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不肖子(一更贺盟主johnnywang)
    其实邓蝶并没有确定,小丁贪墨了酒家的银钱——起码他自己不承认。

    她也知道,自己这个求情有点过分,所以只是耷拉着眼皮,都不敢直视赵欣欣。

    九公主也不表态,只是轻轻地吐出三个字来,“李掌柜?”

    李永生也只能开口了,“为什么这么便宜他,起码他得把亏的银钱补上吧?”

    问题是,他就不承认啊,邓蝶心里苦笑一声,可她还没办法解释,“这个亏的银钱,算在我头上好了,我慢慢赔,可以吗?”

    她的家里不算太宽裕,两千块银元,也算一笔巨款。

    最关键的是,为了把她塞进玄女宫,家里已经花了很多钱了,当然,若不是野祀肆虐,花再多钱也不好进,更别说制修就能得到牒牌,这是玄女宫历史上都少见的,是真正的机遇。

    简而言之,她已经入了玄女宫,接下来怎么说也该自食其力了,她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回报家里,至于说再跟家里要钱?她没那么厚的脸皮。

    而她现在的修为和地位,在玄女宫赚不到多少钱,而修炼这东西,也着实费钱,她既然打算接下这一桩因果,也只能慢慢还了。

    她倒是想不接,可能吗?陇右丁家就很恐怖了,而介绍小丁来的胡珩,据说也比较入丁经主的法眼。

    赵欣欣这边,邓蝶也惹不起,她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凭什么让你赔呢?”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你也是接受那个师兄的推荐罢了,又不关你事……你是不是害怕招惹丁经主?”

    邓蝶无奈地看他一眼,“谁不害怕呢?别说丁经主,胡师兄我都怕。”

    “那你不用管了,”李永生一摆手,“送官好了。”

    处理这种事,原本就是官府的职责,此前他不想惊动官府,是觉得闹到那里没面子,现在看起来,送到官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官府不会买丁经主的账。

    丁青瑶在玄女宫多年,肯定跟地方官府有接触,不过,那又如何?双方的关系再好,官府总要忌惮赵欣欣的身份——这是来自于体制内的压力。

    “不要了吧?”邓蝶叫了起来,“这么做,可是会惹恼丁经主的。”

    李永生微微一笑,“丁经主肯定就没听说过这件事,否则她怎么也跟你打个招呼不是?无非一些无知宵小,打着她的牌子招摇撞骗。”

    “我能让经主打招呼?”邓蝶气得笑了,“那我得多大的脸?”

    “那么,这厮能出动丁经主保他?”李永生笑一笑,“就是你刚才的话,他得多大脸?”

    朱雀城里,最不缺的就是破落户,以及前来寻机缘的主儿,以丁青瑶的眼界,根本扫不到制修这个层面——她就算扫到也不会理,丁家真正的栋梁,又怎么可能落魄到朱雀城来?

    邓蝶有点意动,但还是有些犹豫,“可万一丁经主知道怎么办?”

    李永生觉得有点腻歪了,于是看向赵欣欣,“这是你的师姐,你做主吧。”

    永馨还是有点犹豫,她这个人有点虚荣心,一般来说,愿意卖自家人一个面子,不过这次发生的事儿,又有点扫她的面子。

    她犹豫一下表示,“再等两天好了,看邓经主有没有过问的意思,不行就送官。”

    又等两天,聚灵阵刚刚搭建好,正在搭建外面的防御阵和幻阵的时候,有人来问此事了。

    来的是一个初阶化修,三十出头,自称叫丁朝晖,他想知道,自家的族人,为什么被我们酒家关押了起来。

    赵欣欣没兴趣见他,她正跟李永生探讨,接下来的阵法该怎么摆,于是她派出高大老者,跟对方接触。

    但是丁朝晖不想跟别人谈,他点名要见英王的九公主,说钱不是问题,我就是想问一问九公主,我丁家人到底做错了什么。

    赵欣欣不想理他,但还不能不理——她如果真不理,这位找上丁青瑶做主的话,她就算失了礼数。

    于是她和李永生出了园林,一起来到了前院。

    此时未末,接近下午三点,天上下着雨,丁朝晖没有在酒家里等着,而是背着手在小院的屋檐下。

    丁真人长得白净英挺,谈吐和行止极为端庄,也很自信,一看就是有根脚的人家出来的。

    他看到了李永生,但是并没有太在意,而是跟赵欣欣了解自己族人的情况。

    赵欣欣对此人的印象一般,不过人家执意要跟她谈,她也只有表态,说证据确凿,钱不是很多,但非常影响我的形象,既然丁家来了真人,我给你个面子,把钱补上就行了。

    “家教不严,让九公主见笑了,”丁真人很光棍,并不探究细节,他微笑着发话,“这点钱是小事,我此番来,主要是想代表丁家,跟九公主探讨一下长期合作的可能性。”

    不得不承认,大家族出来的,言谈举止确实不一样,丁朝晖原本就仪表堂堂,三十多岁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一言一行,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李永生看得有点不舒服。

    “长期合作,你要跟玄女宫谈了,”赵欣欣微笑着回答,“我只是一个小弟子,还未入制修,做点小本生意罢了。”

    其实这话,就是不想再谈下去的意思——你丁家有丁青瑶,找我做什么?

    “巧了,我正好也没什么本钱,”丁朝晖继续笑,“听说贵酒家有庇护江湖同道之意,区区不才,也有意出一份力。”

    赵欣欣沉吟一下,缓缓发话,“丁真人的话,我不太听得懂,能说详细点吗?”

    丁朝晖的眉头轻蹙,顿了一顿才出声,“这样,贵酒家在修者中口碑不错,我有意合作,借贵酒家字号,开个分店。”

    只是合作开分店吗?赵欣欣有点不太相信,此人前一句话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对上陇右丁家,她也不能直接拒绝,所以微微摇头,“朱雀城就这么大,再开分号是要赔钱的。”

    丁朝晖微微一笑,“我可以开到别的城去,只是借用一下贵酒家的名头。”

    其实他的本意,根本不是开分号,而是想入筹我们酒家,开不开分号,那都是以后才会考虑的,不过这九公主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他又不便强行入股,所以才先拿开分号说事。

    赵欣欣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我们酒家这么大的名气了吗?”

    “向佐和絮鹭都不敢在酒家动手,御林军都带不走人,”丁朝晖轻笑了起来,风度翩翩的样子,“这名声,我在北地都有耳闻,影响真的很大。”

    传到北地也还罢了,连堂堂的化修真人都注意到了,可见名头真的不小。

    赵欣欣开心地笑一笑,“丁真人谬赞了,酒店开在朱雀城外的话,难免影响家父。”

    丁朝晖却是没想到这一层,他只是临时找了一个理由,闻言他眉头一皱,“这个……英王殿下是在北地,不要紧吧?”

    赵欣欣无语了,她已经看出来人不对路了,于是侧头看一眼李永生,“李掌柜?”

    李永生的眉头皱一下,“丁真人,阁下族人管账尚且作践东家,这个合作……不太合适。”

    这理由赵欣欣也想到了,但她身为九公主,不便这么说话,只能由他来做恶人了。

    “你……”丁朝晖闻言,狠狠地瞪他一眼,你还真敢这么跟化修说话?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的理由堂堂正正,如果他不想大欺小的话,就得认,这一刻,他恨不得掐死那个不成器的旁支族人,坏了丁家的名声不说,还弄得他如此被动。

    他轻咳一声,“不若这样,我可令其自裁谢罪,丁家的名声,不容不肖子糟践。”

    李永生叹口气,“但是他确实这么做了。”

    你怎么处理你的族人,不关我们的事儿,但是丁家确实没给我们好印象,谁能保证你不是不肖子?

    丁朝晖眼睛一眯,眼中透露出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杀意,“李掌柜这话,我听不太懂,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欣欣跟丁家不熟,”李永生笑眯眯地发话,他其实不喜欢打嘴皮子官司,但是永馨不出面,他只能硬着头皮来了,“或者丁经主出面作保,会好一点。”

    说来说去,他还是信不过丁家的口碑,但真的不能直说。

    “丁经主出面,你倒是想得多,”丁朝晖冷笑一声,又看向赵欣欣,“看来九公主是信不过我了?”

    赵欣欣耷拉着眼皮不说话,也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们……”丁朝晖有点生气了,他可能请来丁青瑶吗?真的不可能,丁经主不但身份高,她还要在玄女宫做人呢,为这点小事出面,真的不够丢人的。

    丁真人想发作,但还没办法发作,撇开赵欣欣的身份不提,只说她现在身边有滨北双毒,他就不能放肆——在朱雀城,一旦跟玄女宫弟子冲突,丁经主都不可能帮他。

    身入道宫,那是要断绝红尘中的往来的。

    于是他冷冷地瞪一眼李永生,“我怎么感觉,你这个掌柜,有意诱导九公主仇视我丁家?”

    他不便招惹九公主,可是拿捏一个小司修,还是没问题的。

    (为盟主johnnywang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