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八十二章 主动出击(三更求月票)
    驱使黎庶就粮于敌,这种招式非常冷血,也非常无耻,但是在战争史上,并不罕见。

    这么做虽然有点草菅人命,但不可否认的是,能有效地消耗对手的资源,打击敌方士气。

    相较于驱使无辜的黎庶攻城,这么做已经算是相对仁慈了。

    不过,这里本来就是郑王的地盘,郑王肯定还存着杀回来的打算,所以这么选择这么选择,倒也没错总不能把黎庶们都得罪死了。

    事实上,李永生一开始都有点奇怪,郑王的军队大肆劫掠,难道就一点不担心,把希山人也逼进雷谷的阵营里?

    要知道,希山人是出了名的悍勇和好斗,大部分的豫州人认为,桐河虽然号称希山人的死敌,但是真要比起来,大概还差希山人那么一点点。

    希山的童子和老妪,都敢一言不合就持刀杀人。

    郑王的军队将希山人逼到这一步,那么接下来,军士们在人数比较少的时候,就不要随便出门了,一旦让希山人逮到机会,他们的下场会很悲惨的。

    李永生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能解释了这个现象:希山大营的军队要跑路了。

    否则的话,希山的黎庶固然可以去找雷谷的人讨要粮食,却也能围着大营要粮。

    什么……你说不给?可以不给,但是看到外面遍地的饿殍,希山大营的军士们,心里也不会舒服了,士气也会遭到打击。

    甚至雷谷派兵来围的话,这些人在饥饿的驱使下,甚至可能充当进攻的先锋。

    毕竟,抢了希山人粮食的,是郑王的军队,而不是远道而来的雷谷人。

    希山大营不怕本地人来围,那就说明,他们做好跑路的准备了。

    李永生想到这里,不再犹豫,马上就着手整顿人马,同时派人通知夏真人。

    夏真人虽然小动作比较多,但是他本人对李永生,并没有个人的成见,闻讯很快地就赶了过来,并且毫不见外地发问,“你这儿是怎么回事,乱糟糟的……是在准备拔营吗?”

    “没错,拔营,”李永生点点头,“你打算拉走多少人,尽快去关说,我没时间等你了。”

    “着什么急嘛,你的墙角可是不好挖,”夏真人不以为意地笑着发话,不过很快地,他就是一愣,“你是打算去解救那些希山人,帮他们避免被抢劫?”

    “未必能解救多少,”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的意思是,要堵住逃窜的郑王军队……”

    他将自己的分析讲了一遍,“……这么丧心病狂地抢粮食,他们肯定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夏真人沉吟一下,缓缓点头,“你这个判断,我认为很有道理,不过……他们离开不好吗?”

    他身为朝廷军官,首先想的是收复失地,至于对手是主动撤退的,还是被他打走的,这一点不是特别重要好吧,若对手是被他打走的,他会获得比较高的声誉。

    当然,如果能有效地杀伤对手,那就更好了。

    “一点也不好,”李永生摇摇头,然后反问一句,“粮食都被带走了,你如何面对整个希山的黎庶?”

    “这倒也是个问题,”夏真人的功利心比较重,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不在乎黎庶的死活,统治一个缺少粮食的县,麻烦也太多,“那么咱们现在就……出击?”

    “出击,”李永生点点头,“我是打算直扑希山大营的,你怎么看?”

    “我觉得,希山大营未必有多少人,”夏真人认真地思索一阵,方始回答,“他们此刻应该都在外面抢粮……怪不得我会遭遇万人的队伍埋伏,”

    李永生毫不犹豫地发话,“不管有多少人抢粮,只要希山大营还在,抢来的粮食,肯定都要放在那里……不能放他们走了。”

    夏真人毫不犹豫地表态,“你说得有理,我愿意配合。”

    两人很默契地搁置了此前的争议,这个时候,实在耽误不得,而且,希山大营真的收拢了很多粮食的话,两人此前争论的那点东西,就不值得一提了。

    更别说,对夏真人而言,只要能收复了希山,就是大功一件,他甚至都无须征召义军了。

    军队这种机器,一旦统一了认识,运作起来是很快的,在傍晚的时候,两支队伍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一摆手,“出发,前往希山大营。”

    必须指出的是,两人带的队伍,再加上箫阳来的溃兵,总人数接近了六万,这么庞大的人马,想要全部快速推进是不可能的。

    想一想就知道,隔着两米一个人,一里地也不过才两百五十人,就算是五路纵队,一里地也才一千多人,六万人起码能拖延五十里地。

    当然,这只是一种算法,有运粮的马车在,还有骑兵,不可能两米一个人,大军齐头并进的话,也不可能是五路纵队,排出一个宽达十里的扇面都是可能的。

    总之,天还没黑就出兵,一夜过后,大军走了七十里,这已经是相当难得了,尤其是在路上,还遭遇了一些小小的接触战。

    虽然战斗都不大,但是每一次遭遇战,都得当作大战来打。

    否则的话,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真要遇上优势敌军,夏真人的军队倒还好说,雷谷的四万乌合之众,铁定会四散崩逃。

    到了天明,距离希山大营还有五十里,大军短暂就地休息,夏真人来找李永生,“咱们怎么打,你在前面,还是我在前面?”

    李永生眉头紧皱,“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一路上没遇到太大的阻碍……难道这些人,已经都龟缩回去了?”

    其实他并不相信自己的猜测,希山的军队到处打粮,己方的反应速度不算慢,六万军队,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撤回去?

    恰好,夏真人也是这么认识的,“我先冲吧,你的人使唤起来,有点乱糟糟的。”

    李永生就算再是要强,也不能否认这话,于是双方在短暂歇息之后,继续向前推进。

    两军扎下大营之后交战,二十到三十里是个比较合适的距离,万一敌人有什么异动,己方有足够的空间,来做出反应。

    不过,考虑到还有很多郑王的军队可能打粮未回,为了不让那些人轻易地逃入大营,两支队伍推进到了距离对方十五里左右的位置,才开始着手扎营。

    扎营的过程中,肯定是要放出警戒的,但是郑王大营的士兵,可不想让他们轻易地扎营,于是派出了两千人的马队,在周围试图骚扰。

    然而,夏真人率领的朝廷军队,并不是李永生所带的散兵游勇能相比的,他直接派出几支队伍,支起拒马和盾阵,又有弓弩手准备,防备对方冲击。

    当然,还有一队队的骑兵,在一边机动配合。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们的扎营还是受到了干扰,就在扎营到一半的时候,有斥候放出了告警焰火有大批敌人在接近中。

    紧接着,就看到不远处烟尘大起,足有上万人的骑兵,从大营的另一侧冲了过来,直取正在扎营的夏真人一方。

    夏真人见状大骇,“卧槽,不是郑王的主力杀过来了吧?”

    上万人的骑兵,就算搁在中土和柔然的边境,也算是一股极大的军事力量了。

    郑王倾尽兵马的话,凑出一万名骑兵不难,可就算是那样,战斗力都是参差不齐的。

    不过很快的,夏真人就发现自己是虚惊一场,“原来大多是骑马步兵。”

    骑马步兵和骑兵的差别很大,骑术、冲击力和马匹品种都不一样,主要是能快速接近敌人,并且保持相当的体力,近身之后再下马步战。

    紧接着,对面的大营也打开了营门,上百辆战车驶出,身后还跟着运兵的飞舟。

    李永生和夏真人并不是靠在一起扎营的,相互之间距离了差不多十里,互为犄角倚仗,而且李永生这一方,还将大营分成了两部,所以是个三角形的营盘。

    令夏真人感到气愤的是,两路敌军全是直奔他的营地而来,“卧槽,劳资是正规军哎,你丫看我们人少就好欺负?”

    旁边有亲卫出声提醒,“夏大人,对方可能是……不想招惹雷谷。”

    夏真人当然考虑到这个可能了,闻言他悻悻地发话,“卧槽,我还以为他们多大的胆子呢,原来也知道吃柿子捡软的挑,不过,居然敢离开军营……真当劳资是软柿子?”

    他马上就开始布置防守,说实话,朝廷军队打郑王的军队,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若是在野外对战,以一打二他都信心十足。

    然而,对方表示出来的攻击性,也令他不得不重视,又是骑马步兵,又是战车还有飞舟,军营旁还有骑兵接应,装备和兵种,都是难得一见的精良。

    郑王府准备如此充分,怎么看都是像要打一场大仗。

    所以,夏真人虽然不怵对方,还是用传音海螺联系了一下李永生,“能不能派一点兵来支援?人不需要多,表示出你们雷谷对朝廷的支持就行。”

    “雷谷对支持朝廷没兴趣,”李永生冷冷地回答。

    不过下一刻,他又是一声轻笑,“但是支持夏真人你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又是三更,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