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一章 有意刁难
    听到任永馨的回答,余化主的脸再度沉了下来,“是吗?你跟着什么样的朋友来的?”

    “这是我的私事,”任永馨面无表情地回答,“余化主,我并没有占用庙里的名额,你揪着我这么一个小制修不放,实在没有必要。”

    “这却是难说,”余化主冷笑一声,“谁知道你是真的有朋友,还是冒用氤氲洞名义进来的?为了氤氲洞的名声,我必须要问一下……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旁边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地附和,也有人说余化主如此威逼一个小姑娘,实在有**份。

    任永馨被挤兑得没办法了,才出声回答,“我们是跟着玄女宫的人来的。”

    漂亮女孩儿大多都擅长挖坑,这似乎是一种天赋技能,任永馨也不例外,她才不会说自己是走了李永生的门路。

    一听说她是跟另一个道宫的人来的,起哄的人顿时就少了很多。

    四大宫的赫赫威名,那真不是吹出来的,强势霸道人所共知。

    余化龙却是笑了起来,“哈哈,你在玄女宫有朋友?真是……”

    话说到一半,他终于发现了站在记名弟子旁边的红衣小女孩,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这是真人吗?

    他看不清对方的修为,但人家是真人,这个没有疑问,而且很诡异地长得跟个女孩似的。

    而全天下的修者都知道,玄女宫是出女修的地方。

    “余化主,您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就在这时,一名女修走了出来,才是区区的高阶制修,却是生得妖艳无比,顾盼之间,竟然有无限的风情。

    此人正是顶替了任永馨的氤氲洞弟子,旁人都说,她跟余化主有点不清不楚,反正有权力的地方,就少不了龌龊,倒也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

    更有人私下说,余化主看上了任永馨,想要她主动表示一下,怎奈任家大小姐出身京城富贵家庭,又有上宫的真人撑腰,早晚必然会登临龙门,眼高无比,看不上区区的氤氲洞化主。

    这样的传言,任永馨也听说了,但是这传言没头没尾来历可疑,又没有什么证据,她都不好向李永生告状。

    话题再转回来,这女修平日里就看任永馨不顺眼,现在得了机会,少不得娇滴滴地发话,“余化主,您不是正要买一柄扇子的吗?”

    余化龙早就将刚才的事情看到了眼里,闻言就走上前,冲着那名瘦高真人一拱手,“这位道友请了,敢问这柄扇子,可是有什么说法?”

    瘦高真人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回答,“没什么说法,就是前朝画怪遗墨,货卖识家,不感兴趣的就不要问了。”

    余化龙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低声嘟囔一句,“前朝画怪?”

    “咦,是画怪之作?”那娇艳的女修眉头一扬,一脸的兴奋,走上前去细细看一看,才扭头看向余化主,神情激动地发话,“化主,确实是画怪遗作。”

    画怪是前朝一名赫赫有名的画家,修的是以画入道,画画的风格极为诡异。

    此人在画技上,是自学成才,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悟真了,堪称惊才绝艳之辈。

    不过,他在晋阶中阶真人之后,当天就神智错乱,飞到了东海上空,最终被雷电击中,堕入东海而亡,死时年仅三十二岁。

    他为人癫狂,存世作品不多,很多人对他的作品评价不高,但是喜欢他的,则是疯狂追捧。

    也有修者弄了他的画来,想感悟他以画入道的独到精髓,但是无人能有所得。

    画怪的作品极少流落在市面,算是有价无市,但是凭良心说,哪怕真的售卖,也是以黄金计价,用灵石计价的,还真是不多。

    余化主听说过画怪,但是对此人不甚了了,于是微微颔首,“三块灵石的价格,高还是不高?”

    女修犹豫一下,终究还是苦笑一声,“货卖识家,我第一次听说,画怪还有扇面的作品,若是碰上真正喜爱的,这价格未始不能商量。”

    这时她也明白了,对方为何要在这里摆摊售卖,人家针对的就是有灵石的高端修者。

    此扇摆到红尘中的商铺,肯定也能卖出一个惊人的天价,但是价格再怎么惊人,终究是用黄金交易,反倒是错过了最愿意花大钱的主顾。

    三块灵石,对在场的大多数人,也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了,不过没关系真人买不起,不是还有真君吗?

    事实上,高阶和中阶的真人,花得起灵石的,也未必就少多少,关键是看是否喜好。

    余化主也听明白了,这个东西无价,用灵石买了也未必不划算,于是他看向那瘦高真人,笑着发话,“廖真人,能否便宜点?”

    合着他还认识摆摊的这名真人。

    廖真人看他一眼,微微摇头,却是不肯再说话。

    尼玛,劳资好歹也是氤氲洞的化主呢,余化龙只觉得头脑一热,想也不想地大声发话,“好,三块灵石就三块,不过你得饶我一点东西。”

    他其实是个不缺钱的,化主是十方丛林里负责跟黎庶沟通的,他生性好色,又颇有手段,迷住了好些个有钱的女性,从她们身上获得了大量的财货。

    饶是如此,三块灵石,他出起来也很肉疼,不过再想一想,这东西如此罕见,又极有特色,倒也不怕砸在手里。

    正经是能抢了任永馨看好的物品,这令他心里充满了成就感你不是牛吗?你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我就让你看看,真人和制修之间,有多么大的差距。

    但是待他决定买的时候,又有点心疼,所以就让对方饶他点东西。

    廖真人看他一眼,微微摇头,却也不说话。

    余化龙却是有点恼火了,“老廖,我是余化龙,氤氲洞的化主,你不会连我也不认识了吧?”

    廖真人索性耷拉下了眼皮,有气无力地发话,“你既然知道我是老廖,总知道我的绰号。”

    原来此人真的是职业商人,修的是经济之道,除了自己做买卖,还是东南商盟的供奉,至于他的外号,却是糖稀竹竿。

    形容一个人抠门,大家会说他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更过分的形容,就是糖稀公鸡,不但不拔毛,还要粘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糖稀竹竿就更过分了,中土的孩子们会用竹竿粘知了,就是说连空中飞过的虫子都不放过。

    廖真人长得瘦瘦高高像一根竹竿,又是只占便宜不吃亏,就得了这么个绰号。

    现场有人认出了他,低声跟其他人科普一下这个绰号。

    余化龙怒了,咬牙切齿地发话,“好,三块灵石是吧?真以为我出不起?”

    一边说,他就探手去摸储物袋。

    “慢着,”就在这时,围观的人中走出一人来,中阶真人的修为,他面无表情地发话,“先来后到……你不懂吗?”

    “切,”余化龙白他一眼,很不屑地发话,“不管怎么说,阁下来的似乎也比我晚吧?”

    “我又没说是我自己,”那位看一眼他,扭头看向任永馨,露出一个热情的笑容来,“永馨,你看上这画怪的扇子了?要我帮你买下来吗?”

    任永馨耷拉下眼皮,微微摇摇头,然后一拱手低声发话,“谢过……真人,还是不用了。”

    “呵呵,你这又是何必呢?”中阶真人笑着摇摇头,略带一点无奈地发话,“我先帮你买下,等你以后有了灵石,慢慢还我即可。”

    任永馨咬一咬嘴唇,心里很是为难,她知道这名真人是谁,更知道他看上自己了严格来说,是他想为家中的嫡子迎娶一房媳妇。

    但是她此刻已经身入道宫,根本就看不上红尘这点事,当然不想嫁人,也不想欠人情,所以她本能地不想答应下来。

    这时,余化龙可就不满意了,马勒戈壁的,任永馨都放弃了,你丫又站出来撺掇,这是打谁的脸呢?

    于是他冷笑一声,“还没请教这位朋友,是何许人?如此逼迫我氤氲洞弟子,是何缘故?”

    中阶真人淡淡地看他一眼,没错,非常平淡的眼光,说话也是轻描淡写,“我姓赵,来自宗正院,其他你也无须知道。”

    “宗……宗正院就很大吗?”余化龙先是一愣,然后硬着头皮发话,“我氤氲洞只是一个小小的十方丛林,也有保护自己弟子的决心!”

    宗正院的势力是很可怕,但是十方丛林是正儿八经的道宫二级体系,比子孙庙的血统纯正多了,他也不怕对方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赵真人漠然地看他一眼,“你是在保护弟子吗?怎么我看到的,是你在逼迫她?”

    余化龙心一横,脖子一梗,直着嗓子发话,“她已经身入道宫,跟红尘无关了,我道宫如何行事,用不着宗正院的高人来教。”

    “嗯?”赵真人的眉头一皱,冷冷地看着他。

    “好了赵真人,”任永馨咬一咬红唇,出声发话,“我只是问问价,并无必得之心。”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得可怕。

    挑起道宫和皇族争斗的后果,她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