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二十章 守株待兔
    林三哥听了这话点点头,他也不怕米老头骗他,米老头常年活动的地方,就是那么几个店家,他随便一问,就能问出真假来。

    至于说来紫云峰的游客,每年也是数不胜数,过夜的值得关注一下,不过夜的,那还真的无所谓。

    不过,眼下林家遭遇了点事情,小心一点,总不是什么大错,林三哥暗暗盘算着……

    李永生和张木子在山上转悠到申末时分,就是下午五点左右,然后就回了客栈,第二天直接步行,出了义安县。

    事实上,听说过林家的人,不少人都知道,他们是从天星谷起家的,也有不少人知道,天星谷距离紫云峰并不远,就在西北方。

    李永生和张木子困惑的,是不知道紫云峰在哪里,既然探明白了,当然就可以离开了。

    两日后,两人再次来到了紫云峰,并且顺藤摸瓜,找到了天星谷。

    不过这寻找过程,也挺辛苦的,紫云峰距离天星谷大约三十多里,但是他俩不可能去找路,只能笔直前行,这三十里真不好走,有山峰有河流还有断崖,走了差不多大半夜。

    临近天星谷的时候,他们还得提防林家的暗哨,这种家族暗哨是少不了的,不过并非什么严峻时期,也没严密到什么程度,小心一点就能避过。

    接下来,两人又蹲守了两天,白天是看天星谷的人出入,晚上则是四下走动,熟悉一下周围的道路。

    然后李永生表示了,“我打算擒走天星谷林家的要紧人物,这里就够做文章了。”

    张木子正懒洋洋靠在一棵树上,闻言眉头一皱,“不打算去月华岭了吗?”

    “把月华岭的人引出来就行了,”李永生坐在一块石头上,很随意地回答,然后他回头一看,忍不住嘟囔一句,“你靠在树上,会留下气息的。”

    “不会的,”张木子依旧懒洋洋地靠在树上,“我有北极宫的敛息秘术,正经是你,小心你家九公主推算到你跑到哪里了。”

    “敛息秘术避不过因果推算,”李永生淡淡地发话,然后抬头看一眼天空,“哦,下雨了。”

    他俩此刻处在天星谷之外,一道山梁的拐角,正好能看到天星谷的出入情况,但却又不是制高点,前方还有树木遮蔽,非常隐蔽的处所。

    “我自有躲避推算的法门,”张木子傲然回答,然后眼珠一转,“你竟然知道敛息秘术的不足之处,真君教了你多少东西?”

    “呵呵,”李永生随意地笑一笑,心说我要告诉你,跛子根本没教我,恐怕你是不肯相信。

    张木子的好奇却没有结束,“你有躲避推算的能力?”

    气息什么的,她不问,她靠在树上,确实容易留下气息,李永生是坐在石头上,只要这场雨足够大,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冲走——树干上的气息不会被冲走。

    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其实我懂的东西,比你想像的要多一点。”

    “这不对啊,”张木子低声嘟囔一句,躲避推算,起码是得化修的修为,哪怕是化修做的符箓,也得司修才能激发。

    制修都能躲避推算,那成什么了?

    唯一能躲避推算的制修,是死士,一旦遇到推算,禁制反噬,制修必死。

    这个年轻的修生,颠覆了她太多的认知。

    “好了,没必要计较这些,”李永生没有再说下去的**,他抬头看一下天,重重地叹一口气,“这场雨又不会短,可惜……没准会留下足迹。”

    张木子倒不介意这些,她有飞行道器的,大不了到时候驱动这东西,她好奇的是,“你打算擒走林家什么人?一定能引出月华岭的人来吗?”

    “月华岭,也不过是有一座聚灵阵,”李永生不屑地回答,“林家修为高的都在上面,但是不代表地位高的都能去。”

    你居然知道,月华岭有一座聚灵阵?张木子想一想那终年弥漫着云雾的山岭,终于闭嘴了,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

    当天的埋伏,并没有等到什么有价值的猎物,出入的人不少,马车也不少,但是显然,没有值得他俩下手的目标。

    晚上,雨停了,不过在天亮的时候,雨又下了下来,而且还相当地大。

    一辆马车从天星谷里驶了出来,车前方还有两名骑着马、披着蓑衣的骑士,看起来是个比较重要的人物。

    “就是他了,”李永生身子一缩,悄然向前方蹿去。

    “没必要吧,”张木子跟了上来,嘴里轻声抱怨着,“才两名骑士随行,大不了是个家老,份量够吗?”

    “你闭嘴!”李永生冷哼一声,接着,他似乎觉得自己的态度似乎不是很好,于是又解释一句,“下着大雨,一大早出门,还有骑士随行……这会是普通人?”

    说话间,两人已经潜行到了路边,李永生一抖手,几枚青芒射向马车。

    张木子的反应也不慢,抖手两粒黑点就打向了那两名骑士,那是两张束缚网,网住人就无法逃脱。

    不过,不等黑点抵达,那两名骑士身形就是一顿,直接僵直在了那里。

    两张大网,不出意外地罩住了两名骑士。

    张木子见状,心知这又是李永生发出了神念攻击,所以虽然得手了,心里也没什么喜悦,只是哼一声,“总是要靠我的束缚网,才能捉人的。”

    李永生本来是想低调的,但是听到这话有点不能忍——我真不惯你这毛病。

    于是他一抬手,亮出两枚铁钉,“束缚网确实有用……你若不出手,他俩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两人交谈着,压根儿没把马车里的人放在心上,实在是有点托大。

    马车受了青芒的袭击,周边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再加上前路都被笼罩在白雾中,马车不得不减速。

    他俩说话的功夫,白雾中猛地传出数声尖啸,几朵烟花猛地蹿了出来,向天空冲去。

    这是报警烟花,此刻马车驶出天星谷,也不过三四里地,救援随时能到。

    李永生一抬手,没见扔出什么东西,只见那些烟花齐齐一震,就掉了下来。

    “这是什么手段?”张木子吓了一大跳,反应却是不慢,抖手就打出一条青色丝绦,裹向了迷雾中。

    与此同时,李永生一抬手,几枚铁钉就射向了迷雾。

    噗噗几声闷响传来之后,张木子的脸一沉,“糟糕,这马车的防御很强。”

    她所用的青色丝绦,既是武器,也可以拿来捆人,尤其在这迷雾中,长长的丝绦很容易找到目标,然后就卷过去。

    但是丝绦虽然缠住了马车,却无法攻进去,她就知道马车的防御极强。

    李永生眼中精芒一闪,又打出三颗小黑点,只听得轰隆隆三声大响,感觉就像天塌了一般,震得方圆里许都晃动了起来。

    白雾依旧凝而不散,不过爆炸的冲击,将马车的位置稍微暴露了一些出来。

    李永生的身子向前抢去,嘴里轻叱一声,“动手啊,还愣着做什么?”

    他打出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张木子心里生出了浓浓的疑惑,不过看到李永生冲到了前方,她也顾不得多想,抬手就是一道雷符打了过去。

    雷符击在马车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只是将车夫电得跌下了马去。

    不过还好,大部分的马车,防雷的属性都不强,车厢里的人应该也要酥麻一下。

    就在这时,李永生已经蹿到了马车边,抬手一刀,居然……就轻轻巧巧地将马车斩了开来,防御的白光轰然崩塌。

    就这么斩开了?张木子简直不敢相信袭击的眼睛,以她的眼力,当然看得出,这马车的防御力,起码当得起高阶司修三击。

    不过这次,她没有继续发愣,对着斩开的豁口,她又是一道雷符打了进去,然后青色丝绦伸了进去,裹了两个人出来。

    李永生对着昏迷的车夫,也放出一张大网,将人捆了之后,拎着人转身就跑,“快走!”

    路过那俩骑士的时候,他还没忘记将骑士也抓了起来,三个大活人在他手上,简直是轻若无物。

    张木子的青色丝绦裹着两人,紧紧地跟在他身后,同时不忘大喊一声,“大当家,骑马跑啊。”

    “蠢货,”李永生粗声粗气地怒骂,“你怕人家不能顺着印记找到咱们吗?”

    这却是两人在之前就商量好的,先仗着修为跑进山里,弄翻几人之后,借用张木子的飞行道器脱身,让对方想查都查不到。

    飞速冲进山林之后,身后已经传来了喧闹声——显然林家的援兵已经赶到了现场。

    李永生停下身子来,一抬手,三道符箓贴向了手里的三人,又拿了两道符箓,贴向张木子手里拎着的两人。

    “迷神符?”张木子终究是见多识广,看出这五张符箓的来历之后,方始点点头,“倒是计划得不错,不用担心这五人走漏消息了……你是不是常干这种事?”

    迷神符可以封闭人的六识和思维,这五个人虽然被制住了,但是神智尚未完全丧失,可能传出信号去,这迷神符能令他们短暂昏迷,两人就可以争取到时间,处理好手尾。

    (更新到,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