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永夜君王 > 章一百零九 囤货等涨
    “涂料……”千夜打算先听听殷琪琪说什么,狮子大开口是上品世家的风格,但应该不是她的风格。

    不过,她第一句话就给了千夜一记打击:“没有我们的涂料,这件盔甲就没有那么出色。而且,它的设计也应该归我们独有,未经许可,你不能使用。”

    千夜设计图看都看到了,还未经许可不能使用?这种盔甲说白了就是个想法,或者好听点叫设计理念,思路有了,自然就能做得出来。哦,还有一个关键,涂料。

    不过千夜相信,圣树树液的作用应该比涂料大得多。

    “你们想要什么?”千夜时间有限,不打算再绕弯子。

    “家中长老的意思,涂料的价值会占到整体报价的一半以上。另外,你要保证木材和圣树树液的供应。”

    也就是说,木材、圣树树液加起来的价值也比不上所谓的神秘涂料。

    千夜不置可否,问:“涂料的功效呢?”

    “保密。”

    “我如何相信涂料起了应有的作用?”

    “你只能相信。”

    “涂料的配方?”

    “保密。”

    千夜微笑着挥了挥手,道:“再见。”

    殷琪琪笑道:“不再继续谈谈吗?”

    “如果还是这个条件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殷琪琪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应该都是这样的吗?”

    “你们怎么变得和宋阀那些家伙一样了?”千夜摇了摇头,道:“我暂时不缺盔甲,等缺的时候再说吧。”

    “价格我可以再让一些,但是要保证圣树树液的供应。”

    千夜终于抬起了头,问:“你们真正想要的是圣树树液对吧?这是新世界最关键的出产,没有特殊理由和足够好的条件,我是不会转让的。”

    “资源这东西,留在仓库里就是废物,要用起来才有价值啊!”

    千夜哈哈一笑,道:“这就不对了,放在仓库中也是有价值的。”

    “什么价值?”

    “囤着等涨价啊!”

    “你……你简直跟宋子宁那无赖没什么两样!”

    “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殷琪琪无奈耸肩,道:“真拿你没办法。这样吧,看在以前的情份上,我就当帮你一回。我们殷家在永夜的暗线得到消息,黑暗种族找到了圣树树液的利用方法,对树液的需求量大增。长老会里那几个老家伙,本意也不过是想要囤点东西,等到帝国这边也知道怎么用树液,再大赚一笔而已。”

    千夜失笑,没想到殷家长老和自己打的是同样的主意。其实他现在坐拥十余座森林,手上圣树超过二十棵,若说囤货,恐怕帝国都是无人能及。别人是囤树液,千夜干脆是囤圣树。

    而且从摩萨尔狼人战场遗迹推测,通常情况下,森林战役结束后,圣树多少都会被破坏。也就是说永夜阵营只要还沿用常规作战方式,即使攻下的森林座数比千夜多,也不一定就比他的树液收获更多。

    不过殷琪琪带来的情报十分重要,千夜原本就知道圣树树液的重要,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就更加重视了。决定在弄清楚圣树树液的用途之前,绝不出售。湖心岛那些介于岩石与金属之间的奇妙石头也是如此。

    主意已定,千夜就对殷琪琪道:“你很狡猾啊!”

    殷琪琪摊手,“这可不怪我。我毕竟是殷家的人,你要是上当了,我当然不会帮你。”

    “那这盔甲设计图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真的,涂料也是真的。只不过涂料的效果没我说的那么好而已,但还是有用的,有明显作用。”

    千夜沉吟,试探道:“我用一份盔甲的树液,换十份涂料怎么样?”

    殷琪琪叹道:“你就是太老实了。我的心理价位其实是五十份。六十我们也不亏。要是宋子宁那家伙,大概会直接喊500份吧。”

    千夜知错就改,“那就五十份,不过工坊要搬到墉陆,就在这里生产。”

    免去原料的长途运输,这是应有之意,殷琪琪当场就答应了,临走时看了看千夜,欲言又止。

    千夜也没有把她的小小异样放在心上,满心盘算着应该怎么应对索萨和他的摩萨尔狼人大军。理论上,墉陆狼人是万万敌不过摩萨尔狼人正规军的,但是经过千夜的重新训练和武装,混合了战术素养上佳的人族战士,墉陆狼人面对摩萨尔狼人已有一战之力。

    关键是索萨。

    千夜满打满算,就是加上疾风、卡萝尔和自已,有英灵殿之助,也不是索萨的对手。大君和天王一样,对于以下的位阶来说,是完全不同的层次。

    虽然索萨没有追来,但这也是说不好的事,和其他强者相比,千夜习惯新世界规则的速度快得惊人,却无法保证永夜大君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仍不能熟知新世界规则。

    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在新世界里遇到其它大陆的势力,既然对手大君已经现身,就只能看指极王是何态度了。

    千夜交待了一下手头的工作,就一头扎入新世界,继续驾着英灵殿四处收割森林。自拿下四圣树森林后,又出现两座森林以千夜意志为战场对抗之后,千夜就发现一直缠绕着自己的无形压力似乎松动许多。每拿下一座森林,压力就会再小一点,对新世界的适应也更强一些。

    似乎在消灭了六臂指挥之后,圣树就将支持转移到了千夜身上,新世界的压力也由此变小,等同于变相增强了千夜的实力。

    再拿下摩萨尔狼人方向的多座森林后,各个圣树之间似乎也产生了共鸣,对千夜的支持更多,令千夜的实力在新世界不跌反涨,甚至比在墉陆还要强出一截。

    也因为这等发现,千夜开始加快收割六臂生物的脚步。在正面面对索萨时,每增强一分实力,也就增加一分生存机会。

    秦陆,新世界大门处,忽然雾区风起云涌,一道凛冽杀机冲天而起,激得门外守军几乎人人寒毛倒竖,有些胆小的甚至瘫倒在地!

    刹那间,要塞内警/号刺耳,所有战士抓起武器奔向自己岗位,炮塔上弩炮也开始亮起原力光芒。

    转眼之间,万军屏息,无数枪口巨弩指向大门。没有人敢大意,谁也不知道门内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赵君度曾经亲自交待过,不管什么时候,时刻都要用枪口指着大门。纵是万千大军,亦有可能在新世界全军覆没。

    负责要塞守卫的是帝国从各地调来的精锐,全都见过大场面。可是此刻从门内冲出的杀气汹涌如潮,纵使过往亲王大公在战场上空纵横来去,威压也不过如此。所以但凡是有经验的老兵,个个都非常紧张。

    白雾忽然向两旁分开,形成一条通道,从中徐徐走出一个身影,手提长枪,脚步稳如泰山。

    他每一步落下,不光大地都为之震动,连白雾都自行分开,过往哪怕再强大的异兽,也不曾迫得白雾后退。这可不是普通的雾,而是有若实质的新世界原力。

    一些新兵额头汗如雨下,扣着扳机的手不住颤抖。忽然一声枪响,有人终于承受不住如山的压力,不小心扣动了扳机。

    一枚大口径原力弹呼啸而出,直奔那身影眉心而去。

    那人意态舒缓,随意伸手,就将原力弹从空中摘了下来,看了看丢到一旁,道:“意志太差,准头还不错。”

    听到这沙哑的声音,一名将军长身而起,叫道:“都住手!是君度大人!”

    那人从雾中走出,果然是赵君度。只是看清他的样子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那赵阀将军急忙冲过去,惊道:“大人,您,您这是怎么了?”

    赵君度须发凌乱,一头长发被削去大半,只剩寸许短发。他满身都是血污和泥泞,战甲破损不堪,有些地方只有一块甲片吊着,还晃来晃去。原本那张俊美至完全挑不出瑕疵的脸上多了几道伤口,其中有一道斜过眉毛,延伸了大半张脸。

    只有那双眼睛,清亮如昔。

    他看看防线上一众战士目瞪口呆,外加气氛紧绷至一触即发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杀气徐徐收敛。许多战士这才松了口气,软倒在地,如欲虚脱。

    面对周围众将,赵君度淡道:“我没有事,一点小伤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说话间,他将手中战枪扔给旁边一名将军,道:“照这把枪的样子再造一把,重量加两倍。妈的,宋子宁那家伙的东西都是轻飘飘的,用起来别扭。”

    众将看着赵君度,一脸呆滞。

    赵君度哈哈一笑,道:“都看什么,没见过本帅骂人吗?都别愣着了,赶紧去准备一套新衣服,身上这套已经不能穿了。”

    众将许多都是赵阀老人,但就连他们也觉得今天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赵君度,若不是亲眼所见,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旁人假冒的。

    片刻之后,要塞中央主楼内,侍从已经放好了一大盆滚热的洗澡水。赵君度步入浴缸,舒服得呻吟了一声。但原本的一池清水,转眼间就变成了红色。他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伤口,许多还没有收口,被热水一泡,血就渗了出来。

    赵君度全然不以为意,双眼微眯,似是要睡过去。旁边侍女看得提心吊胆,大着胆子提醒道:“君度大人,要不要叫个医生来?”

    赵君度双眼睁开,道:“不用,拿衣服毛巾来。”

    片刻之后,赵君度身裹浴袍,走出浴室,在书房坐定。就这么一小段路,他的浴袍已经有好几处被鲜血浸透。

    他看看时间,自语道:“时间差不多了,怎么还不见人?”

    “你是在等老子吗?哈哈哈!”门外响起一阵粗豪大笑,随即书房大门就被人一脚踢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