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天刑纪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如此仙境
    感谢:万道友、秋荻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

    黑暗中。

    无咎睁开双眼,吐了口浊气,然后舒展双臂,筋骨发出一阵脆响。而他却微微皱眉,伸手拍了拍胸口。

    胸口依然有些疼痛,体内的伤势并未痊愈。看来想要恢复如初,尚需调理一段时日。而如今置身于莫测之地,哪有心思闭关啊,能够歇息五日,已是忙里偷闲。所幸修为已无大碍,接下来又该忙碌了。

    忙碌什么呢?

    与玉真人斗法,与原界高人周旋,然后设法找到日宫,找到那篇传说中的天书。

    所谓的天书,或许便是《无量天经》。而与之有关的只有一段话,便是:元会当临,天劫注定,五洲沉沦,破界飞升。

    这是冰蝉子留下的遗言,他已断定劫数难逃,于是嘱咐冰灵儿,找到蟾宫,方能九死一生。可见他与玉神殿的高人,早已知晓蟾宫的传说,却不知其具体所在,更不知道月族已离开地下而再难返回……

    无咎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已过去五日,尚不知昆仑虚的状况有无变化。而纵然是刀山火海,又能如何呢,且走上一遭,再拼上一回。

    他正要打开洞口,神色一动。

    黑暗之中,似有光亮闪烁。

    无咎捡起地上的长刀,慢慢趋近查看。山洞的角落里,有碎石堆积。他心存好奇,举刀轻轻一捅。

    碎石“哗啦”滚落,露出一个洞口。还有石头阶梯,从中盘旋着往上。隐隐约约的光亮,也随之变得更加清晰。

    无咎拎着长刀,带着小心,跨过石碓,循着阶梯往上走去。

    十余丈过后,眼前豁然开朗。

    置身所在,为一方宽敞的洞穴,冲外开着洞口,如同楼阁,只是四壁空空,显得极为简陋。唯有临近洞口之处,摆放着石榻、石几等物。

    无咎走向洞口。

    洞外是道长长的峡谷,也就是他坠落的地方,之前来不及留意,此时居高俯瞰,远近一览无余。倒也云雾茫茫、气象不俗,却又空寂莫名……

    无咎尚自张望,忽然后退一步。

    洞口外,为悬崖峭壁。就此跳下去,便能离去。而两丈高、三四丈宽的洞口之间,好像笼罩着一层微弱的禁制?

    无咎举起长刀,有心试探,却回头一瞥,转过身来。

    石榻上,有个石几。石几下方,有个亮晶晶的东西……

    无咎将他的风雷刀倚在石榻旁,然后撩起衣摆,踏上石榻,盘膝而坐。察觉没有异常,他伸手一抓。

    是个水晶般的圆珠,两寸大小,入手冰凉、圆润,似有气机隐隐而颇为诡异。

    古仙人留下的宝物?

    无咎举着圆珠,细细端详,却看不明白,他忍不住催动法力。

    “呼”

    便在法力、神识浸入圆珠的瞬间,突然有风声从他的指尖响起,又极为的轻微,恰似春风徐来,竟带着淡淡花香。随即圆珠闪烁出片片光芒,随着风儿卷向四方……

    无咎瞪大双眼。

    四壁空空的所在,突然多了精美的摆设,且纱幔低垂、窗明几净,还有炉烟袅袅。而那洞口外的峡谷,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天宇,与淡淡的白云。继而有人影飘然而来,竟是两位妙龄女子,皆身姿婀娜,白衣飘飘,转瞬娉婷落地,双双俯身施礼,旋即又媚然一笑而翩翩起舞……

    “啧啧,这便是上古仙境?”

    无咎有些眼花缭乱,暗暗赞叹不已。

    而那两位仙子,似曾相识。尤其一个水灵剔透,使人心动不已;一个风华绝代,令人遐想无限!

    “灵儿,月仙子……”

    无咎心旌神摇,忍不住出声呼唤。

    与之刹那,“砰”的碎响,便如梦境破裂,两位白衣仙子、精美的摆设,以及青天白云,随之消失无踪。

    无咎急忙环顾四周。

    山洞,寂静如旧,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唯有清风盘旋着倏然远去。

    无咎低头看向手中。

    晶莹圆润的珠子,已成了碎屑,顺着他指间滑落,随之星点闪烁……

    “嘿!”

    无咎咧嘴微微一笑。

    不用多想,这水晶珠子,是件宝物,只需稍加催动,便能呈现出虚幻的景象。许是年代久远,耗尽了法力,最后展现一次神奇,即刻崩碎而化归虚无。

    如此仙境,却也有趣。

    难道上古的仙人,便这般陶醉在虚拟营造的仙境之中?

    自欺欺人啊!

    不过,天地浩劫降临之时,既然有人选择逃避,也必然有人选择抗争……

    无咎默然片刻,跳下石榻,收起长刀,走向洞口。

    洞口的禁制,已荡然无存。

    转瞬之间,“砰”的落地。

    无咎站在峡谷中,前后张望,遂离地蹿起,一路飞奔而去……

    两个时辰后。

    峡谷不见了。

    无咎的身影,出现在一道山岗之上。

    山岗的四周,依旧是满目的荒凉。

    而数十里外山林间,似有人影出没。那应该是原界的修士,犹在四处寻觅游荡。

    无咎并未理会远处的动静,只管抬头仰望。

    只见朦胧的天穹下,浮现出一座座倒悬之山,尚未露出峥嵘,又缓缓隐入云雾之中。

    又见星宫。

    是四方星宿,还是日宫所在?

    无咎以神识记住方向,抬手掷出一把灵石。光芒闪烁之际,他已失去踪影……

    下一刻,景物变换。

    一道长长的阶梯上,现出无咎的身影。他没敢莽撞,而是就地张望。

    眼前的倒悬之山,足有两百丈的方圆。便是玉石阶梯,便有百层之多。而阶梯共有两处,一前一后拱卫着当间的高台。高台四周,则环绕着一根根高大的石头柱子。

    嗯,与别处的星宫相比,此地倒是大了一圈,却不知星宿方位,有无原界的高人到来……

    无咎循阶而上。

    不消片刻,阶梯到了尽头。

    一座石殿,矗立在高台之上。

    而他却停下脚步,神色狐疑,确定没有异常,这才抬头看去。

    石殿,门洞大开。门楣上的匾额,刻着三个大字:地尾宫。

    地尾宫,又是哪一方星宿?

    无咎皱起眉头。

    他翻阅过无数的典籍,却难以博古通今。诸多的功法、神通,已让他心力交瘁,便是丹、器之道也无暇修炼,更没工夫研修天文地理。

    不过,记得灵儿说过,地尾宫位居四方之中,为土星之辅星,拱卫日宫之侧……

    无咎的心头蓦然一喜,顾不得近在眼前的石殿,而是转身离开高台,循着石阶往下跑去。

    依灵儿所说,日宫应该就在不远处。

    几个起落,已抵达倒悬之山的边缘地带。

    无咎急忙止步观望。

    扑面的云雾之中,茫茫虚无的深处,倒是有星宫浮现,却环绕在数十里之外,且前后左右不止一座……

    无咎微微一怔。

    怕不有十余座星宫,而哪一个才是日宫?

    他正想看个清楚,又被云雾挡住神识。他不禁伸手挠头,满脸的无可奈何。

    如此众多的星宫,难不成要逐一查看?

    而除此之外,也别无良策啊……

    无咎尚自犯难之际,突然灵机一动。

    他手上多了一物,是块巴掌大小的玉佩,呈现五色晶光,一面刻满符文,一面刻有两个字,化禁。

    正是化禁符。

    此符能够化解天地禁制,使修仙者挣脱束缚而飞行自如。

    而如此神奇的符?之术,却来自齐桓,若能派上用场,倒是要谢谢那个家伙。

    无咎举起玉佩,催动法力。

    一层五色的光芒笼罩全身,瞬间又消失不见。而一度沉重的身子,忽而变得轻盈起来。

    无咎暗暗称奇。

    他将玉佩藏于袖中,尝试着踏空而起。转眼之间,离地十余丈。他转身盘旋,竟摇了摇头。

    凭借化禁符,仅仅能够飞行而已。想要施展法术神通,依然是有心无力。

    却也省去了搬运传送的麻烦,又何必贪心不足呢。

    无咎在半空中盘旋两圈,弄清楚了化禁符的用处,转而踏云破雾,奔着远处飞去。

    与此同时,地尾宫的殿门前,悄悄冒出一道人影,竟是玉真人,面带诡笑……

    人在千丈高空,远近尽收眼底。

    十余座倒悬之山,漂浮在数百里方圆的云雾之间。而其中的一座山体,异常庞大,足有千丈方圆,与寻常的星宫截然不同。

    无咎眺望片刻,认准方向。

    须臾,那座庞大的倒悬之山,就在前方的百丈之外。而相隔如此之近,竟然什么也看不见。

    无咎挥袖驱逐着云雾,继续踏空往前。而不过几丈,“砰”的光芒闪烁。他身形一顿,被迫止住去势。

    咦,难怪什么也看不见,竟有阵法禁制的阻挡。

    而那庞大的倒悬之山,十之**便是日宫所在。

    无咎伸手击打,空无一物,试图往前,又徒劳无功。他抓出风雷刀用力劈去。却无风声、亦无雷声。他顿时愣在半空,一时无计可施。

    阵法竟然如此的诡异,不仅难以破解,也无从逾越,莫非徒劳而返?

    无咎左右张望,眼光闪烁。

    而他稍作迟疑,竟收起长刀,伸手扯出了他的撼天神弓。

    远近没有原界高人出现,且以神弓强行破阵。倘若如愿,便是侥幸。否则掉头跑路,为时不晚。

    无咎暗暗咬牙,举起神弓。

    而尚未拉动弓弦,他又神色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