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无量真途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以重宝,如何成剑?
    这次来讨教苦老,虽是因为桓因对自己的铸剑思路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最基本的自信,桓因还是有的。毕竟这思路可是他苦思冥想了整整八天才弄出来的,他这铸剑大师若非浪得虚名,这般用心,怎么会没有点儿成效呢?

    于是,哪怕桓因能想到以苦老的博学多才能给出一些自己没想到的建议,可对于“不行”这种完全否定的说法,他是没想到苦老一上来就会给出来的。更何况,苦老还只单单说是看了材料就觉得不行。要知道,材料可是铸剑最基本的东西,桓因难道连基本功都不扎实吗?

    心中顿时就有几分失落,还带有几分不快,不过,桓因知道苦老的厉害,于是很快就开口问到:“苦老,此话怎讲?”

    苦老捻了捻胡须,说到:“大人,老朽虽不懂铸剑,可也知道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就是但凡圣主,都会一心想着人民,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

    苦老的话桓因自然赞同,这也是他一向奉行的基本原则。可是,他不知道苦老为什么把这个提出来,于是又问:“自当如此,可这与铸剑何干?”

    苦老把桓因整理出来的东西重新放到了桓因自己的跟前,说到:“大人请看,你所列举的铸剑材料,光看前三样,样样罕有,样样都是千金难求之至宝。铸剑材料,无非是从民间取来,或依靠人民的力量开采而来。如今我东方八天刚刚复苏,百废待兴,可只是大人列举的前三样材料,已足可大幅增加人民的负担。而若再依次往大人所列举的材料看下去,要准备齐了,不由老朽不想到‘劳民伤财’四个字啊。”

    桓因猛的一愣,整个人如遭重击。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想了足足八天的铸剑思路,竟一来就被苦老打上了“劳民伤财”的标记。要知道,他一向自诩为明君,处处为人民着想,更是可以为了人民而不惜牺牲自己。如此,哪能受得了这等评价?

    “劳民伤财……”半晌,桓因默默的念叨了一句。他虽不甘承认,可苦老的话,让他根本无法反驳丝毫。

    “大人,若当真按你所拟的思路来铸剑,就算最终成功了,人民怕也不会参拜啊。因为,那时民怨已起了。”苦老看着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的桓因,再次开口。而桓因没注意到的是,他开口之时,目光之中竟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极为深邃的光芒。

    苦老的话,再次让得桓因的心中一扯。他甚至自问,若自己当真把人民放在首位,又怎么可能整理得出如此思路来?

    好久,桓因才回过了神来。只是,他整个人已显得有些不在状态,显然苦老的话已经刺入了他心中最软弱的地方。桓因对着苦老一拜,说到:“若非苦老提醒,我险些酿成大错。只是在下还有一问,古往今来,选材都是铸剑必不可少的一环。选天材地宝铸剑,更几乎是神剑铸成的必备条件。如此,现在的我,要如何以普通材料铸造出一把让人民满意的剑来?”

    苦老说到:“我闻当年上一任帝君铸剑之时,除依靠那奇石以外,材料全靠风雨雷电,于人民秋毫未犯。而且就算是那奇石,也是上一任帝君偶然得之。大人,你可以从这一点出发,好好想一想该如何铸剑。如今天界虽已大变,可老朽窃以为,上一任帝君乃是真正的明君。”

    听完苦老的话,桓因点了点头。可是,他却越发的迷茫。当年铸造擎天一剑之事,桓因根本就从其中毫无体悟,要效仿此法,实属荒谬。

    不久后,桓因又与苦老多聊了几句,可始终都对铸剑无益,反而让桓因越来越找不到铸剑的方向。然后,他离开了。

    桓因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又把自己给关了起来,每日冥思苦想到底该如何铸剑。可是,一连十天过去,他寸步未离房间,房间之中满是被他揉成团的废纸,但他却什么收获也没有得到。

    这一日,胡子实在是有些担心桓因了。于是,他主动敲响了桓因的房门,也不管打没打扰桓因了。

    桓因开开门,胡子看到了一脸憔悴的桓因,当然,还有他的披头散发和双目赤红。

    胡子没想到自己看到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可他不知道的是,桓因乃是一个铸剑大师,更是一个铸剑的痴儿,也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帝君。如此,他的铸剑之道和为民之心同时受到冲击和挑战,由不得他不如此。

    “大人,你……你这是怎么了?”胡子开口,声音之中充满了关切。

    桓因把胡子请进了屋中,坐下后随意的摆了摆手,说到:“无妨,你来此有何事?”

    胡子说到:“大人,你在屋中已把自己关了整整十日了,大家都为你感到担心。大人,若实在不行,这剑我们不铸了不行吗?”

    桓因眉头微微一皱,说到:“既是对人民有益之事,那是万万不可不做的。我只是思路尚未完全清晰,你们不必太过担心,再过些时日,我定能想出合适的办法。”

    胡子叹了口气,似知道桓因会这么回答一般。不过很快的,他还是说到:“大人,此事我们都愿出力,如若有用得着的地方,还请大人明言,不要自己一个人苦苦支撑。”

    桓因摆了摆手,就想要让胡子出去,可他很快想到胡子是超级丹师,在丹道之上的造诣怕是不比自己的铸剑造诣要差。虽说炼丹和铸剑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门道,可在某些方面,或许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于是,桓因连忙问胡子:“胡子,若是炼丹的话,要怎样才能既不用天材地宝,又可以炼制出一枚品质不凡的仙丹来?”

    胡子锁眉沉思了一会儿,说到:“丹药是以药力见效的,若没有天材地宝为材料,药力很难有所提升。只是,若实在没有办法,或许有一法可以尝试。可是这办法,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在特殊情况下试过一次,效果马马虎虎。”

    桓因双目一亮,问到:“是什么办法?”

    胡子说到:“就是尝试着把丹药炼成自己。”

    桓因一愣,问到:“这是什么意思?”

    胡子说到:“大人,我的丹药之中,但凡宝丹,都必有我自己的一根胡须。这胡须并不是天材地宝,要说其药力,自然丝毫没有。可这一根代表了我自己的胡须,却往往能够起到对丹药画龙点睛的作用,让丹药从上品进入极品之列。”

    “在我看来,胡须就是我自身的代表。有了胡须,就是出自我胡子之手的丹药,如此,此丹必不能差。若没有这根胡须,就好似丹药与我无关,其品级,我自然也不关心了。”

    “我曾有一次炼丹,迫于条件限制,没有上好材料。可为了救人,我以胡须为主药,也勉强成功。那时我就想,这炼丹炼的是丹,或许,也是炼的我自己。若我自己丹道足够,万物皆可成丹。若我自己丹道造诣肤浅,纵然有无数天材地宝摆在我的面前任我使用,我怕也只会暴殄天物而已。”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