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奢华襄王府
    向玄天观求情一事,李永生拜托了杜晶晶。

    他很快就要离开了,没有时间专程跑一趟玄天观,而杜执事却是在那里挂单的。

    杜晶晶很干脆地答应了他,事实上,她还想跟着去看一看襄王嫁女,不过非常遗憾,她必须坐镇顺天府,招呼往来的玄女宫中人。

    她需要忙到三月十号左右,才能结束这个任务。

    张木子这正宗的北极宫弟子,却是很有兴趣走一趟海岱郡——四大宫之一的青龙庙,就是在那里,她正好去长一长见识。

    第二天一大早,双方就在城南汇合,赵欣欣带了两辆马车,车外还有七八名骑士。

    李永生和张木子,则是一人一匹马,汇合之后,直奔南方而去。

    赵欣欣此次出门,是半公开性质的,毕竟她还带了英王府的礼物,所以随行的骑士在路上,直接放出了警戒,来回查探。

    李永生和张木子的两匹马,就在马车前方不远,缓缓地前行。

    护卫们并未表现出不满,因为这些人里,有人经历过前不久那场刺杀,当时若不是李永生表现神勇,英王一旦遇害,他们的下场会很悲惨。

    至于张木子,道宫身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是李永生的朋友。

    车行至大名府,路边有英王府的人在等候,又牵来几匹好马,赵欣欣也出了车厢,一身劲装,骑跨在马上,跟他俩同行。

    幽州郡就毗邻海岱郡,只是因为路过大名府,还走了一截豫州郡,不过赵欣欣带了英王府的通关文书,一路也是畅通无阻。

    他们也不赶路,天黑就歇下,天亮就走,遇到城镇就在里面住宿,遇不到的话,就在野外扎营,也不怎么耗费马力。

    第七天的傍晚,他们来到了琅琊府,而襄王的封地,就在琅琊府的莒城。

    莒城内有襄王府,不过襄王此次嫁女,是在城外的王府里。

    进入琅琊之后,路边已经有襄王派出的车仗,迎接英王府一行。

    车行不算太快,走着走着就黑了,于是点起了风灯照明,每隔三丈地,就有人站在道路两边提着风灯,一眼看去星星点点,就像一串珍珠一般,蔓延到前方,直似无穷无尽。

    李永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不说仙界,也不说地球上的路灯,只说他接受今上接见的时候,路边的宫灯也比这热闹很多。

    但是他依旧有点意外,这荒郊野外,排出这么多人和灯,只是为了迎接贺客?

    他回头看一下,身后也点起了风灯,一直蔓延到目力所不及之处,忍不住感慨一下:襄王做事果然是大手笔。

    行了八十余里,来到了莒城城郊,一座硕大的府邸出现在大家面前,只见漫山遍野灯火通明,怕不有几十里的方圆。

    王府门口,有几十人在迎接客人,接到英王府的帖子之后,王府中门大开,襄王世子亲自来迎接。

    若论身份,赵欣欣不过是英王的第九女,是当不起世子亲自迎接的,但是别忘了,她是代表了英王,远道而来。

    也就是她的辈分低,要是英王前来,襄王都得到大门外迎接。

    世子接了赵欣欣,就想邀请她到后宅歇息,正好跟襄王的儿女们见一见面。

    不过九公主谨记英王的提醒,她表示说,出山的时候,玄女宫的师长已经叮嘱过我了,虽然咱们都是赵家人,但是我已经身入道宫,红尘中的因果,还是少沾染一些。

    她要求提供客舍就行了。

    世子心里也明白,英王府来人不入后宅,是担心今上心里有想法,至于说这里是襄王府,天家未必知情,那才是胡说八道。

    从先皇的时代起,天家大肆培养各种耳目,后来才会在大清洗中,起到了骇人听闻的作用,怎么可能忽略了襄王府这种重要地方?

    对于赵欣欣不入后宅,世子心里当然会不高兴,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出来,要知道九公主不但是代表英王来的,她还有个玄女宫弟子的身份。

    皇族在红尘中很尊贵,但是想入道宫那是千难万难,比普通黎庶入道宫,还要难上百倍,入了道宫的皇族,成就都不会小,而且在关键时刻,也帮得上皇族。

    所以世子在再三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将赵欣欣一行人安排到客舍。

    不过这客舍也不一般,是王府专门腾出来两个精致的园子,招待贵客用的,有假山怪石、亭台长廊,还有小桥流水,是一等一的景致。

    园子里有三四处小院,赵欣欣被安排在一处靠近湖边的小院,里面有一栋二层的小阁楼,倚石而建,阁楼名为听雨。

    赵欣欣和随身女侍,就进了阁楼,李永生比较惨,只能呆在小院的前院,没办法,男女有别嘛。

    小院里,王府也安排了七八个下人,用起来倒是很方便。

    当天夜里,就有一名郡主来访,第二天,王妃又着人将赵欣欣请了去,说了一上午的话,还在中午邀她共进午餐。

    午餐之后,王妃还邀她在后宅小憩片刻,不过赵欣欣婉言谢绝了。

    下午的时候,也不得闲,园子里又来了两拨贵宾,他们在赏玩风景的时候,路过听雨阁,发现院子里有人住,于是上前打问贵客身份。

    这种行为不能算冒昧,中土国也是人情社会,大家都是襄王的贵客,身份应该也是差不多,相互结识一下,没有坏处。

    不过赵欣欣不欲多事,对外称就是玄女宫弟子在此歇息,不见外客。

    至于说玄女宫弟子,为何会出现在襄王府,她也不做解释——对于那些已经知道的人,没必要解释,不知道的人,就继续不知道好了。

    倒不信谁敢随便攀诬,说襄王和玄女宫勾结。

    那两拨贵宾听说,这里住着玄女宫门人,当然也不会来自讨没趣。

    红尘中再贵的贵人,在四大宫弟子面前,也嚣张不起来。

    赵欣欣原本以为,这样她就能耳根清净,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很快就又有人来了。

    来的是其他皇族子弟。

    英王的九郡主,是这一代的子弟里唯一一个入了道宫的,入的还是上宫,虽然相比其他兄弟姐妹,她有点非主流,但是毫无疑问,她会成为这一代人里出类拔萃的人物。

    她没有到内宅歇息,有些人觉得她傲慢,但是也有人明白她的不得已,只不过对这些明白人来说,有些话还是不方便对外人解释。

    总之,知道她在听雨阁落脚,就有不少同辈人前来,跟她攀谈——大家心里都清楚,就算英王事发,也连累不到赵欣欣,跟九郡主加深感情,不存在任何的风险。

    这样一来,赵欣欣就有点吃不住了,皇族到了她这一代,兄弟姐妹太多了,一下午来了三十多个,其中起码有七八个,在京里的时候就很熟惯,还有七八个,英王寿诞的时候见过。

    她可以不住到内宅,也可以推掉外人不见,但是兄弟姐妹找上门来,她怎么能不接待?

    到了夜里,来的皇族都超过五十了,正好晚间又来了一场春雨,大家吃酒赏雨,别提多开心了。

    听雨阁这边人声鼎沸灯火辉煌,于是其他小院的贵客就知道,原来那玄女宫的弟子,是英王的九女赵欣欣。

    赵欣欣天生喜欢下雨,离开了多雨的玄女山之后,很少见到下雨了,尤其这还是一场难得的春雨,又有兄弟姐妹们作伴,胸中块垒尽去,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喝多了。

    她一觉就睡到辰正时分,起来洗漱完毕,才说要叫上李永生去湖畔走一走,却发现他坐在前院的房檐下打瞌睡,“你这晚上怎么了?”

    “你还问我?”李永生打个大大的哈欠,“知道不知道你昨天喝了多少?一晚上我都没敢睡,就是四下巡查了。”

    襄王府按说是很安全的,可是英王寿诞都能遇刺,襄王府到底有多安全,实在不好说。

    赵欣欣虽然没有入制修,但是身上有修为,还有防御甚至攻击的符箓,具有相当的自保能力,但是喝醉的九公主,基本上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弱鸡了。

    李永生没资格进去喝酒,更没能力劝阻她喝酒,那也只能自己辛苦,一晚上警惕着周边的动静。

    要是给别人站岗,他也不至于这么累,但这是永馨,是他从仙界追到下界来守护的人儿。

    赵欣欣闻言,眼中闪过一缕异样的光芒,然后笑着发话,“那你进屋睡吧,我正好去给叔父请个安去。”

    她这一请安,就是过了午饭才回来,李永生早就缓过劲儿来了,生龙活虎的。

    下午又有人前来拜访,甚至还有人指明就是要见玄女宫的赵欣欣,不过九公主除了见赵家的兄弟姐妹,其他人一概不见。

    第三天一大早,又下起了小雨,正好这就是襄王嫁女的前一天了,人越来越多,也有点嘈杂,世子约了赵欣欣,去不远的庄园游玩。

    赵欣欣本来就喜欢下雨,带上李永生和张木子等人,兴致勃勃地去了。

    庄园距离王府并不近,差不多有三十里,其实算是个农场,里面养得不少动物,也种植了不少果树和观赏性的花木。

    不过到了庄园,赵欣欣才发现,她的王兄不但邀请了她,还邀请了好几拨客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