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呼延书生
    元真人请李永生吃酒,是在镇子上唯一的车马店里。

    甜水镇是周围数百里的一个商业中心,往来的闲杂人不算少。

    不过这些真人们似乎打听清楚了李永生的性格,并没有包下这个车马店,而是直接在车马店后侧的一大块空地上,用道术生生造出了一个院子。

    院子不大,五亩地大小,装修也很普通,进了院子之后,还能感受到隐约的灵气波动,合着这院子完工还不到半个时辰。

    李永生的感知能力极强,忍不住苦笑一声,“如此大费周折,何必呢?”

    “还是简陋了,”元真人笑着回答,“只要李大师觉得还行,您走到哪儿,这院子给您造到哪儿,一定得保证您休息好。”

    “今天这个院子,有点匆忙了,不过咱这块地方,搞得太华丽的话,看着有点扎眼,会影响您的安全……您要是觉得不好,我们现在就改?”

    “没必要,挺好的,”李永生一摆手,这些人殷勤起来,他还真有点吃不消,“关键是安排好两位道长,她们的身份有点不便。”

    “那我们再造一个小院,”元真人马上点点头。

    甜水镇虽然不大,车马店可是不小,要知道这里还是一个交通枢纽,每年的牛马交易大会,会有不少马队路过,在甜水镇里打尖和补充食水。

    车马店的空地有七八百亩,足以放得下十来万匹大牲口,再加上守夜人的帐篷什么的。

    再起一个小院,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用了,”张木子出声阻止,她虽然不是苦修者,也不喜欢这种豪土的生活方式,没错,不但豪,而且土——特别地土。

    “不费什么事的,”元真人笑着一摆手,“这车马店是我亲家的产业,加个院子,以后也能用,不能让人扰了道友的清净。”

    不远处几个司修见状,转身就向外走去。

    张木子彻底无语了,侧头看一眼李永生,“李大师你做主吧。”

    李永生沉吟一下,出声发问,“元真人,说是来了三个中了火毒的,我怎么才看到两个?”

    不远处的墙角处,走出来一个高瘦老人,是被两人搀扶着的,他冲李永生抬手一拱,“见过李大师,我在这里帮着监工。”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扬,然后轻叹一口气,“你比云沧海伤得重啊……看来你才是主力。”

    “旁人都已经道我死了,”高瘦老人又是一拱手,苦笑一声,“其实我比沧海兄还小一点。”

    来人正是呼延家族上一任族长呼延书生,高阶化修,少年意气,十七岁就跟随呼延族人血战沙场,在卫国战争中展露峥嵘,十余年前,据说闭关时走火入魔而不治。

    李永生有些无语,他在呵斥呼延真人的时候,只觉得对方婆婆妈妈总是不利索,但是真正看到四十年前的卫国英杰时,就觉得自己其时……似乎也有点反应激烈了。

    他又叹一口气,抬手一拱,“因为在此地勾留日久,着急回乡,此前有些出言无状,还请书生真人海涵。”

    “李大师何必自责?”呼延书生微微一笑,和蔼得很,“内中因果我已知晓,实在是族中后辈畏首畏尾,没有推己及人,错本在他。”

    “总是小子无状,惊动了众多长者,”李永生笑着回答,“那么,我帮三位一起治了好了,不过我还是想确定一下……不会再有别人了吧?”

    众人听得颇为无语,才说这小家伙说话客气了一点,现在怎么又带上刺了?

    呼延书生却没有生气,他怪怪地看了李永生一眼,笑了起来,“看来李大师还有万载幽水。”

    他可真不愧“书生”这名字,旁人只是想到,李大师的性格果然乖张,他却是想到,大师如此说话,十有**是要搞清楚伤患人数,合理分配一下资源。

    从李大师免费治疗云沧海一事上,可以看出大师不是个小气的人,两滴极为珍贵的万载幽水,说给就给了,若是手上还有万载幽水的话,也未必就舍不得拿出来。

    但是自家的族人,把这个事情搞砸了,使用添油战术增加病患,这种事就算搁给自己,那也不能忍啊,知道的,说你们伤患有苦衷;不知道的,还以为伤患们拿郎中当猴耍呢。

    他是真正的推己及人了,才能体会李永生的愤怒。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件事里,自家的小辈也真没做错太多,只是行事保守了一点。

    然而,不保守也不行啊,当初私入天坑的罪,本来就很需要保密了,而现在的呼延家,不但没有了秘境,旁人都传说,呼延家连准证都没有了。

    因为这个传言,导致呼延家的生存空间,在被一步步地挤压,很多不起眼的小杂鱼,一次次地蹦跶,那是他们背后有大势力,支持他们的挑衅。

    总算呼延家在西疆的人面儿还算不错,勉强能够自保,不过可以想像,当别人知道,呼延家的准证可能被治疗好的话,没准要想办法添点堵。

    而且还有一点,也非常关键,呼延书生的伤比云沧海重多了,当年他们在国战天坑,对上了四个真神教化修,以及七八名司修。

    呼延家这边,死了两个化修,对方则是只有一个化修重伤逃走,那一场战斗,呼延书生是绝对的主力,哪怕到了最后,都是他强忍着伤势,掩护着其他人悄悄溜走。

    所以在传出二郎庙来了一个李大师,能治这种伤之后,云沧海自告奋勇地表示,我去给你们打前站做试验,书生不能第一个去。

    待他们得知,李大师为了治好云沧海,竟然拿出了两滴万载幽水,顿时傻眼了——握草,你早说有万载幽水,我们就让书生真人第一个去了。

    总之这事儿闹得……实在有点阴差阳错,关键是李大师也很不高兴。

    不过李永生一听呼延书生的话,就笑了起来,难得还有明白人,“老话说得好啊,没有一个准证是幸致的,书生准证懂我。”

    “我保证,就是这三个了,”呼延书生笑着回答,颇有点昔日带头大哥的风范,“你可以最后一个治我……再有意外,你不用管我。”

    “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两块中品灵石,”李永生一拍手,“不管治得好治不好,都得给……允许赊欠,现在我来诊脉。”

    “灵石已经带来了,”呼延真人走过来,双手奉上玉盒——其实就是前几天小云真人用的那个玉盒,连包装都没变。

    但是玉盒打开之后,里面是两块橙色灵石——没准其中一块,还是云家贡献出来的呢。

    反正这帮人虽然家族不同,但关系是真的不错,入了国战天坑这样的副本寻宝,也没有自相残杀啥的,最后有了收获回转,依旧是相互掩护。

    其实一般情况下,这才叫真正的组队刷副本,那种饥不择食随便组队友,然后相互算计的野鸡队,只可能发生在网络游戏中——现实中,自家的性命只有一条,更不可能删号重练。

    “先放那儿吧,”李永生摆一下手,然后给三名伤患诊脉,外加问诊。

    三名伤者中,元真人伤势比较轻,另一名姓高的中阶真人,伤势也较轻,不过此人后来还强行参与过战斗,增加了一些额外的伤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呼延书生的伤势都是最重的,他身上遭受的教火,甚至不仅仅出自于一个人——应该是还有一名初阶化修,也对他使用了神术请出的教火。

    但是这一缕教火,相当纯粹,如果单独驱逐的话,治疗起来很容易。

    然而,难就难在,人体是个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二十多年下来,呼延书生的身体里,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贸然打破平衡,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呼延书生,换一个高阶准证的话,在这样的伤势下,估计早就灰飞烟灭了。

    李永生诊脉完毕之后,看着呼延书生叹口气,“你真的可惜了。”

    呼延书生笑一笑,并不回答,他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倾盖如故白首如新,有些人一生只见一面,却会成为知己。

    高真人一直心里有点小不爽,认为李永生不尊重长者,闻言就发问,“可惜什么了?”

    李永生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冲着呼延书生呲牙一笑,“书生准证知道。”

    “我若不去国战天坑,证真的可能性极大,”呼延书生微微一笑,“李大师可是在说这个?”

    李永生微微点头,“起码八成……到八成五的可能。”

    “嘿,”高真人笑一笑,脸上有点不以为然,明显是在说,你个小毛孩子,也敢说证真?

    呼延书生默然,他虽然是带头大哥,但是也不会因为要维护小集体的颜面,就刻意掩饰自己的能力——西疆汉子没有那么虚伪,他们讲道义,也讲拳头。

    良久,他才出声发话,“我家发生羊瘟了,当时我若不去,族人会饿死很多,那么,这个真不证也罢!”

    高真人闻言,骇然侧过头来,“书生准证,你当时就快证真了?”

    这显然是一个误会。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