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纪元之主 > 第2301章万古杀局(下)
    纯白晶莹的火焰落下,整个泰山在温度,在瞬间就已提升到了一个让半圣都大汗淋漓的地步!

    在纯白晶莹的火焰之中,才气长河并没有被烧毁,反而越来越晶亮,无数圣道伟力被苏醒,与整个至圣儒道世界的圣道相合,其中最为精华的本源力量在不断绽放,可是即使这样,这才气长河依旧没有停息下去,就如镇压着一尊绝世凶胎,反而愈加的暴虐。

    接连演出“雷”“霆”“风”“水”“死”“杀”……种种圣人言语,圣道自然之力,仿佛是洪水一样自文字星辰之中绽放,直接向着才气上河倾泻而去,仿佛要将深在其中的老子彻底炼成虚无!

    如此情景,完全超出了诸多半圣的想象。但也是叫他们更加的兴奋一场!

    “果然吾圣道孔圣即使身死,他的英魄依旧在庇佑着我等圣道!今日定要叫那黄毛竖子,知晓我圣道伟力!”

    “我圣院监察圣元一切,这种假借古人之名,提升自己身价的手段,最是为人不齿。这小儿以历史之中虚构出来的始祖之名,扰乱我圣元礼法,理应当诛!”

    “此战之后,我等一定要重铸史书,不可叫任何妄议吾等圣道之言,再出现在圣元大陆之上!今日之灾,我等一定要引以为戒!”

    “确实如此。今日我至圣大陆之灾,就是有人曲解我之声历史造成的。我等重新编写历书,契合圣道,义不容辞!我等一定要为后人真正理清上古历史,不留任何残渣!”

    “对对对!子天兄说的极对!”眼望当代衍圣公,实力在孔圣遗泽之下,开了挂似的疯长,真正有了可以翻盘的力量,诸位百家半圣心中,真是畅快淋漓。

    之前这位仓颉钰,随意点杀他们半圣如鸡狗,根本就是在这世界之中如同犯规,简直能叫人妒火中烧,心生大恐怖,以这样的力量,不论他是谁,也不论他对人族有怎样的功绩,他都是圣院最大的敌人!

    只因为在这些半圣看来,任何不受他们控制的力量,就是至圣大陆,是人族最大的原罪,根本就是死不足惜!!

    “这就是传说中的修为不足,装备来凑?孔二的力量有什么意义?我说过你们今天谁都要死,谁来了都没有用!”就在这些半圣兴致勃勃地准备在此次大战之后,重铸上古历史,掩埋掉所有真相之时,一声不屑的声音,却从那才气长河之中流出,迎着所有人的视线,就见一双莹白无瑕的玉手,从长河之中探出。

    无穷无尽的文圣才气,演化而出的杀生大术,砸在这双玉手上,也只能砸出一点点浅白色的痕迹,但转瞬即逝,下一刻,玉手猛然发力。

    “刺啦……”庞大的才气长河,与在天宇悬浮的文字星斗,仿佛受到了不可抹去的创伤,生生被其撕成了两截,瞬间才气长河汇拢,重新化成一卷破碎了无数竹简的书册,重新落在了衍圣公的手上。

    而老子却是好像没有丝毫改变,甚至连他的一丝衣角都没有褶皱!

    “轰隆隆!!!”根本没叫这位衍圣公再有其余的动作,老子对着这些半圣,咧嘴朗声大笑。

    下一刻,玉手一握,直接在虚空上一锤,天空上发出层层沉闷的爆碎声,无数到漆黑深邃的裂缝,在以老子的拳头向外扩散。当代衍圣公孔綦,只是感觉自己被无数硕大的天外星辰砸中,区区一霎,便已什么都不知晓了!

    “你们自己选择,下一个谁战出来受死!”望着其余的半圣,老子冷冷笑道。

    一霎间,当代衍圣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老子单手捏成了粉渣!这位衍圣公本身就只是大儒文位,如果不是孔圣遗泽,一一落在在他的身上,莫说是老子就是其他圣元半圣也不会高看他一眼!

    没有自己的圣道,躺在先祖的功劳簿上混日日子,甚至在孔圣伟力的帮助下,比他们这些一步步凝练自身圣道的半圣地位更高,这怎么不叫他们半圣嫉恨?

    但不论他们对这位衍圣公再怎么样的不满,他绝对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或者说,这衍圣公身死,他们拿什么和赵奇相抗?

    这一次半圣狙击仓颉氏,差不多整个大陆文道世家,除了在太阴之上神神秘秘的文王姬氏,一直游离与圣院之外的亚圣孟氏,荀氏之外,都有参与,一旦事败,就是至圣圣道尽没!

    只可惜,事态的发展永远不可能与他们的想法一致,当代这位衍圣公在孔圣遗泽,一一落在他身上的情况之下,依旧被老子轻松捏死,这让其他半圣,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急。

    “哗啦”一声声惨鸣声在衍圣公的身上流出。书,尺,刀,笔,印,冠,衣这些象征着万古圣元圣道精髓概念的孔圣遗宝,在此刻亦都是重新崩散成了一摊摊的流光,准备重回孔府圣院。

    “都在这里了,有什么跑的,都给我回来!”老子大手一抓,手掌心中无数的穴窍被打开。无数中子星在老子掌中穴窍之中荡漾,引力,重力直接坍塌了时空与光线,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黑幽的大混洞!

    只是轻轻一缕气机扫过,巍峨泰山生生被扫落了数百丈,阿里走手掌中,庞大如一颗硕大星斗的质量,在此刻被层层解放。

    “轰!”曲手一拽,那几束万古文华流光,便已经摘到了他的手心,老子五指回旋,好似五座远古神山在坍塌。恢弘的质量与体积,坍塌成一颗黑洞。

    “啪啪啪啪……”一声声细密的连串爆响,散发着无尽才气毫光,无穷才气在此具现,在老子的手掌心里似有若无的震动,但却始终无法掰开老子的手心,从其中挣脱束缚!

    “孔二,你都已经死了。何必再在这里恶心人?早早的被人裱在墙上多好?”老子目光如炬,五指微微用力,手中万载文华的各色圣道光辉,如回光返照,似一颗颗的大日升腾,但转瞬即逝,只剩下了点点文华碎屑,彻底被老子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