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兴盛
    絮鹭说向佐小气,她自己也不大方,结账的时候,连一文钱都要斤斤计较。

    李永生索性大手一挥,“得了,凑整,找你七块银元。”

    絮鹭并不领情,面无表情地拿起银元就要走人。

    她的表外甥又拦住她了,“表姨,您真的不问一下家里的事儿?”

    “我去了,可能会杀人,表姨的脾气不好,”絮鹭很平静地回答,“而且,也有回避制度,你找向佐吧,他不能不用心,否则我要他好看。”

    向佐闻言冷哼一声,“家人的事情都不管,做人做成这样,有意思吗?”

    “嗯?”絮鹭侧过头来,冷冷地瞪他一眼,一抹杀气一掠而过。

    “就知道欺负残疾人,”向佐低声嘀咕一句,然后侧头看向那对中年夫妇,打一个酒嗝,“你家的事儿,我听说了,五百两黄金,我帮你处理好,有问题吗?”

    他原本就是从这家人的随员身上,得到的消息,所以对这家人的处境,也相当地清楚。

    中年夫妇闻言,对视一眼,犹豫再三,男人先点点头,“倒也不算多。”

    “也不算少了,”女人挺不高兴地发话,“待我舅父回来……”

    “那你等你舅父回来好了,”向佐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这事儿我不管了。”

    “好了好了,我是户主,”男人果断地发话,“就是五百两黄金,妇道人家不懂事,向捕长您包涵则个。”

    “若不是看在你家通风报信的份儿上,我管都懒得管,”向佐不耐烦地看他一眼,“这份钱我赚得并不轻松,你的事儿,狗屁倒灶的地方多着呢……你以为你全是无辜的?”

    男人讪讪地一笑,并不做声,女人也不敢吱声了。

    到最后,还是男人深施一礼,“如此就拜托向捕长了。”

    向佐也不理他,径自出去送絮鹭了。

    男人开始低声教训自己的女人,“向捕手何等大人物,你连话也不会说,以后学着点,看清楚眉高眼低。”

    女人冷哼一声,她是不敢惹向佐,但是对付自家男人,还是有一套的,“你才看不清楚眉高眼低,真正的大能就在眼前,你却去祭野祀!”

    “不会说话,你可以不说,”男人吓得狠狠瞪她一眼,“向捕手不算大能,谁还算大能?”

    女人一抬手,冲地面指一指,“自然是此间主人,这二十几年的官,你是白当了!”

    男人嘿然无语,心里无端地生出一点委屈来:这用得着你说吗?能攀得上的话,我早就下功夫了,“这不是……离得太远吗?”

    女人却不顾他的想法,只是重重地叹口气,“这几日看下来,方知此间主人之能!”

    她这话说得情真意切,事实上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就正月这么几天里,她就亲眼见到酒家主人的威风——严格地说,是李掌柜的威风。

    打伤御林内卫,逼走天使,御马监小太监自杀,那一幕幕,都发生在眼前。

    做为女人,她对御林内卫和御马监之能,并不是很了解,若是换了朝安局,她的认识会直观很多。

    当然,对于天使的威严,她还是很清楚的,不过天使跟这掌柜的认识,那就另当别论了。

    令她感触最深的,还是这几天在酒家里,接触的同为避难者的酒客。

    大名鼎鼎的絮鹭,追踪嫌犯来到此地,都不敢直接下手,而是跟随嫌犯进了酒家,直到嫌犯离开酒家,才出手拿人。

    跟她相似的,是同为四大捕手的向佐,明知道我们酒家里面有嫌犯,也只敢在外面蹲守。

    四大捕手之能,在民间流传得极广,而事实证明,他们的确不负盛名,自家面临的灭顶之灾,人家随口就表示能搞定——虽然钱要得多了一点。

    总之,我们酒家的强势,竟然还在她的想像之上。

    今天晚上的事情,搞得李永生也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絮鹭竟然女扮男装,跑到酒家来蹲守罪犯——久而久之,酒家会不会成为天下罪犯的庇护所?

    不过他也没为这个问题纠结太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而且,我们酒家再能庇护罪犯,也赶不上玄女宫的别院——那里可是连犯罪的朝廷官员,都敢收留。

    初九的时候,酒家里的七个人,终于都离开了,伙计们彻底地放羊了,还专门跑到城外疯玩了一天。

    李永生本来不想去,不过酒家里实在没什么事,他索性也跟着散散心。

    这一玩就是大半天,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队道姑,排着队缓缓向玄女山走去。

    李永生不太清楚这是干什么,不过小二们见多识广,告诉他说,这是九天玄女娘娘的诞辰快到了,很多心向玄女宫的道友,会赶来庆贺。

    朱雀城里是凡俗法度,看重的是正月十五,过了十五就算过完年了,而玄女宫看重的日子,则是玄女娘娘诞辰之日,二月十五。

    李永生顿时觉得意兴索然,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日子?永馨估计也要参与这个节日吧?

    原本他以为,过了正月十五,永馨很快就能回来,现在看起来,怎么也要过了二月十五了。

    意识到这一点,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实在打不起精神来。

    既然没了念想,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永生索性将心思放到了修炼上——已经过了这么久,我再晋一阶,也不会很碍眼吧?

    天地良心,他上一次晋阶,距离现在也不过才三个月。

    不过随着跟永馨的关系越来越近,他进官府的心思,也就越来越淡,倒也不怕表现出一点半点的怪异来。

    正月十五,酒家正式开业,今天是年节的最后一天,但是对很多店面来说,已经可以营业了,否则会错过一个高峰。

    我们酒家也迎来了上客的狂潮,一天竟然接待了八十多拨客人,在晚上的时候,有几桌居然出现了传说中的“翻台”。

    这可是翻台啊,伙计们喜上眉梢,衡量一个酒家热闹与否,指标就是翻台率。

    虽然我们酒家早就声名鹊起了,但那是“庇护所”的声名,有了翻台,才算一个合格的酒家。

    也有伙计心里认为,翻台率算个毛线,咱酒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酒家好吧?

    只要差不多的酒家,就有翻台率,但是谁家有座位费收?

    别的酒家的特色,是酒菜,我们酒家的特色,是座位费!

    先不管伙计们怎么想,总之在这一年的正月十五,酒家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不过这一次突破,似乎也透支掉了我们酒家的潜力,年假结束之后,酒家的营业额急速下滑,甚至还不如去年十月、十一月的行情。

    李永生对此并不在意,他甚至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要趁着赵欣欣不在,去育种基地走一趟,看一看自己的同窗,等到她回来,自己就不合适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酒家也很是半死不活,甚至来买座位费的人都不多,大家似乎都没从过年的气氛中缓过劲儿来。

    这更坚定了李永生出门一趟的决心,考虑到同窗们也是要回家过年的,来育种基地的时间,可能晚一点,他打算在正月底动身。

    然而,就在正月二十号,赵欣欣居然回来了,跟她同行的,还有化主院的一个圆脸少妇,也是化修,名唤叶玉青。

    赵欣欣进了园林,安顿了叶真人之后,兴冲冲地来找李永生,“听说正月十五翻台了?卖了多少钱?”

    “一千一百多,”李永生笑着回答,“平均消费比较高……我说,你消息很灵通啊。”

    “当然,这可是我的产业,”赵欣欣得意洋洋地回答,然后她就苦恼地叹口气,“可是听说,这几天卖得很不好啊。”

    “搞酒家就是这样,有高峰有低谷,”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同时为她解惑,“正月十五是年假的最后一天,又是个大节,由于存在宣泄性消费心理,消费猛增是必然的。”

    “至于说正月十五以后,就开始正常的工作了,收心也是必然的,尤其是大家在过年的时候,吃了不少好东西,肚里油水比较足,没太大胃口来酒家喝酒吃饭。”

    “咦,你倒是知道得不少,”赵欣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谁教给你的?”

    李永生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这点小事,用得着别人教吗?”

    “当然需要,”赵欣欣白他一眼,“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没怎么在社会上做过事,这种感受,不是亲身体会,是总结不出来的。”

    “那你就当我天资聪慧,一通百通好了,”李永生笑着回答。

    他总不能说,这种总结,在地球界的网络上到处都是,“其实天底下的事,没有那么多的玄虚,只要用心分析,就能找出其中通性,所谓的万法归一大道至简,不外如是。”

    赵欣欣闻言,脸黑了下来,“照你的意思,如此情形,还要坚持很长时间?”

    当初酒家买卖不好的时候,最沉得住气的是她,现在偶尔有所波动,最沉不住气的也是她,要不说女人做事,很多时候比较感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