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黑手隐现
    李永生并不介意云沧海的玩笑,他微微一笑,“我太年轻了,为了避免麻烦,现在这样就挺好,要不然,我为何要请几位真人立誓呢?”

    “誓言的问题,你尽管放心,”高真人抢着发话了。

    要知道,此前数他最刺头,不过,事实最能教人做人,对上李大师,他真的不服不行,“你暴露这些,是为了我们,这个……大家心里有数。”

    “我有幸得到了一些传承,”李永生呲牙一笑,“具体是什么,我不便说,还请诸位看在我帮大家疗伤的面子上,不要问了。”

    “这个我们都懂,”云沧海递给他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好了,不说这些了,坐下喝酒吧……我们都喝了三天了,只等你这个贵客来,搞庆功宴呢。”

    李永生笑一笑,走过来坐下,“等那两位上宫弟子出来,一起搞吧,她俩悟真也是大事。”

    “能算多大事?”云沧海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这个土豪,还真不把两女放在眼里——在他的价值观里,女人就不值得重视。

    当然,若是白虎庙的女修,那就另当别论了,西疆的这些土著家族,还真没谁敢惹白虎庙——哪怕现在的白虎庙,只有两名真君。

    陇右丁家也有两名真君,但是遇到白虎庙的弟子,真的是连说话都不敢大声——那真是一言不合,就敢出手杀人。

    四大宫里,白虎和青龙式微,这两家都不自称为“宫”,而是改称庙了。

    但就算是这样,白虎庙和青龙庙的战力,也足以配得上四大宫的称呼。

    这些就扯得远了,总之,沧海真人不太看得起悟真的那两位上宫弟子。

    其他人不会陪着他疯,那就二话没有,接着喝酒。

    痛饮了一天一夜之后,高真人借着酒劲儿,问出了大家比较关心的事情,“李大师,这个聚灵阵,若是其他人也在这里悟真,会不会……嗯?你懂的。”

    “这个……”李永生犹豫一下,还是微微颔首,“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

    没错,也仅仅是客观存在,他若是不在聚灵阵里,那些通慧光点,一般会主动地寻找悟真者的气息,而不是随便被什么人吸收。

    对于曾经的仙君来说,做到这一点,真的不要太轻松,在真人这种低端层面,他的玩法实在是太多了。

    比如说杜晶晶的悟真,按说她的积累还不够,差了那么一点,但是李永生看到,四个真人都意犹未尽的样子,当时公孙当行的身子,都已经非常前倾了。

    于是他就决定,给杜执事一个机缘——助你悟真好了。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机缘,张木子那种,只能叫契机。

    契机就是积累够了,卡在那个点上了,需要有人稍微加一个力,一个灵感或者顿悟,就能化茧成蝶,实现自我突破。

    而机缘呢,是积累不够,也能硬推上去,别说杜晶晶是差了一丝,就算差了很多,才是中阶司修,遇到合适的机缘,照样能悟真入化。

    当然,若是初阶司修直接悟真的话,那就不是机缘,而是属于运道了,只有身具无上的运道,才能实现如此逆天的晋阶。

    李永生在这个聚灵阵上,还是做了一点手脚的,但是也不多,只是令通慧光点的分布,分散了一点。

    高真人听到这个回答,明显有些失落,半晌不语。

    但是公孙不器很有点刨根问底的意愿,“李大师,怎么叫做客观存在呢?”

    他是即将证真的人了,有问题就问,这并不丢人,反倒是能增长自己的见识。

    事实上,他还有别的想法,若是这个阵法真的有那么逆天,他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央李大师在辽西再布一个——最好能布设到公孙家的秘境里。

    若是阵法没有那么厉害,他又何必跟西疆土著抢夺份额?

    “这个吧……主要还是看机缘,”李永生笑一笑,“打个比方说,对悟真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考验,能不能无视那些影响呢?我看够呛。”

    公孙不器嘿然不语,半天才端起酒杯来,“喝酒吧。”

    对大多数家族来说,悟真就已经是绝顶大事了,李大师在这里,大家都能比较平淡地看这个问题,李永生不在这里,那确实就是一回事了。

    准备悟真的修者,能不能坦然接受旁人的围观,那真是一个问题。

    所以这个关窍,不谈也罢。

    然后……就又是两天痛饮,七名真人已经狂饮了五天。

    当然,这也无所谓,大家高兴嘛。

    直到张木子踏出聚灵阵,众人才停止了饮酒,期待她能说点什么。

    她倒是说了,还是走到李永生面前,很认真地说的。

    “永生,谢谢你,我现在已经悟真了,要回宫了……关于誓言,我会记得的。”

    说完之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别急啊,”云沧海站起身来,想要拉她一把,却是因为连着喝了五天,身体有点迟缓,一个踉跄,竟然没有拽住人。

    “我去,”他大着舌头,醉醺醺地发话,“北极宫很了不起吗?”

    张木子应该是听到这话了,但是依旧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沧海你喝多了!”呼延书生大吼一声,然后狠狠瞪他一眼,“张道友悟真,肯定要先回宫里报备,你这都是什么话。”

    由于出了这么点小插曲,大家也没兴致再喝酒了,呼延家、高家、云家和二郎庙,甚至回了小院。

    李永生和公孙家的两名准证,以及元真人,留在平台上,继续给杜晶晶护法。

    三天之后,杜执事才从聚灵阵里走出来,也是打个招呼就跑掉了,“哎呀,呆了这么久,我先去沐浴……晚上我请客,谁都别跟我争啊。”

    她的气息略略有点不稳,不如张木子,不过接下来慢慢稳固就是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急不得的。

    元真人走上前,关掉聚灵阵,同时摸出一个传音海螺,讲了几句。

    也就十来息的时间,山下飞奔来十余人,全是四个家族的子弟,牢牢地看守住了聚灵阵。

    李永生陪着公孙家两名准证往下走,公孙不器笑着点评一句,“我看这个杜执事,比张道友要脾气好一点。”

    “也不能这么说,”公孙当行随口回答,“关键是看人家遇到什么事了,有些事情别人无所谓,但是你就接受不了。”

    这话简直说得……没谁了,李永生第一次发现,公孙家的太上长老,居然有一语成谶的能力——错了,简直是言出法随。

    下一刻,公孙不器就开始跳脚了,来到小院之后,云沧海第一时间跟他说了一个消息,“我手下人收到个消息,说你证真的时候,有几个小部族,跟外界的联系比较频繁。”

    公孙不器对此事一直念念不忘,听到这话,马上就发问了,“哪几个部族?”

    “这真的是……抱歉了,”云沧海苦笑着一摊手,“不器准证,我也是最近才开始查证此事,以前我没有关注过……”

    辽西公孙再怎么牛叉,西疆人是不会在意的,也就是前一段时间开始结盟,四个家族答应,帮公孙家打探真凶。

    云沧海的人面,那不是吹的,短时间内就摸到了蛛丝马迹。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公孙不器遇袭一事,已经过去太久了,云沧海的人了解到,曾经发生过这个情况,可是当时转述此消息的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并不是说这个人一定是被灭口了,而是西疆就是这样,地广人稀,有很多人从事游牧,直到冬天到来,才会来到固定的聚居点。

    转述消息的这个人,倒不是放牧的,仅仅是个小行商,牧民们逐水草而居,他则是逐牧民而居,跟很多部族关系不错,也算是消息灵通之辈。

    看到公孙不器呲牙咧嘴的样子,云沧海赶紧补充一下,“再过两月有骡马大会,说不定此人会回来,不器准证你莫要着急。”

    “莫要着急?”公孙不器苦笑一声,“沧海啊,事儿没发生在你身上,这种大仇,我能忍,我公孙家族不能忍啊。”

    “大致方向是有了,未明准证已经去调查了,”云沧海笑着安慰他,“应该跟真神教有关,那个行商……日常是比较倾向真神教的。”

    “你们竟然跟这种人打交道?”公孙不器眉头一皱,下一刻,他也意识到了不妥,于是又叹一口气,“关心则乱……沧海真人海涵。”

    “不管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得打交道,”云沧海一摊双手,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对真神教的痛恨,并不比你少,你知道我云家被真神教杀了多少人吗?”

    然后他叹一口气,“但是官府不支持,我总不能把同情真神教的人全部杀掉。”

    从他的话里,能听得到浓浓的无奈。

    “好了,这种喜庆的时候,不说那些丧气话,”公孙当行出声了,他笑眯眯地表示,“咱们的伤势都恢复了,先庆贺一下,真神教的恩怨,慢慢来处理……下一步不是要对付马盟吗?”

    说到马盟,咬牙切齿的就是云沧海,“那帮杂碎。”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