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接二连三
    李永生这一嗓子,委实有点惊人,不少人讶然看了过来。

    不过大多数人,是以看白痴的眼光看过来的,英王寿诞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人存在?

    但是英王身后的二名侍卫,却是齐齐向前跨了一步,以防万一。

    而与此同时,带头舞女身侧的两名宫装女子,身子齐齐向前一蹿。

    一人一抖手,打出了一团青色的雾气,另一人却是抬手做一个诡异的手势,场中顿时出现了百余柄长剑,虚浮在空中,对着英王刺了过去。

    “剑阵?”有人惊呼一声,就待冲上前解救,却猛然间发现,有些体酥骨软,竟然使不出力气来。

    事实上,就算能使出力气,除了几个化修,其他人也是白搭。

    今天是英王寿诞,来庆贺的宾客,大部分都没有携带兵器在身——英王府不是金銮殿,有些人是可以携带兵器的,但是这大好日子,谁会这样做?

    那么英王的两个侍卫,就是唯一能阻挡刺杀的人选了。

    两护卫也没有让人失望,身子一纵就挡在了英王的桌前,一边拔出刀来抵挡攻击,一边大声呼喊,“有刺客!”

    两护卫都是高阶司修,战力超群不说,防御力更加地惊人,直接无视了那些青色的雾气,手中长刀舞得水泄不通,挡格着剑阵。

    要说亲王的护卫,肯定不仅仅是高阶司修,但是眼下是大喜的日子,不可能有修为更高的护卫在场——这算是防谁呢?

    不过这两名侍卫的存在,也就是争取时间,瞬息之间,就有七八柄长剑透体而入,两人兀自强行挡格着。

    而那放出青气的女子,更是抬手掣出了一根金色长锏,一锏扫出,直接将上前阻拦的海西郡守打得倒飞了出去。

    海西郡守是军中猛将,以他的级别以及跟英王的关系,本来是能带兵器的。

    但事他毕竟不是军职了,若是带兵器进入大厅,容易给人不好的联想——英王军中旧部重执兵器,这是要向别人暗示什么吗?

    不过他也是相当了得的,大手一挥,前方就出现一个白色光芒的盾牌,同时激发了护身的符箓,浑身泛起一层淡淡的白光。

    然而,虽然他是化修,两名舞女看似司修,可是这手执金锏的女修,一锏下去,竟然就砸碎了白色光盾,并且砸飞了通体白光的海西郡守。

    而那放出剑阵的舞女,头顶又幻化出一支黑色小剑,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直取英王胸腹。

    关键时刻,一名护卫合身扑上,硬生生地用胸膛挡住了黑色小剑,只听得“叮”的一声轻响,那黑色小剑透体而入,那护卫倒退半步,应声倒地。

    “贼子尔敢!”有人怒喝起来,幻化出刀剑,斩向两名舞女。

    按说大厅里坐的人,大多不是化修就是司修,可以幻化出各种手段,攻击两名舞女——比如说博本院的总教谕孔舒婕,就是司修,一只白色的大手,使得出神入化。

    然而,在这种场合使出类似严厉手段,不但速度慢,而且有所不妥。

    想像一下,在地球界,美国副总统在家举办轰趴,猛然间遇到刺客了,保镖们当然必须尽心竭力,但是来的宾客里,虽然有人随身携带了枪,他敢随便开枪吗?

    不敢!因为这不是他职权范围内的事,他虽然也想开枪,可是误伤到副总统怎么办?

    而中土国这里,尤其多了一层顾忌,没有人知道这刺杀是谁干的——万一是今上授意呢?

    今上肯定没兴趣派人刺杀赵欣欣,但是对于英王……那就难说了,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总之,在场众人谁也不敢不出手,可是没几个人敢用太犀利的手段。

    两名舞女受到多方的攻击,但是她们身上也有护身符,现场有三名客人,使出的都是束缚类的手段,都是齐齐地攻向了那名操纵剑阵的女子。

    这是明显的配合不默契,但实在情有可原,没什么人能有资格,组织起这样的一群人,做防范刺杀的练习——哪怕是今上,敢这么组织,那也是对朝中重臣的不尊重。

    大家只是看到,这操纵剑阵的女子,对英王的威胁太大了,除了百剑齐发,还能继续放出飞剑。

    至于说另一名舞女,对英王的威胁当然也很大,但她使用的是钝器,这个威胁就要小很多,英王肯定是有护身符的,大不了人被砸开,不可太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然而这么想的人,还真的错了,下一刻,英王面前,蓦地出现了一面门扇大的黄色照壁,金色的长锏重重地击上去,直将照壁击得不住颤动。

    紧接着,金色的长锏猛地爆裂了开来,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大厅里气浪四溅,整个大厅甚至都微微地一颤。

    所幸的是,在场的人修为都不算低,凭着护罩和各种防御手段,虽然不少人被气浪波及,但还真没几个人受伤。

    就在这爆炸声中,那黄色照壁居然……居然龟裂了开来,而金色的长锏爆炸之后,并没有彻底消失,而是被炸做了一小片一小片。

    碎片四射,而大部分的方向,还是冲着英王而去。

    “咦?”一直以来,英王都稳稳地坐在那里,并不慌张,直到听到这声巨响,才脸色一变,站起身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待看到金色的照壁不稳,他手持长剑转身就跑,嘴里高声喊着,“抓刺客!”

    一边跑着,他身边就冒出了白光,显然,他身上也是有护身符箓的。

    不过在李永生看来,他这会儿跑开,十分地不明智,这是直接把后背让给了刺客。

    正对刺客,且挡且退,直到坚持到支援的大部队前来,这才是正道。

    然而,赵家虽然先人勇武无比,半途中出了一个光宗,也是敢拔剑站在阵后督战的主儿,可是大部分的皇族,早就被日常的锦衣玉食,骄纵得身娇肉贵了。

    英王也是如此,别看他的封号是英,也曾经亲手斩杀过虎豹,但那都是被侍卫们包围了,由他出手,远远地张弓搭箭或者使用术法,绝对不会突破安全距离。

    连千金之子,都坐不垂堂,天潢贵胄,本也该如此。

    然而这样的战斗,怎么可能锻炼出近身搏杀的豪气来?

    就在此刻,大厅两侧的角门开启,冲进来四个人,一侧是滨北双毒,一侧是另外两个化修。

    但是他们虽然冲进来了,但是爆炸的余波尚在,四下翻滚的气浪,让他们有一个短暂的停顿——真的是一时半会儿搞不清状态。

    一名粗壮大汉反应最快,他在不明情况的情况下,大喝一声,“咄,看刀!”

    一声喊出,直震得人胆颤心寒头晕眼花,连房梁上都扑簌簌地掉了灰尘下来。

    他原本就擅长音攻,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下,这种大范围的攻击手段,能起到不错的效果。

    就连英王都被这一嗓子,震得微微怔了一怔,然后迅速地冲着出声的方向冲了过来——有两个化修出手,他肯定是安全了。

    但是就在这一刻,变生肘腋,旁边有一个服侍的小厮,原本是跪坐在那里,等着旁人召唤的,猛然间双手一张,冲着英王扑了过来。

    这小厮也是制修的修为,而且只是初阶制修,英王好歹也是起码高阶司修的战力,见状冷冷一笑,抖手一道白光打过去,“死吧!”

    英王封号为英,按说不至于太糊涂的,更不会草菅人命,但是这种情况下,一切异常的行动,都该被扼杀,至于说会误伤什么人,那真的顾不了许多了。

    广义上讲,英王今天若是被刺杀,起码要有上千人陪葬,这真不是开玩笑——他就算再恶了今上,也只能今上出手,其他人出手,都是中土国的敌人。

    杀一人而救千人,该如何取舍,这不需要考虑。

    然而,他一道白光打过去,那小厮就如同没有看到一般,身子没有半分的停顿。

    小厮的身子,被白光穿过的同时,就化作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莲花状的黑色火焰,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腥膻味,毫无阻碍地扑向了正在后退的英王。

    英王虽然胆气一般,见识却着实非凡,他的眼睛一眯,愕然地尖叫,“业火?”

    传说中的红莲业火,乃是情绪和因果所化,可以归为天罚的范畴,而业火生出的红莲,居然是黑色,那就说明负面情绪和恶因太多。

    这样的的天罚,不是一般的护身符扛得住的——真君之下,谁的护身符,扛得住因果?

    原来两个舞女暴起发难,并不是真正的杀招,这制修小厮舍身化业火,才是此刻的底牌。

    然而就在此刻,有人冷哼一声,一张黑色的纱网,正正地网住了那一朵黑色的莲花。

    黑色纱网出自滨北双毒的老妪,双毒本来就是玩水的,老妪平日里打出的水滴有毒,此刻水汽化作纱网罩住了业火。

    能克制业火的东西寥寥无几,不过水火本相克,老妪的水雾中有毒,还能克制一下这黑色业火的负面情绪,差不多就是以毒攻毒的意思。

    英王也不指望这纱网能抵挡住业火,能拖延瞬间即可,他一转向,继续奔逃。

    下一刻,不止一个声音惊惶地大叫,“英王小心!”

    他的身侧,又一朵火红的莲花扑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