    它就像是被人间时间螺旋缠绕的中心柱,这个接纳的中心作为原点对应着人间时间的每一个刻度。

    它凝滞不动,亘古不变。

    父母前来的时候也同时看见了儿女,而在人间,儿女的寿命实际上还有数十年。

    这样艰深难懂的事情就留给冥府的管理者或者空闲无事的学究去探索。不过在冥府的伊甸中,时间并非唯一奇特的东西。

    冥府是一切的终结与原点。

    抛开一切不谈,就如同死亡是一切的归宿。

    “冥府是永恒不变的初始与终结,您可以冥府前往任何一个时间。”此时此刻,冥府之主搀扶着梅利思安,他像是一个乖巧的学生那样在梅利思安面前垂着眼睛。他刚才向梅利思安解释了冥府的奥秘,梅利思安阖着眼睛,倾听他叙述完毕。

    “作为冥府的主人,你可以看见一切过去与未来?”

    “是的。”

    “伊斯塔尔,冥府的时间为什么不流动?”

    “……我不知道。”

    梅利思安似乎是在思索那个答案。

    他向前走着,然后双手触摸到了粗糙的树木。

    那是一株茂盛的巨木,树皮苍老而坚韧,枝叶交错浓密遮挡着冥府的阳光。

    与凡人想象的冥府并不相同,冥界的伊甸并非阴郁暗沉。就像是人间的一点一样,植物与生灵都蓬勃生长。

    这里的力量非常浓郁,与人间的生命力相同,这些力量使得冥府生机勃勃。

    不过冥界的一切都与人间是相悖的。以凡人的眼睛来看,大概只能看见阴森的地狱景象吧。

    如果冥府的时间并不流淌,那么这里的生灵是如何成长?

    “伊斯塔尔,你的眼睛在冥府看见是我创造了那个世界?”

    “是引导,是您引导那个世界诞生。引导那里的神明创造了世界。”

    “世界上没有神明。”梅利思安这样说道。

    “我进入冥府的伊甸之后开始了对冥府的创造。冥府最初的构架已经在耶和华的手中完成,我要做的仅仅是完善与修饰,但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为了伊甸中再不诞生没有自我的生灵,耶和华与我共同夺去了伊甸生灵的力量。然而这种夺取太过粗暴与简单,使得力量并没有完全能够从伊甸生灵的身体中抽离出去。或者有的蔓延扩散,进入了别人的体内。”

    冥府伊甸创造的最初是一长段混乱无序的年代——对于伊斯塔尔本身事件是静止的,但是要以人间之尺来丈量确实非常漫长。

    伊斯塔尔疲惫憔悴。

    他将人间伊甸中在耶和华的教导下亲自被他夺去力量的同伴们的灵魂置入冥府的生命的水中涤荡,然后再令他们重新于人间的某处降生,借助一次次的轮回,这些伊甸生灵真正地脱离自己的力量,成为耶和华所向往的“自由的人”。

    而这些伊甸的灵魂在轮回之中,当被投入到当时贫瘠的人间土地上的时候——除了亚当早已开辟的万王之王的国土,其余地域因为缺少护持所以都经历了漫长艰辛的发展过程。这些灵魂拥有着人没有的力量,而力量者被无力量者所崇拜。不知不觉,人间的土地上新生了无数神灵,发展出无数的神系。

    这些神灵大多数曾经是伊斯塔尔同样诞生于人间伊甸的兄姐妹,偶尔也有个别例外。

    “这些拥有力量被称为神明的生灵被自己的信徒认定创造了这个世界。这种信仰的力量渐渐令荒芜的土地葱郁富饶起来。在我察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阻止事态发生,所以只得呵护这些稚嫩的神灵与神灵所庇护的土地。幸运的是亡者的归属之地是一切生灵的故乡与归途。无论发展出什么样的信仰,死亡都永远是其重要的一环。所以冥府最终还是人间不同神系的归宿。我还有机会洗去他们的力量。”

    “这是神明的由来,”伊斯塔尔这样说。“虽然我可以成为他们的归属,但是我知晓,他们的最初并不是由我创造的。与伊甸的生灵相比他们还太过弱小,以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创造一个独特的世界。他们甚至无法像亚当那样庇护人间的土地,所以最初这一切都是由您引导的。”

    梅利思安沉默不语。

    他的面前是冥府伊甸美好瑰丽的景致,但是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他所触摸到的树木投递给他蓬勃的力量。

    透过枝叶的一缕光辉透洒在他美丽的面庞上。

    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他更加像是神明。

    再没有人比他更加高高在上。

    更加冷漠又更加深情。

    “那么耶和华是怎样安排我的?”他这样问道,“伊甸的生灵最终会得到他所期待的那种自由,那么耶和华是怎样安排我的?”

    “父亲……”

    梅利思安打断了伊斯塔尔的回答。

    纤细的眼睫下,是一双星夜般朦胧的眼睛。

    清浅的蓝色在其中显得非常黯淡。

    他说道:“为我打开门吧。我将引导神国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