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有易无难
    丁青瑶听到,对方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可笑的借口,她虽然没说什么,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堂主院的人,也就这点出息了。

    赵欣欣却是气得笑了,“我的侍卫是朝廷的探子?呵呵,敢更无耻一点吗?”

    胡盛威果然更无耻了一点,他沉声发话,“赵欣欣,你能证明他俩不是探子吗?”

    赵欣欣闻言,鼻子差点没被气歪了,不过,不待她发话,李永生先出声了。

    “你可知道,考古学上有一个说法,‘说有易,说无难’?”

    “嗯?”胡盛威奇怪地看他一眼,考古学……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族人身上,忍不住再次焦躁了起来,“我们在说探子,不是说什么考古,我已经告诉你们,为何抓这两人了。”

    我抓这两人,是有原因的,你抓的我的族人,理由何在?

    “呵呵,堂主院的人,就这么点见识吗?”丁青瑶不屑地笑了起来,她轻蔑地瞥一眼权白衣,又看向李永生,“李大师,你何不给他们解释一下?”

    “说有易,就是想要证明某些东西在史上存在过,这是很简单的,”李永生淡淡地发话,“只要你能找出他们曾经存在的证据,就能证明你的观点……”

    这不是废话吗?不少人心里暗自鄙夷,傻瓜也懂这个道理。

    但是也有不少人眼睛一亮,他们已经猜到后面的话了。

    “说无难,那是真的难,”李永生不紧不慢地发话,“你想证明,某件东西,在史上没有出现过,比如说九天玄冰……谁敢说,这东西没有在玄青位面出现过?”

    九天玄冰,是比万冰之祖更高一级的冰,已经是属于无形之冰了,可以冻住神魂,而万冰之祖无非是有形之冰的极致。

    但是在玄青位面,万载幽水就是大家能接触得到的最高宝物了,甚至连丁青瑶都要垂涎,至于万冰之祖,那是传说中的物事,而九天玄冰,更是上界才会有的东西。

    有人毫不犹豫地回答,“九天玄冰,当然没有在玄青位面出现过。”

    “哦?”李永生侧头一看,发现是一个看热闹的女性司修,他微微一笑,“你凭什么就敢说没有?”

    女性司修的脸一红,最后还是一咬牙,大声回答,“那是只存在于上界的!”

    “你这话就不对了,”李永生伸出右手的食指,微微一摇,笑着发话。

    “从无尽虚空流浪到玄青位面的人不少,有些隐世家族更可以得到上界传承,你凭什么就认定,他们手里没有九天玄冰?”

    女性司修看着他俊朗的笑容,脸忍不住微微一红,“那你举个例子,证明它存在过!”

    李永生又是灿烂一笑,“我要是有这么个例子,那就是‘说有易’……”

    然后他又抬手一指对方,“但是你想证明九天玄冰没有存在过,那你必须挨个考证过,所有流落到这个位面的外来人,每个人身上都没有九天玄冰……这就叫‘说无难’。”

    丁青瑶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一句嘴,“你还得考证过所有上界来人,比如说观风使……唔,又比如说邪教和野祀降下的物事。”

    女修顿时哑口无言,脸却是越发地红了。

    公孙未明见她娇羞可爱,忍不住出声,“李大师,这考古跟咱们现在说的探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捧场得力,李永生回答得就有力,“说别人是探子很容易,你有证据就行,让别人证明自己不是探子……这得有多么无耻,多么愚蠢?”

    这种场合下,说什么“谁主张谁举证”,实在有点艰涩难懂,也容易陷入辩论中,毕竟还有一种可能,叫做“举证责任倒置”。

    “你!”胡盛威的脸涨得通红,好半天才回答一句,“小心无大错,我这也是谨慎之举。”

    权白衣点点头,很干脆地发话支持,“局势动荡,正该如此。”

    “那好,”李永生一抬手,指一指胡盛威,正色发话,“我雷谷现在怀疑你,是朝廷打入道宫的死士,你必须留下来,接受我雷谷的审讯!”

    “你血口喷人!”胡真人大怒,“我是云水堂副堂主、代堂主,从小在玄女宫长大,怎么可能是朝廷的死士?”

    “拿出你不是死士的证据来,”李永生一摆手,同时冷笑两声,“否则的话,呵呵……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种证据,怎么拿得出来?

    胡盛威傻眼之际,旁边已经有两名雷谷的真人,围逼了过来,一脸的不怀好意。

    “不要闹了,”权白衣看不下去了,他沉着脸发话,“胡盛威一直在宫中修炼……”

    “这怎么是闹?”赵欣欣不答应了,“权堂主请恕我无礼,我的两名侍卫,一直也伴在我左右,凭什么你们拿人,就是谨慎起见,我们拿人就是胡闹?”

    “笑话,”权白衣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玄女宫的弟子也越来越多,忍不住横下一条心,“他代表堂主院拿人,这是宫里的威严,你小小雷谷,什么时候能代表玄女宫了?”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个声音,“雷谷代表不了玄女宫,我能不能代表?欣欣……将这姓胡的狂徒,给我拿下!”

    胡盛威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就是一哆嗦,紧接着就是一转身,飞一般地逃遁。

    然而空中落下一块硕大的玉牌,只一击,就将他从空中打落到地面,“还敢畏罪潜逃?”

    这玉牌,跟权堂主使出的堂主令牌,形状和样式上非常地接近。

    紧接着,空中显出一人来,不是别人,正是化主院院主栗娘。

    栗化主扫视一眼四周,然后冲丁经主微微颔首,“多谢丁经主仗义执言。”

    权白衣见到她也来了,知道今天大势已去,恨恨地一甩袖子,“走!”

    “想走可以,”栗娘冷冷地发话,“对雷谷出手的人,全都留下!”

    权白衣还想裹走摔得半死的胡盛威呢,闻言他一扭头,怒视着对方,咬牙切齿地发话,“栗呆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欺负你了,那又怎么样?”栗娘不屑地一笑,“我不像你,只敢欺负小辈……有本事你再把察都管喊出来,也不负你察权的名声!”

    就像栗呆子是栗娘的花名一样,权白衣也有绰号,叫做察权,无非是他仗着察都管上位,而察都管虽然是男人,但是在传说中,他喜欢的也是男人。

    反正权白衣跟栗娘的关系极为糟糕,当众称其为栗呆子,也不怕别人评说两人关系。

    可是栗娘将“察权”这个花名叫出去,里面蕴含的暧昧因素就太多了。

    说句不客气的,这外号的内涵一旦传出去,那都是道宫的丑闻!

    “混蛋,”权白衣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红着眼,掣出一柄长剑,身剑合一,像一道长虹一般,破空刺向了栗化主。

    栗化主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抬手就打出一团青雾,又掣出了一条长鞭,抽向那一道长虹。

    这青雾乃是她祭炼过的玄水,还差万载幽水一级,但是用来阻滞剑修的速度,是再好不过的。

    事实上,她跟权白衣交手多少次了,深明对方的路数这玄水不但能迟滞对方的速度,就算对上那炽火大网,也能阻上一阻。

    不过她是得了消息匆匆赶来的,所以并不知道,权堂主的大网,已经被李永生破掉了。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玄女宫的堂主和化主,就战做了一团。

    两人各有长处,权白衣的真实修为,可能略略逊色于栗娘的真实修为,但是他的战力,要比她强出一些,更别说他身为五主之首,囊中的宝物也要多一些。

    但是他的劣势也很明显,不但负伤了,还有一件宝物被毁,令牌也受损。

    这种情况下,他想打赢栗化主,不啻是痴人说梦。

    不过此刻的权白衣,已经顾不得计较这么多了,他是为荣誉而战的。

    他一动手拼命,栗娘马上就觉察出来了:这家伙伤势不轻啊,观风使果然不是白给的。

    既然如此,她索性先稳稳地守住了,耗费对方的气血,等时机成熟了,再大举反击也不迟。

    当然,偶尔的反击也是会有的。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也没有奏效,两人才过了几招,空中蓦地出现一股莫大的威压,直接将两人压向了地面。

    栗化主和权白衣见状,吓得急忙抽身后退,齐齐深施一礼,“见过大德。”

    “哼,”空中传来一声冷哼,威压径直散去,没有更多的话。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玄女宫的五主,竟然直接在半世俗的地方内斗,宫里的真君不能忍了你们敢更丢人一点吗?

    事实上,玄女宫就在朱雀城左近,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可能惊动真君?

    只不过在此之前,真君不会为些许小事现身,真的没必要玄女宫弟子也是需要锻炼的。

    直到栗化主和权堂主大打出手,真君不能忍了,悍然出手威逼双方:喂喂,你俩当我们是死人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