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脑洞(加更求月票)
    李永生也是相当无奈,当时他跑去针灸救治了,没顾得上跟刘白莲多说。﹍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但是他真没想到,刘师姑将他卖了,而且更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找过来询问的,竟然是军役房的人。

    军方找上他并不奇怪,水库发生的事情,性质极为恶劣,可以说是有意破坏庆典,在给中土国添堵。

    官府对此异常震怒,执意要将人找出,考虑到化修的恐怖,所以让军方介入调查。

    李永生心里明白,但是他对军方的观感一直不好,所以也没什么好声气,就回答说我是猜的——你问我凭什么猜?拜托,都说是猜了,还能有啥理由?

    他这个态度激怒了两名军人,走上前就要制服他,“跟我们走!”

    “滚远一点!”李永生一呲牙,就掣出了腰袢的尖刀,直接指向对方,“想带我走?可以……先去找我的教谕!”

    一名军人看着他冷笑,另一名则发话,“老子没空跟你闲扯,老老实实弃刀跪地,要不然,杀了你也白杀!”

    “口气不小,”李永生轻笑一声,见到王楠走过来,他收起刀来,不屑地发话,“我对你们军役房恶心透了,你想杀我是吧?你动手试试?”

    说完之后,他冲王楠点一下头,才待说什么,脸色猛地一变,身子就斜纵了出去。

    原来发话的那名军人,直接一掌拍了过来,虽然没有使出气运,但是那有若实质的掌风。若是真的沾到他,一个骨断筋折是免不了的。

    此人只是高阶制修。但是修为确实相当了得。

    “偷袭?”李永生睚眦欲裂,才待迎向对方。就见王楠一抖手,一道白光击向两人中间,“住手!”

    那军人一掌走空,追着发出了第二掌,但是掌风被白光击中,顿时烟消云散。雅文吧 ﹏ w`w-w=.-y=a·w-e-n`8`.com

    他扭头一看,眯着眼发话,“军役房办事,你要干什么?”

    “滚远一点!”王楠沉下脸来。“动我朝阳的修生,问过我了吗?”

    这位先是一错愕,然后勃然大怒,“阻碍军方办事,你朝阳大修堂想造反不成?”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王楠不屑地一哼,“想动他可以,先动我……有胆子你对我出一下手试试?”

    另一名军人出声了,他是名中阶司修。“王教谕,今天这事儿的性质,你也知道,朝阳大修堂。我们是很愿意敬重的,但是事情性质太过恶劣,你们别拦着我带人。”

    “做梦吧。”王楠一摆手,冷冷地发话。“带别人也就罢了,凭什么带他走?”

    高阶制修粗声粗气地回答。“他的嫌疑很重。”

    “闭嘴,司修说话,你没资格插嘴!”王总谕狠狠地呵斥他一句,然后才又看向司修军人,“你也这么认为?”

    “反正只有他想到了,我们自然要带回去问个端详,”这位一摊双手,坦坦荡荡地发话,“宁枉勿纵,王教谕你懂的。”

    王楠冷笑一声,“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些没想到的,有拖延时间之嫌……岂不是嫌疑更大?”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司修军人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来人……带人走!”

    七八个维护秩序的小兵冲了过来。

    其他的医修教谕,也发现这里出现了变数,纷纷扭头看了过来。

    王楠见状傻眼了,他是中阶司修不假,但是战力不高,没法碾压这些小兵,真要出手的话,对方可能会有死伤。

    他不怕维护自己的修生,但是真的对军人下狠手,也做不出来。雅﹎>>文吧 >> w-w=w-.-y=awen8.com

    情急之下,他身子一纵,挡在李永生面前,大喝一声,“来,冲着我来!”

    小兵们也是一怔,纷纷扭头望向上官。

    “王总谕您小心了,”一个声音从王楠身后发出,“对方很可能是新月国的奸细。”

    “放尼玛的屁,”司修军人闻言大骂,“小子你敢胡言乱语,看我怎么收拾你!”

    “谁要动永生?”一股强大的气势卷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朝阳大修堂的朱总谕,他跑过来,冷冷地看一眼对方,“是你?新月国奸细?”

    “嘴巴干净点,要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也带走,”司修军人冷冷地发话,“敢诬陷军人?”

    “你敢动永生,我就没冤枉你,”朱教谕冷笑一声,“你说他有嫌疑,那岂不是政务院瞎了眼?孟辅仲辅瞎了眼?”

    “不愧是朝阳,”司修军人冷哼一声,“动不动就扯得出孟辅仲辅,仿佛朝阳没出过奸细似的。”

    “这名修生,受到政务院召见,怀有奇才国之瑰宝,”朱教谕冷笑着回答,“你敢动他,灭你一族绰绰有余!”

    他终究是想独享曲胜男的渠道,就没把曲老抬出来,要不然这军官肯定吓得屁滚尿流。

    “嗤,国之瑰宝?”司修军人不屑地冷哼一声,“就凭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

    话是这么说,但是只凭“政务院召见”五个字,他也不敢再强硬下去,军方虽然相对独立,但政务院依旧不是他这小小司修惹得起的。

    “我可以作证,他确实是块瑰宝,”中北医修的王院长走过来,缓缓发话。

    “你们若执意对付永生,真的可能目的不单纯,”王楠也反应过来了——唯一一个会三凤九鸣的医修,还是如此地年轻,一旦被毁了,中土国的损失实在太大了。

    “好了,有话好好说,”太医院的胡教谕也从远处走来。

    中南院的副院长倒是没说很多,只是冷冷一哼,“莫名其妙!”

    中阶司修见状,脸上挂不住了,抬手一指李永生,高声喊了起来,“我问他,如何想到是降头的,他告诉我说是猜的!”

    “呸,白痴,”中南院的副院长吐口唾沫,“猜的就怎么了?”

    中北院的王院长哭笑不得地一摆手,“你换个懂医修的军人来,成吗?”

    旁边的医修教谕也哄笑了起来,大家都是医修,当然知道,李永生就算咬定是猜出来的,都不是大问题。

    医修执业时,强调的就是八个字——大胆假设,小心辩证。

    简单来说,大家没想到是降头,只是脑洞不够大,仅此而已。

    当然,像王楠这样,怀疑李永生是凭什么猜测,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绝对不能说,一个医修大胆假设了,他就是有罪的,那实在太荒谬了——根本违背医修的执业准则。

    司修军人见状,也知道自己闹了笑话,他冷冷地看李永生一眼,转身就走,“我暂时放过你!”

    “我可不想放过你!”李永生冷哼一声,高声发话,“堂堂军役房,竟然想绕过教谕,擅自抓本修生,还卑鄙无耻地偷袭……我跟你没完!”

    司修军人一听,也火了,再次扭转身子,“事急从权,你还想怎样?”

    他觉得自己很冤枉,这种捅破天的恶劣事件,难道不该宁枉勿纵吗?

    “事急不是你滥用权力的理由,”李永生冷笑着回答,“我对军役房一向没有好感,但是对军人,我愿意敬重,想我放过你也可以……道歉!”

    他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高,而且是真的看在军人的面子上了。

    司修军人冷冷地看他一眼,甩手就走,“有病!”

    “你不道歉,那么以后,我不会再治疗任何一个军方的人,”李永生大声地发话。

    司修头也不回地走了,嘴里噙着一丝冷笑,“真是病得不轻!”

    他知道对方是医修,但那又如何?一个医修不给军人看病——了不得你的弟子也不给军人看病,这也算个事儿?

    但是王楠听到这话,脸就是一黑——李永生的任务挑战,已经救治了九名伤患,剩下的三名伤患,是他安排的,其中就有两名老军。

    “永生,用不着这样吧?”他柔声发话。

    “王总谕,我今天就不想来的,”李永生看他一眼,怒气冲冲地回答,“是你一定要我来,我猜测了一下,就算没功劳,也不能说就有罪吧?”

    “可是我保护你了啊,”王楠觉得自己也挺冤枉的,“我这个教谕,也没做错什么吧?”

    “您是没做错什么,”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点点头,“但是,要不是我身手尚可,刚才那一掌,就能打我一个骨断筋折,您都来不及保护……我这话没错吧?”

    “倒也是,”王楠微微颔首,心里不禁暗骂,军役房行事太过嚣张。

    不过借此机会,他正好胡搅蛮缠,“你也看到了,武修执医,能很好地应付突发事件。”

    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回头再说行吗?”

    顿河水库事件,因为发现得及时,应对也妥当,三天之后就解除了警报,至于说水库里的水被污了,其实无所谓,喝水的时候多烧一阵就好了,待到雨季来临,来场大水,啥事都没了。

    至于接下来的缉凶行动,主要就是军方、捕房和内廷来联合处理了。

    内廷出动真的很可怕,这是皇家的直属部门,手下不但有貔貅卫,还直辖御林军,更能驱策得动军役部。

    一时间,漫山遍野全是军人和役夫,一定要搜出那个下降头的家伙——中土国的颜面,不是随便被人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