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13绵津见【2】
    神明们并不像凡尘的人类那样需要休憩或者食物。www.yawen8.com祂们身上充斥着力量,力量在水与空之间游荡,发出嗡嗡的声响。这些力量是神明们的本质。

    漂浮的卵,燃烧的火,还有散发着辉光的晨星都是力量的演化。

    天之御中主、高御产巢日、神产巢日并没有与生俱来的智慧,祂们对自己所处的世界懵懂无知,祂们所做的一切都依照本能。

    祂们本能地喜欢鱼尾的神明。

    在他苏醒后,造化之神们想方设法要讨他欢心。

    黑暗太浓重了,高御产巢日就张开嘴,将漫空的黑暗吸入腹中,祂将鱼尾的神明放在自己鼓胀的腹部,当腹部像海涛那样起伏,鱼尾的神明就会伸出他纤细娇小的手轻轻拍打祂,于是高御产巢日就隆隆地笑起来。祂小心地托起鱼尾的神明,让他坐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拉过自己的发丝让他牢牢握住不至于摔下。这时候鱼尾的神明就会在祂耳边说:“你造了白昼。”

    “啊啊……”

    “白昼。”

    “白……啊……”

    高御产巢日仍旧不会说话。

    这些最初的神明谁也不会说话。

    祂们模仿鱼尾神明的声音,有时候很像,有时候又相差很大。但是无论祂们发出了什么样的声音,鱼尾的神明都微笑着,耐心地一遍遍纠正祂们。然而造化的神明们并没有这样的天赋,无论教导多少遍都无法清晰完整地说出鱼尾的神明所展示的那些词汇。但祂们毫不在意。

    欢笑着,高兴地,一遍遍地跟着鱼尾的神明复述。

    想要听到他的声音。

    喜欢他的声音。

    只是这样而已。

    高御产巢日将黑夜吸入腹中之中,但是黑暗并不能够一直被收纳在祂的身躯里,于是当祂呼吸的时候,黑暗就一点点地随着祂的重新蔓延。等到黑暗完全弥散开的时候,祂又张开嘴,把黑暗一口口重新吸入。那时候开始天空中有了黑夜与白昼的区分。

    黑暗铺展的时候神明们害怕鱼尾的神灵丢失,于是神产巢日就摘下天空游荡的火,将它们攢成一团。成团的火成为了巨大的燃烧的火球。

    神产巢日创造的火球无比光亮。

    这时候白昼光明无影,夜晚则因为火球的缘故亮同白昼,世界上再也没有黑暗了。

    神产巢日非常高兴,祂指着火焰组成的太阳向鱼尾的神明看去。鱼尾的神明也握住祂伸出的手指:“你啊……你创造的是太阳。”

    也许是感觉到鱼尾神明话语中的无奈与叹息,神产巢日不解地侧着头:“太……太……”

    “没有夜晚可不行。”

    鱼尾的神明抬起手臂,也不知道念诵了什么,他身上的洁白的光芒忽然将祂们所处的卵点亮了。卵也发出了洁白的光。

    “夜晚的时候就用卵来照明吧,也有晨星在。”

    “唔……”神产巢日不太高兴。祂垂下眼睛把鱼尾的神明放到了天之御中主摊开的手心里,然后抱着膝盖独自坐到卵的一端,张开口,火球被吸到了祂的腹中。

    夜晚只剩下朦胧的光亮了。

    高御产朝日走过去轻轻触碰祂的肩膀,但是被祂推开了。神产巢日背对着一同降生的两位神明以及喜爱的鱼尾神明,像是孩子那样生着气。

    鱼尾的神明轻声地笑了起来。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天地间显得十分细小。

    然而这细小的声音却从来不会被造化神明们的耳朵错过。

    “不想理我了吗?”

    神产巢日摇着头。

    “你创造的是太阳,太阳发热。白昼只有光却没有热,所以你做的太阳应该放到白昼去。”

    神产巢日转过头来朝坐在天之御中主手心的鱼尾神明看着,祂委屈地扁着嘴。www.yawen8.com

    “很温暖,我很喜欢。”

    “喜……啊……”

    “喜欢。”

    “欢……欢……”

    “嗯,很喜欢。”

    “喜……喜欢……?”

    “很喜欢。”

    神产巢日不断地这样问着,鱼尾的神明就不断地这样回答着。神产巢日乐此不疲地玩着这个游戏,最后终于笑起来了。

    于是天之御中主与高御产巢日也一起笑了起来。

    天之御中主朝神产巢日伸出手,神产巢日就小心地把鱼尾的神明接到手心里。祂侧着头,向鱼尾的神明伸出面颊,鱼尾的神明就伸出纤细的手抚摸祂。神产巢日怕痒地更加快活地笑了。

    在朦胧的光中,鱼尾的神明半握着祂的手指:“夜晚时需要休憩。”

    “?”

    “是睡眠的意思。夜晚的时候需要睡眠。”

    “睡……?”

    “我要睡眠。”鱼尾的神明在神产巢日的手心躺下,然后阖上眼睛:“像这样睡眠。”

    神明们是无需睡眠的。鱼尾的神明自从醒来也没有再进入睡眠过。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他都陪伴着三位神明,从来没有显露过疲惫。

    只有最初,因为使用了力量将孕育着三位神明的卵抛入空中而因为疼痛昏睡过去,只是三位神明并不是那么聪明,祂们没有想起来鱼尾的神明曾在水中沉睡的事。

    对于神明们来说只是不久之前的事,只是祂们完全没有想起来。

    感到好奇。

    虽然并不困倦,但还是学习着鱼尾的神明的样子闭上眼睛躺倒在卵中了。

    神产巢日将鱼尾的神明放在自己的胸膛上,然后虚拢着手护持住他。天之御中主与高御产朝日就一左一右地躺在神产巢日的身边,最初都睁着眼睛透过神产巢日的手指的缝隙观察着鱼尾的神明,但是渐渐地神产巢日与高御产朝日都阖上了眼睛,从不需要水面的两位神明真的睡着了,仅有天之御中主醒着。祂看着自己的两位同伴,轻轻推着祂们,然而祂们并没有给祂回应。

    天之御中主有些害怕。不过降生的最初也是这样,祂醒着,而高御产朝日与神产巢日还在沉睡。想起了这件事天之御中主就觉得没有那样害怕了。祂盘膝坐起来,小心地把鱼尾的神明从神产巢日那里取过来,然后用柔软的嘴唇轻轻触碰他。

    祂用这种方式安慰鱼尾的神明,因为仅有祂察觉到了鱼尾神明正在忍受疼痛。

    祂温暖的呼吸如此轻柔,似乎真的能够令疼痛减小。

    鱼尾的神明是醒着的。他伸出手,天之御中主就伸出手指,手指与手交叠在一起。

    “不要担心我。”

    天之御中主忧心地看着鱼尾的神明。祂浓密纤长的眼睫下的那双眼睛天生便暗含着对世界的忧虑。祂是世界最初仁爱的象征,心灵最为柔软敏锐。

    “我使用了奥术,有时会疼痛。”鱼尾的神明这样说道。

    天之御中主张开嘴巴,但是祂没有说话。

    在三位神明中,祂是从来没有发出过声音的那一个。

    祂做了闭上眼睛的动作,看着鱼尾的神明,然后又指着自己。

    ——我来守着你们。

    祂这样说。

    鱼尾的神明笑了。

    “我陪着你。”

    天之御中主再次将鱼尾的神明捧到唇边,用嘴唇触碰他,然后像个孩童那样干净地笑了起来。与祂庞大的身躯相比鱼尾的神明渺小而脆弱。然而鱼尾的神明睁开眼睛,坐在祂的手掌上,就令祂不再感到寂寞了。

    那时候开始,天空有了白昼,白昼有了太阳。天空有了夜晚,夜晚有晨星和月亮。太阳是天空中的火组成的,它十分炎热。而月亮是被鱼尾的神明施展了奥术的卵壳,有一片落在了水里,所以月亮总是缺失一块。

    也是在那时候开始,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每天都吞吐黑暗与太阳,也许是因为有了这个工作的缘故,祂们开始不时地睡眠。天之御中主则一直不停地在成长,祂越长越大,越长越高,似乎要用身躯将天空撑破。祂的两位同伴在祂的面前就像孩子似的,鱼尾的神明在祂面前更加渺小地不值一提。

    又过了一些时候,随着白昼与夜的诞生,世界上出现了风雨雷雾各种各样的天气。有时候温暖,过一段时间又变得寒冷。这就是最早的四季更替。然而那时候还没有大地,所以四季的更替并不鲜明。

    这些季节出现之后,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越来越频繁地进入沉眠,鱼尾的神明也总是显得憔悴,天之御中主就独自守护着祂们。

    从始至终,天之御中主都是醒着的。

    鱼尾的神明有时候会从昏睡中苏醒。他掩盖掉疼痛的神情,端坐在天之御中主宽广的手掌上,天之御中主更加庞大,他显得更加渺小,但只要他睁开眼睛,天之御中主就会露出轻柔的愉快的笑容。

    后来,不知何时开始,神产巢日与高御产巢日不再苏醒了。

    祂们的呼吸轻缓,似乎不知何时就会停止,祂们彼此的双手交握着,似乎在互相驱逐着不安。

    天之御中主认真地呵护着祂们。露水降下的时候,天之御中主用露水擦拭祂们的身体,云层低垂时,将云层撕成薄薄的轻絮来给祂们做被盖。祂用手捧着鱼尾的神明,在无数个昼夜中守护着与自己同时诞生的两位神明,然而无论祂多么努力,祂们都没有再睁开眼睛。

    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最终没有再苏醒。

    神明的死亡并不像日后的人那样停止呼吸。祂们的身体仍旧温热,胸膛也一样起伏,甚至黑暗与太阳仍旧随着祂们的呼吸从祂们口中离开又被收容。但是天之御中主知道,祂的两位同伴已经死去了。

    祂用手触碰祂们,亲吻祂们,祂们不会再给祂回应。

    天之御中主张开嘴,祂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只能用恐慌的神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鱼尾的神明伸出手臂抱住祂的手指,他渺小的身躯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安慰这位神明。

    “我会一直陪伴你。”

    天之御中主安静了下来。

    祂让鱼尾的神明拽着自己的头发坐在自己肩头,然后将双手交握的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的躯体抱起来放到卵外。祂们的身躯没有下沉,像是毛羽一样漂浮着,然后变成了第一块土地。那是夜之食园。

    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的离去使得天之御中主懂得了悲伤。

    散发辉光的卵在天空中巡游着,有时接近水面,有时升入高空,有时会经过吞吐着黑暗与太阳的夜之食园。这时候天之御中主就会向夜之食园伸出手。

    “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的职责是划分阴阳。因为有了阴阳,世界上才有可能出现生命。”

    天之御中主指着自己。

    “你是世界的基石,是一切的最初,是万物运行的法则。”

    天之御中主摇摇头。祂并不明白。

    “我会帮你的。你不需要明白,这是职责也是本能,你不会做错的。”

    天之御中主垂下头亲吻鱼尾神明渺小的身躯。

    鱼尾的神明抚摸祂的唇角。

    “你们本该有智慧,是我把智慧收走的。你的声音本该是这个世界的律令,是我把你的声音也夺走的。我希望你愚蠢,像孩童一样一无所知,希望你依赖我,永远不会违抗我的意愿。我剥夺祂们的时间,让祂们过早消耗了自己的力量,然后离开你。但即使是这样,你也喜爱我。”

    天之御中主轻轻地点头,祂有点不安。并不会说话就只能用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情绪。祂将鱼尾的神明捧起来举到自己的额头边,摇摇手腕,祂是在示意鱼尾的神明亲吻自己。

    鱼尾的神明叹了口气。

    “你喜爱我,是因为我希望你喜爱我。我缺失情感,却得来另外一样天赋,知晓如何引发旁人的情感。”

    天之御中主不依不饶地晃动着手臂,然后让手掌更接近自己的额头。

    鱼尾的神明俯过身,用柔软的嘴唇在天之御中主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你看见我这样亲吻过祂们,但是你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天之御中主并不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祂看见过鱼尾的神明这样亲吻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用嘴唇在祂们的额头上轻轻触碰。因为他太渺小,而祂们太过庞大,所以皮肤只能感觉到触碰,却不能分辨得更清晰。

    但鱼尾神明在亲吻时的神情那样温柔,令祂欢喜。

    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经常地昏睡的那个时候,即使心智像是孩童,但其实祂们本身都察觉到了与众不同,从而产生了恐慌。但是因为鱼尾神明的亲吻,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平静下来了。

    天之御中主想要那种平静。

    祂不是真正明白鱼尾的神明说的那些话。祂只能依照本能地感受,祂觉得鱼尾的神明似乎也在焦躁与不安。

    想要安慰祂。想要看祂笑。

    不想看见他忧愁的样子,会让天之御中主觉得害怕与恐慌。

    于是鱼尾的神明亲吻过天之御中主的额头之后,天之御中主再次把他捧到自己的面前,然后用嘴唇小心地触碰。

    不会说话。

    被拿走了声音。

    但是并不憎恨拿走自己声音的人。

    喜欢他……

    喜欢他……

    因为从诞生开始,是他陪伴在身边。

    “是种奥术。我亲吻祂们的时候施展了奥术。我拿走了祂们的恐惧。祂们不再害怕也就不再抵抗,这样我才能够更快地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让祂们去‘死’。”

    那并不是人类所认为的死亡的意思。

    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的灵魂至今仍未能够进入冥府。

    伊甸的力量流淌在祂们的灵魂里,即使鱼尾的神明已经努力将那些力量剥除,但不可避免地,这个世界仍旧同祂们密不可分。将祂们送去冥府就会令这个世界崩塌。

    “虽然此时荒凉无物,但是我见过日后它繁荣的样子……我为了还未到来的,要令已到来的接受苦难。你们会被捆缚在这个世界里,直到灵魂中伊甸的力量彻底消除,你们会像活死人一样存在在这个世界,作为基石永远不能够离开。所以我拿走了你们的恐惧,没有恐惧,你们才不会反抗我的安排。”

    天之御中主张了张嘴。

    鱼尾的神明在说这些的时候将身体痛苦地蜷缩了起来。

    他比天空更加美丽的蓝色鱼尾拍打着天之御中主的掌心。

    这是因为他刚刚使用了奥术,他在亲吻天之御中主的额头时也同样用奥术取走了天之御中主的恐惧。

    天之御中主只知道那种令祂焦躁与恐慌的情绪不见了,祂想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快乐鱼尾的神明才会这样疼痛。祂垂下头,用嘴唇亲吻他,用额头触碰他,张开嘴无声地呼唤着他。

    啊——

    啊——

    能够说话就好了。

    想要告诉你。

    喜欢你。

    想要你笑。

    想要你不会疼痛。

    啊……

    啊……

    能够说话就好了。

    祂伸出另外一只手覆盖在鱼尾神明的身躯上,微微隆起,像穹窿般守护着他。鱼尾的神明靠着祂的拇指,伸出纤细的手搭在祂的指尖上。

    “与你将要承受的,我所承受的根本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