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房高一尺
    县衙就在前方三里外,是一个大操场,操场的尽头,是两排土坯的平房。

    操场是很平整的,但是通往操场的路,却是崎岖不平,极为泥泞。

    一行人进入操场之后,马腿上都有了半尺左右的泥水。

    赵欣欣是喜欢干净的,可是就算坐在马上,她的裤腿上也溅了不少泥水。

    她皱了皱眉头不说话,秦天祝却是不答应了,“我说老方啊,你这衙门口的路,也该修一修了,百姓有个事情,来衙门办事,还没进门呢,这就淹死了。”

    老方就是那县丞,闻言他苦笑一声,“没办法,穷啊,修路也得要钱的。”

    “扯淡不是?”公孙未明冷哼一声,“我看到别的路就不错,越到县衙门口,路就越糟糕。”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是告状的人太多,把路踩坏了吧?”

    “几位,玩笑不能这么开,”方县丞一听急了,忠义县虽然偏远,官员也是有考评的。

    告状的人太多,这叫什么屁话?

    若不是来的人来头太大,修为也高,他真有心狠狠教训对方一下。

    所以他只能委委屈屈地回答,“县衙门口弄得太干净,岂不是鼓励人们进来?须知有很多事,是可以告状也可以不告的,若是能无为而治,岂不是更好?”

    李永生等人听了,忍不住齐齐一笑——这里的官员还真是有想象力,专门不修县衙门口的路,以达到阻碍大家告状的目的。

    方县丞见他们不以为然,就越发地急了,“路不好走,我们县衙里的官员最难受了,真的,如此处置,还是为了息讼。”

    秦天祝笑着点点头,“不用解释了,你这个话我们信。”

    这话真的可信,因为中土国就不鼓励打官司,民间很多纠纷,都是通过宗族和乡老来协调的,一般从道德层面,就约束住了种种不好的事情。

    当然,谁若是真的受了委屈,也可以去衙门申告——哪怕衙门面前的路并不好走。

    县衙门口的大操场,就很平实了。

    众人来到县衙里,衙门也不大,正堂也是土坯房,比其他的平房高出一尺,不过也相当地破败。

    县令不在,县丞直接领着众人在大堂落座。

    赵欣欣四下扫视一眼,眉头一皱,她实在忍不住了,“这便是县衙?如此破败,也是为了息讼吗?”

    方县丞抬手一拱,沉声回答,“本县以忠义得名,千年前县志便有记载,县衙若强过孤老院,县令可上庸官录。”

    秦天祝闻言,讶然发话,“千年前,那岂不是前朝的规矩?”

    前朝的规矩,你在本朝沿袭,这样真的好吗?

    方县丞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回答,“旧朝尚可以做到,本朝官员,莫非还差于他们?”

    “咦,”赵欣欣讶然地看他一眼,“你这话说得倒是不错。”

    不止她惊讶,李永生更是感慨良多:这话让地球界某国官员听到,还不得活活地愧煞?

    错了错了,不可能愧煞,那些人连廉耻之心都没有了,便是惭愧,也是装出来的。

    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那么多的地标性建筑,都是官衙呢?越贫困的地方,越是如此。

    那些富丽堂皇的官衙,还真的不如这土坯房,更让人敬重。

    赵欣欣顿了一顿之后,再次发问,“如此鄙陋之处,衙门的体面何在?”

    这话问得煞是诛心,你们想博好的官声,好歹也得差不多点,官衙太不成体统,也是给朝廷脸上抹黑嘛。

    方县丞愣了一愣之后,才出声回答,“正堂……比其他房高一尺,旁人也认不错啊。”

    认不错……李永生对这个回答,简直是无语了。

    官府衙门应该保持适度的威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人家也只是房高了一尺。

    正经是某些自称公仆,号称为黎庶服务的官员,反倒将自己的服务场所搞得威严无比,不但震慑了宵小,连服务对象也震慑了,真正的挂羊头卖狗肉。

    “老方啊,你这话说得却是不妥,”秦天祝笑嘻嘻地发话了,“你应该说,敬重在心里就行了,何必拘泥于形式上的体面?”

    “那种话,是县尊大人该说的,”方县丞也笑了起来,“不过,这是千年的惯例了,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赵欣欣也只是稍微有点惊讶而已,她没有见过诸多国家级贫困县里的“白宫”,并不觉得忠义县衙就有多么了不得。

    至于那些打着清廉的幌子,私下没命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她也听说得多了。

    所以她一摆手,直接进入了正题,“方县丞,我此次前来,是因为三湘出现灾情,黎庶流离失所,要寻一处地方安置流民,想必你也知道了?”

    方县丞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回答,“嗯,小道长们已经告知我了。”

    灾情?屁的灾情,明明是你们赵家的亲王作乱,你也真好意思说是灾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公孙未明不高兴了,“看起来有点不乐意?”

    “不乐意倒是不敢,”方县丞硬着头皮发话,“但是未知……未知这可算是红尘俗事?”

    “朝廷已经允了,”赵欣欣淡淡地回答,“这是以我个人的身份办理的,你若是不信,可以向上面了解,但是我不希望你耽误了我的事情。”

    “向上面了解……”方县丞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只是个县丞,最多也不过能联系上知府或者通判,郡守同知那里,他根本不够资格接触。

    而且荆王在三湘作乱,官府体系里,还有哪些人是忠于朝廷的,实在不好说。

    于是他硬着头皮回答,“九公主,官府的体系因为灾情,已经运转不灵了,您能否让上面下一封公文?我就好配合您了。”

    “下一封公文?”赵欣欣听得勃然大怒,她做的这件事,摆明了就是打擦边球,玄女宫默许,朝廷默认——反正你做就是了,朝廷不会拿此事做文章。

    至于说下公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朝廷极有可能是看在她是英王的女儿的份上,才答应让她这么做——安置流民的效果暂且不提,起码能达到分化亲王们的目的。

    换个人来操作此事,朝廷都未必会认可。

    这种情况下,让朝廷下公文?

    更别说,这厮也知道三湘官府体系运转不灵,难道你想不到,真的有公文,都未必下得来吗?

    赵欣欣是真的火了,说不得眼睛一眯,“公文我请不下来,但是我敢保证,杀了你,我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你有胆子赌一下吗?”

    方县丞哪里敢赌这个?就算九公主不在这里征地安置流民,杀了他也不会有任何后果——至于说缘由,随便找一个就行了。

    事实上,根据他的直觉判断,此事极有可能是真的,否则的话,一旦传出去,玄女宫的麻烦就大了。

    而且英王即将大用,这消息也传出来很久了,九公主可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拖她父王的后腿吗?根本不可能啊。

    反正方县丞是不可能去赌的,于是他讪笑一声,机智地回答,“这个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得县尊大人拍板才行。”

    “我不用你做主,”赵欣欣很干脆地表示,她虽然对底层的猫腻不是很熟悉,可是这种明显的推脱之辞,怎么可能瞒得过她?“你就先告诉我,这一圈山上,哪一块可以用来安置流民?”

    “这个……”方县令又犹豫了起来。

    赵欣欣脸一沉,不耐烦地发话,“你不配合的话,我杀你依旧不用负什么责任,赌吗?”

    “不赌,”方县丞马上就做出了反应,而且这一次,他没有再搪塞,而是正色发话,“不瞒九公主你说,县城周边空地不少,但是我们不希望在这里安置流民。”

    赵欣欣的眉头一皱,“你们?”

    “没错,我们,”方县丞点点头,“县尊大人、我、县尉,以及诸多的忠义人……”

    忠义是三等县,没有三司六房的配置,县尉就相当于是军役使加捕长。

    此刻,常姓县尉就坐在旁边,不过大人物说话,他根本没资格插嘴,眼下被方县丞点了名,他的脸色忍不住微微一沉——你自家寻死,何必拉我下水?

    不过这时,他顾不得许多,见到九公主侧头看过来,只能正色回答,“方县丞这话不错,大灾之际,安置流民是好事……”

    “但是忠义县的人丁稀少,将大批流民安置在县城附近,会给本地黎庶带来恐慌甚至灾难,九公主您安置了流民,却是让本地人不稳了,同为中土黎庶……九公主您何忍?”

    秦天祝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大胆!”

    “好了,他算个敢说的,”赵欣欣一摆手,阻止了他,然后看向李永生,“驳倒他!”

    你随身带着老公,果然好用!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看向了方县丞,“既然你们有这担心,不在县城附近也行,随便划一块地好了。”

    “需要多大的地?什么条件?”方县丞马上就抛开了纠结,然后,他意识到了什么,又补充一句,“不过这事,你们最好跟县尊大人商量,我说话不顶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