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不要耍流氓
    玄后沉默了足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才出声发问,“你这……算是为朱雀求情?”

    亏得她先听对方说了,曾经跟三个国家的修者交战,还远征柔然和伊万,否则的话,只凭这个猜测,她就能先将丁经主拿下。

    但就算这样,她心里也相当恼火,玄女宫跟玄女道是势不两立的,难道你不知道?

    丁青瑶却是叹口气,“我入红尘,总要有我自己的体会,外敌汹汹,白虎和西宫的关系,我们为何不能借来一用?”

    玄后嘿然不语,半天才出声发话,“看来入世果然是有用的,你何以保证……朱雀不会做大,不会伤了玄女宫的基业?”

    这是观风使说的!丁青瑶微微摇头,“我不能保证,甚至不敢说话,是您要问我……不过我想,堂堂玄女宫,暂时放玄女道一马而已,区区野祀,还怕它做大不成?”

    “呵呵,”玄后长笑一声,“怪不得你要劝我屏退其他弟子,原来是这般邪说,好了,你都有这雄心,难道我还能比你差?那么接下来,跟朱雀的沟通,就是你负责好了。”

    丁青瑶一抬头,讶然地看向她,“我……跟野祀沟通?”

    “小家伙,我知道你藏了很多话没说,”玄后看她一眼,淡淡地笑着,“看来你在西疆,应该接触过白虎……我有说错吗?”

    丁青瑶愣了一愣,才深深地一弯腰,“请玄后责罚。”

    “不必了,”玄后一摆手,“无论如何,你都要记得……跟朝廷算账的事,不能轻举妄动。”

    合着她还是以为,丁青瑶是吃朝廷的亏太大,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会替朱雀求情不过这也正常了,谁没有年轻过呢?

    事实上,这个猜测也提醒了玄后:玄女宫去找朱雀的麻烦,固然是不上朝廷的当,但是宫中很多弟子,对这个耻辱真的是耿耿于怀。

    哪怕是真君,也要考虑这种情绪: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丁青瑶却是已经在开始考虑,怎么才能将事情完美地处理好,“那我跟朱雀交涉,应该注意些什么?”

    玄后淡淡地看她一眼,“你怎么能跟野祀交涉?找个人也就是了,你好歹是玄女宫的经主。”

    这就跟朱雀想的一样它不会跟宁王交涉,中间找个代理人,大家都方便。

    天下事,大抵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丁青瑶毫不犹豫地点头,“这很好办,关键是……该谈成什么样呢?”

    玄后又看她一眼,“着你去办,你就去办好了,你也已经是五主了,宫中大小事都足够做主了……还需要我帮你拿主意?”

    顿了一顿,她又发话,“嗯,不管怎么说,金陵咱们是要走一遭的,让它自己看着办吧。”

    这就是玄后定下了调子,哪怕打算暂时放过朱雀,玄女宫也不能容忍自己在金陵退避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大家都看着呢。

    道宫的强势,真不是吹的,但是同时,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奈?

    玄后在交待完之后,就带着人离开了,只留下了丁青瑶,甚至没有留下多余的真人玄女宫的真人虽然多,但是值此非常时期,再多的真人也不够用。

    反正赵欣欣手下能人无数,倒也不差几个真人。

    不少玄女宫真人在离开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丁经主几眼,心中不无疑惑:也不知道她跟真君说了点什么,似乎很有用的样子……

    丁青瑶在当天并没有做什么,而是跟公孙未明、唿延书生等人喝酒聊天,其间还弄了几碗鹿血,请一个小女孩来喝。

    玄后虽然离开了,但是不可能不注意到雷谷,看到这一幕,她忍不住生出点遗憾:这拨人的功劳实在太大了,要不然,还真想将那个小女孩弄过来,好好研究一番。

    那是初代血魔啊,北极宫不稀罕,玄女宫可是稀罕得很。

    第二天的中午,艳阳高照,地面上的积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丁经主前来找赵欣欣和李永生。

    李永生见到她之后,很干脆地发话,“明天我们就要安排耕种事宜,今天好好痛饮一场。”

    丁青瑶多聪明的一个人?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笑着点头,“这么大的地,全种凡俗作物,却是可惜了,开垦出多少灵地了?”

    “几百亩吧,”李永生皱着眉头,很不开心地回答,“其实雷池附近的灵气不错,可惜的是,要修建淬体雷池,无法耕种。”

    “听说北极宫有雷草,”赵欣欣出声附和,“要不要跟张木子说一说,弄几颗种子,来试种一下?”

    五百里外关注着这里的玄后,见他们谈起经营之道,就没了什么兴趣,于是收回心思,专心处理宫中事务。

    她的神念一离开,赵欣欣就感受到了,于是直接发话,“不知丁经主此来找我们夫妇,有什么事情?”

    丁经主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对方居然连“夫妇”二字都说出来了,于是她抬眼看一下天空,没有说话。

    “她的神念走了,”赵欣欣很干脆地发话。

    果然不愧是上界仙子!丁青瑶暗叹一声,才这点修为,就能不动声色地察觉真君的神念。

    这感叹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刻,她就收拾心情,将玄后的意思讲述一遍。

    赵欣欣听完,微微颔首,“宫里做事,终于不是那么迂腐了。”

    “这不是迂腐的问题,”难得地,观风使竟然当着外人的面,矫正自家伴侣的认知,“在什么山唱什么歌,别看是我建议朱雀,假意投靠宁王府的,但是玄女宫并没有做错什么。”

    丁是丁卯是卯,李永生做事,调子一向把握得很准,讲究实事求是。

    丁青瑶闻言,却是愕然地张大了嘴巴,“朱雀的行为,竟然是仙使您建议的?”

    “很奇怪吗?”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朱雀自己都觉得委屈,若不是我拦着,它豁出去分身不要,一定要拼命的话,玄女宫也会损失惨重……天下事,大不过个理字。”

    这就是师出有名的重要性了。

    没错,朱雀是野祀,是要乖乖避让四大宫的,玄女宫围剿玄女道,那也是应该的。

    不过,玄女宫想要污蔑对方偷袭己方,因此而大加屠戮,朱雀因为咽不下这口气而拼命的话,别人也会给它加一点同情分。

    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说的就是这种大义上的公道,听起来虚妄得很,似乎没有什么卵用,但在有些时候,还真的很重要。

    丁青瑶被说得有点脸红,最后还是微微颔首,“仙使评判,果然公道,不知我们的要求……您怎么看?”

    不等李永生发话,赵欣欣就先表态了,“这是合理的要求,丁经主你放心好了,朱雀若是不识趣,我自然会令它认清现实。”

    丁青瑶闻言,心里顿时大定,想一想之后,又出声发话,“听宫里的意思,很快就会对会稽出手了,希望朱雀稍微配合一下。”

    “这一点倒不难做到,”李永生点点头,“我会劝说它配合你们的。”

    “喂喂,”勐然间一个声音响起,却是空中蓦地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鸟头,朱雀很不高兴地发话,“只讲要求不讲义务的配合,都是耍流氓……你玄女宫打算履行什么义务?”

    丁青瑶却是没有想到,这朱雀竟然是如此大胆,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这么公然现身,就不怕玄后发现?”

    “切,”朱雀不屑地哼一声,“刚才她的神念在的时候,我就在一边旁听,她也没发现了我,这种小辈,搁在上界,我打一个喷嚏就能诛杀上百名。”

    “你差不多点,”赵欣欣淡淡地发话,“她跟我这一世的肉身有因果。”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朱雀干笑一声,然后马上看向丁青瑶,“说吧,什么义务?”

    丁青瑶还真没想好这一点,虽然她知道了朱雀的不简单,但是她心里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你区区野祀,我道宫不找你麻烦,已经算网开一面了。

    听到这话,她才意识到,别看李永生和赵欣欣可以很随意地跟它交谈,但是这家伙真不是玄女宫可以予取予求的,人家只是在这个位面没有名义,才会令她生出这种错觉。

    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再请示一下玄后,己方能做出何种让步,但是这显然不可能,于是她犹豫一下,方始回答,“前辈若是能在会稽做出一定的退让,我玄女宫……”

    再度迟疑一下,她果断地表示,“我玄女宫会尽快从百粤撤出弟子。”

    “嘿,真是好大的诚意,”朱雀闻言冷笑一声,“你们重点攻略会稽,百粤维持得下去吗?这种义务惠而不费……真当我是傻子?”

    丁青瑶闻言,脸涨得通红,心里却是异常地委屈,我能答应你这个,已经是自作主张了。

    就在这时,李永生出声了,“老鸟儿,差不多点,人家都不找你麻烦了,你还要怎么样?”

    “怎么样?”朱雀气唿唿地哼一声,“若是换个位面,看我整不出他们的尿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