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毁阵基
    赵欣欣站在那里,一脸的淡然,身上的白色光圈,稳稳地罩着她,波动极小。> 雅文吧>_ ﹏﹎ w-w-w=.-y`a-w-e·n·8·.·c-om

    看得出来,短期之内,她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院子里,还有十余人在交战,那是借宿的人,跟野祀们搏杀,地上还躺着四五人,生死不知。

    李永生四下看一看,正在思考中,就见一名高阶司修快速抖手,十几道红光卷了过来。

    “小子居然能回来?找死!”

    这依旧是玄火神网,不过比刚才他遇到的,要强出很多。

    李永生并不硬接,身子诡异地一闪,直奔院子的东南角,手中长刀一闪,雪亮的长刀冲着地面斩了下去。

    “握草……这小子看得到阵基!”高阶司修吓了一大跳,抖手又是一道白光打出,迅疾无比,身子也蹿了过去,“去死吧!”

    玄火神网网住人,不一定会死,他们对李永生也调查过,知道此人跟赵欣欣关系不错,所以他们的想法也是:能不杀就别杀。

    但是这一刻,高阶司修顾不了许多了,这白光夺命一击,就是普通司修也扛不住。

    李永生脚尖向前一点,身子匪夷所思地倒射而去,奇快无比地直奔西南角。

    “握草!”高阶司修又是一声怒骂,这小子竟然连那里的阵基也知道?不是假的吧?

    他们此次使用的,是**玄鸟隔断阵,阵基被破坏的话,虽然比不上阵眼严重,但是足以令对方发出消息了。

    不过这阵基都是埋在地下的,一般人发现不了,而这名司修没有进了隔断阵,也是因为要保护阵眼和阵基。

    刚才他们打算驱动阵法,结果被人发现,两名司修将人引走,就在别院里的人不知道该不该追出来的时候,他们果断激发了阵法。

    这名高阶司修做梦也没想到,被两名司修设计的制修,竟然能奇迹一般地回转。>  ﹏雅文8  w=w-w=.·yawen8.com

    更要命的是,丫不但回转了,还能发现阵法的阵基。

    高阶司修判断错误,打出一道白光之后,对方直奔西南角的阵基,而他的身法已老。

    少不得,他抖手又是一道白光打了过去,同时急忙转身,指望先把对方吓跑。

    哪曾想,那制修身形一闪,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动作,闪过了白光,同时身子前蹿,狠狠一刀斩了下去。

    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长刀所斩的地方,沙土猛地爆、炸开来。

    笼罩在院子上的暗黄色光罩剧烈一震,裂开无数条缝隙,每一道缝隙都有拳头粗细。

    李永生向斜侧方冲去,似乎是被爆、炸波及了。

    “小子受死!”高阶司修勃然大怒,阵基被毁,今天的行动,是彻底地前功尽弃了。

    他们最多只有三五息的时间作战,然后就必须跑路了,否则就想走都走不了。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就此撤走,院子里的人如何打算,他没有去干涉,他是打算将这个坏了事的小子抓走,活的带不走的话,死的也算。

    哪曾想,这小小的制修,身法异常地诡异,东一转西一转,令他根本抓不住。

    恼怒之下,他直接打出两个黑点,在夜色的掩护下,根本没人看得到。

    李永生却是身形猛地一顿,倒射而回,十几点青光,打向对方。

    “好小子,竟然还敢冲我出手?”这位不躲不闪,手臂蓦地变长,探手向对方抓去。

    若是搁在往常,他也不会如此鲁莽,但是……这不是没时间了吗?

    下一刻,青芒打到他身上之后,被白色的微光阻住,然而紧接着,几道青芒猛地炸开,化作一大团白雾。>雅文8_ >> w-ww.yawen8.com

    这正是雁九昔日的手段,李永生觉得不错,用两张赶尸符换了一些。

    同时他身子又是一闪,手中的长刀,向对方伸来的手斩去。

    “砰”地一声大响,长刀和大手相碰,长刀被弹了回来,而大手炸裂了开来,消失不见。

    香火请神术,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果然处处都是野祀的手段。

    没抓住人?白雾中的高阶司修微微一怔,旋即一嘬嘴唇,吹出一声清亮的口哨,身子向斜后方倒射而出——必须走人了!

    然而,因为有白雾遮挡,他并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待他冲出白雾,才发现一柄雪亮的长刀,正向他的头上斩来。

    下一刻,他的脑子微微一乱,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己的身子缓缓倒地,脖颈处的血,喷出去足足有三尺远。

    这家伙真的是制修吗?这是他脑中最后一个念头……

    李永生能斩杀此人,也是相当侥幸,当他听到此人嘬唇吹哨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要跑路了,既然跑路,那肯定要选择一个方向脱离战场。

    他估计对方不会向前冲,因为前方虽然只有他一个制修,但是怎么也具备相当的纠缠能力,甚至还有可能使出阴损的手段。

    那么此人就剩下五个方向可以跑了,左前方、右前方、后方、左后方和右后方。

    两个侧前方,都不是很好的选择,向后撤倒是不错,但是最保险的,还是撤向侧后方——如果丫有足够的战斗经验的话。

    巧的是,在中土国,修香火愿力的修者,一向是被打击的对象,所以野祀的高层中,大都系统地修炼过实战技巧,也知道个体作战的时候,想要脱离战斗,最好是向侧后方。

    向正后方撤退的话,很容易遭到对手的追杀——除非在撤退的同时,能布下陷阱。

    这些就说得多了,总之,李永生赌了一下,攻击白雾外的左前方——也就是对方的右后方,而好死不死的,这厮就选了这个方向。

    发现方向选对了,李永生直接又用神识扰乱对方一下,干扰其防御能力,而他手上的长刀,也是刻了阵法的,终于是一刀断头。

    说侥幸,是真的侥幸,但是对方也确实是运气太背了,导致自寻死路。

    他击杀此人的时候,院子中七八名野祀直接跳出院子,一哄而散,有几个人就向几个方向跑——这也是野祀的特点,分散逃跑损失会最小,能最大程度地保存有生力量。

    张木子却不答应了,她抬手一道雷符,将围攻自己的一人打落在地,又打出一枚铁钉,取了此人性命,然后衔尾直追另一名司修。

    刚才这两人针对她的缠斗,配合得极好,弄得她也特别地狼狈——当时她连雷符都不能随便发,此刻若不是他们要逃跑,她也不能轻松地杀掉一个,再追另一个。

    反正羞辱了北极宫中人,那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赵欣欣没有出去追杀,院子里其他寄宿的修者,也有些微的犹豫——擒杀野祀,固然能得到玄女宫的赏赐,但是这黑天半夜的,追出去万一中伏,那真的是得不偿失。

    就这么一犹豫间,因为那些野祀逃跑,光罩露出的大洞,又开始缓缓恢复,恢复成了那种有拳头粗细裂缝的光罩——野祀身上有识别牌,能短暂破开阵法。

    这些人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不过很快地,他们就将心思放到了救治己方伤者中。

    李永生又找到一个阵基,将其摧毁,剩下的四个阵基,他却是收了起来——能布阵的材料,多是好东西,他现在可正闹穷呢。

    他才收起这些,张木子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张网——她活捉了那名司修。

    见到黄色的光罩消失,她看李永生一眼,“你这阵法水平,真的很牛啊。”

    “侥幸,侥幸而已,”李永生干笑一声。

    “一刀斩了高阶司修,也是侥幸?”张木子怪怪地看着他——须知我也是高阶司修。

    李永生破开第一块阵基之后,她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那真的是侥幸,”李永生笑着一摊手,“那厮运气太差了一点。”

    张木子回想一下过程,也不得不同意这一点,当时李永生追踪的方向,确实太巧了。

    然后她又想起一件事来,“你不是追着人出去了吗?那家伙呢?”

    “被我杀了,”李永生笑着回答,“不止他一个,还埋伏着一个,两个司修围攻我这个制修,真够不要脸的。”

    正抢救伤者的借宿客们,闻言纷纷扭头看过来:两个司修围攻制修,能说出这话,你也够不要脸的……

    其中有个人就忍不住了,“两个司修围攻你,你还杀了一个,然后跑回来……兄弟你能留个名号吗?”

    他们都亲眼目睹,李永生干掉一个高阶司修,知道此人战力不俗。

    但是单对单的战斗中,有太多的偶然因素——若不是那高阶司修冲出白雾的时候,正好撞到你的刀上,那你还真的未必杀得了人。

    可是单对多的话,这里面的偶然因素就太少了,两个司修对付一个制修,制修只有认栽的可能——两个初阶司修,可能对付不了高阶司修,但是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制修。

    任何一个司修,都能吊打制修,再加上配合,制修哪里能挡?

    “我不是杀了一个,”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我是将两名司修都杀了,所以才能赶回来。”

    一边说,他一边斜睥赵欣欣一眼——看到了吧,我很强大的。

    问话的这位,实在有点受不了,“那你是说,今天晚上,你杀了三名司修?”

    “你可以不信,”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玄女宫的人估计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你问她们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