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三十七章 真相(一更贺盟主潘二贝勒)
    吴家的藏宝?李永生听得哑然失笑,“你竟然会相信这个?”

    祭强闻言讪讪地一笑,“我也早过了爱做梦的年纪,不过……这堪舆队总有些目的的吧?”

    李永生摇摇头,“若是说,此前我还拿不准他们想做什么的话,现在可是真的知道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向对面的司修,“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们是在勘察气运,对不对?”

    这些司修相互看一看,其中一个高阶司修苦笑一声,“气运这些东西,我们不懂啊……”

    想要琢磨气运,怎么也得到了悟真的境界,小小司修根本不可能精通。

    另一个司修愣一愣,一蹦而起,手舞足蹈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就是这样……这两个揶教的真人,在破坏中土气运……堪舆队就是他俩提出来的。”

    祭强奇怪地看他一眼,“你看得出来,他俩在破坏气运?”

    “呃,”这个司修脸一红,顿了一顿才发话,“我看不出他们在破坏气运,但是勘察过的地方,他们记录了很多……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翻看他们的储物袋啊。”

    “这倒也是个法子,”李永生微微颔首,然后看一眼血奴。

    血奴翻一翻储物袋,取出两块玉符,递给了李永生。

    李永生的神识一扫,就发现了一些问题,忍不住冷哼一声,“果然如此。”

    那司修闻言,顿时松一口气,“我就知道,他们在破坏我中土气运……果真该杀。”

    李永生看他一眼,强忍着笑意发话,“你说错了,他们真没破坏气运。”

    “啊?”这名司修闻言,顿时傻眼,双腿也抖了起来,“这这……”

    “蠢货!”祭强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到了这个地步,祭真人也反应了过来,李永生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两个揶教的信徒,就是在勘验中土气运,而不是寻找什么王气。

    但是勘验气运,并不是破坏气运,且不说这气运可以挪做他用,只说想要破坏气运,当事人就要做好准备,承担足够的因果和反噬。

    气运要是容易破坏,赵家早就被人夺了江山,家族也早就被人抹杀了。

    所以他没好气地指出,“一个高阶真人和一个中阶真人,想要破坏气运而不被人发现……不是笑话他们,还真的差一点。”

    那司修顿时傻眼,“那他们记录这些做什么?啊……我懂了。”

    他一抬手,直接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我打你个蠢货,先记录下来,以后动手不行吗?”

    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微微颔首,“嗯,还不算太蠢。”

    祭强犹豫一下,出声发话,“李大师,那这些人……还杀吗?”

    李永生想一想之后摇摇头,“算了,让他们告诉郑王,雷谷需要一个解释……解释他是如何跟揶教合谋,坏我中土气运的。”

    “呃,”众多司修闻言,或多或少地吸一口凉气,不做声了。

    良久,才有一名司修壮起胆子发话,“李大师,郑王也姓赵,怎么可能坏朝廷气运?”

    “这有什么奇怪的?”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柔然黄金家族还是伊万人的死敌呢,现在黄金家族的大部,还不是在伊万国内?”

    这话当然是没错的,但是这些司修哪里敢传?少不得再次面面相觑。

    “好了,”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们散去吧,记得告诉郑王,亲自去雷谷解释。”

    “这不合适吧?”一名司修就打算辩驳一下,“王爷是亲王待遇……”

    哪曾想,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一名司修一抬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一拳打到他的脖颈上,直接将人击晕,“少说两句吧你。”

    然后这名司修冲李永生微微一笑,“好的,您的话,我们一定转述到。”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半天才呲牙一笑,“会不会不合适?”

    “那绝对不会,”这名司修正色回答,“九公主和郑王,同是亲王的子女,不存在谁高谁低。”

    李永生看着这厮义正辞严的面孔,心里真的忍不住想笑,他一整面容,正色发问,“你这么说,不会是为了脱身而敷衍我吧?”

    “怎么会呢?”这位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们是郑王的人,也是修者,我以修者的名义起誓……一定替您转述到。”

    “那你们去吧,”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记住了,两天之内,我要正式的答复。”

    “李大师……”祭强忍不住叫一声,他想提醒一下:这些人的节操真的堪忧。

    “嗯?”李永生侧头过来,讶然发话,“什么事?”

    祭强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勉力笑一笑,“算了……没事。”

    十几名司修仓促地逃了出来,如缝大赦一般。

    眼见离开谷地差不多四五里了,有人一拐弯,直接冲着西北方向走了,“我不回王府了,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喂喂,”一名司修大喊一声,“你就这么走了,真不怕王爷发怒?”

    “屁的发怒,”那位头也不回地埋头疾走,“雷谷抓住揶教探子了,不走还等死不成?”

    他是对雷谷了解较深的,逃跑得毫无压力,反正郑王也一直在强调,要注意保留“有用之身”我这身体当然有用了。

    见他离开,一名司修想一想,也脱离开了大部队,“出来太久,有点想家了……你们跟王爷说,我去去就回来。”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然后有人猛地出声,“卧槽,这厮不是一直说,自己是孤儿吗?”

    “卧槽,丫敢逃跑?”另一名司修眼睛一瞪,“王爷可是说了,可以不硬拼,但是绝不能当逃兵……这厮过界了,当杀!”

    “果真当杀!”前一名司修咬牙切齿地发话,然后撒腿就跑,“我去追他。”

    不过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探亲的司修是往西北走的,追杀的司修却直奔正北而去。

    “我跟你一起去!”另一名司修大喊一声,也撒腿就跑,“你不要冲动,咱们先摆事实讲道理……”

    眼见四名同伴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司修相互看一眼,最终有人建议,“我想……大家还是分开突围的好。”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围”可突?李大师等人只是待在山谷里,众人现在是安全的。

    此人如此说,根本就是找个借口,让大家分开跑路就是了,于是诸司修一哄而散。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还真的是有包围圈。

    那六名真人分散逃走之后,很快又相互联系上了,商量此事该怎么处理。

    真人们的节操,比司修要强不少,消息也更灵通一些,没人想着返回去报仇,大家想的是,这事该如何跟王爷汇报,又该怎么处理跟雷谷的关系。

    甚至有人突发奇想,“王府可以向雷谷提供一批粮草,赈济灾民。”

    赈济灾民那是扯淡,关键是要讨好雷谷,表明自己无意跟雷谷为敌。

    “粮草?咱们还缺粮草呢,”有人不满意地反驳,“旱情原本就严重,还有海岱人来抢粮,咱王府自身都顾不过来。”

    “那就少吃点好了,莫不成还要跟雷谷对着干?你这么有主见,也不见你提个有用的法子出来。”

    “空口白话谁不会说?我还说杀回去对付李永生呢,你们敢支持我吗?”

    “大家少说两句吧……咦,卧槽,有人出来了?”

    逃出来的六名真人并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分作两拨,互为犄角来倚仗,同时观察对方的动向,结果拦住了试图逃跑的两名司修。

    听说堪舆队的头领是揶教中人,众真人齐齐傻眼,根本都顾不得计较己方司修的逃跑了,“不是吧?咱中土还可能有揶教的高阶真人?”

    “为什么不可能有?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须知雷谷是玄女宫弟子的产业,道宫对邪教的判断,可是相当有一套。”

    “我说,你俩也别吵了,不是还有那么多司修逃走吗?抓几个回来,多问一问就是了。”

    接着,逃走的司修又被抓了六个回来,大家终于弄明白了:雷谷不但是认出了揶教真人,还公然表明此事没完。

    当然,揶教真人主持的堪舆,很可能是针对中土气运的,这消息也被确认了。

    六名真人本来还想,该如何解决此事的手尾,甚至还有人琢磨着,是否要调动军队就算不找回场子,也不能白吃这么大的亏呀。

    得,现在好了,没必要找回场子了,连理由都是现成的。

    于是堪舆队直接回了王府,只留下两名真人和十名司修,在距离山谷十来里远的地方,监视李永生一行人的动向。

    消息汇报到王府,郑王也吓了一跳,赶忙派人去两名揶教真人的住地搜查,结果还真的发现了一些证据这二人确实是揶教的。

    确认了消息之后,郑王府也坐蜡了,尼玛,雷谷还真没冤枉我,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辩解是必须的,但是让郑王亲自去雷谷?还是省省吧,他才不会像傻子一样主动送上门。

    考虑到还有刺客的因素,他甚至没信心能安然无恙地走到三湘。

    (第一更,为盟主潘家二贝勒贺,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