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仙途遗祸 > 1692 指挥与合作
    有个青氏的真君,青氏的凤凰阁子弟就能逃脱大难吗?肯定不行。不说别人,只看之前那个青氏金丹的下场就知道了。偏偏水馨等人在海链岛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几个姓青的弟子。

    虽说凤凰阁的海链岛不只是一座岛屿吧,但青氏主修木系功法,在海洋环境明显比一水儿火系功法的凤凰阁修士更适应。哪怕只是操控防御阵法,都会比凤凰阁弟子省心省力。青氏是凤凰阁的内门大姓,要是青氏弟子去得多了,肯定各个岛屿都会有分配的。

    青氏的弟子们不在海链诸岛,也没有在之前的追溯幻境中出现,那么有**成的可能,是聚集在别的地方出事了。

    水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主意打到剩余的植物身上。

    说起来,她第一次真正学会向植物借力,就是在凤凰阁凰血秘境。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因缘了。虽然凤凰阁剩下的那些植物,和第一次来到凤凰阁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可谓是天壤之别。

    那时候,虽然凤凰阁的大部分地方都不长植物,可只要是长了,那就是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现在么,客峰的植物在霹雳子爆炸的时候就毁了大半,现在连树根都死光了。放眼望去,其他地方的植物……

    水馨还是让洪将飞舟开到了一座尚且有着植物的山峰上。

    她的记性很好,这座山峰虽然不是青氏的主峰,却也是修炼木系功法的凤凰阁外门弟子聚集的地方。当初金指给她看过的。

    这座山峰上,也还有一些稀稀落落的大树,尚且勉强存活着。

    水馨在心底叹了口气,跳下飞舟,脚踏实地,身后再次出现了混沌灵木幼苗的投影。这投影看起来倒是和之前一样,就比她高上一些,不知情的人,是不可能将之和书山上出现的参天大树联系到一起的。

    混沌灵木的幼苗最近比较高兴,但显然,它还是不大喜欢凤凰阁的这个环境。刚出现的时候还很高兴的摇摆着枝叶,但没两秒钟,那些摆动的枝条就停滞了。

    水馨能清楚的感应到,混沌灵木的心态变化,甚至觉得它想要伸出枝条来戳自己两下。

    不过,水馨也没在意。

    很想说你本体都那样了你挑剔个啥?

    而且,虽然不高兴,混沌灵木之前才收回了本体的一点儿东西,肯定是不会撂挑子不干的。不但不会撂挑子……作为“中转站”的,水馨额头镶嵌的,在旁人看来那就是她特殊资质外相的花苞,都微微亮了起来。

    林诚允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我怎么觉得,冬……呃,诚欢修练出来的法力,有点儿变了?变得有些像是儒修了?”

    林诚思不吭声那是,藏了个书山印的分印,要是还完全没有儒修的气息,那书山印的分印就一定出问题了。

    林诚允想想却也自己有了答案,“听说她之前是在文山书院的山海殿也立了不小的功劳?”

    “你没去过她现在那个地方。”林诚思道,“那可是学海真把水倒进去了。本命法器算是受了书山学海印的大力蕴养。”

    林诚允有些羡慕的点点头。

    要不是那个特殊情况,谁要是敢从山海殿里面截留那么多力量,文山书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哪能像现在这样,非但不能追究,还得再倒送东西。

    问题是,林冬连她又不是儒修!

    “她好像真的找到线索了。”林诚茂倒不是观察力出色,而是没分心想别的,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这些半死不活的树,能提供什么线索啊?”林诚月随之发现了水馨的脸色变化,却是十分想不通。

    零散分布在这座山头上的树,树叶都掉光了,而且多半都有枯萎之象。就算是“生前”是有极大的树龄……

    “之前不是说,她这个本事,和安元辰那个追溯幻境有类似之处吗?”林诚月嘀咕。

    “你真的是先天天目?”林诚思有些稀奇的看着林诚月。

    “什么意思?”林诚月那个气。

    为毛这么个本来不过是宗室边缘的林氏子弟,现在居然也能有高高在上的气派了?

    “你觉得这些植物是怎么枯萎的?”林诚思问。

    这不只是说目前只有半枯的那几株大树,更包括那些已经枯萎到只剩下一点点的其他植物。

    林诚月愣了一下,正想说什么,忽然反应过来尽管这座山峰上的建筑也毁了,但好像毁坏的方式,和之前那座客峰之上不一样。不像是被外力摧毁,倒有些像是……在时光的影响下崩塌?

    “……时,时光之力?”仔细观察了之后,林诚月都结巴了。

    林诚思翻了个白眼。

    好吧,正常来说,能让建筑被时光摧毁,和消耗植物潜力,是等级完全不同的两种法术。但是……

    林诚允叹了口气,“你怎么不想想,皇宫宗祠祭天台,当初是用什么材料建设的,现在又是什么等级?随便去个大儒能打破吗?”

    林诚月这才恍然。

    那些东西建造起来的时候,儒修们不能说一穷二白,可用灵材建造那么庞大的建筑,肯定是不可能的。都是用的凡间材料而已。

    几百年的时间里,那几个建筑,不说禁制,只说材料,就真不是大儒能轻易摧毁的了。

    说到底,那是红尘念火的正面运用,类似于不断用灵气去滋养凡间材料。

    现在这个情况,是反面应用……不对,用的不是红尘念火,而是传说中的……

    “这些山峰都是护山大阵的节点。”洪看林诚月的模样,忍不住出言解释作为宗室供奉的慧骨,他对宗室倒是真忠诚,对宗室的后辈,也抱有相当善意。

    并不会因为此时任务改变,就对林诚月置之不理。

    当然,他现在开口,也是因为,直到现在,“林冬连”有了线索,连带着他也顺着气息的涌动察觉到了一些。

    “而这些节树木,都是在这座山峰上扎根良久,想来也常年受到这里修炼的凤凰阁弟子的气息影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护山大阵都有了一定关联。”

    具体的关联很玄妙,洪说不清。

    但其他人也不用他说清。

    毕竟,那些玄妙的联系,在华明两国其实颇为常见。

    “这座山峰上并没有受到战斗波及可能也就是揽月真君砸门的时候磕碰了一点。但大体上来说,受到的影响,主要还是大阵的反馈。或者说,凤凰阁住在这里的这批弟子的‘七情’的反馈。”

    红尘念火也是七情的一种。

    冤孽同样是七情的一种。

    儒修只是专修,但先天天目,对所有的“七情”,都该有敏锐的感知。所以林诚允和林诚思,才对会林诚月的迟钝表示无语。

    林诚茂也跟着林诚月听懂了,暗地里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多说话。

    “是啊,青氏子弟,可没有‘霜绝’保护。”

    感应了好一会儿的水馨睁开眼,接上了洪的话。

    现在她肯定了,“霜绝”确实不是对那些凤凰阁弟子的屠杀,而是对那些不愿意听从命令的凤凰阁弟子的最后保护!

    虽然……水馨估计,其中也有“哪怕是杀掉,血脉也能起作用”这样的原因。

    “我知道那些人在什么地方了,但是我说不出来该怎么去……”水馨苦恼。

    “我先问下,那些人在元婴的眼皮子底下不?”林诚茂再次首先紧张的问道。

    “应该不在?”水馨其实也没啥把握。

    她哪里知道,和苏倾她们打起来的元婴有几个?

    林诚茂明显纠结了下。

    但他显然最终还是确认,在空间之外,才更有可能自己逃跑。于是不吭声了。

    “说不出来怎么去,能直接带路吗?”林诚思的把握就大多了,几乎完全不担心的。

    “我不知道……呃,我只能说,我试着引动阵法的变化。然后,我可能需要人写一篇悲愤一点的文章,引起共鸣。再然后,颜仲安应该就能顺着气息找过去了?”

    说着,水馨的目光落在了林氏的几个儒修身上。

    眼中明晃晃的写着你们行不行?不行的话空间里还有个文胆……

    一直都安安静静旁观体验的颜仲安则瞪大了眼这还有我的事呢?

    四个林氏宗室面面相觑。

    空间里和颜仲安一样全程观望的家伙,都把目光放在了乌溯的身上。乌溯苦笑摇头,他是文胆不假,但没有什么急才。这点学海验证过的。

    何况,想要引法共鸣,只靠才气肯定不行,要有真情实感才管用。

    他一路修炼还算是顺遂,悲愤什么的,当真不足。强行上的话,有些为赋新词之嫌。

    乌教授肯定是不肯出头的。

    林氏的四个宗室,却没有办法推脱,不管写不写得来吧……都得硬着头皮试下。

    纷纷拿出了纸笔。

    而坐在飞舟里休息的安元辰也取出了纸笔。但是,曾经的熊孩子显然也不认为自己写得来毕竟他最悲愤的时候,也就是差点被骗了纯洁的少男感情。

    他用纸笔敲了下站在边上的颜仲安。

    颜仲安低头看了他眼。

    “你不是也上过学堂学过文章吗?我听说过你在定海城的经历,我觉得你也能写一篇。”

    “但我不是儒修啊?”颜仲安大为尴尬,怎么一下子都找他?

    “你来写,我用文力催动帮你念。”安元辰不放过能得到回馈的机会。

    “我……”颜仲安还想推脱。

    “你试试看。”周永墨道。

    “你试试看。”林惊珩附和。

    这两位对儒修深有了解的剑心,显然也不把指望放在那几位宗室子弟身上不过就是被推出来转修功法而已。能有多少悲愤之情,实在是堪忧。

    颜仲安一脸然的接过了纸笔。

    他觉得自己在定海城的经历其实也称不上多悲愤……虽然梦域里面有些看不下去的东西,后来将一群修士拿出来买卖的场面也很糟糕……

    地面上的水馨撇了撇嘴。

    尽管没说,她指望的其实是林诚月。她并不觉得颜仲安能写出合格的文章来她是看着颜仲安成长起来的。能在那样的经历下,还凝练出善之剑意来的人,心中的阳光简直灿**人。悲愤个头!

    果然,四个林氏宗室和颜仲安同时动笔。

    但其他人还没写完呢,林诚月书写的文章就忽然熊熊燃烧起来!水馨一直在影响这座山峰树木根系和大阵的关联。

    林诚月书写的文章一燃烧,就形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鸟,仰天长啸着,冲着某个方向飞了过去!

    尽管林诚月的功力不足,这有着长长尾羽的黑色大鸟没飞多久,就在空中消失殆尽,果断放下笔的颜仲安,却果然感应到了水馨觉得他能感应到的东西!

    他激动的飞出了飞舟,“跟我来!”

    林诚月一脸懵逼,显然连她自己都没有料到这个结果。

    水馨却觉得理所当然。

    心有不甘却缺乏孤注一掷的勇气,只好埋怨大环境实在是很不友好。林诚月这样的状态,和宗门之中有野心却不够出彩的很多女弟子太有共鸣了。至于是不是足够悲愤,悲愤得有没有道理……这很重要?

    重要的是共鸣好吧!

    水馨迅速的收回混沌灵木幼苗虚影,飞回到了飞舟上。飞舟已经转而交给了墨鸦操控。洪也飞到了飞舟之外,跟着颜仲安的行动轨迹,摸索着阵法的变化,寻找更加“直观”、“玄修可理解”的线索。

    颜仲安并没有就那么往三峰的位置飞。

    而是飞得偏了一些,差不多在百峰中圈的位置停了下来。这时候,颜仲安已经不需要问别人了,“我的力量不够,但我能确认位置。所以还请几位前辈相助。”

    几个剑心都没感觉到“阵法间隙”在哪儿。

    不过既然和剑意有关,这样的结果也正常。周氏兄弟就直接点头了。

    而且,当颜仲安没有显化剑意虚影的朴实剑势击中了某座山峰外的某个点的时候,原本感觉不到的东西也就能感觉到了。

    本来就给人扭曲之感的空间,好像所有的扭曲,夹杂着无数惨叫哀嚎,集中到了一个点上!

    风水剑势同时汹涌,那一个点,立刻就被开拓了成了泄洪的堤坝!飞舟逆势而上,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