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鸣凤天下 > 第四百零七章三大神捕
    然而众人无声,竟然无一人回你应。

    眼见众人这般回应,萧凤更感恼恨;“很好。都不说话是吗?非得要我亲口点名才行?”目光一转,却是落在如今的总理杨承龙身上,厉声喝道;“你乃是他的父亲,可否告诉我你那爱子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这”

    杨承龙身子一颤,连忙自座椅之上翻身下来,躬身回道:“还请主公赎罪,在下管教不严,未曾好好约束孩儿,让他做出这般错事。”

    “只是如此吗?”

    萧凤却不接受,对着杨承龙厉声骂道:“你可知晓,那些物资乃是安抚地方百姓所用,然而这些却被他纳为己用,惹得百姓怨声载道。若是他们因此而兴兵起义,向我等讨一个公道,那我等又该如何?尔等莫不是忘了,当初我们为何要兴兵造反?”

    “微臣明白。等到微臣回去,定然要好好斥责他一番。”杨承龙俯首回道。

    萧凤却是冷笑一声,说道:“回去?他既然犯了这种事情,你觉得他还有资格回去吗?”

    “这!主公,您的意思是?”

    周劲松蓦地抬头,看着萧凤。

    他乃是最高法院院长,自然清楚以杨子山的罪名,会被判处什么样的罪行,先前之所以将此事压下来,便是不想得罪杨承龙。

    萧凤斜眼一瞪,骂道:“怎么了?你身为法院,却对此事视而不见,莫非当真也和此事有些关系?”

    “当然不是。”

    周劲松连忙解释道,生怕惹来了萧凤的嫌疑:“只是主公,您也清楚此事牵连甚大,若是就这么广而告之,让治下百姓都知晓此事,只怕对我朝声誉有损啊。主公!”

    “声誉有损?”

    萧凤只感到荒谬无比,斥责道:“都已经弄出长安沸沸扬扬了,这才是声誉有损。你们若是当真在乎声誉,便应该在他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制止,而不是一味的包庇、隐藏。如今时候,就应该公之于众,让朝中百姓知晓我等决心。要不然,如何能够让世人信任我等?”

    身为一方领导,萧凤也清楚水至清则无鱼,以前为了能够稳定朝纲、安心对敌,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现在这些家伙都弄出这种事情来了,她自然是坐不住了,打算出手整治这些事情来。

    而这杨子山一案,便是关键。

    周劲松默然应道:“微臣明白。”

    至于那杨承龙,早已经是面如死灰,木然站在原地。

    “至于你?不管如何,那杨子山终究乃是你的儿子。你为父亲,纵然没有参与其中,但依旧有失察之责。你还是就此下去,莫要继续留在这里了。”萧凤瞪了杨承龙一眼,有些搞不清楚,为何当初那个志气磅礴的少年,会变成这般模样来,随后侧目看了周劲松一眼,又是喝道:“还有。此事已经惹动全城,那便将整个案件公开审查,让城中百姓也能够一览无余,不至于毫无隐瞒。明白吗?”

    “什么?”

    周劲松浑身一震,连忙抬起头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萧凤:“主公!若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太过严苛了?再怎么说,那杨子山也是一方大员,若是就这么被众人围观,如何得了?”

    要知道在这之前,他们可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毕竟那杨子山乃是一方大员,若是就这么被人围观,着实太过丢脸了。

    “哼!就许他残害百姓,却不许百姓看他那狼狈模样?”

    萧凤冷哼道:“他当初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便应该想到这一点。”眼见周劲松还是一副不愿意的模样,便道:“还有。你若是不愿意的话,那便换一个人吧。我记得,龙涛当初也只是只差一票,方才落选的。”

    周劲松身子一颤,只好回道:“微臣明白。”

    那杨承龙只是因为乃是杨子山的父亲,便被直接拿掉职位,他若是继续坚持的话,只怕也会落个同样的下场。

    “很好。那你便去筹备此事吧。记住了,这场审判可是有很多人观看呢,若是闹出了什么纰漏来,我唯你是问。”萧凤威胁道。

    周劲松只感惶恐,连忙回道:“微臣明白。只是那杨子山呢?他再怎么说也是襄阳府知府,若是他蓄意反抗的话,又该如何?”先前时候,襄阳府乃是维持华夏军南征得重要地点,此地聚集了大量的物资以及人员。

    而杨子山作为这襄阳府知府,只怕也会借着这些资源培植出属于自己的势力,他若是想要反抗的话,其造成的影响只怕不小。

    萧凤轻哼一声回道:“这个无需你担心,我已经派人去解决了。你现在只需布置法院,并且依着我朝律法审理此案,那便可以了。”

    “微臣明白。”

    周劲松躬身拜道,旋即离开。

    “你们啊。竟然在我离开的时候,让这种事情发生?莫不是长久呆在这是上面,觉得没有人敢动你们了吗?”萧凤也是感到烦躁,目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自每一个人的脸庞扫过。

    这些人被这么一看,也是感到身子一颤,也不知小时害怕还是心虚,连忙低下头来,不敢直视萧凤的目光。

    “都退下去吧。”

    挥挥手,萧凤眼见这些人纷纷离开,方才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思。

    她也不是不知晓这些人的心思,不管表面上说着什么样的大话,但私底下还是存在着自己的小心思,要不然为何会选择当官?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若非萧凤手中并无这些人的证据,只怕也会将这些家伙汰换一下,以免朝廷被这些人所把控,最终沦为和宋朝一般模样,若是成了那样子,只怕也是距离崩溃没多远了。

    萧凤害怕自己所缔造的这一切就这么被毁了,自然对此事甚为在心。

    …………

    襄阳府。

    一如往常时候,杨子山神色悠闲踏出府中,准备去寻找那些商人一起逍遥,然而于府邸之上,却早已经立着一人。

    此人相貌看起来相当年轻,但是却有一头白发,背后背着一柄利剑,目光锐利的看着杨子山,诉道:“你便是杨子山?”

    “没错。”

    杨子山下巴微昂,面露不屑看着此人:“只是你是谁,竟然敢拦在我面前?趁着现在我还没发脾气滚一边去,要不然要你好看。”

    他也是从四品的官员,而且其父亲更是杨承龙,看着其他人自然是高人一等。

    “哦?素闻杨子山飞扬跋扈,如今一见果真如此。”那人笑道:“只可惜今日之后,你便不是此地知府了。因为今日,你便要被我所擒!”背后利剑铿锵作响,仿佛感觉到主人的意志,光华绽放之下,更是透着凌厉之气。

    杨子山心中一凝,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般和我说话?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敢出现在这里,足见对方要么实力不凡,要么身份不凡,他只道自己所犯的事情尚且无人知晓,依旧拿出知府的架势,喝道:“来人,将此人给我抓起来,押后审问。”

    自周围府邸之中,当即奔出数十位衙役来,一起朝着那人扑去。

    只是没等他们靠近,自那人背后长剑之中,便射出数十道剑气,将这些衙役的穴道尽数封锁。

    “封剑诀?你是最高法院之中的神捕封剑无缺?”

    乍见眼前一幕,杨子山只感到紧张无比,为了抓捕那些武功高绝的武者,最高法院特意培养了一批人,并且赐予他们神捕美誉,而封剑无缺便是其中之一。

    眼见此人现身于此,杨子山当即明白自己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宣告败露,当即骂道:“好个家伙,莫非当我怕你不成?”心中一横之下,竟然是聚集莫大功力,对着封剑无缺猛的一拍,势若排山倒海,方圆三丈之内皆被封锁,让人难以逃脱这致命一击。

    “嗯?”

    面对这足以崩山碎石的一击,封剑无缺身形不动,双目蓦地放出精光。

    背后长剑似有回应,“铿锵”一声跃出剑鞘,一缕寒芒废除,那杨子山未及反应,“砰”的一声自空中跌落下来,四肢之处皆是伸出鲜血,却是被直接废掉了手筋、脚筋。

    走上前来,封剑无缺全然无视周遭众人,将杨子山抗在肩上,随后消失在襄阳府之内。

    眼见杨子山被抓,襄阳府之中也是议论纷纷,弄不清楚状况。

    不过对于那些知情人来说,却是另外一番场景了,毕竟他们曾经犯下的事情是那么的大,若是因为杨子山被抓而捅出来,那就是在是太危险了。

    当即便开始暗中联系起来,开始商议接下来的应对策略。

    另一边,封剑无缺也带着杨子山,重新回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之内。

    “砰”的一声,杨子山被直接丢在了大堂之上,就和一个破布一样。

    “你啊,竟然当真将此人抓了回来了。”看着封剑无缺那波澜不惊的面庞,周劲松微微一叹。

    作为法院,他们既不像华夏军、警察那样,能够训练并且掌握属于自己的军队,更无法如同议员等人,培养属于自己的恩客,唯一能够依赖的便是这些愿意为法律贡献自己生命的神捕了。

    而这些神捕为了能够缉拿那些武力卓越的罪犯,自然也是修炼出了一身卓绝武功,于华夏朝之中也是享有相应的待遇,依具武功的高低,从从三品到从六品的都有。

    封剑无缺,便和无方居士、赦心罪佛并列,位居顶尖的三神捕之一了。

    封剑无缺回道:“此乃主公之命,微臣自当执行任务。不是吗?”看了一下那杨子山,又道:“此人现已经被带回,不知你打算如何处置?”

    “这个,还得审判之后,才有定论。”周劲松回道,看着那杨子山的目光也是越发复杂起来。

    若是此人没有被抓起来,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然而现在此人却被封剑无缺给抓了,让他是倍感头疼。

    但封剑无缺实力非凡,于最高法院之内也是威望颇高,毕竟是最高法院实力的代表之一,自然也不好贸然得罪,只好让属下将杨子山收押起来,等待审判。

    看着那杨子山被收押起来,封剑无缺稍感安心,张口问道:“对了。无方居士、赦心罪佛呢?他们现在何处?”

    “那赦心罪佛现在正在洗心崖静修。至于无方居士?你也知晓此人逍遥惯了,经常游历四方,若要找他着实困难。”周劲松若有所思的看着封剑无缺,问道:“你打算去找赦心罪佛吗?”

    “没错。”

    封剑无缺阖首回道:“毕竟这杨子山关系重大,更是杨承龙之子。若是他铤而走险,想要派人劫狱的话,那定然来者不弱。正是因此,所以我认为须得提防,以免让他被人劫去了,反而坏了我朝律法。不是吗?”

    “这倒也是。”

    周劲松微微叹息,随后让人将杨子山收押下来,关在专门设置的囚笼之内。

    而那封剑无缺则是离开长安,一路朝着终南山行去,也不知晓走了多远,终于来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这悬崖乃是位于一处瀑布之下,虽是被瀑布不断冲刷,但它却如同那劲松一样,始终顽强生长在山壁之上,更宛如一把石刀,将偌大的瀑布自中间劈开,而在这悬崖之上,正坐着一位和尚。

    这和尚双目微闭,口中默念心经,周身萦绕朦胧金光,将那瀑布水汽尽数挡开,却让整个山崖始终维持着干燥,未曾沾染半点水汽。

    “无缺。你来了?”

    双目微张,罪佛看向山崖底下的封剑无缺:“今日找我,又有何事?”

    “唉。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封剑无缺眼见罪佛双目微阖,连忙说道:“近日牢中关押了一位要犯,为了避免有人劫狱,所以需要你会法院一趟,以免生变。”

    若说赦心罪佛最大的问题,那边是除非是有任务需要执行,赦心罪佛便会一直在这里苦修,这一点也是让他感到不解,虽是百般询问但也无从知晓缘由,毕竟在赦心罪佛加入最高法院之前,便一直维持这般模样了。

    赦心罪佛听到之后,这才其洗心崖之上一跃而起,落在封剑无缺之前。

    “那我们一起走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