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仙途遗祸 > 1631 林冬连的配合
    就算没有人请,“林冬连”也不会放任不管的。但是被请了,倒是能多观察一下。在水馨的眼中,君纾虽然有点儿放不下面子,表情中的焦急也不像是假的。张斓更是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们几个牵头组织的,虽然是文会开多了以后的必然结果,但要是两个被掳的姑娘出了什么事,她们也不好过。甭管是走仕途还是想要安居后宅,都是一大污点。

    所以看着是真的情真意切。

    “我尽力而为。”水馨就应得很干脆。

    此时,在有余武馆的屋顶上,还站着一个人,正看着掳走两个姑娘的修士逃亡的方向。真要说起来,他是完全可以阻止这件事发生的,也就用不着让下面不知道多少辈的外甥女露出哭唧唧的样子来了。

    姚清源自然是早就到了的。

    因为得了南广连的一方印章,姚清源是一路使用法术赶路,来得其实比水馨还早。只是没有露面罢了。

    从头看到尾的他,完全不觉得这是什么意外事件。

    毕竟,他可是看着君妙容她们几个吵起来的,也早就注意到了,那隐藏在香坊库房里的修士。

    有余武馆这样的地方,开在别的地方也就算了,开在明都,能给有矛盾的剑修一个发泄争斗的地方,给被打压的道修玄修一个练习的地方,就算没有官方背景,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禁制给弄得风雨不透,和护城大阵完全隔绝。

    有余武馆的禁制是有后门的。

    通过护城大阵的权限,可以悄无声息的将神识透入,观察任何一个有余武馆的房间。

    而南广连给姚清源的那个小印,就是让他能在一定程度上,获取这片地方护城大阵的权限,当然也就能借此监控整个有余武馆。

    他可以肯定,有余武馆没来什么高手。

    就有余武馆的人,想要将“林冬连”身上近乎于“本命法器”的东西剥夺,得说实在是想得太多了。除非拿那么一大堆的世家贵女来做人质。

    但这些姑娘说是不用多余的法宝来比斗,身上也肯定有些压箱底的保命之物。

    在有余武馆动手的话,哪怕香坊仓库里趴着的是接应之人,也实在是看不到任何成功可能。就算是“林冬连”自己配合都不可能。

    在这种时候,四个信心不足的姑娘带着三个护卫离开了大部队,恰好就进了与香坊仓库相邻的屋子,哪怕这选择算得上是顺其自然,姚清源依然觉得有些不对。

    君家的二姑娘君妙言有问题。

    是她先说,“我们要个宽敞的地儿”可能够给修士联系法术的,地方能狭窄吗?需要特别强调?

    蕴火房是比较大,但是,这有余武馆的五相八卦房就没有小的。

    再然后,姚清源又不担心林冬连(剑心伪装)加上谷雨(曾经剑心)两个凑在一起能被人偷袭,就将注意力全放在蕴火房了。这么一注意,很快就注意到了另外的不对。

    君妙言修炼了某种天目神通的秘法。

    和叶久修炼的秘法类似,能让天目神通配合声音使用,成为音攻的辅助,换句话说君妙言在使用了天目神通的前提下,她的声音带有轻微的蛊惑之力!

    君妙容日常就受到她的影响,早已经落入陷阱而不自知。

    不知不觉的就和另外两个吵起来了。

    宁要北上,准备在华国嫁人。在后宅派之间难免有些优越感。但也同样带着“华国会不会改变”的忧虑。被君妙容和古思娴阴阳怪气的嘲讽几句……嗯,所谓的交流变成失控的战斗,半点也不奇怪。

    姚清源当然可以阻止君妙容和宁被掳走。

    但姚清源袖手旁观了。他只是传了个消息出去。

    毕竟来掳人的又不是采花贼。带着目的而来,倒是不会轻易伤害这两位。

    姚清源这么想着,调动了这片地方大阵的力量,将自己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不过……很快,姚清源就确认,林水馨应该已经发现他了。

    谁让这附近的植物确实是不少呢?

    姚清源垂下目光看去,一声咆哮,原本笼罩在蕴火房外面的香雾,顿时向天空卷去。本来就只是混杂了一些低阶的灵香,讲真,要不是有余武馆想要证明自己的无辜,虽说立刻解决了香雾是做不到,持续收拾处理的话,也用不着这么一声咆哮来收尾了。

    随着咆哮声,一只巨大的天罡狼驮着个美貌的姑娘从豁口的位置蹿了出来,身边跟了个穿着红衣的剑修。

    在她的身后,一株“灵茶树”的虚影如影随形,迎风招展,全无突兀之感。

    然后是叶崇瑛、君纾。

    君纾还扭头喊,“不要全都跟上来!大家都小心点,就怕是还有危险!”

    姚清源还是认识君纾的。

    毕竟,就算是做样子,君纾也参加了他的相亲宴么。如果她和这桩事没有关系,估计也是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埋伏在哪里,掳掠贵女吧?担心其他女子有危险,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啊……这些姑娘又不是不出门交际。

    别说外城了。

    就是郊外也是常去的。真的是为了掳掠这些世家贵女的话,这里可不是什么好机会。君纾是关心则乱,所以想不到这点的吗?

    姚清源已经肯定君妙言有问题,却不能肯定君妙言到底在其中掺和了多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知情者甚至是参与者。现在,除了极少数人比如说叶崇瑛,基本上是看谁都要怀疑一下。

    怀疑着,姚清源还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林冬连”肯定不会跟丢的。

    而抓人的人,有九成的可能性,也本来就不会让她跟丢。

    水馨确实是已经发现姚清源的存在了。

    他仿佛融入了这座城市之中。

    但是,还是有痕迹的。

    毕竟姚清源又不是刺客,没有“潜伏专精”。只能说,这种潜伏方式,应该能瞒过大部分人至少她身为剑心的感知就没感知到他的存在。还是混沌灵木传来了“熟人”的消息。

    姚清源来干嘛的?总不可能是来相看媳妇的。

    要是路过,以他的实力也不可能看着君妙容两个被掳走。哪怕他并不想娶君妙容。

    这么一想,水馨觉得也就有底了。

    她坐在小白的身上,冲出有余武馆,然后又很快越过了那个香坊的仓库,落到了街道上。

    外城本来是最为繁华的地方,她过来的时候,就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哪怕是小巷子里,也有不少人活动。

    但现在,落在街道上,街道上居然没什么人。

    当然了,也是有余武馆向外示警了的缘故。这是本来就有,又在明都混乱之后加强了的措施。明都有不少“指定避难所”这一类的地方,建筑比较坚固,有地下室可以躲藏。在明都出事的时候,贫民百姓可以就近找这样的“避难所”躲起来,等待救援。若是对自己的家宅有信心,躲进家中也可以。

    在明都混乱之前,明都百姓早就忘了这个跟着明都一起建立起来的预防措施。

    但在那些混乱之后,明都百姓们肯定又记起来了。

    水馨这会儿也没管这么多,她循着之前探查得到的信息,让小白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这时候,城防军也从另一边跑过来。

    但他们肯定是先进了有余武馆。不可能一来就跟着追踪犯人。

    小白在街道上闷头跑了一阵,虽然拐了几次弯,整体却离中城越来越近了。

    “那个地方……”跟在小白边上的谷雨忽然一脸无语。其实她现在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小白。但是水馨是一路和植物沟通一路追踪,速度自然快不起来。

    “林姑娘,看起来我们要进胭脂坊了。”

    胭脂坊?

    水馨愣了下,小白已经冲进了一块门坊。

    到底也是有些经验的,水馨看看周围的亭台楼阁,一下子明白胭脂坊是什么地方了。青楼区啊!

    因为才是中午,这里还有几分寥落的意味。街道上都没什么人往来。

    那些院落,甚至有几分幽深的感觉。

    水馨倒吸一口冷气。她觉得姚清源最好还是别露面了。君妙容两个被掳去哪里不好,掳来这里,就是没事也是一身骚。

    要是被人知道姚清源一度“见死不救”……哪怕是他保不定都要悲剧。

    “还真就在这里。”水馨叹口气,“进了一栋楼。”

    她扭头就对跟得有些吃力的叶崇瑛两人道,“两位都是之前上了擂台的,消耗至今不曾补回。这种地方最好还是不要进去了对了,你们传了消息出去么?”

    君纾的脸色难看,没有回答。

    叶崇瑛却摇摇头,“让君姑娘等援军吧。我上次立了功,算是得了些好东西,自保应该无碍。”

    水馨想着还有姚清源兜底,也没有深劝。

    “这种地方也不能耽搁,我要闯进去了。”

    君纾一咬牙,“林姑娘尽管放心!为了救人,不得已而为之,哪怕是破坏了这里,我也必然尽力不叫你受到惩罚!”

    她到底是有几分义气。

    但这样的义气,在发现了这是什么地方之后,还是有些退缩了。

    看水馨几人径自闯入了那叫做“探幽阁”的地方,君纾深吸一口气,谨慎的将自己的防御文宝用了起来。又连吞了两颗丹药。一种是辟毒的。

    这才算是做好准备,环顾四方。

    这胭脂坊外尚且活动着的人,不管男女,可没有傻子。光是小白就足以让人不敢轻举妄动了。君纾的模样,更是摆明了是个世家贵女。

    被君纾瞪过来,就没人敢直接怼上去的,纷纷偏开头,小声议论。

    这也不像是要捉奸啊!

    探幽阁什么时候作妖了?

    如果君纾这会儿没有心烦意乱,认真去听那些小声的、私下里的议论的话,就能知道,探幽阁是个走“雅”路线的青楼。

    里面统共就没几个姑娘。

    但都是有色有才的,颇受士子欢迎。

    和周围的青楼往来不多,且似乎背后有人。不怎么被人待见,旁人却也拿他们没法子。

    探幽阁的门面,就是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小楼之中,在水馨的感应里,空无一人。而过了小楼,整个院子都被禁制封锁了起来。或者说,这里摆了一个阵法。没怎么掩饰的阵法,明晃晃的“请君入瓮”的意思。

    水馨闯过了小楼,小楼的前后门,就那么径自关上了。

    似乎并不想要掩饰什么。

    “这可是……太明目张胆了。”水馨都有些诧异了,“这一路跑过来,路程可也不算太短了。就不担心出点岔子什么的?”

    叶崇瑛站在她边上,愣了一下。

    这番话品味一下,就是说……

    “林姑娘难道笃定这是针对你的?”

    水馨指了指前面。

    从她们现在的位置上看,是一条被高大的乔木树冠拥簇的一条抄手游廊。但那些“植物”,在她的“剑心感知”以及“万年合欢花感知”中,存在又不存在。

    “这是个阵法。在外城将两个小姑娘抓到这里,从不会是就为了得罪两个官宦世家吧?”

    “……那你怎么还是来了?”

    “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啊。”水馨叹口气,“与其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危险会降临,不如确认下是不是真有危险。但看到这个之前,我也不能肯定真有危险的。”

    叶崇瑛冷哼一声,经历过实战的她,眉目之中轻易的染上了几分肃杀。

    “这是仗着大家的精力都被使节团牵扯。既然已经来了,就把危险给……”

    “我劝姐姐还是不要在没有把握的时候就说这种话的好。”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将叶崇瑛的话给直接截断。

    这个口称“姐姐”的家伙,在下一刻,突兀的出现在了抄手游廊之上,让水馨和叶崇瑛两人都露出了几分诧异之色来。

    这个人,正是之前还在有余武馆里面的姑娘之一。

    和水馨说起要交易的“景萝”。也是之前才在叶崇瑛手下认输的那位。自然,水馨两人对她是都有印象的。

    水馨想了想,“那你刚才找我交易做什么?”

    景萝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事出突然,我也没有法子啊。况且,也没有想到,姐姐如此配合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