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零九章 怯懦的教谕
    非常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去围观王府和卢家的对峙去了,还有两个制修出面拦截。

    花司修解决了一个,毛滨昭也打伤了一个,然后,他们的身后有无数人追来。

    幸亏天已经黑了,而花司修闯荡江湖多年,拎着那司修东跑西跑,最后将人藏到一个土洞里,又扰乱了天机,两人空了手之后,没命地往雷谷跑来。

    而滨北双毒一直没回雷谷,等的也就是这两位。

    但是他俩前脚回来,后脚荆王府的追兵就到了,然后滨北双毒打出了求助焰火……

    以后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了。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也忍不住心生佩服:这两位的胆子……还真是不一般啊。

    赵欣欣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冷哼一声,“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跟我来,我要把行事令旗插到山口,辐射百里,看谁还敢乱来。”

    行事令旗最大的辐射半径,就是周边百里,而且这样的资格,不是人人都有的。

    杜晶晶上次放出行事令旗,也不过才保了一个村子的中心地带。

    不过她的令旗是日常携带以防万一的,赵欣欣的令旗是宫里特批的,指定了用途,勉强能够得上资格——只是将来需要给宫里做出交待。

    几名旁听的道童,脸色刷地就变了:这样搞,真的不好啊。

    但他们只是道童,九公主是敕牌弟子,他们没有任何反对的权力。

    倒是公孙未明发话了,“能不能让玄女宫来两个真人?我看荆王府真的是丧心病狂了,道童怕是未必护得住行事令旗。”

    护不住行事令旗,荆王府将令旗移到雷谷里,这事儿也有官司打了——正常情况下,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但是非正常情况的话,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赵欣欣气得肚子都快炸了,“我亲自前往山口。”

    公孙未明哼一声,很不给面子地发话了,“那你也可能被误伤。”

    行事令旗的绝对守护半径,只有百丈,护持百里,只是权责范围。

    而且这绝对守护,也是相对而言,若是有真君前来攻打,那“绝对”二字也只是玩笑。

    他再次强调,“还是请上宫派两名真人来,比较合适。”

    这样的建议,其实是有私心的,他昨天遇袭,差一点就挂了,到现在身体有点不适,要说他对荆王没意见,那才是假话。

    倒不如撺掇玄女宫的真人出来,帮着镇守雷谷,他将养两天,就能出去找人撒气了。

    赵欣欣其实不太有主见,她侧头看向李永生,“你说怎么办?”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发话,“我觉得请轩辕真人前来即可,他坐镇雷谷,执掌他的令旗,咱们的令旗,要保持出击的姿态,放在山口正好。”

    公孙未明不屑地哼一声,“你这建议,跟我的建议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这里就有两面令旗了,”赵欣欣看他一眼。

    轩辕真人做为寮房的副头儿,自己就有一面令旗,能护得雷谷安全。

    而且因为他是寮房的,安定周边秩序,他责无旁贷。

    “九公主令旗前出,咱们的行事范围就能扩大,”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打仗……那算什么?占据大义才是最主要的。”

    “没错,争取别打头一枪,”秦天祝点点头,“自家行事范围内,咱们可以随心所欲,但是不能说,是玄女宫逼反了荆王府。”

    “玄女宫逼反他?”赵欣欣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凭他也配?”

    “凭他,当然不配,”公孙未明无所谓地笑一笑,他虽然江湖经验比不上公孙不器,但是这种事也见得太多了,“但是你何必给他这么个借口呢?”

    赵欣欣想一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尤其令她警惕的是,荆王府的护府死士,竟然敢悍然对公孙未明出手,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胆大了。

    在她眼里,准证也就是那么回事,哪怕是现在的她,火力全开的话,拿下公孙未明也不是问题,但是在中土国,这已经是地位相当高的存在了。

    荆王府敢对一个准证出手,就敢对第二个准证出手,而雷谷现在的流民点,已经有五万人了,荆王真要下手,她和李永生加起来,也难以回护。

    于是她最终还是拿出传讯石,向玄女宫汇报,并且要求支援。

    李永生则是寻到了花司修,问他你将那个司修藏到了哪里。

    不过这种事,空口白话是说不清楚的,忠义县外,也不是一马平川,还有这样那样的小丘陵,这里又没有卫星定位。

    而花司修为了不被人发现藏人的地方,还扰乱了天机,就别说设置什么标识物了。

    倒是毛滨昭表示,说那地方我记得,不行我带你去一趟吧。

    李永生又跟公孙未明借了灵舟,带着毛滨昭走了一趟,因为要防人发现,他们用了近一个时辰,才将人带了回来——那是一个中阶司修,看上去比较瘦小。

    出乎李永生意料的是,赵欣欣竟然认识此人,“居然是姚教谕?快快解开禁制。”

    姚教谕是国子监的教谕,他教的是兵法,此人在兵法上的造诣极高,所以,他还是宗正院的特聘教谕,主要负责教授皇族子弟的兵法。

    赵欣欣记得他,就是因为他曾经多次去英王府,教授英王世子。

    这个人虽然修为不高、名头不显,地位也一般,但是他教授过的弟子一致认为,姚教谕是有真才实学的——就是性格有点懦弱。

    却是没想到,此人竟然被荆王笼络了。

    姚教谕的禁制被解开之后,愣了好一阵,才痛哭了起来,“终于逃出来了啊。”

    李永生等人听得面面相觑,我去,这是怎么个路数?

    原来,姚教谕是被荆王以教授子女的名义,骗到三湘的。

    他在兵法上有造诣,但是在国子监,终究是个名头不显的小教谕,他来了三湘,可能今上知道,李清明也知道,不过赵欣欣……肯定不知道。

    姚教谕来了三湘之后,就被荆王软禁了起来,待遇虽然很高,但就是不让他离开。

    而他本人,又是一个极为怯懦的主儿,不敢抗拒荆王的淫威。

    他唯一拒绝了一次,那就是拒绝写信,把家人也召来三湘——那时候荆王已经有了反意。

    姚教谕也尝试过逃跑,但是荆王的人将他捉了回去,而且处死了他的侍女——那侍女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

    再然后,荆王又送来了新的侍女——也很漂亮。

    这一次荆王府派人来阻路,姚教谕也被派了来,这是让他对此处的地理有个直接的认知,将来一旦发生战事,好帮着规划参谋。

    正是因为如此,姚教谕对于卢家和王府之间的战斗,实在兴趣不大,待他看到毛滨昭“夺路而逃”的时候,眼睛一亮:我可以去追拿人啊。

    他原本的打算是,穷追此人,若是荆王府没有察觉的话,没准我也能跑了。

    姚教谕真的不敢随便跑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行人里,有两名化修,还有护府死士,一旦跑不脱,他的下场会非常惨。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直接被大网擒住,被人带走了。

    清醒之后,他用了好长时间,才终于确定:这真不是荆王府的恶作剧。

    公孙未明原本是在不远处打坐调息,听清了因果之后,都忍不住睁开眼睛,“不是开玩笑吧?你堂堂中阶司修,还是教授兵法的,那种情况下,竟然不敢直接逃走?”

    他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姚教谕的脸涨得通红,我只是教授兵法,又不负责作战。

    天家还学兵法呢,你让天家上战场去搏杀试一试。

    还好,赵欣欣适时出声了,“姚教谕此人,我还是信得过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荆王要着急追查他的下落。”

    若是荆王府真的不见了一名中阶司修,也未必会冒这么大的险,来山口堵人。

    公孙未明却是颇不服气,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说法,一个学兵法的是胆小鬼,所以他冷哼一声,“只是一个教谕而已,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

    “我这两年,可不仅仅是在教授学生,”姚教谕出声反驳。

    这两年,三湘郡着手谋反,荆王也多次问计于他,他对荆王兵力部署和作战目标,都有一定的了解,若不是为了亲身观察此处的地形,他未必出得来。

    事实上,那两名护府死士跟着前来,一大部分原因,就是要看住他——甚至在必要时,可以出手了结了他。

    话说到这一步,公孙未明也不得不相信,他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怪不得那两个混蛋直接出手,原来你的地位这么高……我的运气还真是不好。”

    秦天祝闻言笑了起来,“未明准证运气不好,却是姚教谕的好运气。”

    众人也跟着笑,倒是姚教谕没有笑,“不知能否快速送我离开?从蜀郡走就很安全……一旦我回到京城,荆王若想起事,起码要推迟一个月。”

    公孙未明冷哼一声,他还是有点看不惯这厮,而且他现在气血不靖,也是因为此人,“也没准荆王会提前起事呢……在你回到京城之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