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章 惹厌之物
    李永生对于在集市上淘宝,并不是很感兴趣。

    原因很简单,身为曾经的仙君,他见过的好东西不知凡几,怎么会对下界的宝物有兴趣?

    玄青位面不是没有特产的好东西,但是那些特产,是相对仙界而言,看在玄青土著的眼里,却又未必是那么回事了。

    比如说青龙庙的草,是鼎鼎有名的道草,在中土国算得上是好东西,但也就那么回事。

    而仙界那里,它的价位却是高得吓人,哪怕大家只将它当作一种味道特殊的零食。

    原因很简单,仙界不出产这个东西,还偏有人爱吃它。

    永馨仙子就很喜爱这种零食,李永生也有计划在回去的时候,去青龙庙搜刮一番,但是现在,他没有必要为了寻草,就去集市上转悠那样才能买几颗?

    至于那些玄青土著视为天地间罕见奇珍的宝物,李永生估计,能令自己心动的屈指可数。

    所以他懒得去转悠,打算平息一下心情,找个机会晋个阶。

    但是架不住他不去,别人想去,杜晶晶就跟着风真人去了,她俩起了带头作用,玄女宫和雷谷的人去了一大半。

    剩下的人也不是不想去,但是他们住的院子,也得有人看家,倒不是担心丢了东西,而是万一有人拜访,总得接待一二吧?

    别说,集市上的好东西确实不少,就连风真人都交易到了一块万年玄铁经历了罡风侵蚀的那种,这是她一直遍寻不到的。

    任家姐妹俩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见识有限得很,而她们的修为也极差,看到漫山遍野的真人和司修,却是不敢轻易地去逛集市。

    有心跟着玄女宫的道姑们一起吧,人家真的懒得搭理她俩,首先是修为差得太远,其次是身份差得远任永馨不过是一个十方丛林的记名弟子,如何能入得了上宫弟子的法眼?

    更别说她还长得美艳绝伦,要知道,玄女宫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女性。

    漂亮到没朋友,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任永馨打算等张木子来了,再跟上她去逛集市,但是永玢是小孩子性情,忍耐不住,于是就又去找李永生,要他陪着自家姐妹去逛街。

    这要求就有点过分了,观风使虽然比较喜欢这小女娃娃,但是还没溺爱她到这种程度,所以直接召唤了血奴过来,“让她陪你俩吧,应该没问题的。”

    任家姐妹并不知道血奴的根脚,不过这一路下来,她俩已经知道,这红衣小女娃娃其实是真人修为,看着年纪不大,正经是出名的心狠手辣。

    永玢打心眼里有点怵她,尤其是她经常对着自己咽唾沫,仿佛挺想吃了自己一样她并没有意识到,其实她的感觉是正确的。

    总之,因为血奴看起来是个小女孩,任家姐妹也不排斥跟她一起逛街。

    事实上,这里的集市规矩得很,虽然随意性很大,有人甚至支起凉棚喝茶,茶碗旁边就摆着要卖的东西,但是真的没谁敢随便坏规矩。

    即将举行的是真君庆典,谁敢在集市上捣乱,那就是不给真君面子,若是公孙家子弟协调不过来的话,公孙不器甚至可以悍然出手。

    这可不叫大欺小,而是叫维护真君体面。

    所以说,这集市真的很安全,别看大家的摊位都是胡乱摆设的,巡查的公孙家子弟也不过问,但是事实上,甚至没人敢在这里卖假货。

    销售假货,也是对真君的不敬平日里你怎么卖,没人管你,但是在真君庆典的集市上,够胆你就试着卖一卖假货?

    任家姐妹俩没来过这种地方,但是在离京之前,家族里有人告诉了她俩,这种只存在传说中的集市,到底是什么章法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然而,既然有“一般来说”,就肯定会有不一般的时候,而且她俩不敢随意逛街,还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原因,担心发生对上位者不敬的情况。

    要知道,摆摊的人可不是小商小贩,起码都是司修起步,真人也随处可见。

    一个制修顾客,面对一个真人摊主,该不该讨价还价呢?

    当然,现在她俩身边有了真人随行,一颗心就放在了肚子里。

    事实证明,真人摊主,一般也是很好说话的,任家姐妹俩问了两次价钱,没有购买东西,真人摊主都是笑眯眯地表示那你就再回去考虑考虑。

    不过,若是没有血奴在身边的话,会是什么结果,那就难说了。

    反正任家姐妹也听家里说过,有制修在这种集市上,问了价钱没有买,那真人抬手一弹指,直接将对方打杀了麻痹的,一个小小制修,也敢消遣真人?

    总之,她俩逛街逛得很嗨皮,虽然绝大多数的东西,都是她们买不起的,但是姐妹俩并不在意,女孩子都是这样,哪怕不能痛快地买买买,逛街本身,也是一种享受。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任永馨还是太漂亮了一点,不少摊主甚至表示:只要你愿意跟我结成双修伴侣,你看上的东西,随便拿。

    面对这种坦坦荡荡的追求或者说交易,任永馨通常就笑一笑走人,对方也不会纠缠。

    大家都是来参加真君庆典的,谁强谁弱,那真的不能单纯看修为,事实上,美艳到任永馨这种祸国殃民的级别,要说她身后没靠山,别人也得信不是?

    逛了好一阵,任永馨终于发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那是一把青玉做成的折扇,摊主似乎是个职业商人,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乱七八糟很多东西,甚至还有破碎的瓷片。

    然而这职业商人,竟然也是一名真人,长得瘦瘦高高的,坐在一张躺椅上,嘴里嚼着什么东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任永馨指一指折扇,“掌柜的,请问这把扇子怎么卖?”

    瘦高真人眼皮都不带抬一下,有气无力地发话,“三块灵石。”

    “三块灵石?”任永馨愕然地张大了眼睛,“我是问这把青玉折扇,它不是道器呀。”

    瘦高真人看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那意思很明显,买得起就买,买不起你就走。

    他确实没必要说话,问价的只是一个制修,谁听说过,制修花得起灵石的?

    好吧……制修身边,还有一个诡异的真人,但是……那又如何?

    任永馨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出声发话,“掌柜的,能便宜点吗?”

    掌柜的还是不出声,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一个声音来,“任永馨……你怎么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道人,初阶真人的修为,眉清目秀个头不高,一双眼睛有微微的肉泡,不显臃肿倒是有些轻浮,正是传说中的桃花眼。

    任永馨看他一眼,抬手一拱,“见过余化主。”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氤氲洞的化主余化龙,他眉头一皱,轻声呵斥,“我不是说了,不许你来吗?”

    任永馨心里极为厌恶此人,不过十方丛林还是相当讲究上下尊卑的,所以她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此来是朋友带挈来的,并没有占用庙里的名额。”

    “胡闹!”余化主冷哼一声,沉着脸发话,“我不管是谁带挈你来的,你终究是我氤氲洞的弟子,你现在老老实实地离开,我可以当做此事没有发生。”

    “这是什么道理?”任永馨终于忍不住了,她在氤氲洞没有加入任何阵营,只是庙里的经主、静主都比较喜欢她,大致她也就是做这两方面的事情。

    她从来没接受过化主的管理,当然也就可以不买化主的面子,“我不归化主您管。”

    “一派胡言,”余化龙沉声发话,脸色非常难看,“敕牌弟子之下,庙里真人都可以随便指派的,你最好仔细研读一下十方常住的规则。”

    他说的不算错,敕牌弟子之下的制修,在十方丛林里存在感很差,谁都能吆喝指使。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制修投靠了某些阵营,上面有人罩着,那就只需要完成自己人交待的任务,别人不能轻易使唤。

    但是任永馨还真没加入任何阵营,她是张木子引荐的,不怕别人欺负,而且她的目标可是北极宫,早晚要入上宫的,在下面的十方丛林里投靠什么人的话,将来说起来也不好听。

    不过这个时候,掰扯这些很没必要,只是让别人看笑话。

    所以她又丢出一个话题来,“我已经说了,是别人带挈我来的,用的是我朋友的名额,我来了之后再离开,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行径,如何向朋友交待?”

    余化主闻言,不以为意轻笑一声,眉毛也向上挑一挑,“你这是在影射吗?可惜,没用的……据我所知,北极上宫的弟子还没到吧?”

    北极宫距离公孙家很近,路上遇到意外的概率极低,没必要来得太早事实上,来得太早的话,有点过于抬举公孙家了。

    任永馨却是淡淡地回答,“好教余化主知晓,我不是跟着北极宫的朋友来的。”

    他们在这里争吵,早就惊动了公孙家的巡查子弟,不过他们过来旁听了一下,就没了过问的兴趣氤氲洞的弟子自家搞内讧,大家看个热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