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永馨生辰(三更求月票)
    双方都不太能理解,李永生竟然如此轻易地离开了。>  雅文吧_  w·w`w`.`y·a=w=e=n=8.com

    林慕南久走江湖,万事都喜欢往复杂里想,想到对方还有化修没有现身,少不得高叫一声,“暗处的那位真人,助我拿下此人,愿以千两黄金为谢。”

    暗处传来一声轻哼,“凭你小小林家,也配指使我?”

    说话间,声音就渐行渐远了。

    林慕南千两黄金相邀,无非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心意,凭良心说,千两黄金真未必请得动化修出手,尤其对方也是化修,还打算情急之下拼命。

    不过,若是单纯堵住对方窜逃路线的话,似乎……千两黄金也值得出手一下。

    听到化修遁走,林慕南长笑一声,手腕一翻,手中就多了一杆形状奇怪的大戟,“潘公子,我最后一次请你做客,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唉!潘之江长叹一声,心里生出无尽的懊恼来:早知如此,刚才何必在酒家里口出狂言?

    如若不口出狂言的话,他就无须马上离开酒家,也可以在那里歇息一晚,到时族中还有高手来,自然不会有眼前这一幕了。

    激战,在瞬间就爆发了,双方打得惊天动地,就连朱雀城里,也有不少人发现这里灵气的剧烈波动。

    战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第二天一大早,朱雀城里就收到了战况:林家两名化修受伤,玉钩潘家的潘之江重伤逃遁,幸亏潘家又赶来了一名化修,双方终于罢手。

    至于两家为何激战,没有人知道,有些人倒是有打探的心思,但是这两个家族,却是几近于隐世家族,基本上不在朝廷出仕,根本不是普通势力有资格惦记的。

    不过经此一战,我们酒家的大名,在朱雀城越发地响了,原因无他,初开始玉钩潘家是在酒家里过夜的,而义安林家却没敢进入酒家动手,而是等在了城外。﹎>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酒家里的“座位费”,越来越被大家所知晓。

    当然,对李永生来说,仅靠口口相传是不够的,他好歹也知道那个信息爆炸的位面,是如何做宣传的,积极主动一点,更有利于口碑的扩散。

    此刻他就在做这样的事,他拿着一个香囊,冲赶来的邓蝶晃一晃,“储物袋就在这里,我也不要你什么东西,欣欣这个酒家的生意不太好,你是不是要帮一下她?”

    “我当然会帮她了,”邓蝶看着储物袋直咽口水,“不用你说,我也会帮……我说,这个储物袋到底有多大?”

    “两尺见方,”李永生将香囊递给她,“你区区一个制修,弄个大储物袋……不怕被人谋财害命吗?”

    两尺见方的储物袋,真的不大,邓蝶心里有点遗憾,不过相对于其他连储物袋都没有的同门,她足可以自豪了。

    至于说谋财害命,她当然是怕了,不过她也有应对办法,“待我回宫,去请求化主在储物袋上,烙下玄女宫的印记……杜晶晶在制修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也没人敢抢她的储物袋。”

    储物袋上烙下印记,会损失一些私密性,但是旁人抢了储物袋,也不敢打开,更不敢使用,否则烙下印记之人,自然会感应得到。

    李永生对此并不感兴趣,他在意的是,“你可是答应我了,要帮欣欣宣传。”

    有邓蝶极力宣传,那就又不一样,在玄女宫的机构里,化主院原本就是接触外界最多的。

    没用几天,朱雀城就传遍了:得罪了人不要怕,去我们酒家吃酒好了,在那里,没人敢胡来,若是担心晚上有人寻衅,还可以去那里交座位费,就能安然过夜。雅文8  w-ww.yawen8.com

    朱雀城其实也有类似地方,比如说捕房旁边不远处,就有客栈,政务司旁边,也有高档客栈,可以保证住客的安全。

    然而,这里终究是个江湖客聚集的地方,来寻机缘的人不少,亡命徒也很多,住正规客栈,是要提交身份证明和路引的。

    去我们酒家,则是可以免去这些——大家就是去吃酒的,自然无须提交什么证明,哪怕是被官府通缉的,进了酒家,也不用担心捕房进来拿人。

    若是想通宵吃酒,交座位费即可,什么顾忌都不用有,只要你交得起钱。

    短短的时间里,我们酒家的上座率,就有了很大的提升,每天差不多能接待三十多拨顾客,时不时地就能看到几个人头破血流地跑进来,“小二,点菜!”

    在点菜之前,他们通常会先包扎伤口,服用伤药,而与此同时,门外总会出现一些愤怒的目光,但是他们能做的,最多也就是让目光显得更愤怒一点。

    然而,就算上座率增长了一些,赵欣欣还是有点不开心,“李永生,这么赚钱,我想要收回成本,需要好几十年,这样不行啊。”

    你不是开个店来玩的吗?李永生实在无力吐槽,“咱把它当百年老店来经营,一时的收入不算什么,关键是要把口碑打出去。”

    赵欣欣愁眉苦脸地发话,“可是,来的人的素质,都不太高,经常就嫌咱们的饭菜贵……其实这就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那是,到目前为止,虽然上座率提高了不少,可是来这里喝酒的,大部分是出于好奇,更有少数人是为了避祸,真正愿意大大方方消费的土豪,并不多。

    是不是该考虑,制造一些噱头呢?李永生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想法。

    不过,他虽然知道宣传的重要性,但是还真没兴趣无下限地炒作,不是不会,而是不屑。

    事实上,他想的也没错,当一家店铺开始声名鹊起的时候,逐渐地产生吸附效应。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转眼就进入了九月中旬,这一天子初之后,就进入了通宵时间。

    赵欣欣收拾东西,打算休息了,她不可能天天晚上陪着熬夜,不过在离开之前,她冲李永生招一招手,“接下来两日,我要回山了,酒家这里,你帮着看护一下。”

    “回山?”李永生的眉头一皱,“我还说马上你的生辰就要到了,给你庆贺一下呢。”

    他打听得很清楚,永馨是九月十五出生的,历次的觉醒失败,似乎也是在九月十五。

    他还琢磨着,这次自己照看她,没准还能觉醒宿慧,没想到她竟然要回去,这岂不是让他一番准备付之东流?

    “这是栗化主要求我的,”赵欣欣笑着回答,“每年生辰,都要在宫中度过。”

    “嗯?”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他从这话里面,闻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莫非那栗真人,也发现永馨是转世之人了?

    大能转世之际,之所以要人帮忙看顾,就是担心各种意外——不管你前生再是大能,觉醒宿慧之前,也是脆弱得跟普通修者一样。

    事实上,哪怕觉醒之后,在一段时间内,都是相当不安全的,有很多手段,能控制住曾经的大能。

    为什么要控制住大能?交好此人不行吗?

    那还真的未必行,首先,这大能的阵营无法确定,其次,这大能曾经的恩怨,可能引来强大的仇家;再次,大能转世之前,肯定会为转世的自己,留下相当丰厚的资源。

    财帛动人心,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父子兄弟反目成仇的情况都不少见,修者也不例外——要不然,修者四要素法侣财地中的“财”字何解?

    出于这样的考虑,李永生忍不住猜测起那位高阶真人的化主的用心,于是他试探着发问,“原来你每次的生日,都要跟栗化主一起度过?”

    “化主哪里会在意我这个小小的道童?”赵欣欣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大多时候,就是跟同门热闹一番,再隔空向母妃请安,主要是我根基尚浅,栗化主也希望我借这个时候,多交好同门。”

    听说有同门相伴,李永生就放下了一半的心,栗化主地位再高,总不能一股脑对众多弟子下手,心说没准这还真是看重永馨。

    但是他终究不能完全放心,少不得叮嘱一句,“我看那巡寮执事杜晶晶,也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他说的是杜执事,其实想的是杜执事身后的势力——据说制修的时候,她就能有储物袋,显然是背景惊人。

    赵欣欣眉头微微一皱,淡淡地发话,“杜执事当然值得交好,不过人家门槛太高,我是攀附不上的,你工于算计,倒可以去试一试。”

    这都是什么话!李永生被噎得直翻白眼,我是操心你的安危好不好?你倒吃起醋来了?

    于是他干笑一声,“我从没有攀附人的习惯,若说有,那么也就是有且只有你一人!”

    虽然有点肉麻,但是他知道,永馨就爱听这话,听了几千年都不厌烦。

    “留着这话,对杜执事说去吧,”赵欣欣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李永生抬脚就追了过去,“我说,我只当她是普通道友,咱们还能不能好好地说话了?”

    赵欣欣的脚步顿了一下,又拔脚前行,穿出了后门。

    李永生毫不犹豫地追了出去,他压低声音发话,“我只担心你像在那年的雨天,九月十五疾病发作!”

    赵欣欣闻言,终于停下脚步,侧过头来,淡淡地看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三更到,求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