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自污是个筐(求保底月票)
    事情很简单,几句就说完了,两名司修再怎么想抵赖,也逃不过基本逻辑。_ 雅文﹍8  w=w`w-.`y`a=w-e`n·8·.=com

    李清明听完之后,久久不语,最终叹一口气,吩咐车夫,“去细柳巷。”

    不多时,马车就来到了吴小女所住的院子旁,此时的院子外,已经围了百十号人,有两名御林内卫手持短刀,冷冷地站在门口,漠然地看着前方的黎庶。

    李清明下车看了一阵,又叹口气,“吴小女……我也认识,告诉孔二傻子,谁让他对付吴小女的,就杀了谁,要不然,别怪我对二傻子不客气。”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然后,赵渤被两个捕快押了出来。

    李清明侧头,讶异地看李永生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被押送的捕快,是我请来帮忙看门的,”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好像被我连累了,抓他的人,应该是顺天府捕房的。”

    “姓晁的就是个糊涂蛋,”李清明不屑地笑一笑,“格局不够!”

    然后他侧头看一眼那俩司修,“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告诉你们吧?”

    两名司修打个寒战,忙不迭转身离开了。

    当然,第一件事情,他们就是走上前,拦住了押解人的捕快,令他们放人。

    待赵渤转头看向巷子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马车启动离开——很普通的一辆马车。

    他拔脚就想追上去,旁边的司修发话了,“你不用追了,是你高攀不起的人物。”

    赵渤回头,冷冷地看他一眼,“房子还拆吗?”

    司修哪里做得了这主?事实上,他挺看不惯这小捕快的嚣张,但是很显然,在没有新的命令下来之前,他真的不敢招惹对方。

    所以他微微摇头,“你和我都做不了主。”

    马车上,李清明苦恼地叹口气,“才回一趟京,就能撞到你,真是注定要这趟浑水了。_ 雅﹎文8 ﹍﹍﹏ w=w-w=.yawen8.com”

    原来他一直躲在顺天府外,就是知道京畿最近风云变幻,而他要重新冲击化修,待在京里不但要耽误时间,很可能被动卷入某些事情。

    李永生回来之后找他,他也收到消息了,但是他身为纯粹的军人,并不想卷入此事,尤其是他刚刚重返化修,多稳固点境界,就能在未来多一份话语权。

    歇了几天,他的境界不但稳固了,而且重返中阶化修的可能都很大,这个时候不能一味地提升境界,否则可能欲速则不达。

    他找了辆普通的马车,打算回京城悄悄看一看,好死不死地,半路上遇上了李永生。

    按说他可以假装没看到,但是一条人影奇快地冲向他的马车,他的侍卫当然要第一时间冲出接战。

    就这么一停顿的功夫,李清明认出来人是李永生,在他印象中,李永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这肯定是遇到事儿了!

    李清明直接就拦住了他的去路——尼玛,谁敢找你的事儿?

    一听说是吴小女的房子拆迁,他马上就知道是谁干的了,对下面人来说,这好像是顺天府建设新京城,但是他知道得很清楚,这是孔太妃自家的买卖。

    不管怎么说,李清明无法接受李永生被追得上蹿下跳,而他也知道,北城之外,北极宫有一名真人在坐镇,他不能不出手。

    但是既然插手了,他就再也离不开这个泥淖了。

    “我也不想的好不好?”李永生苦笑一声,“但是我总不能坐视他们拆了吴妈妈的房子。”

    “孔二就是个傻子,”李清明不屑地一笑,“所以我说了,撺掇他的人该杀……也许有人,就是想让他跟你碰一碰。”

    “我可没想到,能碰过他,”李永生笑着摇摇头,“人家是太妃的侄儿。﹏>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我打过他都不止一次,”李清明不屑地哼一声,然后叹口气,“孔太妃是支持今上的,你好像……也支持今上?”

    李永生顿时愣住了,要这么说的话,背后撺掇的那人,还真是可恨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忍不住吐槽,“那这个节骨眼上,搞什么拆迁啊?脑子里进水了是不是?”

    目前风云变幻,孔二非要跳出来,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这不是帮今上拉仇恨吗?

    听说过猪队友,没有听说过这么猪的队友。

    尤其是,他李永生也是支持今上的力量,背后虽然没啥大势力支持——起码曲胜男的支持,在这样的风起云涌面前,真不算什么。

    但是他李某人……有道宫的关系啊。

    这种时候,救了宁致远性命的李永生,一旦跟孔太妃的势力碰撞,谁能得利——这还用问吗?

    “不懂了吧?”李清明得意地看他一眼,“孔太妃,那可是宫里数得着的精明人,她的姐姐是坤帅的儿媳,她生的皇十五子,按说也是有资格登大宝的。”

    “啊?”李永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问一句,“这是……自污?”

    果然自污是个筐,啥都能往里装。

    “自污?”李清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不过想一想,他觉得这个词十分地贴切,于是他点点头,“没错,她这么做,就是摆明了十五皇子对大宝没兴趣,让大家放心。”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忍不住吐槽一句,“反正孔家……也挺爱财,红眼珠见不得白银子,能敛财顺便自污,何乐而不为?”

    李永生默然,他还真没想到,这暴力拆迁的背后,还有如许多的故事。

    他想一想之后,又问一句,“那为何顺天府又会强力支持?”

    “建设新京城,这口号错了?”李清明笑了起来,“新朝新气象,不是应该的?京城也确实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不屑地哼一声,“姓晁的襄助孔家,你当他真傻?他不过想是跟着自污,躲开这趟浑水罢了……所以格局不够,我看不起他。”

    李永生沉默良久,然后吐出两个字来,“握草。”

    “你甭骂人,我都想躲开这趟浑水呢,”李清明重重地叹口气。

    这是他的心里话,但是自打他拦住李永生的时候,他心里就清楚,这趟浑水,怕是躲不开了。

    不过李清明也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蹚浑水,也有蹚浑水的好处。

    他是个军人,从来是以胜败论英雄的,既然躲不开,那就要争取好处了。

    所以下一刻,他就出声发问,“你来寻我,所为何事?”

    “可不是我要寻你,”李永生笑了起来,“是御马监宁公公找你,托我带个话。”

    “他倒是真看得起自己,”李清明不屑地冷笑一声,“好大的架子。”

    他原本就是狂人类型的,现在修为已经恢复了一半,当然就更狂了,而且他的地位,是战场上真刀实枪打出来的,看不惯宁致远这年轻的幸进小人,也是正常。

    “这可是委屈他了,”李永生笑着回答,“他也想跟您会一下,但是……容易被有心人察觉。”

    “我就是那么一说,”李清明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又大有深意地斜睥他一眼,“倒是没想到,你跟他关系不错。”

    他刚才那鄙视的话,其实是一种试探。

    “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以我所见,他还算个痛快人,”李永生并不掩饰自己的看法。

    “那也休想让我配合他上书,”李清明摇摇头,“竟然让我说,马场发生马瘟实属正常……那厮脑袋被马踢了吧?”

    “啊?”李永生愕然,宁致远居然……真的干过这事儿?

    “他早先就着人传过话,”李清明见他意外,少不得解释一句,然后又冷哼一声,“他毒杀两名军人,我虽不能阻止,但也不能摇旗呐喊吧?”

    “他的意思是,既然发生了马瘟,那就要尽快装备自行车,以保证军队的战斗力,”李永生一摊双手,“您上书是最合适的。”

    李清明呆在了那里,细细咀嚼半天,才微微一笑,“这一招,倒是高明一些,不过……我凭啥听他的?”

    李永生嘿然不语,好一阵才叹口气,“军队,最终还是要受内廷制约的。”

    “哎,”李清明意兴索然地长叹一声——这才是他最无奈的。

    本朝对军队的控制,真的是严得很,别说陈布达这军役部长了,就算是大司马坎帅,想不受内廷制约,也是不可能的。

    没错,兑帅在军役部里只手遮天,委派郡军役使都是一句话的事,但是想要在军队里发展自己的私兵,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内廷直接在财物上就卡死了。

    没钱怎么暴兵?没兵器怎么作战?

    而且军役房是严禁跟地方勾连的,军役房的老大称作军役使而不是军役长,那就说明这是条管单位,跟赋税使一样,不是块管的。

    再加上朝安局无所不在的耳目,谁敢在地方上蓄私兵,绝对是死路一条。

    昔年的五虎将之一,跟李蛰远齐名的闻人祥,为什么被问斩?除了他打了败仗,溃败千里之外,还有一条很重要的罪名——阴蓄私兵。

    所以李清明再看不起宁致远,也不能过分得罪,而他这个级别的将领,想要重掌大权,必须得内廷认可。

    如果内廷不愿意,哪怕军方的呼声再高,只要不是敌国打到了顺天府,那内廷使出一个“拖”字来,就足以让他继续坐冷板凳。

    李清明想了好一阵,才缓缓发话,“我若上书,能得到什么?”

    (三更到,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