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寻情仙使 > 第一千零三章 红魔之名
    “这才不是原则!”永玢大声喊了起来,

    她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胖乎乎的小脸因为生气而涨得通红,“约定了价格,就该按约定的价钱成交……你究竟会不会做生意?”

    围观的人闻言,纷纷笑了起来,都感觉是童言无忌天下的事,哪里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廖真人也笑着摇摇头,奇怪的是,他居然耐心地对她解释,“一般的货物呢,确实是应该按约定的价钱成交,做生意要讲信用,但是我卖的东西,是独一无二的,中土只有这么一件……所以,价高者得也正常。”

    “就是不正常,”永玢继续大声发话,“你事先已经约定了价格,那就是你已经觉得满意了,也没提前说,允许临时加价……还是你贪得无厌,见风使舵,不够诚信!”

    这话说出来,有人还在笑,有人却是陷入了沉思里。

    是啊,什么时候起,我们就默认,见风使舵是正常的行为了呢?

    要是按地球界的逻辑,永玢的话是不符合经济规律,违背市场经济认知的。

    然而在中土国并不是这样,这里的商人也重利,但是同时,他们将名声也看得很重。

    廖真人也被这话噎住了,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其实有很多理由和借口,来驳斥这种理论,然而,当他面对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的指责,他竟然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这是谁家的孩子?”就在这时,有人高声叫了起来,不是别人,正是脸色铁青的氤氲洞余化龙,他一边四下看着,一边高声发话,“再任由她放肆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你尽管对我不客气好了,”永玢怒视着他,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小猫一般,“你自己做事龌龊,说不过就要动手?”

    血奴闻言,侧过身子来,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余化主,冰冷且无情。

    “这是……”有人终于认出了它,倒吸一口凉气,大声发话,“这是雷谷的小红魔?”

    “雷谷小红魔?”余化主闻言,也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一步,一脸的骇然。

    这两年来,雷谷在中土的名声极盛,尤其是在道宫系统内,简直快成了传说,风头盖过了任何一家子孙庙和十方丛林。

    余化龙听说任永馨是跟着玄女宫来的,心里还不怎么以为然,因为他首先怀疑这件事情不可能任永馨可是北极宫看好的,家也在顺天,怎么会跟南方的玄女宫扯上关系?

    其次,就算扯上关系,他也不怕,玄女宫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区区的一个北地制修,请得动玄女宫的人出面找场子吗?

    还指不定任永馨是如何求恳,才得到了这张入场券。

    不过,当他听说,对方可能是走了雷谷的门路,心里就忍不住一揪。

    若真是雷谷,那一切就都可以解释通了,有雷谷的撑腰,任永馨真的可以无惧任何人。

    “既然你知道是雷谷了,这件事可就不能这么算了,”就在此刻,人群中走出一人来,此人的脸上带着面具,手臂上缠着一条透明的小蛇,不是别人,正是北极宫的佘供奉。

    北极宫的大部队还没到,但是佘供奉为了替自己的小宝贝寻找五行宝物,先赶了过来,在集市上乱逛,反正他是供奉,不算北极宫的正经编制,倒也不需要太循规蹈矩。

    待他听说,有人在为难雷谷的人,马上就赶了过来。

    余化主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引出了一名高阶真人,忍不住头皮一麻。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试图通过自己的身份,吓退对方,所以轻咳一声,“这位准证,这是我们氤氲洞的事情,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还真巧了,”佘供奉狞笑一声,“本人是北极宫供奉,这件事我还就管定了!”

    “是谁在刁难雷谷的人?”就在这时,又走过来一人,依旧是高阶真人,他冷冷地发话,“本人执掌的摩天岭虽然是小庙,但是也容不得别人欺负我朋友!”

    “是邵真人!”周围又有人认出了这个传奇人物。

    余化龙的脸都白了,他是十方丛林的人,对中土的十方丛林和子孙庙,都是相当了解,摩天岭的邵真人,被青龙庙放逐的憨真君之徒,他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邵真人并不认识余化龙,却认识廖真人,他冷冷地发话,“糖稀竹竿,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欺负小女娃娃,有意思吗?”

    别说,这天底下,还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廖真人虽然是号称要钱不要命,但是大多时候,他还是能确定,对方是不会要了自己的命,所以才敢放肆。

    当然,若是遇上天姥双杀这种凶人,廖真人也不怕硬扛对方都打算下手了,客气也没用。

    他最头痛的,就是邵真人这种人,喜怒无常不说,谁的面子也不卖,是不靠着任何势力的孤魂野鬼。

    惹火了对方,就是灭顶之灾,不留任何情面,但若是应对得当,就没有任何风险。

    说到底,做生意是求财的,廖真人也不例外,闻言他苦笑一声,“邵准证,我正接受雷谷小姑娘的批评呢,怎么敢欺负她?”

    邵真人一摆手,淡淡地发话,“随风涨价,就是你糖稀竹竿的接受批评?”

    “好了,我不涨价了还不成吗?”廖真人无奈地一摊双手,“涨价一说,原本就是氤氲洞的人提出的,真当我廖某人那么没底线吗?”

    “你的底线,就算有也不多,”邵真人一摆手,大喇喇地发话,“不管怎么说,你随意欺负小女娃娃,而且欺负的还是雷谷的朋友,这事儿你得给我个交待。”

    廖真人的脸色,顿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事实上,他刚才就想起来了,这红衣服的小女娃,是来自哪里,由此他就猜到,对方姐妹俩,没准是跟着雷谷的人来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一反常态,和颜悦色地冲永玢解释,以求获得对方的理解。

    待此事经过众多人确定,他的心就沉到海底了不器真君,可是在雷谷证真的。

    他敢在这里摆摊,最大的倚仗就是公孙家的真君,真君庆典不容别人捣乱。

    结果倒好,他直接招惹了真君的恩人。

    想一想之后,他一咬牙,“那这样吧,这扇子我两块灵石卖了,邵真人你看如何?”

    “小气鬼,要我就白送了,”邵真人不屑地冷哼一声,然后看一眼血魔,又看一眼任家姐妹,似笑非笑地发话,“这事儿你不该问我……这么些年没见,糖稀竹竿你连买卖都不会做了?”

    廖真人暗暗地撇一撇嘴嘴,我会不会做买卖,可不是你有资格评价的你虽然是高阶真人了,但是论身家,怕是不及我的百分之一,玩的不过是穷横。

    当然,这个时候,他是不会招惹邵真人的,而是笑眯眯地看向了任永玢,“小囡囡,我两块灵石卖给你,总可以了吧?”

    永玢摇摇头,很坚定地回答,“不!”

    旁人听得就是一愣,不过紧接着,她就大声发话,“说好三块,就是三块,我才不做那见风使舵的小人!”

    一言既出,周遭竟然没人说话,这些人里,肯定有人觉得她傻,但是还真没谁敢这么说。

    好半天之后,才有人叹口气,艳羡地低声发话,“这是谁家孩子?怎么教出来的?”

    一个小小的、不到十岁的女娃娃,竟然给这么多高阶修者上了一课什么叫守信!

    搁在地球界,怕也算得上一碗浓浓的鸡汤,可以刷爆朋友圈了。

    廖真人纵然是走南闯北做惯了生意,这一刻也有点无地自容,被一个小女娃娃教做人了啊。

    他勉力笑一笑,“这不算你不讲信用,是我主动让利的,别人不会笑话你的,不信你问大家。”

    永玢却是摇摇头,很干脆地表示,“我不占你的便宜,我才说了你不讲信用,你就想让我也不讲信用,咱俩一起被嘲笑,你这么做……真的好吗?”

    周围的人哄地一声大笑起来,更有人惊讶地看着永玢,目现异色。

    廖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讪讪地一笑,“你说笑了,我真的是想补偿刚才的失礼,现在,你还是决定要三块灵石购买吗?”

    永玢小心地看血奴一眼毕竟灵石是她的。

    见她没有反应,永玢才点点头,“我确定……对了,你还答应饶我十两灵谷来的。”

    周围的人闻言,再次哄堂大笑了起来,心说孩子就是孩子,一块灵石不要,反倒是要什么灵谷你搞清楚这账该怎么算了吗?

    然而在笑过之后,还是有人忍不住赞叹,“有理有据有节,却还不迂腐,这孩子若是能成长起来,肯定是号人物。”

    永玢当然也感觉得到,旁人都是很欣赏地看着自己,一时间,她的小心脏有点膨胀,得意洋洋地四下看一眼,然后才惊呼一声,“呀,永馨姐,你们氤氲洞的化主走了。”

    余化龙当然要走了,不走等什么?等人家接着虐自己吗?

    佘供奉闻言,却是冷哼一声,“离得开此处,还离得开十方丛林吗?看来北极宫也该整顿一下秩序了。”