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零七章 雁九上门(二更)
    赵欣欣见李永生拒绝,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进了酒家也是黑着脸,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番之后,才咬牙切齿地发话,“这些混蛋,未免欺人太甚了!”

    “想报复吗?”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交给我了。”

    “真是身入道宫也不得宁静,”赵欣欣长叹一声,“朝安局那边,你适可而止,不过那个齐晓哲……我实在是不能忍了。”

    “没问题,”李永生点点头,他一般是懒得跟人计较,但是自家伴侣受气,他当然要出头,“想怎么处理他?族诛还是只杀一人,亦或者撸掉他的官职?”

    “撸掉官职……”赵欣欣沉吟着发话,“太便宜他了,找我碴儿的人这么多,好不容易找到两个正主儿,有一个还不能动,账就只能全算到这厮头上了。”

    咱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成不?李永生心里暗暗吐槽,同时点点头,“干掉他?这最简单了。”

    他不认为赵欣欣想诛对方全族,太容易引起轰动了,甚至比拉崔正鸿下马还要难上很多。

    对他来说,干掉齐晓哲,其实是最简单的选项,比撸掉官职还容易做到。

    “但是我不能这么做,”赵欣欣遗憾地嘬一下牙花子,“算了,罢免了他吧。”

    “我说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大喘气?”李永生有点受不了啦,“确定是罢免他?”

    “当然,”赵欣欣点点头,然后迟疑地发话,“我是想着,罢免他的话,有点不方便,倒是杀死他,更为简单一点。”

    这不是废话吗?李永生笑一笑,你那俩护卫悄悄走一遭,基本就取下对方人头了,了不得再遮蔽一下天机。

    不过,“你要是觉得罢免他不容易,我倒是可以帮你想一想办法。”

    “你?”赵欣欣愕然地看着他,“你能罢免了他?”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她对他的了解也算深了,知道这家伙在在官府里的助力不少。

    但是他认识的人里,能罢免官员的人,却是没有,宁致远够狠了吧?那家伙杀人没问题,罢免官员这种事,还真不可能跟今上张嘴——弄臣就要有弄臣的觉悟,有些事不能掺乎。

    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你若相信我,就交给我办好了。”

    赵欣欣沉吟片刻,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你似乎打算全面介入我的生活?”

    没错,我就是要追得你上蹿下跳!李永生微微一笑,“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必将休戚与共!”

    赵欣欣低下头,不让他看到自己嘴角的笑意,只是伸出左脚,不住地在地面上来回摩擦,“你的未来……好像有很多人盯着吧?”

    可惜看不到大长腿啊,李永生盯着她,觉得这一身道袍着实可恶。

    他挠一挠头,低声解释,“这个,我是等你等不到,去水月庵打听消息,无意撞到了杜晶晶,她非要过来看一看,你看……你都跟她交好了,我也不能替你得罪人不是?”

    赵欣欣轻哼一声,头依旧是低着,“何止杜晶晶呢?还有永馨什么的……”

    李永生才待解释,就听到一个沙哑而不失性感的女声传来,“永生!”

    赵欣欣抬头看一眼,转身走向了柜台——快到营业时间了。

    李永生狠狠地瞪了那女人一眼,赶紧追到柜台,低声解释,“那是朝安局的人,一起战斗过的伙伴,你不要想歪了。”

    亏得赵欣欣不是地球人,不会问出“在哪里战斗”之类的话,不过她明显还是有点想歪了,她微微一笑,“看来你要参与很多人的未来啊。”

    “柜台给我,”李永生低声发话,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你若是不想接待风真人,就站在这里,听我跟她说话,这总可以吧?”

    赵欣欣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邓蝶也能收账,我教给她了。”

    李永生挠一挠头,“但是遇到突发事件……她可以应对吗?”

    “那好吧,”赵欣欣转身就走,“那你就在这儿跟她聊吧。”

    这才是……李永生狠狠地一拍额头,“好吧,你去喊邓蝶,反正今天化修多,不怕别人惹事。”

    “谁再惹事,我真的诛他全族,”赵欣欣冷哼一声,向后门走去,“我受够了!”

    不怪她如此暴躁,连续遇刺不说,产业也接二连三被人找碴,换个人估计都得疯了。

    雁九是挑通眉眼之辈,见两人的状况,就没有上前凑热闹,待赵欣欣离开,她才走上前,笑着一拱手,“许久不见,改行做酒保了?”

    李永生斜睥她一眼,“姓靳的怎么不来?”

    雁九冲他抛个媚眼,微微一笑,“他来了,不敢进酒家而已。”

    说话间,邓蝶就走了进来。

    李永生知道,雁九此来必有说法,既然永馨心里也有疙瘩,又有人帮着看柜台,想一想觉得还是让出柜台为好。

    两人走入小院,雁九也知道他的性子,直接表示,“我本来是在巴蜀郡的,漏夜赶来,你把靳大人吓坏了。”

    “是我吓坏了他?”李永生一伸手,又抬眼看一看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又下起雨来,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通透,“是他找上门来的吧?”

    “总之,他也修了酒楼,还代人垫付了灵谷,”雁九叹口气,“我这人朋友不多,他算一个,给我个面子,到此为止行吗?”

    听到这话,李永生就想答应她,他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人,但是想到赵欣欣可能躲在某处偷窥,他还是摇摇头,“这事儿你跟我说没用,去跟九公主说吧。”

    “呵呵,”雁九笑了起来,笑声听起来有点轻浮,“都说你跟九公主是两位一体的,你从博灵赶来,恐怕就是为了找她吧……听说她的闺名,也叫永馨呢。”

    她在朝安局公干,本来就不是笨人,更擅长整理各种纷乱的头绪,猜到这一点并不奇怪。

    李永生却不想谈这个话题,被赵欣欣听到,那真是有害无益,“好了打住吧,我带你去找九公主,你自己亲自求情……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好的,我不乱说,也许我猜错了呢,”雁九捂嘴轻笑,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听说你找到人之后,会恢复容貌,显然你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

    “咦?”李永生奇怪地看她一眼,“这话,是任永馨跟你说的?”

    “朱塔任家又不止一个人,”雁九不承认也不否认,含含糊糊地回答,“刚才那个就是九公主?我觉得她不如任永馨好看啊。”

    “咳咳,”李永生干咳两人,冥冥中,他觉得一股杀气笼罩住了自己和雁九,“那个啥,九公主的腿很好看,大长腿,我喜欢……可惜她穿道袍的时候比较多。”

    “好了,不扯了,看起来她也很着紧你呢,我可不想被一个郡主记恨上,”雁九轻笑一声,“带我去见她吧。”

    李永生带她进了园林,来到那处亭子,却发现风真人、杜晶晶和张木子已经不见了去向,只剩下赵欣欣一个人,在亭子前站着,看着不远处的池塘发呆。

    细小的雨丝落入池塘,天色已然微黑,却还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细小波纹,再听那沙沙的雨打树叶声,嗅着清新潮湿的空气,在这朦胧的烟雨中,真的能体会到一阵阵的空灵。

    李永生也不想破坏这份如诗如画的气氛,带着雁九站在不远处,并不说话。

    他俩站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赵欣欣才似乎有所觉,侧头看了过来,“嗯?有事?”

    “欣欣,这是朝安局的雁九,”李永生笑着发话,“她非要见你,跟你说点事。”

    赵欣欣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漫不经心地回答,“既是你的朋友,你替我决定好了。”

    “那可不行,”李永生笑了起来,“她想为昨夜朝安局的那厮求情,这肯定是你拿主意。”

    “我有什么主意可拿的?”赵欣欣扭过头去,继续看着小小的池塘,语气里也没什么波动,“那可是朝安局呢,我怎么敢说什么?”

    雁九当然知道,自己的同僚无须在意九公主,李永生才是关键人物。

    但是此时此刻,她可不能这么说,只能恭恭敬敬地一抱拳,“我那同僚不晓事,受了人愚弄,还望九公主网开一面,饶过他这一次。”

    赵欣欣哼一声,“你们都要我饶过他了,我又怎么敢不饶呢?”

    她还是在生气,而且没办法直接发作。

    雁九也有点挠头,你这拒绝沟通的态度,真是没办法好好说话啊。

    只能是李永生出面协调了,“雁九你还是说点有用的吧,姓靳的不会只想道歉就完事吧?”

    “他也不知道能做点什么啊,”雁九苦笑着一摊手,“有什么条件,你们只管提好了……我说,这雨有点大,能进亭子说吗?”

    “你想进就进,”李永生和赵欣欣异口同声地发话,“没人拦着你!”

    这句话说完,两人又对视一眼,显然是有点诧异这份默契。

    雁九无奈地叹口气,“好吧,淋一淋雨也不错,能提条件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