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想打脸(三更)
    校友出面,李永生必须给个面子见一下。

    学长是受人所托,他解释说,主要那小二家里就没多少钱,赔偿损失没问题,但是再加上处罚,家里实在承受不起。

    至于说坏了形象,小二家倒并不是很在乎,朱雀城原本就是个混乱的地方,无赖子又怎么样?这里的通缉犯,比整个百粤郡的通缉犯加起来还多。

    学长的意思就是说,过不过捕房,其实对小二影响不大,关键是他家没钱,谋一追三的话,追到的钱也不会全落到你手里,你能不能给我面子,撤回状子私了?

    校友的脸真大!李永生有点无语,但是别说,中土国还就认这个,尤其两人是同一年结业的,说起来还可以算同年,那关系就要更进一步。

    反正这位同年说话挺不着调,李永生还不能干脆地拒绝,否则那是不近人情,他想一想,为难地表示,“若光是他一个也就算了,他的同案犯很多,状子没法撤。”

    “你可以只撤他一人的,”小二家属表态了,因为家人遇事,他们早就了解了相关的律法,“你都可以把他的名字写到状子上,就是强调一下,家人积极补救了,不追究他的责任即可。”

    这样的要求,就是家里想省钱了,毕竟这世道,大部分人家都不富有。

    按说请出了李掌柜的同年,这家人也是用心了。

    李永生苦笑一声,“那其他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都赔了,岂不是不用见官了?”同年愕然地看着他,“不经官,总是要好过经官吧?无为而治岂不是很好?”

    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把小二们都撤诉,只针对丁家的账房告状,这里面就算没猫腻,别人都会想歪啊,我这个同年,读书读得傻了。

    就在此时,邓蝶伴着一个极为漂亮的男人走了进来,看起来是二十**岁,中阶司修,“李同参,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胡珩大人。”

    正跟李永生说话的小二家人,看到两名玄女宫弟子走了进来,齐齐噤声。

    胡珩的相貌,只能用漂亮来形容,脂粉味极重,漂亮得有点不像话,小鲜肉都不足以来形容,说是小受还差不多。

    他走到李永生面前,抬手一拱,“所荐非人,实在对不住李同参,幸好两日内及时赶到。”

    李永生抬手一拱,面无表情地发话,“抱歉了,胡道友,今日是第三天,你来晚了。”

    “嗯?”胡珩的眉头微微一皱,“不是前日下午的事吗?”

    “不是,”李永生摇摇头,“是大前日下午,我等到今天早上,实在等不得了,就送官了……你该早点来的。”

    “李掌柜,”邓蝶忙不迭地发话,“我一直在经院寻胡师兄,他有事出去公干了,前日下午才回来,经院又有事,我们已经是在努力赶来了。”

    “那实在抱歉了,我应该没说错,”李永生一摊双手,“今日一大早送官,所以就送官了,咱生意人,诚信最重要,胡道友听错,那也是遗憾。”

    他才不信对方会听错,想必就是卡着点儿来的。

    “那现在撤了状子吧,”胡师兄淡淡地发话,“你的损失,我两倍赔你。”

    看看,迟不来早不来,就等送官了之后赶来,这不是来息事宁人的,是来打脸的。

    “送上去的状子,怎么好随便撤?”李永生笑一笑,“胡道友前日下午就回来了,若是早走一步,其实是赶得上的。”

    邓蝶的眉头一皱,侧头看向自家的师兄,她还真没想到,胡珩此来,竟然是来扫面子的。

    “我回来要交任务,经主还有别的安排,”胡珩不动声色地点出了丁青瑶,“一路上我都在赶,不信你问邓师妹。”

    好像也不是很赶吧?邓蝶想一想,真不能说赶路时有多匆忙,昨晚甚至还休息了一夜,不过也没有故意延误罢了。

    她没想到的是,胡珩在出发时,就已经算准了路程——当然,就算想到,她也不敢说。

    夹在中间的她只能硬着头皮和稀泥,“胡师兄确实赶路了。”

    李永生也懒得跟她计较,于是点点头,“哦,一路辛苦,先休息一会儿吧?”

    胡珩见他不接话,有点不高兴了,“哪里顾得上辛苦?先撤状子吧。”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是说邓蝶辛苦,我和赵东家都跟你不熟,不太方便安排你休息,阁下请便。”

    胡珩真的生气了,“我好歹也为贵酒家仗义执言过,你就这么……”

    “好,不用说了,”李永生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也给你安排个房间休息。”

    “我要的不是休息,”胡珩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了一团青气,“你赶紧撤状子。”

    “你这是命令我?”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奇怪了,怎么这么跟我说话?想撤状子,你自己去撤呗……我没打算撤状子。”

    胡珩气得身体都有点发抖,“我凭什么能撤了状子?我是说……小丁贪墨了多少?”

    “二十多两黄金,加上小二贪墨的,几达五十两黄金,”李永生正色回答,“这么多钱,我怎么可能撤状子?”

    我们酒家账上亏空的是二十多两黄金,事实上被贪墨的不止这一点,账房和动手脚的小二,可是对半分账的。

    胡珩冷笑一声,“你好像说过,他贪墨了两百多两?”

    很显然,他跟丁朝晖有过接触,那么就是说,他这次真的是有意来晚的——否则的话,就算丁经主找他有事,涉及到自家族人,怎么可能不网开一面?

    说来说去,就是想给我们酒家一个下马威。

    李永生根本懒得理会这指责,只是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算错了。”

    这话把胡珩噎个半死,尼玛,你这理由也太简单粗暴了吧,“算错……这就是答案?”

    “谁能不犯错呢?”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所谓地回答,“当时我跟丁朝晖真人建议了,找几个账房核对一下,他拒绝了,这次应该没错了……捕房的会核算的。”

    丁朝晖可能答应找人核算吗?胡珩差点没气破肚皮,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朝晖真人为什么说起这个李掌柜,就是一脸的阴沉——简直是个赖皮。

    胡师兄是文明人,不跟这粗人一般见识,“二十多两黄金,那真的不多,我翻倍赔你,给你五十两……撤了状子吧。”

    事实上,他要感谢这厮,若是前两天就说是二十多两黄金,没准朝晖真人就直接认赔了,哪里轮得到他来谈这件事?

    他心里最清楚朝晖真人的打算,那位就是想借着经主的势,入主我们酒家。

    丁青瑶或者看不上我们酒家,但是丁朝晖游历天下,就是想搜刮一些资源,陇右丁家的名头老大了,但是丁家也老穷了。

    别的不说,太一庙里,就有百余名丁家子弟。

    作为北六庙之一,太一庙一共三家子孙庙以及十余家小庙,有千余人,丁家子弟占了差不多十分之一,以至于太一庙表示,近十年是不会考虑再招丁家人了。

    丁朝晖来到朱雀城,觉得这里确实不错,而且丁家有个准证在玄女宫,也有必要开发一下,合理地利用人脉资源。

    他找来找去,觉得这个我们酒家不错,赚钱赚得不算太多,但总是赚钱的。

    关键是我们酒家遭遇了几场硬仗,在江湖上已经打出了一定的名气,接下来只要不出昏招,收获大增是指日可待的。

    更关键的是,我们酒家的东主是赵欣欣,是英王九女,而且相貌也没问题。

    丁朝晖就认为,虽然我们酒家名气很大,也很难啃,但是真的啃下来的话,酒家的收入倒是在其次,英王府的资源多啊。

    没错,他就是打着人财两得的心思,才盯上这里的。

    至于说英王目前的处境不算好,那算是事儿吗?那算是机遇!

    英王随时可能翻船,一旦翻船,财富总要有个去处,天家能拿走大部分,但是流出的财富能到赵欣欣手里很大一部分——她是玄女宫的弟子,保险啊。

    天家不可能因为这些财富,就去触玄女宫的霉头,而赵欣欣也能借此庇护一些英王子女。

    丁朝晖将这个因果,分析得一清二楚。

    那么问题就在于,如何拿下赵欣欣,达到人财两得的目的。

    赵欣欣不好拿下,玄女宫的男性真人里,不止一个人惦记过她——以其不到制修的修为,就算相貌不差愿意盗贴,真人未必愿意跟她双修,但是架不住,人家真的有钱啊。

    可是化主院的栗真人,一直保护着她,令她不受到其他真人的骚扰。

    丁朝晖很是琢磨了一阵,觉得这是一个很合适下手的对象,至于说栗化主,他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我家有丁经主。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丁家跟我们酒家的接触,虽然比较顺利,但是竟然出现了很奇葩的事情——丁家人贪墨赵欣欣的钱财。

    这个事情真的太操蛋了,可是丁朝晖也找不到人出气——当初介入我们酒家的时候,酒家里出了一个账房的空额,他就临时找了一个在朱雀城讨生活的丁家人。

    本来以为是本家人,是值得信赖的,哪里想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