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九十章 老实不老实(二更)
    空中的小妇人沉默半天,久久没有说话,然后她一转身,点晕了方真人。

    李永生轻咳一声,“一两世的转世也还罢了,十七世……就是这样了,唤醒也难。”

    赵欣欣点点头,“小青丘,你不觉得像他这样懵懵懂懂,也是一种幸福?”

    小妇人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一转身,冲着他俩深深地鞠个躬,“还请两位上仙成全。”

    李永生眉头一皱,有一点不满意地发话,“此刻点醒他吗?这一家人如何自处?”

    小妇人重重地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不必此刻点醒……仙使此时出手,也不易尽全功,罢了,我再陪他这一世好了。”

    赵欣欣的眉头一挑,侧头看向她,“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待他寿终正寝,再入轮回之前,我再问他一问,”小妇人幽幽地发话,“他今生的幸福,我也不忍心打断……全了他这一世的因果吧。”

    赵欣欣闻言大奇,“你不介意他此刻,跟别的妇人在一起?你看看……这女人又不好看,还瘸了一条腿,你受得了?”

    小妇人无奈地撇一下嘴,“受不了,也得受啊……他又不知道,我在等他。”

    顿了一顿,她的脸上又泛起一丝苦笑,“这是他生命中的体验,我不忍心打断,也不能打断,那样的话,对我对他,对他今世的家人……都不公平。”

    这一次,轮到赵欣欣哑口无言了,良久,她才叹口气,侧头看向李永生,“你若这一世找不到我,会不会也这般痴情?”

    “咳咳,”李永生干咳两声,心说怎么好端端地,说到我头上了?

    他想了一想,正色发话,“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这个毫无疑问。”

    赵欣欣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得到一个说法,“你若找不到呢?别忘了,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十九岁了,差点就嫁出去了!”

    李永生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可能,你嫁不出去,别人的福薄,消受不起永馨仙子的青睐……这玄青位面,谁能比我福缘深厚?”

    “扑哧”一声,赵欣欣笑出了声,显然比较开心,但她还是不肯放过他,“滑头,一点诚意都没有,当初朱雀欺负你,我就不该冒头。”

    “那样正好,”李永生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正好拿下朱雀,让它帮我寻找你!”

    赵欣欣闻言微微一笑,身子斜倚在他身上,不再说话。

    小妇人看着两人的恩爱,眼中泛起浓浓的羡慕之色。

    然后,她就将头转了过去,默默地看着院中那对夫妇。

    这一刻,月光如水,夜风阑珊,院中有丁香盛开,暗香缓缓袭来,令人心醉神迷。

    不知过了多久,李永生身子一挺。

    赵欣欣从沉醉中惊醒,眉头一皱,才要发问,紧接着就看一眼小妇人,“快回去!”

    九尾狐的身影蓦地消失,回到了狐幡中。

    一股极为晦涩和隐秘的神念,缓缓扫过了整个村落。

    又过一阵,赵欣欣才皱着眉头发话,“襄王府……何时有了真君?”

    反王和朝廷大战,是没有真君参与的,原因很简单,道宫和隐世家族的真君,不会涉入此事,而官府的真君,全在两殿和宗正院,不会介入战斗。

    真君是这个位面顶尖的战力,诸王争位,不可能出动真君,否则两边一战,生灵涂炭不说,双方真君有所损伤的话,那可就动摇了皇族统治,白白便宜了道宫和隐世家族。

    这就有点像地球界的核武器,是大杀器,但是一个国家的内战,不可能用到这玩意儿。

    两殿的真君对诸王,感情上可以有远近之别,但是绝对不能介入纷争。

    本来嘛,这是赵家的内部家事,何必动用到核武器?

    所以赵欣欣才会惊讶,在此处,竟然感受到了真君的神念。

    李永生却是轻笑一声,“我倒是很好奇,青龙庙的那位大德,如何看待这里的真君?”

    真君之间的感应,是非常敏锐的,这位不知名的真君,别说是神识外放了,就算不外放神识,怕是也瞒不过青龙庙的真君。

    赵欣欣闻言叹口气,意兴索然地发话,“夜了,咱们回吧?”

    就在此时,那小妇人再次现身,双手合十,对着两人不住地作揖,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赵欣欣轻喟一声,然后一摆手,“难得你用情如此之深,本座念你不易,自会给你一份寻回夫君的机缘,至于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造化了。”

    小妇人终于等到了这个承诺,终于长出一口气,再次作揖,然后消失不见。

    李永生裹着方真人,和赵欣欣也悄然离开。

    院中的老夫妻,根本没有发现,自家曾经来过这么一拨客人……

    第二天一大早,李永生一行人就收拾东西,准备回转。

    倒是张老实悄悄找到了他,低声地发问,“昨夜我感觉,似乎有真君的神念扫过。”

    “是的,”李永生点点头,他知道此人很少说废话,于是就发问,“你有什么想法?”

    张老实犹豫一下,还是低声回答,“我在想……会不会跟松峰观争夺第七庙有关?”

    咦?你这脑洞不小啊,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沉吟一下之后点点头,“确实存在这个可能……”

    松峰观三个高阶真人,加上一些护法势力,就想发起北地第七庙之争,这简直是个笑话哪怕是青龙庙愿意观礼,份量也有点欠缺。

    不过,若是背后还有真君推动的话,那就差不多了。

    李永生顿了一顿,又出声发问,“你有什么建议?”

    张老实的眼珠转一转,终于心一横,咬牙发话,“显达真君……可不也被咱们活捉了?”

    李永生闻言,又吓了一大跳,他不可置信地打量了对方两眼,“我知道你胆子不小,但是还真没想到,你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

    张老实讪讪地一笑,“我有种直觉,九公主之能,不会在您之下,若咱们三个联手……只要谋划得当,真君又有什么可怕的?”

    李永生对此,是相当地无语,“你的话能更扯一点吗?”

    他当然知道永馨的战力,事实上,他和永馨联手,不怕中土任何一个真君。

    然而,这不能成为对真君出手的理由!

    “好吧,就算你说得对,真君并不可怕,但是……咱们为什么出手,你能给我个理由吗?”

    张老实迟疑一下,才期期艾艾地回答,“这不是、这不是您两位反对争夺第七庙吗?我这么建议,主要是……需要一个证真机缘。”

    我去!李永生无奈地一拍自己的额头,哥们儿你不该叫独狼,应该叫狂犬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这种迎难而上的心态,他还是比较赏识的,身为真人,就敢主动打真君的主意,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这种狂徒,在中土国太少见了。

    他不动声色地发话,“我和欣欣是要回转了,你若是愿意,可以留下来,了解一下那真君是何来路……当然,我并不强求你。”

    独狼久走江湖,不但擅长战斗,也擅长刺探情报,这样的人才窝在雷谷,有点可惜了。

    张老实闻言,却是面现为难之色,“我若是离开,谁来保护您和九公主?”

    “你保护我俩?”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不是我吹牛,呼延书生也不敢说这话。”

    “好吧,”张老实也不跟他争辩,“不过有我跟着,你们会方便很多,这总没错吧?”

    李永生也懒得跟他多说,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探明这个真君的身份,其实也很重要,你不会不敢去吧?”

    张老实闻言,无奈地一摊双手,“好吧,希望你们能走得慢一点,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探听出来……能给我两个敛息阵盘吗?最好再加一个撼神符。”

    “没问题,”李永生摸出几件物事递给他,“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金陵等你几天。”

    他带着赵欣欣等人回转,就无须遮遮掩掩了,除了路过一些繁华之地,需要策马飞奔,大部分时候,直接驾起灵舟来赶路。

    用了三天时间,众人就来到了金陵城,在栖霞山停了下来。

    栖霞山藏了近两百人,但是竟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他们赶到的时候,除了半山腰有人在修建房舍,其他地方空无一人。

    不过在接近的时候,路边还是出现了几名玄女宫弟子,上前跟赵欣欣打招呼。

    原来这里已经被肖二划成了禁区,他说自己要在此处建一栋别院,一般人不会来此触霉头。

    就算有一些不卖肖二面子的家伙,想要硬闯此地,也会“不凑巧”遇上玄女宫搜山的弟子,谁还敢继续聒噪?

    不过赵欣欣对这消息兴趣不大,她强作笑容,应付了同门师兄妹之后,快马加鞭赶到了半山腰,正好看到肖二坐在那里,一边喝茶,一边指点施工。

    赵欣欣跃下马来,迈开大长腿,快步走了过去。

    肖二一侧头,也看到了她,笑着微微颔首,“回来了?”

    “嗯,”赵欣欣随意地应一声,走到近前低声发问,“我奏报上去的事,朝廷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