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六百三十章 备战
    李永生提这么多问题,就是在考虑能不能布设九九归一挪移阵。

    这阵法的威力很大,但是驱动起来太费劲,所以笼罩范围不可能太大——越大的阵法,驱动起来的成本就越高。

    上一次埋伏渚阳山的援军,虽然陷了几百人进去,但那是在公路上布阵,而且还有禁空阵法的引导,所以布置了一里地方圆。

    就算那么大的阵法,都是他和赵欣欣合力出手,才驱动起来的。

    尤其是赵欣欣还显出了本尊的念头,利用了仙使令牌的位面驱逐之力。

    可是朱雀化身的话……想必它不会答应这么玩。

    诚然,上一次的挪移阵,他和赵欣欣是着急出手,生恐后面的援军赶到,有时间限制,不得不在尽短的时间里,大力输出。

    但是这一次,也有时间限制,甚至更严格——这二十七个人,可能瞬间自爆的。

    驱使阵法就很难了,布阵其实也很难,想在真神教二十七个高阶修者周边布阵,距离要近,还要不被发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用屁股想也能知道,这些深入中土国腹地、打算殉身的真神教狂信徒,警惕性会低吗?

    朱雀不太清楚这些情况,但是它猜得到李永生为什么这么问,于是它就解释一下,自己所说的“应该”二字,是因为这些真神教徒,原本不是冲着李永生来的,他们是冲着雷谷去的。

    这些人是打算将雷谷毁灭的,至于说为什么,朱雀也不清楚。

    李永生却是猜到了,估计是有人泄露了,李某人是鼓动中土修者去新月国抢劫的元凶。

    这消息被传出去,他还真的不奇怪。

    西疆那一块的情况就是这样,各种势力混杂,以云家为例,应该算是铁了心跟中土走的,但是算计了公孙不器证真、后来被平灭的库西部落,以前也是云家的下属部落。

    甚至李永生觉得,就算云家的姻亲里,也少不了真神教的同情者。

    不过这帮狂信徒还真狠,敢跑来直接对雷谷下手,想必就没想着活着回去。

    李永生总算明白朱雀说的“应该”,是什么意思了。

    这些家伙想要毁灭雷谷,那就是不把雷谷里五六万人的性命放在眼里,那么,指望他们只对李永生动手,而放过同行者,那是不可能的。

    李永生沉吟片刻,再次发问,“最短时间里,你能召集来多少高阶修者?真人以上的。”

    朱雀沉默半天才回答,“两个初阶,两个中阶……不施展降神术的情况下。”

    李永生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发话,“雷谷里,有上古雷修残留的毁灭道意。”

    “上古雷修的……毁灭道意?”朱雀呆了一呆,然后猛地倒吸一口凉气,两只鸟眼瞪得溜圆,“我去,那帮孙子不是冲着那个去的吧?”

    李永生讶异地看它一眼,“这东西对真神教很有用?”

    朱雀歪着鸟头想了想,方始回答,“大概就是……灵修看到灵石的感觉吧。”

    李永生无奈地扯动一下嘴巴,这因果报应来得还真快,自己刚撺掇人去新月国做了一票,抢了些灵石,结果真神教转头就来对付雷谷。

    不过他并不相信,那些邪教徒能知道,雷谷藏有毁灭道意,现在知道此事的,除了朱雀这家伙,总共才四个人。

    自己和永馨是不会传出去的,丁经主和未明准证也没有传出去的道理。

    事实上,就算传出去都无所谓,毁灭道意是在雷谷,是中土的地盘,真神教不可能占了去,就像中土修者去新月国抢灵石,也只能抢一票就走,无法在那里停留太久。

    当然,如果能不让对方知道,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好。

    想到这里,他看一眼巨大的鸟头,“我希望这个消息不会传出去。”

    他不需要说太多,因为观风使的差事,早晚要交卸的,这厮敢不听话的话,他会直接在仙界找上门的——找这厮的本尊。

    朱雀很干脆地点点头,“当然。”

    别说是仙君了,就连它自己,也看不上那点点毁灭道意——至于说它为什么知道那里只有一点点,这还用问吗?要是道意极为强烈的话,早就被人发现了。

    只是这贫瘠的下界,把这点玩意儿当作好东西就是了。

    李永生又想了一阵,对于怎么跟这一拨真神教的死士作战,还是有点头疼。

    当然,他可以向玄女宫求助,或者把永馨请来,也是个不错的法子,但是他不想让她冒这个险——要知道,这帮死士的实力,足以毁灭整个雷谷。

    “我需要回去,跟公孙未明商量一下,”他终于拿定了主意,“给你一个传音海螺……我走了。”

    他离开了,鸟头看着虚悬在前方的传音海螺,呆了一呆,才低声嘀咕一句,“那个小小的……高阶真人吗?”

    李永生之所以找公孙未明,是他想起来,这家伙手上,似乎有一件威力不算小的道器,能暂时性地定住真君——或者这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公孙未明对于李永生的问题,有些奇怪,“定靖拂尘啊,我身上带着呢,但是……你出去一趟,回来就问我这事儿,是为了什么呢?”

    李永生点点头,“可能要用到你这个宝物了,所以来跟你商量一下……”

    于是他将因果说了一遍,前方有真神教徒的埋伏——非常令人棘手的埋伏。

    然而,公孙未明也有点为难,“打真神教,我公孙家义无反顾,不过,不一定非要用定靖拂尘吧?这玩意儿只能用三次,而且已经用过一次了。”

    李永生理解他的想法,真的能理解——玄青位面终究是下界,弄点好一点的东西,实在太难了,隐世家族里,也没有余粮啊。

    想一想之后,他表示,“你用一次定靖拂尘……或者两次,我还你公孙家一个真君。”

    “你这话啥意思,瞧不起我?”公孙未明有点不高兴,“我是告诉你我为难,没有跟你提条件的意思!”

    “那我也总不能让你白忙,”李永生笑了起来,公孙未明这厮有不少毛病,但是在大事上,主意拿得很准,他也很开心,“公孙家不是有些日子没真君了吗?”

    “三长老说了,十年之内肯定证真,我证真的话,也未必需要你帮忙,”未明准证还真有点傲气,表示自己不稀罕。

    不过下一刻,他眼珠一转,“你要真想帮忙,给我公孙家搞一个神鹿山那样的聚灵阵吧。”

    他看得很清楚,有那样的聚灵阵,家族的实力绝对会再上一个台阶,那东西不但疗伤有用,还能帮人感受悟真,好处实在太多了。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有这么一个聚灵阵,比家族里多个真君,更有利于家族的延续和发展。

    然而,李永生摇摇头,断然拒绝了,“那个东西有难度。”

    公孙未明能看清楚那个聚灵阵的效用,他更看得清楚,这种东西,可是能改变中土势力格局的大杀器。

    聚灵阵放在神鹿山,正经无所谓,那里是抵御真神教的前沿阵地,需要大量的高阶修者,而且有了这个东西,能增强当地人对灵修的兴趣,不是去信什么狗屁的邪教。

    只凭这两点,那里搞一个聚灵阵,就是有必要的,更别说那是四家共用,能齐心抵御外界的压力,也能相互监督。

    若是给公孙家搞这么一个阵法,直接建在秘境里,随着化修比例的提高,三五百年之后,公孙家没准能冒出十来八个真君,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

    这是一种可能打破势力平衡的东西,他身为观风使,这么搞是违反规则的,就算真的再建一个聚灵阵,也不能由公孙家独占。

    打破平衡,就意味着会出现利益再分配,就意味着冲突和流血。

    然而他的回答,却是令公孙未明不满意了,“有什么难度?你说,我去处理。”

    他还真是眼红这东西了。

    李永生却是不能跟他细说,“说不行就不行,跟气运有关……给你家承诺个真君,要不要?”

    公孙未明意兴索然地一摆手,“给我家一个真君?等你成了真君再说吧,我也不知道你怎么那么有信心……你打算让我怎么使用定靖拂尘?”

    李永生想了一想,最终叹口气,“算了,我还是先去观察一下对方的情况吧。”

    “对啊,这才是你该做的,”公孙未明在这一点上,是相当佩服李永生的,搞什么计划,都要了解清楚了才着手制定,相较而言,他自己做事就率性了很多。

    可这也没办法,性格注定了,也习惯了,改不过来的,所以他也只有羡慕对方的份儿。

    事实上,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到了另一个关键问题,“真神教的死士大批前来……你怎么知道这消息的?”

    “这可就是秘密了,”李永生笑一笑,“真不合适跟你说,不过我可以保证,消息真实可靠。”

    你小子就故弄玄虚吧,公孙未明哼一声,“反正随便你了,我配合就是了。”

    大不了就是使用一次定靖拂尘,有啥呢?

    实在不行,就跟这小子要真君的名额,哪怕实现不了,这小子浑身是宝,随便弄到点什么,对家族也能有交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