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流民涌入
    第二天,阴雨还在持续地下,天气越发地冷了。

    山外进来的流民,也少了一些,下雨天,山路并不好走。

    直到到了申正之后,流民才逐渐地多了起来,这样的天气,九十里山路走三四个时辰,实在再正常不过了,大部分的流民的身上,都满是泥水。

    就是这样的天气里,有个人的工作热情特别高——没错,就是昨天骂人那位,他孜孜不倦地对每一个流民解释雷谷的规矩。

    没办法,兴奋啊,管理层了呢。

    秦天祝打着雨伞,呆呆地看着他,嘴里轻声嘟囔着,“这厮……顶得上五个制修吧?”

    “那个……那个女的,”他的耳边,传来了细细的声音,“打着蓝色碎花布伞的,去盘查一下,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秦天祝扭过头来,看着十余丈外的公孙未明,很无奈地一摊双手,“未明准证,这样的美女,真的很惊喜,但是……得您去探她的海底吧?”

    他已经比较了解未明准证的风流习性了——严格来说,是流氓习性。

    这样的天气里,竟然能有绝色美女,打着雨伞一路走进雷谷,虽然她深紫色的长裤已经溅满了泥点,基本上看不清颜色了,但依旧不影响她的美丽。

    美女的身前,是一个小侍女,身后则是一个老嬷嬷,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老嬷嬷竟然是一个初阶司修,显然是保镖之类的人物。

    三个女人已经来到了搭满雨棚的斜坡处,而“顶得上五个制修”的那位,笑嘻嘻地走上前,热情地为她们讲解雷谷的规矩——不仅仅是热情,是格外的热情。

    “蠢货,”公孙未明的声音,又细细地传到了秦天祝的耳中,“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知道不简单,”秦天祝有气无力地回答,未明准证您能看上的人,简单得了吗?

    “她是中阶司修,不是中阶制修,你个蠢货!”公孙未明的声音再次传来,“她隐藏了修为,她别有目的,懂了吗?”

    “呀,这得重视一下了,”秦天祝猛地警醒,抬脚向山下冲去,然后就是“啪”的一声。

    山路泥泞且湿滑,他一脚没踩稳,直接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泥煤啊,”公孙未明无奈地一拍额头,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秦天祝爬起来之后,实在是无颜过去继续走下去了,只能去换衣服,不过对这个美女,他是牢牢地记在心里了——伪装成中阶制修的中阶司修。

    他自己是看不出伪装,但是……未明准证不该骗他的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将此事告知了李永生——这跟信得过信不过公孙未明无关。

    李永生的态度,也挺值得玩味的,他只是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雷谷一般是不问流民来路的,只有极少数除外。

    所以秦天祝得知,这美艳女人姓甄,自称是金陵人,跟夫君来三湘行商,不过她的夫君被人劫走了,夫家已经有人去协调了,而她则是跟他们约好,在雷谷等人。

    她的到来,引起了一些小小的轰动,流民们除了劳作,大部分时间都无所事事,连夫妻拌嘴都能引来众人围观,可见有多无聊了,现在这么漂亮一个美女出现,有人围观实属正常。

    甄美女倒是没表示出什么不适,她们三人占了一个雨棚的角落,还搭了个锦缎的帘子,等闲也不跟人交谈。

    当然,以她的相貌和气质,虽然有人围观,可还真没几个人敢上前跟她说话——有些相貌,天生就是自带气场的,起码不是普通流民敢惦记的。

    当然,也有个别胆大的汉子,壮起胆子说,你选的这个地方不避风,要不……我把我的地方让给你?

    甄美女其实还算和善,她很客气地表示,我们主仆三人住在这里就挺好。

    然而,虽然她很平易近人,还是没几个人敢跟她多说话,倒是她的小侍女,很受年轻汉子们的欢迎,出去走一圈,会有很多人上前打招呼——至于用意,还用问吗?

    因为甄美女的到来,第二天一大早,流民的营地里,竟然猛地多出了若干美女。

    秦天祝看得有点吃惊,“怎么这一夜之间,就多了这么多美女出来?”

    “很奇怪吗?”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哼一声,“流民里就不能有美女了?”

    “我只是觉得,美女比例高了一点,”秦天祝笑着回答。

    “这很正常吧,”李永生也被他俩带坏了,竟然也会点评美女,“他们与其说是流民,不如说是避难的人群,很多藏在内宅的美女,也只能出门了。”

    秦天祝愣了一愣,方始点点头,“也是,长得难看的,呆在家里也比较安全。”

    这话听起来别扭,但还真是实情,灾难还没有真正降临之前,就准备跑路的女人里,美女的比例相对比较高。

    现在的雷谷,流民数量已经接近一千七了,妙龄少女和少妇,起码也有三百人,按正常比例说,百里挑一的美女也得有三四个,至于班花级别的美女,起码得有十来个。

    以前这些美女,抛头露面的时候不多,现在扎堆出现,当然就比较令人目不暇给。

    公孙未明感叹一句,“真是我见犹怜啊。”

    “也是因为那个甄美女的出现,”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本来流民都有点朝不保夕的感觉,等发现这里很安全的时候,展示一下自己的美丽,也是无妨。”

    公孙未明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有点眼花了吧?打算怎么安排甄美女的活计?”

    “当然不会眼花,”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他是何等人物?早就感受到了身后若有若无的杀气,“既然有修为在身,她可以去盖房子嘛。”

    “行了,你不用说给我听,”他的身后,响起了赵欣欣的声音,“我还不至于浅薄到把这种人当作对手,不过,她去盖房子……会不会有点可惜?”

    通往雷谷的山路还在修着,不过人数已经达到了上限,后来的流民,大部分的体力活,就是平整土地,修建房屋。

    李永生头都不回,就直接回答,“我没觉得可惜,有修为的人,干活就是快。”

    甄美女是隐藏了修为的,但是中阶制修,也是很不错的修为了。

    “这女人不但有修为,还有钱,”赵欣欣走到李永生的身边,淡淡地发话,“她来这里,只是求一份庇护,吃赈济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

    李永生知道她说的没错,但是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要表现出立场来,他心里非常清楚,永馨可是很擅长“钓鱼执法”的。

    所以他微微一扬下巴,“天祝,就安排她去盖房子,哪怕是求庇护,她也得劳作,咱雷谷不养闲人。”

    赵欣欣默默地站在那里,并不做声。

    秦天祝想看她一眼来的,实在是没胆子,于是点点头,“好嘞,等吃完饭之后,我去安排。”

    饭后,他果然去安排了,结果甄美女站在那里,嘀嘀咕咕跟他说了一阵。

    秦天祝又走了回来,硬着头皮发话,“永生,她说不会盖房子,想帮着做女红,而且她还说……可以自己购买粮食和菜蔬,自己做饭。”

    这就是摆明了,人家并不稀罕以工代赈,生活问题可以自己解决,只不过为了求得庇护,可以有限地帮雷谷干点活。

    “这个……不好,没有这样的先例,”李永生沉吟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她这明显是不服从雷谷的管理,我个人认为,不能答应她。”

    “我认为可以,”赵欣欣淡淡地发话了,“咱们在这里安置流民,主要就是为了庇护黎庶,以工代赈都仅仅是手段……就让她做女红好了。”

    秦天祝为难了,他看一看九公主,又看一看李永生,“永生,咋办?”

    “哈哈,”公孙未明怪笑了起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咋办?”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是谁治好朵儿的?”

    “那我知道了,”秦天祝头也不回地跑了下去,身子一滑,又差点摔个仰面朝天。

    “唉,”赵欣欣轻轻叹一口气,幽幽地发话,“永生,你认为这样的女人,也会给我造成困惑吗?”

    “好了,你们小两口,”公孙未明收起笑容,沉声发话,“九公主,那女人隐藏修为,极有可能动机不良,他也是为了雷谷好……我说得对吧,永生?”

    “你俩都想到哪儿去了?”李永生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

    “我只是觉得,既然是安置流民,涉及金钱的东西,最好少用,劳作换粮食,才是最合理的,荒年的时候,粮食会涨价的……钱是好东西,但是,它能吃吗?”

    赵欣欣这才反应过来,“你怀疑这么做,会坏了雷谷的规矩?还是怀疑……以后咱们会买不到足够的粮食?”

    “都有可能吧,”李永生有气无力地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妥当,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我怎么可能猜得到?”

    赵欣欣沉吟良久,然后才叹口气,“看起来,我这又是……任性了?”

    “无所谓了,”李永生耷拉着脸,气呼呼地发话,“任性又何妨,反正有人帮你善后的……”

    (码字码到早上八点半,十一点太原地震了,硬是被摇晃醒了,瞌睡死了,懒得起来,该咋就咋吧,结果然后还睡不踏实了,一直浑浑噩噩的,这就是坚持更新的代价了吧?风笑这么坚挺,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