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庆典排场
    李永生的队伍在两日后的卯初时分,准时开拔了。

    他们起身的时间比较早,但是没办法,时值盛夏,虽然幽州郡地处中土北部,夏天也是酷热难当,只能在一早一晚赶路,正当午的时候必须找地方避暑。

    任永馨来得更早,几乎是在寅末的时候就到了玄天观,跟她随行的,还有两个健壮的仆妇,以及一名清秀的侍女。

    李永生也没在意,众人一直赶路,到了午初时候,来到了一处山林里,歇息到酉初,日头不那么毒了,才继续前行。

    再歇下来的时候,就是亥初了,众人迅速生火做饭,想尽早吃完,趁着凉快的时候休息。

    李永生对吃饭没什么兴趣,于是起身四下查看,顺便布置几个示警的小阵法。

    忽然间,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扭头看去,发现一个小家伙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手里拿着一个水囊,“永生哥,要喝点水吗?”

    李永生脸一沉,很不高兴地发问,“你怎么来了?”

    来的正是永玢,她也不怕他生气,而是得意洋洋地回答,“我昨天就藏在中午那片树林里了,然后就偷偷跟上你们了。”

    “胡闹,”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然后看向不远处的任永馨,“然后是你给她打的掩护?”

    任永馨尴尬地抽动一下嘴角,“她就是想跟着见一下世面,我负责保护她好了。”

    这可是得寸进尺啊,李永生心里有点无奈,“她才多大?派人送她回家!”

    “可是……”任永馨犹豫一下,还是决定,按照既定的剧本说话,“回去的路上,不是很太平,我带的人修为都不行。”

    很显然,这姐妹俩早就商量好了,打定主意要永馨蹭着去辽西了。

    当然,在这件事里,任家不知情是不可能的,只说他们中午休息的那片树林,距离京城也有近百里,永玢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提前藏到这么远的地方?

    李永生很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事态,他才要继续发话,永玢却是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永生哥哥,我昨天在树林里,可是被蚊子叮了几十个疙瘩……”

    一边说,她一边指一指自己的小圆脸,“你看,光是左脸上就是八个。”

    又是“咕噜”一声响,还是血奴发出的,此刻的它,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之心:蚊子吸得,我吸不得?

    李永生无奈地翻一个白眼,此刻专程着人送她回去的话,也是有点浪费人力了。

    所以他只是冷着脸一伸手,“那么,把我送你的灵谷拿来。”

    永玢的眼珠子一转,“吃……吃完啦,都在肚子里。”

    以她现在的修为和身体,十两灵谷绝对能让她爆体而亡,这小财迷是舍不得到手的好东西。

    “小无赖!”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告诉你啊……下次再敢这么胡闹,小心我把你卖了!”

    永玢的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状,喜眉笑眼地回答,“好啊,把我卖到雷谷吧……对了永生哥哥,你快喝水呀。”

    李永生警惕地看她一眼,很坚定地摇摇头,“这水我可不敢喝,又要给你见面礼了。”

    永玢咯咯地笑了起来,“免费的,不收见面礼,我请你喝,快喝啊……”

    血奴实在忍无可忍了,嗖地一声飞走了,这话实在太刺激它的神智了。

    不行,我得去抓点野物,猛猛地喝些血……

    因为风真人打着玄女宫的旗号,一路上没什么人招惹,众人很快就来到了辽西郡。

    公孙家摆出的阵势也非常足,辽西郡界的官道处,足足有数百名子弟在界迎,他们负责一路护送客人们前往家族。

    风真人等人亮明身份,又有人认出了李永生和雷谷的其他人,子弟们在热情接待的同时,飞报家族来贵客了!

    约莫半个时辰,有真人裹着十余人,从远处电射而至,却是公孙未明来了。

    现在的公孙家,真君公孙不器之下,未明准证算是最顶尖的人物,论资格可能比大长老略差一点,但是他的风头更劲,隐隐是不器真君之下第一人。

    他能来界迎,足以证明公孙家对李永生的态度,而且他竟然非常歉然地发话,“不器真君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他在西北帮呼延家搭建秘境,估计晚上能到。”

    李永生笑着摆一摆手,“不用客气,随意就好……书生真君家都开始着手建秘境了?”

    “说是着手,我看没个十来二十年的,建不起来,”公孙未明不以为意地回答,“他家断档实在太久了,族中的后辈子弟,也没有多少杰出的。”

    大家一边说笑,一边就上了公孙家的华丽大车,这车刻画得有飞行阵法,虽然不能高飞,但是离地三尺总是能做到的,不受道路崎岖的影响。

    马车上挂着玄女宫和公孙家的旗帜,有十六匹龙马拖曳着马车,轻松地驰骋着。

    因为有夸耀的考虑,龙马跑得不是很快,但就算如此,华丽的大车也是速度极快,再加上马车两侧的众多骑士,一行人马卷起的滚滚烟尘,眨眼就消失在远方了。

    到了地方之后,大家才发现,周遭数百里方圆,全被公孙家族装点了起来,各处大大小小的山头,都见得到公孙家族的子弟在忙碌和巡逻。

    祭强见状,忍不住嘀咕一句,“好家伙,这得花多少钱?”

    公孙未明心情不错,侧头看他一眼,笑眯眯地发话,“卫国战争之后,公孙家再无这么盛大的场面,这还是三长老要求从简,否则以他的七杀异象,装点万里方圆,也不算过分。”

    “万里方圆……”天姥双杀兄弟齐齐一愣,面现羡慕之色。

    风真人和杜晶晶等人却是见怪不怪了,一个隐世家族面临断档的时候,猛地出了一个真君,真的是再怎么庆祝也不为过。

    接待宾客的地方,距离公孙家的宗祠不远,是一片不小的谷地,宽七八里,长约十余里,青石建成的房舍逶迤连绵,起码是经历了千年的风霜。

    这里是公孙家举办大型典礼的地方,上次李永生来,都没有进入这里。

    公孙未明不无自豪地介绍,“每年的春秋祭,我们只在宗祠祭祀,三年一次的大祭,才会在北坡举行,只有每次的证真庆典,才会开放全谷。”

    “每次”的证真庆典?祭强和杜晶晶忍不住交换个眼神:我们知道公孙家厉害,但是……也用不着这么刺激人吧?

    公孙家给他们安排的住处,也是北坡上一等一的好位置,他们的邻居,一边是白虎庙,一边是宗正院。

    他甚至表示,如果雷谷想单独住的话,也可以安排一个不错的住处。

    李永生婉拒了,他并不想那么高调,而且听赵欣欣的意思,也是不希望他跟玄女宫分开。

    清微庙的郭真人倒是问了一句,得知清微庙若是想要驻地,会安排到东南角,就熄了那份心思那里基本上算是三流位置了。

    事实上,每一次真君的证真庆典,排座次都有讲究,这里面固然是有跟主家亲厚的因素,但是很多时候,也是对该势力在修者中地位的评价。

    甚至经常会因为排座次的缘故,引发争吵,大打出手的例子也不鲜见。

    然而,郭真人不能因此动怒,虽然清微庙是南七庙里第一庙,但是看一看有资格待在北坡的,都是什么样的存在?

    四大宫,那不用说,玄女宫虽然只来了一名中阶真人,也能稳稳地在北坡占据个位子。

    宗正院更不用说谁敢跟他们别苗头?

    呼延家……或者差了一点,但那也是有真君的家族,而且人家跟不器准证关系好,据说真君会亲自来道贺,公孙家这么安排,谁敢说个不字?

    据说陇右丁家也会有真君前来道贺,但是公孙家硬生生将他们安排到了南坡,虽然也是正面,但比北坡要差一点,丁家也不能说什么。

    其实真君不要扎堆坐在一起,也是好事。

    总之,南七庙之首清微庙位处南方,距离辽西极远,又跟公孙家没什么交集,是主动上门的,被安排这么一个位置,也没什么可计较的。

    其时为八月初一,距离初五尚远,不过宾客们已经到了一多半,一来是目前治安状况不好,路上很可能耽搁了时间,再有就是,大家都希望借此机会,淘换一些宝物回去。

    没错,这种类似场合,主家一般都会开辟一个集市,供宾客们交易物品。

    够资格跟真君们交往的势力,所掌握的宝物,肯定都不是大路货,他们迫切需要的东西,等闲在市面上也见不到。

    打个比方说,朱雀城是中土大名鼎鼎的修者交易市场,什么样的宝物都可能出现,但是平心而论,那里出好东西的概率,比真君庆典的集市,差得太多了。

    原因很简单,目标销售人群不一样,朱雀城的客户群体,是面对整个中土的修者,高端货能卖,低端货也能卖,最高端的货,甚至都不在那里卖终究还是穷人多。

    真君庆典的集市就不同了,一水儿的高端客户,供货者也是高阶修者,更有人有好东西并不指望卖钱,而是希望能以货易货,换取那些同样是市面上买不到的东西。

    对大多数修者而言,真君庆典的集市,是极其难得的淘换宝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