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定位不准的后果
    雨逐渐地大了,不过不是雷雨天气,雨再大也是有限的。

    李永生又坐了半个时辰,见王志云也谈完了,起身告辞,不过那高阶司修的中年妇女走过来,说不器真人希望晚上能宴请李大师,而且,现在还在下雨。

    李永生婉拒了,说不器真人安心休养就好,过个一两天,我再来看望。

    两人冒雨策马走向叶府门外,只听得身后马蹄声响起,扭头一看,却是公孙未明骑了一匹马追了出来,“等等,我陪你们走。”

    “不用了吧?”王志云勒住马,笑着发话,“不器准证正在养伤,你看好他才对。”

    “他现在的状态,高阶化修也偷袭不了,”公孙未明很随意地回答,“我倒不信,谁家敢动用真君……对了李大师,多谢北极宫的传话。”

    “呵呵,”李永生无奈地笑一笑,“我又不是北极宫的人,你谢我做什么?”

    “那好,我不谢你,”公孙未明这厮做事,真的是率性得很,“我帮你们收拾军需司的混球,你们肯定有点头疼吧?”

    这公孙未明还真是个怪胎,说话确实直得……几近于无脑。

    李永生当然不需要他帮着收拾军需司,但是人家这么热情,他不好拒绝。

    王志云则是更直接一些,“那好啊,我正头疼那混蛋呢,不过你做事,有时候太激烈了。”

    “需要小心的时候,我自然会小心,”公孙未明大喇喇地发话,“对那厮,我需要小心吗?”

    李永生愈发地头疼了,“你家准证还在养伤,低调点行吗?”

    “我肯定不会傻到跟军需司对着干,”公孙未明得意地一笑,“不过我看他不顺眼的话,收拾他就只管动手好了……谁敢参与我公孙家的私人恩怨?李清明也不够看。”

    这才是隐世家族的底气,他们本就不是运修,又不像道宫一般,彻底不干预红尘的事儿,真要是私人恩怨的话,隐世家族并不需要看重官府的那一套。

    当然,他们的行事,若是影响到了朝廷的大事,朝廷也不吝于出手。

    所以这其间有个度,需要把握好。

    希望这货别捅出什么篓子吧,李永生对这厮,也是无语了。

    不过还好,三人出了叶家大宅之后,并没有撞到黄永超,也许是雨比较大的缘故吧。

    当天晚上,三人是在西城寻了一个小院子住下,那是汤昊田给找的住处,据说是他一个朋友的房产。

    汤昊田之所以如此帮忙,那是因为汤师姑说了,你好好地接待一下李永生。

    自打公孙不器醒来,就亲自交待叶院长,要好好感激法院那个女司修,叶院长哪里敢怠慢?专程去小汤家问候,并且表示,你想的我都知道,回头一定给你办妥了。

    还有一件事,叶院长也不得不求恳她,那就是叶家大少的事情,那家伙是彻底恶了公孙家,公孙奉贤只是着人暴打了他一顿,公孙不器再开口的话,没准是要杀人的。

    没错,叶家大少的母亲也是姓公孙,但是公孙不器是何等人?证真失败的准证啊——而且还是因为受到干扰失败了,并不是没有能力证真。

    更别说他还有第二次证真的可能性。

    这样的人,哪怕是毫无理由对叶家大少出手,大少的母亲也不敢说什么,而叶家大少还差点耽误了公孙不器的救治。

    叶院长承认自己教子失败了,但是他总不能坐看自己儿子被杀,所以他希望小汤能帮着说一说情,饶过大儿子这一遭。

    汤师姑这次主意拿得很稳,说此事我能帮着缓颊一两句,成不成的可不敢保证,有这工夫,你不如好好地跟李永生说一说——其实你教育儿子真的有点失败。

    不管怎么说,她这次是相当承李永生的情,师侄给她挣了大面子,也挣了好处来。

    不过她本是法院中人,行事要注意分寸,而她自身又是女人,有些不便,所以就令汤昊田,好好招呼李永生——这也是她在为弟弟铺路。

    汤昊田在京城里,三教九流之辈认识不少,他使出浑身力气,借到这么个小院,招呼李永生。

    这院子不算小,差不多有两亩地,在西城这种地界,只这么一个院子,差不多就得五六百两黄金,别嫌贵,没关系的人,想买还买不到。

    汤昊田会招呼人,不但带了两个帮闲篾片开心,还请来了歌姬和舞姬,而且还是很有点小名气的那种。

    公孙未明别看是高阶化修,还真是有点不成体统,竟然跟那些女人搂搂抱抱的,酒之半酣处,竟然开始上下其手。

    夏天,大家都穿得不多,少不得就有些许春光,暴露了出来。

    汤昊田也好这一口,看得有点蠢蠢欲动,不过看到李永生无动于衷,他又硬生生地压制住了自己的**。

    当然,让堂堂的高阶化修一个人玩,也有点失礼了,说不得他使个眼色,两个帮闲心领神会,也搂了两个少女坐在自家大腿上。

    就在晚宴即将结束之际,有人敲门,门子是原来主家的门子,听说来的是军需司司长黄永超,不敢阻拦,只能将人带了进来。

    黄司长心里的气,没办法说了,找了王志云整整一天啊,最后多亏军情司的兄弟给面子,查出了此人的落脚处。

    他猜测御马监是王志云在使坏,但是他更怀疑,是奥斯卡公报私仇。

    虽然他心里也打算跟王志云好好商议一下,怎么才能令奥公公满意,但是知道王军役使的落脚处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心生愤怒——你丫在京城里有家不回,跑到别人家去住?

    尼玛,这不是等着要我好看吗?

    再加上他在军需司被人奉承惯了,心里知道该怎么做,也是忍不住心中的怨气,进了院子之后,就是冷笑一声,“王志云,你还真是好大的谱儿!”

    然而下一刻,他就愣住了,直勾勾地看着席中的一个年轻人——高阶化修也在?

    公孙未明从身边的美女裙中抽出手来,冷冷地看着他,“我见过不开眼的,还真他么的没见过你这么不开眼的……找死吗?”

    “这位真人,你听我说……”黄永超一拱手,打算好好地说一下,目前朝廷的状况,以及军马对军役部的重要性。

    “滚!”公孙未明头顶冒出一只大手,直接将此人捉了,随手就丢出了院子,“再有下一次,死!”

    然后他侧头看一眼李永生,“这厮擅闯民宅,我击杀他也是正常吧?”

    李永生很无奈地看他一眼,“你想干什么都正常,谁让你是准证呢?”

    “嘿嘿,”公孙未明干笑两声,探手搂过身边的两个女子,“听到了吧?我是准证,这是李大师自己说的,我这人……其实不爱卖弄。”

    两名女子听说,跟自己嬉玩的居然是高阶化修,难得的又是如此年轻,身子越发贴得紧了。

    黄永超被丢出门外,心中的怒气越发地膨胀了:尼玛,要不是劳资身上有重宝护身,起码得丢掉半条命啊。

    马勒戈壁的王志云,这次是有你没我!

    不就是奥公公的为难吗?我去跟御马监求饶,大不了以后多听从奥斯卡一些,至于你想要的战马——你且等着吧!

    人一气上头来,就顾不了那么多了,黄永超下定决心,要王志云好看,他认为相较博灵郡军役使,自己这个军需司长的投靠,御马监会更乐于接受……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人来小院敲门,来的不是别人,是御马监的小太监雅易安。

    雅易安见过李永生之后,恭恭敬敬地发话,“奥主事请您巳末午初时分,去御马监走一趟。”

    李永生微微颔首,“可要我准备什么?”

    “奥主事没说,”雅易安笑着回答,“不过……好像黄永超上午也会过去。”

    “辛苦雅主事了,”李永生微微一笑,递过去个金馃子,十两的那种,“跟奥大人说,我会按时过去的。”

    “我可不敢称主事,”雅易安笑着收下了金馃子,左右看一眼,低声发话,“军需司那帮夯货,早该收拾了,这一点上,我是支持您的。”

    毫无疑问,他是想让李永生宽心——今天的事情,军需司讨不了好。

    可李永生又哪里用得着他宽心?他早就想明白了,奥斯卡还要借自己跟李清明的私交,挡住来自军役部的发难呢,根本不可能出卖自己。

    当然,就算他心知肚明,对雅易安这善意的提醒,也要表现出感激来,所以又是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相较李永生的料敌机先,黄永超所做的决定,就未免可笑了,他只是想着,我是军需司的司长,愿意配合你御马监行事,已经是破坏了规矩,是天大的让步了,你该知足了。

    殊不料,他有点太高看自己的地位了,太一厢情愿了——军需司长那个位子,谁都坐得,没有足够的支持,他屁都不是。

    说穿了,他身处的位子,还是低了一点,眼界不够却又没有自知之明。

    李清明、离帅和宁致远在下棋,他这点小聪明……真的不够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