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综童话]空心人 > 114绵津见【3】
    《古事记》中记载了天之御中主、高御产巢日、神产巢日三位神明诞生的事,却没有说明祂们最终的去向。『雅*文*言*情*首*发』

    甚至三位神明并无性别,是初生的自然之神,所以也没有子嗣。

    据说是隐居于高天原中,日后诸多传说也没有三位神明的身影。

    已经说过,《古事记》是侍神的巫女或者神官们从自己侍奉的神明口中听到只言片语后整理编纂的,就算是神明也早已是几代过后,正如人相同,先祖的事情早就零星不全,又加上有着巫女神官们的修饰润色与猜测扩展,最初的真相就更不好寻觅了。

    世所流传的大多并非真相,也可以说是一种真理了吧。

    因此之后书中所记录的事,当做是编纂的谎话或者流传市井的野史杂闻也未尝不可。

    从何处听来不可考究也不能考究,只说曾有人提起过关于三位神明的事情。

    是这样说的:

    传言隐居在高天原再也没有现身过的三位神明,其中,高御产巢日神与神产巢日神携手化作夜之食园,那之后天之御中主神的身体就成为了高天原。

    此时日后被称为别天津神之五神中的美苇芽比古与天常立尊都还未降生,却有一位众人都不知晓的神明存在着。

    这神明有着惊人美貌,人身鱼尾,却并不居住在水里,而是居住在高天原上。他与已经现世又消隐的神明们不同,拥有智慧与言语。他的声音是震慑世界的力量。他以话语梳理着这个已经诞生,聚集着三位神明力量的世界。

    日月星辰依照他的话语运行,雨露风霜因他的话语而生成。这一切完备之后,他便也开始沉眠。

    又或者沉眠并不妥帖。

    他每使用力量,身躯就要受到疼痛的煎熬。所以他终于能够休憩的时刻实际却是因痛楚而无力昏厥。

    他于高天原上昏睡了数以千百计的年月。

    这数以千百计的年月中,世界渐渐稳定了。

    然后。

    一日。

    又一位神明出现在高天原中。

    这神明长发漆黑如墨,双目却如同水色清浅廉洁。

    这神明跪在鱼尾的神明面前,将鱼尾神明痛楚蜷曲的身体拥在怀中。

    他仔细端详鱼尾的神明那因痛楚憔悴消瘦却毫不折损惊世美貌的面孔,闭起眼睛,双唇覆盖在那双淡色唇瓣上方,然而最终没有触碰。

    浅淡的呼吸交融着。

    随后他将自己的面孔埋在鱼尾神明单薄冰冷的胸膛前,双臂微微颤抖。

    又不知过了多久。

    因为时间对于这紧拥着鱼尾神明的黑发神明来说是全无意义的。

    终于。

    鱼尾的神明苏醒了。

    他睁开眼睛,轻颤的眼睫下是一双同黑发神明相似的浅色廉洁的蓝目。

    他伸出消瘦的手抚摸胸前神明的背脊:“伊斯塔尔?”

    他无法看见这黑发的神明。

    黑发神明抬起身,握住他的手,开口唤出他的名字:“梅利思安……父亲。”

    “我无法看见你。”

    “冥府的时间凝滞不动,我是冥府的统御,也被抛除在时间之外。您的双目仅能看见流淌的时间,所以寻获不到我的踪迹。”

    “在大江山的时候……”

    “安倍晴明侍奉我,我享用了他的时间。『雅*文*言*情*首*发』但此时人还没有降生……”

    “我身上流淌着万世的时间,从最初到终结,伊斯塔尔,就从我这里把时间拿去吧。”

    “父亲……”

    “在大江山的时候我从早良他们的身上学到了寂寞这种情感。如今我也懂得寂寞了。这里没有别人,你前来我又无法看见你,会觉得寂寞。”

    鱼尾的神明——梅利思安温柔浅笑着这样说道。

    冥府之主伊斯塔尔更紧地握住他的手。

    他心中的情愫无法诉诸梅利思安知晓。

    梅利思安那双能够看透时光的眼睛中,人的情感像是色彩,跃动鲜明。如果梅利思安时时能够看见自己,那么那种苦涩的恋情就会被梅利思安洞悉。

    伊斯塔尔将他称呼为父亲。

    因为他教导自己,将力量赠予自己,呵护自己,抚养自己——但他并不真的是父亲。

    伊斯塔尔早就知晓,塑造自己躯体的,将大地的位格赋予自己的是智慧的神明耶和华。伊斯塔尔是耶和华创造的,虽然即使在伊甸中伊甸的生灵们也以为梅利思安与雅里赫博尔是塑造伊斯塔尔的双亲。

    他并不真的是我的父亲……当伊斯塔尔察觉自己心中恋慕的情绪,从亚当对夏娃的爱恋中洞悉自己的心,他恐慌无措,最终认定。

    我爱上了梅利思安。

    有谁不爱他?

    在荒芜的人间,寂静的巴别塔中,梅利思安最初的形象——贝利亚在塔中独居。他是耶和华的爱子,后来被耶和华托付给伊斯塔尔照拂。耶和华曾对伊斯塔尔说过,这是无妄苦恋,因为梅利思安那虚无的心中,爱情早已奉给一人。即使他自己毫不知晓,耶和华却早就看透。

    可我爱他……陪伴着贝利亚,贝利亚懵懂无知地仿佛孩童,他欢笑着说喜欢伊斯塔尔,伊斯塔尔的心中便如刀绞。贝利亚还没有遇到那个人,如果他能够爱上我呢?伊斯塔尔日日遭受这心情的煎熬。他先遇到了梅利思安的未来,然后才遇到梅利思安的过去。未来已经发生,过去怎么改变。他掩盖着恋情,日日痛苦煎熬。实在是讽刺。是那个厄洛伊斯,是那个据说夺走了梅利思安的爱情却不自知的欺诈师告诉伊斯塔尔说,不肯承认自己的心都是懦夫,想要得到却不敢触碰的全是软弱鬼。

    “去吻他。吻过他才知晓。”

    在漫长的时光中……及至后来伊斯塔尔身上的光阴凝滞,他不会忘记那个吻。

    无法描述。

    也不愿意描述。

    那是伊斯塔尔珍藏心中的珍宝。

    唯一的吻。

    他亲吻了贝利亚,然后遵照耶和华留给他的遗训取走了贝利亚的心脏。他将这举动当做是告别。他告诉自己,在梅利思安之前,贝利亚曾依赖与深爱过伊斯塔尔。那心脏中藏着他们的爱情。

    伊斯塔尔垂下头,说道:“我在安倍晴明的心脏安置了印记,随后才能共享他的时间。您……”

    “呵……”梅利思安发出叹息般的轻笑,他伸出手覆住自己的胸口:“那就没有办法了。我没有心啊……”

    “父亲……”

    “嗯?”没有难过的情绪,梅利思安仍旧浅笑着。

    梅利思安懂得了寂寞,但是还无人教导他难过。

    但这笑容也未必真心。

    喜悦这样情感他也还没学会。

    “我会做您的眼睛。”他像个孩童那样搂住父亲的腰肢,然后将头颅埋在父亲的腹部。他露出自己的发顶与背脊渴望得到父亲的触碰。“您将一只眼睛给了我,所以再不能看见人间景致,让我来做您的眼睛。”

    梅利思安并没有回答。

    通过玄妙奥术他自然有无数种分享他人视力的方法。

    但通过别人的眼睛看,所看见的那个世界就是真实的吗?

    如果借用了伊斯塔尔的眼睛,那么以后将再也无法看见伊斯塔尔。

    即使伊斯塔尔看着自身的镜中影像、水中倒影,梅利思安也无法看见他的样貌。伊斯塔尔在梅利思安的眼中将永远都是虚无,这就是奥术的代价。

    梅利思安伸出手,他的指尖擦过伊斯塔尔的眼睫,触碰了薄薄的眼皮,又抚摸到眼角:“你来之前我想到了一个名字。”

    “是谁?”

    “爱丝奥黛拉。我躺在这里,就梦到了她。我想她是我的妹妹……我在深海中时,荒凉的硫磺海的囚笼中她时常会来看我。她从不害怕,笑容灿烂,后来她……”梅利思安停下叙述,并不是不愿诉说,而是记忆仅到此为止。

    那些关于爱丝奥黛拉的画面其实十分零碎散乱,梅利思安用自己的想象拼凑它们,得到一个并不怎么确实的故事。

    “我总是猜测我是谁,从哪里来。最初的时候我对一切一无所知,是一个自称欺诈师的奥术师教导我关于奥术以及伊甸的过往。我从他的口中听到你们的名字,但是他并没有告诉我我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我熟知你们,但是又对你们陌生无比。看见你的时候,伊斯塔尔,看见的你的时候我才算是真的‘想起’了你的名字,但是你的一切对于我来说仍旧是谜。你啊……你所依赖与眷恋的人,你面前的这个人,在过去教导你的时候对你没有情感,在现在又忘记一切过去,你为什么还能够在我面前,深情唤我做父亲呢?”

    “我……”

    “我也许是在害怕。”梅利思安打断他:“天之御中主,高御产巢日与神产巢日离去的时候我从祂们心底学会了恐惧。我害怕我一旦拥有情感,体会得到世界上的喜怒哀乐,那个时候却得知你们厌烦了我而要离我而去。我不能够忍受它。”

    “父亲……”

    “这是软弱,伊斯塔尔。你的父亲,你眼中所见的光辉的我,软弱而卑微,顾忌而疑虑,还以谎言哄骗你们,使得你们爱戴我。等你们成长,等你们已经能够明辨是非,难道不会对我的所作所为厌恶不已吗?”

    “我不会!父亲,我不会!请您爱我,呵护我,庇佑我。即使您认为那是虚假的,但在我眼中它是真的。我年幼时就从雅里赫博尔口中知晓了您的秘密,她告诉过我,您不是没有情感,您只是自己感觉不到!您是爱着我,爱着我们的。您给予我们的爱宽容而无私,所以我们也会永恒地爱您。”

    冥府的统御伊斯塔尔丢开冥府主人的威严,他说出童稚的话语,令梅利思安又发出轻笑。

    梅利思安抚摸着他的发顶:“我的眼睛,伊斯塔尔。”

    伊斯塔尔倚靠着父亲,享受这样温情的光阴。

    但他的时间停滞不动,这些温情也就不能被他记忆。他只记得过去。他只能感知他进入冥府之前的一切情绪。他跃入冥府的刹那,就永远停留在了那个瞬间。

    梅利思安没有心,没有情感。

    而伊斯塔尔没有时间与未来,他是过去的幽灵。

    ——即使您亲吻我,我也无法感知那种甜蜜了。

    ——我不会追逐您,我会当您最亲爱的孩子。

    “雅里赫博尔……她是……是掌管白昼的太阳的精灵。她是什么样子的?”

    “是位温柔的女性。我称呼她为母亲,您也十分喜爱她。在伊甸园中,天空之主贝尔沙明生性严肃,所以每当有新的生灵诞生都是雅里赫博尔前往照顾。她是伊甸的姐姐与母亲。雅里赫博尔同我说过,您最初降临于伊甸的时候贝尔沙明虽关注您,但他不能离开天域,而您不能离开伊甸,所以也无法照拂您。耶和华虽有智慧,但他也消瘦孱弱,不能担当照拂您的重任,是雅里赫博尔在每个夜晚,阿格利博尔的月舟取代太阳宫殿于天空巡视的时候前往伊甸陪伴您。您十分依赖她。”

    隐约间,梅利思安似乎回忆起什么了。

    像是海国王后那样温柔的女性。

    是母亲。

    当伊斯塔尔在生命之水中诞生又被耶和华差点意外夺去性命的时候,雅里赫博尔扑入水中,为这几近夭折的新生命差点付出自己的性命。那一刻海王后对梅利思安的爱似乎与雅里赫博尔所展现的爱重合。梅利思安将一只眼睛给了伊斯塔尔,然后将生命分享给雅里赫博尔。

    梅利思安抬起手,他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雅里赫博尔曾像母亲般亲吻我。”

    母亲……

    梅利思安这样回忆着,雅里赫博尔朦胧的身影也就渐渐清晰起来。

    不仅仅是雅里赫博尔,自然还有深海的王后,梅利思安的生母,以及美丽又活泼的爱丝奥黛拉的身影。

    还有耶和华……

    消瘦而苍白,有如雪的白发和近乎透明的眼睛。

    他十分睿智。

    但身体却孱弱得好像随时都会消失。

    有亚当,看起来蠢笨天真。

    有阿格利博尔,看起来顽劣不堪,但心内却十分温柔。

    还有贝尔沙明,蓝发像是天空一样色泽多变,总是皱着眉头,看什么都不如意……

    还有……

    然而梅利思安无法想起来更多了。

    他怅然地阖起双目,像是要把脑海中的影像刻录留存。

    “我从何处来呢?我不是伊甸的生灵吧伊斯塔尔?在雅里赫博尔之前,我就有了自己的母亲。我想我是凡人,然而我又有生在海国的妹妹。我的小爱丝奥黛拉,我对她记忆深刻,印象鲜明……我有种感觉,在海中王国的时候我曾经有过心,因为曾经体会过,所以才能够模仿。我从前就使用过时间的奥术穿梭吗伊斯塔尔?”

    “您是生命之水的宠儿,是时间的拥有者。”

    “我的记忆零碎混乱,让我不明白到底哪一个,哪一刻才是真正的我。”

    他感觉到伊斯塔尔抬起头来,然后轻声发笑:“无论哪一个哪一刻都是真实的我对吗?”

    “是的,父亲。”

    但对于这个没有情感的人来说,无论哪一个哪一刻都仿佛梦幻,易碎虚无。

    梅利思安轻启眼睑。

    谁会想到那双美丽的眼睛实际上没有视觉?

    梅利思安所看见的东西并非凡人眼中的景色。

    是不断跳动的时间,是从过去到未来。

    “然而只有一个人,我没有想起与他相关的一点蛛丝马迹。在我失去记忆再次苏醒的时候他明明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我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即使他靠近我,教导我,并且比任何人都更加亲近我也无法触动我的思绪。唯有他,伊斯塔尔,那个欺诈师,你知晓他的名字吗。将他的过去说给我听吧。”

    伊斯塔尔沉默着。

    梅利思安无法看见他。

    他在梅利思安那双时光之眼中是一团虚无。

    他沉默了很久。

    终于,仿佛开口万分艰难不易般,他说:“我无法告诉给您知道,父亲,若您没能自己回忆起来,而是从旁人口中听到他的名字,那么他就永远消失了。”

    ——我是因为你才存在的。你不记得我,我就不见了。

    “是啊,”梅利思安垂下眼睛,“他曾告诉过我。”

    “父亲……”

    “回去冥府吧伊斯塔尔,美苇芽与天之常立马上就要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