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蜀山之天宪神君 > 第三十章 白发仙踪 如约而至
    “砰……砰……砰……”

    千百道白芒神针,细如毫毛,精光灿灿,被一位宽袍大袖,头戴金箍的道人催动,猛烈撞击在内洞岩石上。

    霎时间乱石飞溅,轰然炸响,万钧巨石化作了齑粉。滚滚雷声回荡在狭小的洞府,不绝于耳,直令人震耳欲聋。

    “可恶!”膝角道人怒声喝道,“老虔婆,本座誓不与你甘休!”

    “咻……咻……”数十道红线飞来,游走交织,红霞豁然一亮,现出一位禅师,正是五台派闻名遐迩的知名剑仙,金身罗汉法元。

    也不知他怎地来了白阳崖花雨洞,还和膝角攀上交情,“贤弟,是谁招惹了你,这般怒火中烧?

    膝角道人脾气本就不好,近些年来静中参玄,潜心修炼《白阳图解》和一十三页天书,这才有些道德模样。可他这次无缘无故,吃了大亏,顿时暴露本性根底。

    “仙长!”他心下觉得丢脸,有些支支吾吾。

    “你也知道,那五百里开外的小人国,是本座道场,向来为我积攒外功所用。”

    白阳崖附近的小人国度,来历不可考,传闻很是荒诞不羁。自从五六十年前,承蒙庞宪指点,废弃魔功,重修白阳玄功。云游之际,屡屡显露奇迹,成了小人国的国师。

    “日前,我去参加该国金露节盛会,被一位满头白发,手持铁杖的妇人暗算,联合了国中叛逆,罢免了本座国师之位。”

    说着,他双目赤红,愤恨不已。

    对那小人国,他自问尽心尽力,指点农桑,驱云弄雨,短短五十年功夫,就扩大了十倍规模,万没想到遭了背叛。

    法元对区区山野僬国的国师不感兴趣,只是……

    “你说的白发妇人是何样貌?道行比你高出多少?

    膝角猛地哆嗦,虽然推说被她暗算。可他终究心知肚明,白发妇人不知比他高明多少,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五十多年前,他毅然决然改邪归正,自废邪道根基,重修玄门道法,后来还得了几件白阳真人遗宝,自忖神通法力尤胜乃师寒山道人钟量。

    可是对上那杀千刀的白发妇人,被她轻飘飘地吸了口气,便破了自家苦心祭练的九十九根白阳针。更可恨的是,就连一套飞针都吃她收走了六十余根。

    此乃他耗费三十年苦工,费尽心思,依照白阳针诀祭练的法宝,毫不违心地说,绝不逊色于寻常仙家飞剑。怎不令他痛彻心扉,又恨又怕。

    “哼!”膝角恶声道:“那婆娘先天一气,厉害非常,我从没见过如此强的气。”

    他还指望金身罗汉法元能够帮他报仇,当下仔仔细细将白发妇人的底细泄露了出去。

    法元听得心中直打鼓,这听起来……该不会是……白发龙女崔五姑吧!

    白发龙女崔五姑是位前辈女剑仙,穷神凌浑的结发道侣,道法高深莫测。青螺峪一役,滇西魔教、五台派和凌浑为首的正道剑仙狠苦厮杀。此妇也曾惊鸿一现,出手就将法元的红丝剑摄走十多口,法元暗忖不如远甚。

    “贤弟,这婆娘招惹不得啊!”

    金身罗汉法元将心中猜测说了出来,引得膝角只吸冷气。

    他看似自大,内心却又很自卑。前师寒山道人仅传了他些不成器的邪法,对正教长老剑仙畏惧到了骨子里。近来虽说功行大进,修成散仙,仍然难掩内心恐惧。

    “这可如何是好?”

    法元强自镇定,“如果只有这位老道婆,贫道还能跟她斗上一斗,就怕她呼朋引友,招来别的难缠人物。”

    “也罢!本派将于此地举行大事,不能让她坏了谋算。贤弟暂且安心,紧闭门户。待为兄我去请托几位能人,再来制她。”

    说着,把足一顿,数十道红线上下交织,霹雳声中,破空离去。前往三山五岳,搬请能人异士去了。

    …………

    过不几日,晓月禅师携着一位蜂腰猿背,相貌清奇的小沙弥,登门拜访。

    他的大弟子病维摩朱洪,于慈云寺斗剑之时,遭了劫数,二弟子通臂神猿鹿清变成了唯一爱徒。

    应许飞娘请托,晓月禅师飞往天山冷魂峪,昆仑别府。一经面见,百禽道人公冶黄便允了他的邀约,言称时机一到,自会现身相助。

    这次相争宇宙至宝昊天镜和九疑鼎,关乎三次斗剑正邪气运消长,双方无不竭尽全力,遍约各派好友至交。

    晓月禅师这一路完成任务,先行赶了过来。

    见过这位鼎鼎大名的老一辈剑仙,膝角道人猛地激灵,倍感受宠若惊。

    晓月禅师业已渡过三重地仙大劫,天下群仙之中能够与之齐名者寥寥,岂是膝角这等旁门散数能够轻易结交。

    膝角只知这次五台派齐聚白阳崖,事涉穷奇、戎敦和无华氏等上古三妖尸,别的倒是并不甚清楚。就连法元也是懵懵懂懂,不能尽知内中详情。

    “既然许仙姑尚未到来,无须过于焦急,给我安排一处静室。崔五姑那厮没胆量敢来冒犯与我。”

    膝角心下窃喜,看来自家时来运转,背靠如此大山,白发龙女又算什么东西?早晚能够讨还公道。

    待膝角道人退下,晓月禅师盘算着,慈云寺斗剑拉开群仙浩劫帷幕,每次都是棋差一招,略微输给峨眉派。虽说这次三仙二老俱有要事,在庐山神魔洞和白骨神君斗法,可也仍不把稳。

    当下,飞剑传书给昆仑四友,欲要请知非禅师重新出山,再跟峨眉为首的正道剑仙分个高下。

    随后几日,法元携领同门玄都羽士林渊、岳琴滨并十多位小辈赶了过来。

    昆仑四友推说还要闭关祭练法宝,应对群仙大劫。派了门下弟子小仙童虞孝和铁鼓吏狄鸣歧听候差遣。而武当派的石玉珠,凑巧也跟随二人前来历练。

    “嗯?跟许道友约定的日期已经超过一天,怎还不见她如约而至?”晓月眉头微蹙,眼看十九日过半,三仙二老快要脱身,心下有些急躁起来。

    “这……”金身罗汉法元,迟疑道:“师妹为人稳妥,如果发生意外变故,应当会有飞剑示警,现在看来还是再等等吧!”

    “哈哈!”

    一声朗笑传来,人未到声先到,随着香风飘拂,一朵祥云飘忽电闪,直落花雨洞中。

    “还是师兄懂我!”

    五彩霞光弥漫,许飞娘三人身形现身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